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零五章 和尚抓鬼

第二百零五章 和尚抓鬼

就在左登峰为其担忧之际,那年轻的僧人已经闪身进屋,站在沒有屋顶的堂屋冲西间來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声阿弥陀佛一传來,左登峰立刻摇头苦笑,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跟对方打招呼,直接偷袭或许还有胜算,这么一招呼,对方肯定有了防备。 

    这座废屋西侧有窗户,窗户上的窗纸还沒有彻底烂掉,因此左登峰观察不到屋里的情况,但是他能听到声音,和尚的阿弥陀佛说完之后,屋里便传來了yīn厉的尖叫声,随即便见一红衣女鬼自西屋掠出,快速扑向站在堂屋的灰衣和尚。 

    很多人怕鬼,其实鬼的样子并不可怕,跟人差不多,不同的是它们体内沒有阳气,yīn阳二气组成了身体,沒有了阳气,身体就显得虚无,不够真实,看起來有点飘忽。 

    佛门修行是为了成为纯阳法体,连尼姑都是一样的,尼姑要是成了正果,生死之门就会闭合,胸前双rǔ就会平瘪,所有女xìng特征都会消失,在这一点上道姑要好很多,因为道家修炼的是金丹大道,只要丹田金丹既成,可仍然保持女人体态,不管是佛门的僧侣还是道家的门人,体内的阳气都是比较重的,寻常魂魄讨厌惧怕阳气,因为阳气会冲淡yīn魂的yīn气,所以yīn魂见到修行中人都会远远的躲开。 

    但是这个女鬼不但沒有闪躲逃避,竟然还敢向灰衣和尚反扑,这令左登峰感到疑惑,转而凝神打量着那个女鬼。 

    由于鬼魂是yīn气凝结,所以它可以任意变化形体,不过正常情况下它们都会保持自己生前的容貌,这个女鬼幻化的是个二八佳人,所谓二八佳人可不是二十八岁的女人,而是十六岁的少女,面容还算上乘,衣衫不整,体态丰腴,前大后圆,这一点肯定是它为了勾引人而刻意变化了,因为这个年纪的女人不可能是这种身材。 

    女鬼的这幅模样自然不是它先前勾引男人的样子,被和尚惊到之后蹦出來才有衣服的,它可以在瞬间幻化出衣服,根本不需要整装穿着。 

    在它的下体部位有着微弱的阳气,由此可见其体内残留着男人的阳jīng,这表明她交合成功了,此刻它以yīn气幻化的利爪与那灰衣僧人近身相搏,而那僧人则将钵盂揣入怀中,灵气逼注双掌,以阳气克它,一男一女一人一鬼就如那三国演义记载的将军对阵一样,你踢我踹,你來我往,嘿嘿哈哈的战在了一起。 

    一开始左登峰是皱眉,后來就是闭眼,他闭眼并不是因为什么非礼勿视,纪莎脱的比它还光他都沒动心,更不会在意这yīn气幻化的假象了,他闭眼是为了思考,正常情况下,鬼魂是无影无形的,由yīn气凝聚的形体根本就无法承载男人的阳jīng,别说承载了,它们应该怕男人的阳jīng才对,因为那个阳气重,也会抵消鬼魂的yīn气,自古以來也有很多女鬼魅惑男人与之交合的情形,不过那都是由女鬼生前的yù念驱使它去做的对双方毫无益处的事情,即便男人阳jīng外泄,它也带不走,退一步说,即便带走了对它也沒用。 

    但是眼前这个女鬼却不是这种情况,它能带走阳jīng,这就说明它跟别的鬼魂不一样,左登峰现在思考的问題就是这个女鬼为什么能够带走男人的阳jīng,还有就是它带走这东西对它有什么用。 

    就在左登峰闭目沉思之际,一声快速的诵佛之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令他睁开了眼睛。 

    “南无阿弥陀佛。”那灰衣和尚快速的高喊出了六字名号,佛家有很多真言,也有很多规矩,阿弥陀佛和南无阿弥陀佛是不一样的,前者一般用來与人交谈时做前语以及rì常唱诵佛号使用,而后者则属于真言级别的咒语,快速高声念出有请佛祖庇佑的意思,与敌对阵中有加强防御的效果。 

    不过这个和尚的修为明显不足,真言过后,自身的阳气并不见增长和稳定,仍然在女鬼yīn气利爪的攻击下被带动甚至扯破。 

    “唵嘛呢叭咪吽。”灰衣和尚眼见六字名号作用甚微,转而换成了六字大明咒,这是观世音菩萨的法咒,左登峰先前曾经跟铁鞋长期相处,闲暇之余经常与之谈佛,铁鞋为人和善,除了洗髓经闭口不谈之外,通常的佛家事宜知无不言,因此左登峰对佛家之事也算粗通,这个大明咒是简单的咒语,但是简单不一定不好,这个咒语的潜在作用是“借威猛神力,降鬼魅妖魔。” 

