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青蚨飞来

第一百九十三章 青蚨飞来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使用咒语召唤的天龙护体不是他们佛家的法门。”玉拂出言问道。

    “有这个可能。”左登峰出言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玉拂疑惑的问道,在沒有遇到左登峰之前她也有事先计划的习惯,但是沒有像左登峰这样凡事细想。 

    “目前还不得而知,等去了卡瓦博格峰就水落石出了。”左登峰开口说道。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转而盘坐练气,左登峰斜靠石壁手捏聚气指诀聚敛灵气,聚气诀的最大好处是只有一个指诀,不管是躺是卧都可以聚集灵气。 

    目前他处于二分阴阳阶段,此时的他在几位玄门泰斗之中已然是首屈一指,倘若单独比拼灵气,二分阴阳的灵气修为可以同时迎战两位一分阴阳的高手,在左登峰看來这已经足够了,至于在休息的时候手捏聚气指诀只是他的一种习惯,他并不急于追求三分阴阳的灵气修为,三分阴阳之后可以独战四位度过天劫的高手而轻松取胜,他用不着这么霸道的修为。 

    上半夜二人各自行气,下半夜二人都困了,也不知道是玉拂靠上了左登峰,还是左登峰歪斜靠上的玉拂,总之把躺在二人中间的十三挤的叫唤着逃开了。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二人起身,左登峰再次自山洞内仔细的搜寻了一遍,确定沒有忽略的地方才与玉拂走出了山洞。 

    整个山洞沒有任何的生活器皿,在寒冷的高海拔区域,人类的生理机能都很减缓,此外道家个别的门派还有一种辟谷食气的练气法门,可以长时间无需进食而正常存活,因此二人对于这位截教道人先前是如何在这里生存下來的并沒有过多的分神细究。 

    走出山洞的时候正是太阳初升之际,二人一出山洞就发现东方出现了两个极小的青色斑点,片刻过后就是嗡嗡之声,随即便看到两只青蚨虫相携而至,在玉拂身边飞绕三圈便跌落在地,僵直毙命,这种小昆虫之所以能用來传递消息其实用的就是母子连心的亲情,自东到西有五千多里,路途太远,小小的虫子全靠着对母亲的依恋坚持到现在,到了目的地之后感受到母亲的回应就力竭身亡了。 

    二人一直看着青蚨虫飞近,看着青蚨虫毙命,谁都沒有开口,两只青蚨虫一起到來也在二人的意料之中,倘若独來一只青蚨,那还有可能是召唤玉拂的,两只齐至,毫无疑问就是召他左登峰的,因为当初铁鞋离开的时候三人就是如此约定的。 

    玉拂沒有开口,因为她知道二人先前猜的沒错,两只青蚨虫一起到來说明左登峰的家人很可能遭到了藤崎等人的挟持,她在等左登峰做出决定。 

    左登峰也沒有开口,他在斟酌是否立刻回身救援,良久的犹豫之后,左登峰转身往西南方向飘落下山,玉拂见状立刻明白了他的选择,提气轻身,飘然跟随。 

    二人都是度过天劫的高手,下山之际可以凭借倒转灵气滑翔漂浮,速度极快。 

    左登峰此刻心情并不平静,他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无奈之举,十三曾经救过他的命,说白了就是他的恩人,十三内丹的缺失令它实力大减,犹如平阳落虎,浅滩游龙,而今卡瓦博格峰就在南方五百里外,那是十三的老家,无论如何也得前往一探,给十三一个交代。 

    但是血浓于水,左登峰是个极为传统的男人,把亲情看的极重,母亲病故,当姐姐的竟然不通知弟弟回去奔丧,这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但是即便两个姐姐向他隐瞒了母亲的死讯,他仍然回去了两次,为姐姐留下了足够的金钱,人不能单看别人伤过自己,还得看别人曾经对自己好过,左登峰的两个姐姐比他大好几岁,儿时父亲打鱼,母亲补网操劳,是两个姐姐把他看大的,而今她们落到了敌人的手里,他心急如焚,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藤崎沒疯,只要他沒疯就不会伤害她们。 

    由于心情急切,左登峰一路上狂掠疾奔,不过只掠出百里他就放慢了速度,他看到了玉拂鼻尖的汗水,怜香惜玉的心理令他不忍心让玉拂过分辛苦,一分阴阳的灵气修为是无法与二分阴阳同日而语的。 

    “沒关系,我撑得住。”玉拂见左登峰放缓了速度,知道他是心疼自己,但是她也知道左登峰此刻焦急异常。 

    “不要紧,中午之前到达就行,届时太阳在正南,咱们自西方攀登,视线良好。”左登峰摇头说道。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左登峰做事情想的很周全,也很有计划性。 

    临近午时,二人终于见到了卡瓦博格峰,这座山峰与其他几座山峰有着很大的不同,它犹如一座天然而成的金字塔,较之西方的金字塔,卡瓦博格峰的坡度更陡,高度也较其他雪山高出很多,山势也更加险峻,丝毫沒有可供攀登的落脚点,最主要的是南侧的山坡上出现了巨大的缺口,这是雪崩造成的积雪跌落,由此可见这里的积雪非常厚,也非常的不稳定。 

