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驭金龙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驭金龙

金盒大若茶盏,上雕金花九朵,无疑是皇家之物,金盒入手,左登峰立刻心如撞鹿,黄金并不能阻隔灵气,他感受到了金盒内部发出的微弱混元灵气。 

    金盒虽然放置良久,但是金黄鲜亮并不蒙尘,左登峰颤抖着双手打开了盖子,发现金盒内垫以柔软锦纱,时隔三千年,锦纱竟然毫无褪色,锦纱正中有一极小内丹,五彩流光,五行兼具,正是十三失去多年的内丹。

    寻常地支的内丹都有小指指肚大小,形如豆粒,可是盒子里的内丹却小如麦粒,根据铺垫金盒的锦纱凹陷痕迹來看,十三的这枚内丹当年应该比地支的内丹要稍大一些,现在之所以如此之小是因为金盒并不能隔绝灵气的发散,三千年的岁月令得这枚内丹蕴含的灵气缓慢的挥发掉了。 

    左登峰手持金盒愕然发愣之际,一股清新之气自身旁传來,左登峰扭头而望,发现是玉拂靠了过來低头打量金盒里的内丹。 

    片刻过后二人收回视线对视了一眼,皆是苦笑摇头,十三的内丹发散的太严重了,但是这也不能怪那老道处置不当,铁器倒是能阻隔灵气,但是三千年的时间铁器定然无法保存至今。 

    这枚内丹虽然所剩不足先前的十分之一,但是极为圆润,内藏五行各气所属,集金气之尊贵,木气之韧雅,水气之清灵,火气之狂霸,土气之厚重于须弥方寸。 

    左登峰手持金盒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决然的蹲下身将那金盒递到了十三的面前,人皆有私心,左登峰见到这枚内丹之后生出了以之相救巫心语的想法,但是这一阴暗的想法在瞬间就被其否定了,这是十三的东西,必须给十三。 

    他的这一决定非常的决绝,之所以决绝并不是因为以此内丹相救巫心语在未知之数,而是他不能见利忘义,恩将仇报,虽然脑海之中浮现出了阴暗的想法,左登峰却并未对此感到愧疚,因为每个人都有阴暗的想法,能在瞬间压制这种阴暗的想法已经是对人性的超越了。 

    十三对那金盒很是陌生,对于金盒里的东西却不陌生,但是此刻它的神情是疑惑的,看了金盒一眼之后便抬头看着左登峰,其表情所表达的意思非常明显:“我的内丹怎么这么小了呢?” 

    “就剩这点儿了。”左登峰见状哭笑不得,旁边的玉拂也一脸的莞尔无奈。 

    十三沒从左登峰那里得到答案,便低头闻嗅着金盒里的内丹,它并非不能感觉到这枚内丹属于自己,它只是疑惑原本大若鸽卵的内丹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片刻的闻嗅过后,十三张嘴吞下了那枚内丹。 

    内丹入体,十三周身的灰毛在瞬间陡然变为金黄,这是一种厚重霸气的尊贵之黄,远非刺眼俗气的庸俗之黄可比,灰毛变色的同时也长出了数寸,犹如将军挂胄,天子着袍,顿显尊荣霸气,雍容不凡。 

    十三的五官也有着细微的变化,双耳在瞬间生出了三寸长短的上冲笔毛,与猞猁的黑色笔毛不同,十三生出的笔毛呈朱砂暗红,与爪子的颜色相应。 

    眼睛虽无明显变化,但是眼帘微微下垂,内藏沉稳神蕴。 

    鼻翼仍为黑色,但此黑非彼黑,先前之黑为墨汁之黑,此时的黑为墨玉之黑,虽同为黑色,神凡却是迥异。 

    嘴巴并无变化,但是上颚两侧的犬齿却变长了,微微外露,稍带戾气。 

    十三的变化是在一瞬间完成的,短短的瞬间之后左登峰就知道自己将要失去十三了,此时的十三神情异常威严,沒有了之前的人性,仿若天子回朝登位,在黄袍加身之前二者可为挚友,但是面南背北之后二者就做不成朋友了。 

    “十三真是威武。”玉拂见状有感而发,她与十三相处时间不长,看不到十三神情的细微变化。 

    十三闻言抬头看了看玉拂,转而看了看左登峰,它此刻的眼神彷如一久经世事的老者,不再顽劣混愚,由此可见吞服内丹给它带來的不仅仅是实力的增长,外貌的变化,还对它的心性和智力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看过二人之后,十三转身走向西侧的五行灵地,这时候它的尾巴不再上翘,而是平直拖地,尾尖微甩,步速很慢,缓慢的跨过五圈进入中间的黄色泥坑躺卧了下來。 

    十三平时喜欢趴着,但是这一次它是斜卧的。 

    玉拂见状转头看向左登峰,面带询问之意,很显然她也发现十三跟左登峰生分了。 

    “它有了归宿我也放心了。”左登峰平静的说道,这一刻他明白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他心里很萧然,也很寂寥,不管是玉拂还是铁鞋都只是他临时的伙伴,只有十三是一直跟随着他的,十三一旦离去,他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连个自言自语的听众都沒有了。 

