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零八章 阴曹地府

第二百零八章 阴曹地府

在老妇离开的这段时间左登峰一直极为焦急,但是当他看到老妇的身体动了之后,他就不再焦急,而是开始紧张,紧张之中夹杂着忐忑。 

    老妇在左登峰的紧张忐忑中哼哼着掀开被子坐了起來,环视左右之后看到了坐在外屋的左登峰。 

    这一刻左登峰的心瞬间沉入谷底,因为老妇的眼神并不是邀功求赏的眼神,而是跟他一样的紧张和忐忑,这表示她下去这一趟并沒有达到目的。 

    “怎么样了。”左登峰语带颤音。 

    老妇闻言,紧张之情越发明显,转而缓缓摇头。 

    “直接说,我不怪你。”左登峰压制着内心的沮丧。 

    “我沒找到她。”老妇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她通过左登峰的言行猜到了巫心语在他心中极重,她担心办事不利会导致左登峰发怒。 

    “我烧给你的东西你收到了吗。”左登峰声音透着寒意,他心中冰凉是其一,另一个原因就是他要确定老妇是不是真的下去办了事情。 

    “收到了,牛马香烛一大堆,还有几口棺材。”老妇急忙回答。 

    此语一出,左登峰彻底绝望,这表示老妇真的下去了,她沒有撒谎。 

    “你下去以后都做了什么。”左登峰沉声再问,这年头拿钱不办事儿的人太多,他担心这老妇拿他的东西送了人情而压根儿沒办正事。 

    “我一直在等他们回话,他们说沒有这个人,我又求他们看看是不是投胎去了,结果发现这个人根本就沒去yīn曹。”老妇抬手擦汗,左登峰的表情说明他随时都有可能杀人。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左登峰皱眉问道。 

    “不是所有魂魄都去yīn曹的,有一些在上面直接就散掉了,不过这个沒散,只不过沒去yīn曹。”老妇急忙回答。 

    “什么意思,一次把话说完,别吞吞吐吐。”左登峰高喊出声。 

    “你别着急,你听我跟你说,这事儿怪的很,下面的鬼魂都会领到一个镜子,人死之前下面就会把镜子准备好,下面给她准备了镜子,但是奇怪的是她沒下去。”老妇哆嗦着说道。 

    “镜子是什么东西。”左登峰皱眉问道。 

    “不知道啊,我就是个跑腿儿的,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有那么个东西。”老妇偷偷喘了口粗气,她不怕左登峰皱眉,就怕他yīn着脸不说话。 

    左登峰闻言沒有急于发问,而是将金针之前说过的话与老妇进行对证,按照金针的说法,普通人的魂魄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会散掉,而且金针和玉拂之前也的确见过巫心语的魂魄跟着他,但是再次遇到玉拂的时候巫心语的魂魄已经不在了。 

    但是老妇口口声声说yīn曹地府为巫心语准备了镜子,这表明巫心语的魂魄不应该散掉,既然如此,她的魂魄去了哪里。 

    转了一圈儿,又回到了原点,救活巫心语还在未知之数,不过老妇这趟下去也并非沒有任何收获,左登峰至少知道了巫心语的魂魄应该在yīn曹地府却偏偏不在yīn曹地府。 

    “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出言问道。 

    “他们说这种事儿很少发生,你好好想想她死那天有沒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有,就可能是有人拉住了她的魂魄不让她下去”老妇出言说道。 

    “什么是奇怪的事情。”我出言问道。 

    “就是怪事儿。”老妇说道。 

    左登峰闻言皱眉回忆,片刻之后猛然想起一件当年发生过而沒有引起他注意的细节,当年他昏死过去之后是被小雨淋醒的,但是当他苏醒之后周围却并沒有水渍,雨点只在身上有,此外那些村民是举着火把來的,他们的身上也是干的。 

    “当年下了一场怪雨,雨只下到了我自己身上,如果不是那场雨,我可能就醒不过來了。”左登峰皱眉说道。 

    “下雨,那一定是龙王爷带走了她的魂魄。”老妇开口说道。 

    左登峰闻言暗自皱眉,老妇这明显是胡诌八扯了,简直就是毫不靠谱,她只是一个跑腿儿的,知道的很有限。 

    “这是一千两黄金,所有安徽人开设的当铺和钱庄都能兑换。”左登峰自怀中掏出那张金票递给了老妇。

    “啊,,我事儿都沒办好,咋有脸拿你这么多钱,再说你还救过我的命。”老妇连连摆手,她不认识金票,但是她知道左登峰不屑骗她。 

    “拿着吧。”左登峰将那张金票扔到了炕头,转身向外走去。 

    “等一等。”老妇喊住了左登峰。 

    左登峰闻言转身回头看着那个老妇。 

    老妇此时面露踌躇思考神情,并沒有立刻说话,良久过后方才低声开口,“你是不是叫左登峰。” 

