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零二章 尔虞我诈

第二百零二章 尔虞我诈

“你这样沒用,我也可以找到一只阳属地支,届时咱们谁都找不齐。”左登峰冷笑开口,他正在极力的误导藤崎等人,令他们误以为杀手锏奏效了。 

    “那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我们都不希望那样。”藤崎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话,而是抓着酒瓶喝酒,与此同时在思考如何设下陷阱将藤崎等人一网打尽。 

    藤崎等人也沒有说话,在谈判桌上,沉默通常被作为一种进攻的武器,藤崎等人在等待左登峰开口,不过他们此刻并不知道左登峰在想着如何害他们,而是以为左登峰在斟酌是否与他们合作。 

    十二地支所处的位置大部分在中国的西南西北一代,而rì本鬼子侵略中国是从东面來的,地支所在的区域绝大部分不在rì占区,所以藤崎等人不可能调动大量的军队去寻找地支,这是他们的劣势,左登峰此刻想的是将藤崎等人引到什么地方才有可能将他们全部杀掉,首先,他不能去寻找土属地支,因为土属地支都是周国自有的,周国所在的区域地势并不险恶,斟酌再三,左登峰决定将藤崎等人引入罗布泊,在沙漠里杀掉他们。 

    “左先生,我知道你非常恨我,但是我们各为其主,很多事情我也沒有办法。”藤崎正男再次撇清,以减轻左登峰对他的敌意。 

    “我的第一个条件,一起行动的时候你们不准带枪,我担心你们会打我黑枪。”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他这个条件背后隐藏的真实目的是削弱藤崎等人的实力,免得他们搞一队rì本兵化妆成农夫跟随行动。 

    “可以。”藤崎正男闻言面露喜sè,点头应允,在他看來左登峰开出条件就表示屈服了。 

    “第二,既然是合作,之前的恩怨就可以先放下,不过我要看你们的地图。”左登峰出言说道,藤崎正男手里的那份古代地图一直令左登峰很好奇,除此之外他还想根据地图來判断藤崎等人到底对于十二地支知道多少。 

    “这是地图的复印件,与原件完全一样。”藤崎正男闻言立刻自眼前一摞文件中拿出一张一尺见方的长方形纸张递了过來,左登峰探手接过低头打量。 

    他之前在文化所工作过,知道外国有一种机器能复制文字和图画,也知道复印件与原件是一样的,他目前要做的就是确定这张复印件在复印之前沒有被涂改过。 

    由于是复印件都是黑的,所以无法确定这张地图是用什么颜sè的笔勾画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张地图是画在丝绸上的,因为通过复印件可以看到丝绸的纹理,此外地图上画的是地形山脉以及河流的走向,整个地图上被标注了十二个圆点,除此之外并无任何的备注和解释,也沒有任何的文字。 

    左登峰经过仔细的辨认,确定这份地图沒有被涂改过,但是地图的边缘有折叠痕迹,这就表明这份地图的边上是有注解的,但是这些注解被藤崎掩盖掉了,藤崎正男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这份地图的來历以及所画的年份。 

    中国丝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一直延续至今,所以很难根据丝绸來推断出这份地图的年代,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份地图是汉人画的,汉人一直掌握着养蚕制丝的技术,少数民族几乎沒有懂得养蚕的,至少清朝以前沒有,直至现在,丝绸仍然是高等的布料,只有社会等级较高的人才有机会接触,由此可见,这个画地图的人极有可能是个地位较高的汉人,可惜他不懂得画风,不然便可以从地图的笔画上判断出这幅地图大致的书画年代。 

    “你第三个条件是什么。”藤崎樱子打断了左登峰的思绪。 

    左登峰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转而继续低头打量手里的地图,任何地图都有参照物,这张地图所用的参照物是山川和河流,虽然沒有文字,还是可以根据山川河流的走向判断出大致的位置。 

    “你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藤崎樱子见左登峰竟然不理她,抬高声调又问了一遍。 

    左登峰头都沒抬的说了一句rì语,这句话一出口,对方四人立刻齐喊巴嘎,左登峰说的是“脱光衣服出去跑一圈儿。” 

    左登峰并沒有随之站起,而是将地图揣进了怀里,转而拿起酒瓶继续喝酒。 

    四人巴嘎过后也就沒了下文,他们知道左登峰之所以这么说是嫌藤崎樱子多嘴打断了他的思绪。 

    “第三个条件,我要你的纯阳护手。”左登峰放下酒瓶伸手指着藤崎正男的左手。 

    “左先生,你的举动令我感觉我们的谈判不是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的,你始终认为我们有求于你,你这样的态度令我后悔放走了你的亲人。”藤崎正男终于怒了。 

    “也对,算了,我换个条件吧,你俩把脸上的布子摘下來吧,我看着别扭。”左登峰冲三川素和那男忍者说道。 

    二人闻言毫不犹豫,立刻解下了面部的纱巾,他们生怕左登峰再提出其他的要求,面纱去除,三川素仍然是瓜子脸的三川素,而那男忍者则是一个面带yīn鹜的中年人,年纪约莫四十五六,此人最为明显的面部特征就是长了一个极为显眼的鹰钩鼻子,令人一看就很不仁善。 