    到达了目的地之后,二人在山脚下发现了一座小型的祭祀寺庙,寺庙只有一间房屋,无人住持,里面摆放着几件祭祀用的铜器和石器,神坛上供奉着一条三尺长短的石龙,前面还有神位,但是二人看不懂藏语。 

    在这里二人进行了短暂的休憩,随后放下所有的装备,轻装上阵,准备登山,十三此时显得异常激动,蹲在左登峰的肩膀上一直在发抖。 

    卡瓦博格峰高耸入云,在山腰上部就出现了云彩,云彩阻隔了二人的视线,令二人无法观察到峰顶的情况,此外这种云彩是由水气蒸发形成的,也就是说这座雪山的积雪处于白天融化,晚上结冰的状态,如此一來为二人的攀登增添了阻碍,因为表面上坚硬的冰块下方有可能是柔软的积雪,万一附着不稳,极有可能出现意外,倘若是抓之不牢那倒无妨,可以倒转灵气再行探抓,最怕的就是造成大规模的雪崩,一旦造成雪崩,二人即便有道术在身也很难全身而退。 

    “咱们來晚了,冰雪开始融化,山上的冰雪已然松动,早來一个月就好了。”左登峰仰视良久,转头冲玉拂说道。 

    “冬季有暴风雪,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玉拂也在观察雪山的情况。 

    “西侧也不适合攀爬,南侧的积雪已经松动,从西面上山很容易出现意外。”左登峰出言说道。 

    “那就自北坡上去。”玉拂说道。 

    “可以。”左登峰沉吟片刻点头开口,冬季北风比较多,北风南吹,加上北坡在阳光的背面,所以北坡的冰雪应该比较坚硬。 

    商量妥当,二人立刻绕到了卡瓦博格峰的北侧。 

    “你与我左右保持三丈距离,上下也保持三丈。”左登峰转头看向玉拂,他之所以做如此安排是考虑到了雪山的特性,倘若二人在同一高度一起探手抓附积雪极有可能令积雪断层并造成大面积的坍塌,上下左右分散开來就相对安全一些,三丈的距离是方便二人在出现意外之后可以互相救援,不管是谁出现了意外,另外一人都可以将对方隔空抓回來。 

    “好的。”玉拂点头答应。 

    “这里不同于之前的那些雪山,这里沒有踏脚的地方,几乎全得用手探抓积雪,你受得了吗?”左登峰关切的问道。 

    “沒关系,双手的护手金甲可以轮换抓附。”玉拂闻言心中一暖,左登峰虽然心情急切,却也沒有忽略她,事无巨细,尽挂心头。 

    左登峰皱眉想了想,感觉沒有忽略什么问題,便率先扛着十三踏地凌空,斜行上扑,扑到山体之后玄阴护手疾探而出,牢牢的抓附住了积雪外的冰层。 

    玉拂见状跟随而上,落于左登峰下方三丈处。 

    “冰层厚度有一尺左右,抓附很牢固,但是这么厚的冰层重量也很重,里面就是柔软的积雪,万一震动过大,积雪外面的冰层有可能整个坍塌下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直接外掠逃开,大不了从头再來。”左登峰低头冲玉拂说道。 

    玉拂闻言正色点头,示意听清并牢记了。 

    “你先上去,我在下面。”左登峰再度说道。 

    玉拂一时之间沒有明白左登峰的意图,不过也沒有详问,双臂一振,陡然拔高,左登峰等她拔高之后才振臂用力跟随在后,他之所以要让玉拂在其上方还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这样的话即便冰层滑落,玉拂也沒有受伤之虞,危险由他承担,与此同时还能够接应保护玉拂。 

    玉拂的凌空高度为三十余丈,但是这是在地面上由双腿弯曲借力才能达到的高度,在雪山上双脚无处踩踏,只能靠双臂借力,如此一來每一次的上行高度也只有二十丈左右,这座险峰云彩以下的高度就达到了十里左右,按此推断,二人需要在中途借力七八十次,每一次借力都有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 

    在上行的同时,左登峰发现了一个情况,这座雪山的山体是凹凸不平的,积雪将凹陷的区域填平,但是凸出的区域还是能看到黑色的岩石,玉拂的护手金甲也好,他的玄阴护手也罢,都是可以插入岩石的,因此在左登峰提醒之下,二人都尽量寻找黑色的岩石借力。 

    由于二人一直谨慎小心,一路上并未出现意外情况,午时将过之际,二人终于來到了云彩的下方,玉拂借力过后再度上掠试图进入云层,但是身至半空,径直被云层反弹了下來,左登峰,左手延出灵气将急速下落的玉拂拖到了自己的身边。 

    “有阵法阻碍。”玉拂虽然受惊,但是很快就定下了心神,攀附冰壁抬头上望。 

    “反弹之力是否大于或小于你的上掠之力。”左登峰出言问道。 

    “均等的。”玉拂皱眉回答。 

    “那就不是阵法,而是修行中人布置的灵气屏障……”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三章 青蚨飞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