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祸及三族

第一百九十九章 祸及三族

“出來时间不短了,回去吧,免得观中的人惦记你。”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冲玉拂说道。 

    “我沒什么事情,陪你一起去山东吧。”玉拂出言说道,这里距离辰州派不远,但是她并未向左登峰发出邀请,因为她知道左登峰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 

    “不用了,我自己处理。”左登峰的语气很是坚定。 

    玉拂闻言沒有再说什么,转而探手入怀,片刻过后空手而出,她出门时携带的青蚨虫已经用光了。 

    “水下寺庙发现的驻颜法术你要勤加修习,我先走了。”左登峰冲十三招了招手,十三一跃而起跳上了他的肩头。 

    玉拂叹气点头,左登峰扛着十三往东飞掠,这里离辰州派不远,广义地说玉拂算是主人,所以左登峰先走,这一次他沒有让玉拂跟随,沒有与玉拂约定何时启程,也沒有携带传信的青蚨虫,此次离去,左登峰沒打算再与玉拂联系。 

    左登峰心中所想玉拂自然明白,看着左登峰逐渐行远,玉拂心中很是悲凉,今rì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骨子里她希望左登峰能一帆风顺找齐六只阴属地支的内丹,但是潜意识里她又希望左登峰遇到困难和阻碍,因为她知道左登峰沒有几个朋友,遇到困难首先会向她求助,届时二人便可再见。 

    直至左登峰身影不复可见,玉拂才带着失落和惆怅转身南下。 

    左登峰一直沒有回头,但是他心中并不平静,虽然心中并不平静,但是他仍然沒有回头。 

    二人分手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左登峰归心似箭,连夜赶路,十三仍然蹲在他的肩头,事实上它先前凌空追赶金龙的举动已经表明它可以像度过天劫的修道中人那样凌空而起悬停半空,这就表明它内丹并未彻底耗尽,但是左登峰不舍得让它浪费所剩不多的灵气,仍然扛着它。 

    与玉拂的分别令左登峰感觉到惆怅,担心家人安危令他心怀忐忑,除此之外十三的誓死追随也令他极为感动,在飞掠的同时左登峰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帮助十三尽快的恢复内丹,十三目前的情况就像一个皇帝失去了对军队的统治,它心中定然十分失落,要想改变这一情况必须让它尽早恢复内丹。 

    恢复内丹最好的办法就是补充灵气,但是十三沒有练气法门,只能被动吸收,如此一來为它补充灵气就只剩下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尽可能多的让它进食含有灵气的灵物,十三五行兼备,生冷不忌,所有蕴含灵气的东西不管属于金木水火土哪一类它都能吸收。 

    良久的思考之后左登峰做出了一个决定,不管是动物的内丹还是奇草异珍,只要遇到了就一律拿下塞给十三,目前十三的体内还残存着些许自身的五行灵气,这些许五行灵气可以融合并吸纳外來的不同种类的灵气,不虞yīn阳反冲,五行失调。 

    “我从不亏待任何人,也不会亏待你,我一定会想办法恢复你的内丹。”左登峰豁然开朗之后冲十三说道,十三此刻的神情显得很是萎靡,无jīng打采。 

    “喵~”十三闻言出声回应,略有兴奋。 

    左登峰闻声苦笑摇头,即便此计可行,也绝非一日之功,身为修道中人,左登峰非常清楚灵气由气态变为液态,然后由液态凝结为固体内丹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人类有练气法门至少也得一甲子,以十三这种情况双甲或许有望,但是左登峰很清楚即便巫心语复活他也活不了那么久。 

    不过凡事只要有希望就好,有希望就有动力,有动力就必须努力。 

    二分yīn阳之后体内的灵气较之一分yīn阳充盈许多,左登峰狂掠整夜,翻山过河,次rì凌晨已经來到了河南境内。 

    这是一处位于河南省界边缘的小镇,左登峰和十三在这里吃饭歇脚,施展凌空法术,耗损最大的就是鞋子,早饭过后左登峰买了一双鞋子换上,转而买了几瓶白酒再度往东北方向飞掠。 

    吃饭买东西他给钱,但是赶路的时候他并不避讳有人在旁惊愕的观望,他抄的是近路,时常会穿越城镇村落,该从什么位置借力就从什么位置借力,绝不因为既定的借力位置有人而刻意闪躲,无关之人怎么看他他并不在乎。 

    午后,左登峰做了短暂的休息,太阳偏西再度启程,此时十三的精神状态已经好转,遇到有意思的事情和新奇的景物也会扭头观看,有失必有得,倘若十三选择留下雪山之巅,那它此刻定然会极为苦闷孤寂。 

    第三rì的下午,左登峰赶回了文登县,由于是自西向东回返,因此他最先到的是圣经山,圣经山上还有香客上香,但是已是下午,上山的路上香客并不多,大殿右侧还站着那个知客道人,此时香客不多,他正在打瞌睡。 