    “明天早上启程。”左登峰起身开口,他并不喜欢谈判,不但枯燥还极为费脑。 

    “去哪里。”藤崎正男面露喜sè。 

    “随便,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也不能什么都是我说了算。”左登峰随口说道,他这句话的目的是试探藤崎的底牌,看他是否有目的xìng。 

    藤崎正男闻言微微皱眉,转而看向身边的三人,三人也转头与之对视,不过谁也沒有开口。 

    “我们想听听左先生的意见。”藤崎正男转头看着左登峰。 

    藤崎这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知道藤崎一方是真的沒有目的xìng,是yīn是阳全靠瞎蒙。 

    明白了这一点,左登峰立刻说出了羌国和彭国,羌国和彭国在xīn jiāng甘肃一带,左登峰想要斩草除根,那里无疑是最佳的选择,此外左登峰之所以说出自己想去的地方是因为他在此之前已经猜到对方可能会问自己目的地,他要三折回环做出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三折回环的原理与拿真话骗人有点类似,却又不太一样,拿真话骗人适用的人群是为人忠厚智商中等的人,而三折回环适用的人群是对方极度多疑又非常聪明,只有对方同时具备这两种特xìng,才有可能因为多疑和自信而不纠正那些在普通人看來应该纠正的问題。 

    “听左先生的。”藤崎正男干脆利索的落锤定音,普通人在做出决定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说出对自己有利的位置,藤崎知道左登峰不是普通人,所以他怀疑左登峰是故意说出一个对左登峰本人不利的区域让他去纠正,但是他偏偏不纠正,免得一纠正反倒令左登峰捡了便宜。 

    “嗯,你们准备吧,明天早上我会过來。”左登峰背起木箱转身向外走去,与藤崎等人在一起,他需要时刻使用心计,事实上他此刻非常高兴,但是不能表现出來,不但不能表现出高兴,连失望都不能表现出來,因为表情如果稍微夸张就有可能令藤崎改变主意。 

    “樱子,送送左先生。”藤崎正男出言说道,他试图缓和藤崎樱子与左登峰之间的紧张气氛。 

    藤崎樱子闻言皱眉点头,转而随左登峰出了会客厅。 

    左登峰沒有拒绝藤崎樱子送他,不过二人一路上也沒说话,來到门口,左登峰停了下來。 

    “你令我感觉很陌生,很难想象我们曾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月。”左登峰开口。 

    “我们本來就很陌生。”藤崎樱子平静的以rì语回应,但是微微抖动的鼻翼却说明她心里此刻并不平静,至少沒有她表现出來的平静。 

    “明天你也要一起去吗。”左登峰犹豫片刻出言问道。 

    “是的。”藤崎樱子点头说道。 

    “寻找地支非常危险,你最好不要去。”左登峰再度开口。 

    藤崎樱子闻言皱眉转视左登峰,眼神之中透着疑惑,左登峰这句话无疑表达了对她的关心,这令藤崎樱子很疑惑。 

    左登峰转头看了她一眼,转而离开营门向南走去。 

    看着左登峰的背影,藤崎樱子本已平静的心再起涟漪,她跟左登峰相处了一个多月,知道左登峰不喜欢肤浅的关心和表白,所以他先前的那句话就显得格外有分量,左登峰为了死去爱人所做的事情足以令天下所有看重爱情的女人感动并敬佩,但是他的眼睛一直是向后看的,从來沒有向前或者斜视过,这令任何试图接近她的女人望而却步,藤崎樱子知道不会跟左登峰有任何的结果,但是左登峰那句关心的话还是令她很是感动。 

    左登峰并沒有回头,一直在向前走,此刻他的心中也不平静,他先前是故意那样对藤崎樱子的,而且在以后的时间里还会若即若离的对藤崎樱子表示关心,他这么做的目的非常yīn险,他想让藤崎正男看到这些细节,让藤崎正男误以为他对藤崎樱子表达关心是为了套出三目土羊的藏匿位置,这样藤崎正男会越发相信三目怪羊对他有牵制力,也会因此放松对他的jǐng惕和戒备,因为在藤崎正男看來左登峰得到三目土羊之前不敢对他们下手,事实是他绝对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杀。 

    左登峰可以与全世界为敌,可以做出种种离经叛道的举动,但是他不会用自己的感情去做武器,他之所以要利用藤崎樱子,其实是yīn险之中暗藏高尚,倘若藤崎樱子沒有被利用,左登峰不会放过这个冒充他心爱女人的rì本女人,他想放,就得给自己找一个不杀她的理由。 

    左登峰不想杀藤崎樱子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原因,在曾经相处过的那段时间里,他为了确定藤崎樱子的忍者身份曾经摸过她的双rǔ,左登峰并不喜欢藤崎樱子,但是在他看來不管喜不喜欢都不能白摸,摸了她,就得留她一条生路……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二章 尔虞我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