    此咒念罢,灰衣和尚灵气大涨,出掌速度加快,片刻过后右掌击中了那红衣女鬼的左肩,红衣女鬼yīn气受创,面露痛苦神情,几番闪躲过后定下魂气,与灰衣和尚再度战到一起。 

    左登峰和十三此刻稳坐钓鱼台低头看戏,红衣女鬼的一些举动令左登峰很疑惑,红衣女鬼自身的yīn气是很重的,这个灰衣和尚原本不应该是它的对手,之所以能战成平局和尚念了咒语是一部分,主要的原因还是那女鬼体内带有男人的阳jīng,阳jīng的存在减弱了它的yīn气,左登峰疑惑的是它为什么在此等关头仍然不将对它不利的阳jīng舍弃,而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阳jīng对它很有用。 

    打更的來抓鬼,自然就沒人打更了,左登峰抬手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是五更天了,下方废屋里的女鬼可能也发现了这一点,几番想要摆脱灰衣和尚的纠缠都被其逼回了院落,恼羞成怒之下那红衣女鬼攻势越发凌厉,不时借气发声森然厉叫,几个回合过后,灰衣和尚被其抓到,胸前连僧衣带皮肉被其扯下大片,就像阳气可以伤害yīn魂一样,yīn气同样可以伤害阳躯。 

    “般若波罗蜜。”人在吃了亏的情况下都会发怒,这个灰衣和尚也不能免俗,恼怒之下右手食指与拇指相捏,其余三指平伸,做出了佛家的超度法印,急速攻向那红衣女鬼,和尚念的是《观自在菩萨心经》里的一句度法真言,这句话是梵语,翻译过來的意思是‘将众生自苦难的此岸,超度到不生不灭的彼岸,’属于**范畴,可以渡化良善,也可以灭掉鬼魔。 

    这句话虽然出自《菩萨心经》却不是菩萨说的,事实上《菩萨心经》是佛祖留下的经文,是对菩萨言论的赞同,此外不管是佛家法印还是道家指诀都不是寻常人所能捏的,因为捏指诀和法印所需的手指弯曲程度远远超过了常人所能承受的限度。 

    佛道不昌,文人无德,常出惑众妖言,常做误人文籍,由此令得很多人连基本的佛家咒语和道家真言都混淆不清,以般若波罗蜜为例,无知之人竟然误以为是道家真言,倘若有游方骗子在左登峰面前持此言论,定然会被其踹掉门牙。 

    左登峰思考之际,灰衣和尚所捏的法印已经击中了那个红衣女鬼,女鬼尖叫一声撞到了西侧墙壁,砰然落地,受创不小。 

    左登峰是局外人,他看的真切,下方院落中的情景令他万分疑惑,倘若寻常鬼魂,定然可以穿墙而过,或者散于无形躲避攻击,这个女鬼竟然撞到了墙上,这表明它的yīn气已经有了实质,如此一來问題就出现了,它既然不能穿墙,肯定就不能入土,那它白天是躲避在什么地方的。 

    还有,一个鬼魂怎么可能拥有实质的形体,虽然它目前的实质形体非常浅薄虚弱,却的的确确是有了些许真实物质的,这违背了yīn阳各有所属的天地规则,照此发展下去,它甚至有可能真的拥有跟人类一样的身体。 

    红衣女鬼此次受创不小,愤怒之下终于将体内所存阳jīng排除,阳jīng一除,yīn气大盛,鬼爪暴涨三寸,快速的向那灰衣和尚咽喉抓去。 

    左登峰见势不妙,立刻自屋顶抠下一块瓦片灌以灵气准备相救那灰衣和尚,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那年轻的灰衣和尚快速自怀中掏出了那只金sè的钵盂,斜臂托举,口中念念有词。 

    左登峰看不到钵盂有什么异样,但是他能感受到废屋所在的区域阳气暴涨,那红衣女鬼本來极为迅捷的抓向和尚咽喉,钵盂一出顿时萎靡在地,痛苦哀嚎,片刻过后就成了鹤发鸡皮的老妪模样。 

    修道有成的僧道常年随身的器皿会或多或少的沾染一些自身灵气,这个灰衣和尚所用的钵盂极有可能是他的师傅传给他的,怪不得他年纪轻轻就敢行走江湖抓鬼降妖,原來是有恃无恐。 

    左登峰本來是想帮和尚的,但是此时他改变了主意,他决定不帮和尚了,帮鬼,这个女鬼虽然可恶,但是它凝练实体的能力令左登峰很感兴趣,在它身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它才拥有了这本不该拥有的能力,左登峰想找出其中的原因。 

    左登峰做事情有明确的目的xìng,这件事情也并非单纯的好奇,他先前扛负着巫心语的棺木时明显的感觉到棺木变轻了,这表示巫心语的身体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倘若找到六只yīn属地支,他将面临巫心语无法服食内丹的情况,他无法确定六只yīn属内丹是能够起死回生还是能够肉骨回魂,所以他希望找到还原巫心语身体的方法。 

    想及此处,左登峰气凝右手,甩手扔出了那半截瓦片……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五章 和尚抓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