    “烦劳道长通禀王真人,左登峰拜见。”來到大殿门前,左登峰冲知客道人拱手开口,由于尊重银冠,他便用了拜见一词。 

    十三不喜欢随之进殿,照例跑到了东侧的树林,爬到了三年前它曾经爬过的那棵树上。 

    “是你。”知客道人闻声睁眼看清了左登峰的样子,很明显他还记得左登峰。 

    “是我,道长近rì可好。”左登峰出言问道,这个知客道人在他落魄的时候沒有看不起他,这令左登峰对他印象很好。 

    “无量天尊,谢左真人挂怀,真人稍等。”知客道人跟左登峰说话微微紧张,残袍已与五大泰斗齐名,他紧张也不无原因。 

    知客道人说完便唤來道童暂时顶替他的位置,当年给他拿窝头的小道童此刻已经长高了很多,有点半大小子的模样了。 

    “左真人请。”知客道人走出门外伸手揖客。 

    “我不是道门中人,你还是喊我名字吧。”左登峰探手入怀找出了一张金票,当年在卢国古城里他带出了不少金玉,分给玉拂和铁鞋之后剩下的那些变卖了三千八百两黄金,两千两给了金针杜秋亭,还剩下一千八百两,这是一张一千两的金票,左登峰将它放进了功德箱,银冠当rì对他有赠金之德,这个恩情他要加倍偿还。

    “谢过真人,真人请随我來,掌教真人吩咐过,若你前來直接引至掌教清修的院落。”知客道人稽首道谢,他并沒有看到金票的具体数字,不然他会惊掉下巴。 

    左登峰闻言皱眉走出了大殿,知客道人的话说明他先前猜测的沒错,银冠放出青蚨虫就是为了叫他回來。

    “少林寺明净大师前几天有沒有來过。”左登峰出言问道。 

    “回真人,明净大师的确來过,不过已经离去了。”知客道人面露无奈,很显然铁鞋來这里不是很老实。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沒有再开口,他虽然年轻,却已经与银冠等位,跟其门人弟子说话太多有失礼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银冠之后就会彻底明了。 

    圣经山是胶东半岛最大的道观,自大殿到银冠的居所走了十几分钟,银冠住的是一处简单的塔形庭院,古朴幽静,二人來到院外,银冠恰好推门而出,修为精深的道门中人不但可以凭借脚步声知道有人靠近,还可以凭借直觉察觉到來人是谁。 

    “见过王真人。”左登峰率先冲银冠拱手,银冠修为jīng深,样貌变化不大。 

    “无量天尊,左真人快请。”银冠稽首回礼,虽然左登峰沒有正式入道,但是他习的是三清法术,而且已经度过天劫,必须以真人称之才不缺礼数。 

    “谢过道长,王真人请。”左登峰冲带路的知客道人道谢,转而迈步上阶进院。 

    银冠居住的院子非常小,以碎石垒砌的院墙也很矮,院子里沒有树木,东西耳房只有一间,正屋一间,有三清灵位,却无法像,整个院落很简单,但是房屋都很老旧,这表明这里可能是历代全真掌教歇息的地方,银冠将左登峰引进正屋,提壶倒茶,转而分宾主落定。 

    “王真人,出了什么事。”左登峰抬手端茶。 

    “时逢乱世,rì寇逞凶,倾巢之下不存完卵,前些时rì藤崎正男差人送來了一封书信,你自己看吧。”银冠自右手石台上拿过一封拆开了的信递给了左登峰。 

    左登峰放下茶杯探手接过,抽出信纸展开看阅,信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是写给银冠的,内容也就几句,意思是全真派通匪抗日,本应清剿,但是暂时不加追究,限期一个月内通知左登峰前往济南与藤崎正男会面,如果逾期左登峰沒有过去,rì军立刻就会派兵攻山。 

    信的下部分是用rì语写的,字数不少,内容与左登峰先前猜测的一样,藤崎抓了他的家人,不过令左登峰沒想到的是藤崎正男不止抓了他两个姐姐全家,连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全抓了,三族以内亲属一个沒剩下,下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人名,老少七十多口,落款是藤崎正男,地址写的是济南的1875部队。 

    “事关重大,下面的rì本语言贫道也不认得,不过贫道遣人打探消息,听说rì军前段时间抓走了不少人,想必是你的家人。”银冠出言说道。 

    “多谢王真人,此事我会处理,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久留了。”左登峰将那封信揣进了怀里,起身道别。 

    “左真人远道而來,且容贫道略尽地主之谊。”银冠出言留客。 

    “不用了,多谢王真人。”左登峰闻言看了银冠一眼,银冠和金针的处境是相同的,都有牵挂和负累,即便有心相助也不敢出手。 

    左登峰说完便转身外出,银冠叹气过后送其出门……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九章 祸及三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