    “你怎么知道。”左登峰面露疑惑,在此之前他并沒有说出自己的名字。 

    “以后尽量别杀人了,折寿。”老妇小声说道。 

    “谢谢。”左登峰道谢过后转身离开,这个老妇肯定是下去之后看到了什么,也可能是打听到了什么,之前她是沒准备说的,是左登峰的一千两黄金换出了她的一句忠告,这句话的意思左登峰自然明白,他杀人太多,已经开始缩减寿数了。 

    离开院子,左登峰并沒有考虑寿命的问題,他想的是巫心语的魂魄为什么沒在yīn曹地府,但是这个问題他无从思索,该做的事情还得继续。 

    随后左登峰赶回了1875部队,让藤崎等人即刻启程。 

    实际上藤崎正男早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不管什么时候启程都可以。 

    “这是我的同行人员。”藤崎正男伸手指着整装待发的一群人,这群人中除了藤崎樱子,三川素和那白衣忍者之外还有十二个强壮的rì本军人,所谓强壮并不是人高马大,他们都很矮,但是胳膊很粗。 

    “我说了不准带枪。”左登峰皱眉说道,这十二个rì本鬼子的面前都放着一把手枪和三个弹匣,还有三颗手榴弹,除此之外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把工兵锹。 

    “我们需要人來挖掘,他们得有防身的武器。”藤崎正男也穿着便装,他为了避免刺激左登峰,穿的是与当年闯进清水观截然不同的衣服。 

    “我们去的地方不需要挖掘。”左登峰挑眉开口。 

    “左先生,我经过慎重的考虑,感觉咱们应该由东向西逐渐推进,咱们还是先去陕西咸阳吧。”藤崎正男以商议的口吻说道。 

    左登峰闻言陡然皱眉,藤崎正男比他想象的要狡猾,果然临时改变了主意。 

    “那里是国民党控制的区域,人员密集,军队众多,你知道去那里挖坟掘墓会有什么后果吗。”左登峰沉吟片刻开口说道,藤崎正男选择的地方是周朝所在的区域,周朝自身拥有四只土属地支,全部被周人带到了地下,故此左登峰才有挖坟掘墓一说。 

    “我们会秘密进行。”藤崎正男沒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行啊,听你的。”左登峰冷哼开口,他非常清楚藤崎正男为什么临时改变主意,目前土属地支已经被找到了一只yīnxìng的土羊,还剩下一条阳龙,一条阳狗和一只yīn牛,藤崎正男虽然不知道十二地支的具体位置,却会算数,自然会选择三分之二的几率。 

    但是左登峰先前也并不是危言耸听的吓唬藤崎正男,咸阳目前被国民党控制,那里是中原腹地,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国民党派有重兵把守,之所以派重兵把守这里是为了压制陕西北部区域的八路军根据地,藤崎正男去了很难有好果子吃,万一被发现了,往南跑国民党会追着揍他,往北跑八路军会拦着打他,往东西跑更不行,两家都能撵,藤崎正男这个**真是疯了。 

    “我们已经调查过了,确定了两处相邻的位置,就在周陵里面,相隔不远,是周文王和周武王的陵墓。”藤崎正男抬手示意那些士兵收起摆放在前面的武器弹药和工具。 

    “啊。”左登峰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昨天才得到藤崎正男的地图,还沒來得及确定对应的位置,所以他并不知道藤崎要去的地方是周陵。 

    “左先生有什么意见吗。”藤崎正男转头问道。 

    “沒有,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我要多说什么反而显得我沒有诚意。”左登峰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藤崎正男真会算账,他肯定以为两处相邻的坟墓里埋藏的是属xìng一样的地支,但是他忽视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題,那就是周文王和周武王的坟墓是摆在人们眼皮子底下的,这么多年都沒有历史记载它们被盗挖过,就说明那里有着潜在而严密的护墓机关,藤崎光算收获了,沒算风险。 

    在此之前左登峰是想将土属地支留到最后寻找的,原因就是在他看來埋藏在地下的土属地支最不容易被人弄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他看來进入皇陵寻找地支最为凶险,这下可好,藤崎正男直接冲着最危险的去了。

    虽然藤崎正男在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左登峰也并不需要做什么调整,该准备的他都准备了,去哪儿都一样。 

    “全体登车。”藤崎正男见左登峰沒有不同意见,大手一挥,命令部下登车。 

    左登峰闻言森然冷笑,在他看來藤崎正男不应该喊“全体登车”,应该喊“全体送死……”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八章 阴曹地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