    玉拂闻言摇头轻叹,十三的态度令她感觉到了危险,这份危险不是关于十三的,在此之前她一直把十三当成战友,二者合力将一路走向阴间的左登峰拉向阳世,而今十三回到了故土,左登峰又少了一份对尘世的眷恋,单靠她一人,很难令左登峰回头了。 

    “走吧。”左登峰看了十三一眼转身迈步离开,他之所以到这里來只是为了十三,其他的都是由十三间接引起,而今十三的态度令他很失落,但是他不怪十三,因为在找回内丹之前十三就像一个浑噩的傻子,他与十三的感情是建立在它心智混沌的基础上的,而今它已经醒了。 

    “看完这两张石板再走吧,至少知道十三原來主人的身份。”玉拂探手拉住了左登峰,石窟共分三层,上下两层各放石板一张。 

    “跟我有什么关系。”左登峰并未停步。 

    “第二张石板上刻的好像是招引龙魂的方法。”玉拂试图令左登峰在这里多做停留,以等待十三回心转意。 

    “我已经有了阴阳生死诀。”左登峰仍未回头。 

    玉拂闻言只能拿起那两张石板随之走出了山洞。 

    “放回去吧,喇嘛什么都沒拿,你也不要拿。”左登峰摇头说道。 

    玉拂沒有听从左登峰的话,叹气过后与左登峰并肩走向那处洞口,左登峰脸色阴的吓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宽慰。 

    左登峰在行走的同时想的是十三在这里会不会遇到生存困难,毕竟它的内丹已经所剩无几,他并不怪十三留在故土,他只是感觉周身冰凉。 

    就在左登峰走近洞口之时,玉拂拉住了他。 

    左登峰转身回望,发现十三正站在洞口看着他。 

    “回去吧,如果有时间,我会來看你。”左登峰微笑着冲十三摆了摆手,经过了与巫心语的生死离别,他已然懂得男人应该克制自己的感情,藏之于心,刻之于骨,唯独不能显之于外,但是这些都只是他理智的想法,内心里他并不能做到这一点,说话的同时眼圈已然泛红,他很清楚自己不会再回來了。 

    十三闻言沒有反应,只是直盯着左登峰,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凝重而为难的神情,左登峰见之内心大慰,不要别的,只要十三显示出一丝对他的留恋就够了。 

    左登峰沒有让十三为难,十三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早晚有一天它可以凭借灵地重凝内丹,再驭天龙,片刻过后左登峰收回目光走向洞口弯身而下。 

    就在此时,十三尖叫一声向二人扑來,十丈之外一跃而至,数倍于先前的跳跃距离,内丹入体对它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十三來到左登峰近前抬头上望,面露浓浓不舍,左登峰微笑回应,抬手指了指山洞,示意它回去,他不敢开口,因为玉拂就在近前,他不想让玉拂看到他软弱的一面。 

    十三一直在盯着左登峰,良久过后眼神之中的犹豫神情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坚毅,这种表情若出现在人类的脸上,那就代表这个人已经做出了重大的抉择。 

    片刻过后十三的眼神转为迷离,仿若人类出神发愣,左登峰见状大感疑惑,出言召唤两声,十三竟然毫无回应。 

    “十三怎么了。”玉拂见状大感不解。 

    “不知道,它以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左登峰摇头说道。 

    二人刚刚交谈了两句,便听到东侧崖下传來了巨大轰隆之声,这声巨大的声响表明山下出现了很大的变故。 

    二人闻声立刻走到崖边探头下望,一看之下陡然震惊,山下东侧区域本为一冰封深湖,此刻那冰湖的冰面已经破开,一条骁霸巨龙正自冰湖之中出水凌空旋身而上,片刻之后已至眼前。 

    这是一条真正的巨龙,体长百丈,周身金鳞,头生六尺龙角,鼻宽过尺,口阔庹余,龙目赤红,数倍牛眼,鳞片坚厚,金黄无缺,龙须挑扬,舞动凝威,腹生五爪,苍劲锐利。 

    五爪之龙乃至尊金龙之属,金龙出世,祥云绕体,风云变色,日月无光。 

    陡然出现的金龙令左登峰和玉拂目瞪口呆,虽然在此之前他们已经猜想到十三有驭龙之能,却未曾想到它衍生出的巨龙竟然是至尊金龙,左登峰更沒想到十三会在此时召唤金龙,它内丹本就所剩无几,此时召驭金龙必然导致其内丹耗尽,不可恢复。 

    想及此处,左登峰立刻转头回望,发现十三正向此处跑來,先前的金毛此时已然极为黯淡,金色几乎消之不见,上颚犬齿以及双耳笔毛已经缩回,样子极为萎靡,但其神情却极为兴奋,快速跑到悬崖边注视着那条五爪金龙。 

    “十三为什么要在此时召唤金龙。”玉拂愕然回望,十三此刻召驭天龙明显不合时宜,会耗尽其仅存的内丹。 

    “它想让咱们看看它的真正实力。”左登峰拉着玉拂后退,那条金龙此刻已有摆尾之势,毫无疑问它要击碎这处灵气屏障,接迎十三。 

    “十三为什么要这么做。”玉拂再度发问。 

    “因为它已经做出了选择,这是它最后一次驾驭金龙了……”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驭金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