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转世灵童

第一百八十八章 转世灵童

苦笑过后,二人表现不一,玉拂在叹气,而左登峰在冷笑。

    玉拂见状皱眉斜视,面带询问之意。 

    “你认为他很可怜吗?”左登峰出言笑道。 

    “难道不是。”玉拂皱眉。 

    “他自作自受,每个人都有选择,他选择错误就该承受就这样的后果,这就是道家所说的阴阳平衡,也是佛家所说的因果报应。”左登峰平静的笑道。 

    玉拂闻言再度皱眉,左登峰说的这番话非常的不近人情,不止是不近人情,简直是极度冷血,但是玉拂偏偏无法反驳他,因为左登峰说的非常正确,令她沒有想到的是瘸子竟然对左登峰的言论非常的赞同:“你说的对,我活该,我瞎了眼,看错了人。” 

    “你什么时候想通的。”左登峰出言笑道。 

    “也就是这些年我才想通的,我不能怪别人,怪只能怪我自己。”瘸子抬起袖子抹去鼻涕和眼泪,转而拿起了酒壶大口灌酒。 

    “你这些年想通了不能埋怨别人的道理,然后导致你的态度令我非常欣赏,再导致了你可以安度晚年,这又是阴阳平衡,有因有果。”左登峰自怀中掏出了三根金条放到了瘸子的面前,他身上只带了这些,全给了瘸子,原因不是出于同情,而是赞许瘸子懂得反省自己,这年头埋怨别人的人越來越多,反省自己的人越來越少了。 

    瘸子见状立刻愣住了,十两黄金已经够他度日的了,四十两黄金能换到一千多大洋,这简直是飞來横财,但是钱太多了,他不敢拿。 

    “收起來吧,我不希望你因财招灾。”左登峰转头看了看门口过往的行人。 

    瘸子闻言急忙收起了那三根金条,然后坐立不安的瑟瑟发抖。 

    左登峰随即拿起另一只酒壶倒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白酒很冲,入喉似火。 

    “你的想法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玉拂看着左登峰,左登峰的举止乖张率性,常人很难理解,但是玉拂懂他。 

    “修行了阐教的阴阳生死诀和截教的聚气法诀之后。”左登峰随口说道,阴阳生死诀虽然只是练气法门,但它是阐教的法术,阐教的法术厚重沉稳,追本溯源,可直透真相,如果安心修行,到最后会达到身心平和的仙人心境,但是左登峰中途又修习了截教的法门,截教法门的特点是急功近利,行险速成,这两种不同的法门都对左登峰的心性产生了影响,令他拥有了极快的分析能力和感悟能力,但是缺乏天成的沉稳和随和。 

    “十三太子峰有那几座被人攀登过。”左登峰转头看向哆嗦着的瘸子。 

    “这些年一直有人去寻找雪参,十二座雪山都被攀登过了,只有主峰卡瓦格博峰沒有被攀登过。”瘸子快速的回答。 

    “怎么是个外国名字。”左登峰闻言皱眉问道。 

    “卡瓦博格是藏语,是噶举派传说中的保护神。”瘸子出言解释。 

    “噶举派是什么门派。”左登峰出言追问。 

    “是藏传佛教的一个分支。”玉拂接口说道。 

    “对,卡瓦博格峰是他们的圣山。”瘸子说道。 

    左登峰闻言立刻升起了一头的雾水,十三的主人应该是截教的道人,这怎么跟喇嘛扯上关系了。 

    “他们禁止外人登山。”玉拂接话了话头。 

    “不不不,他们只是偶尔会过去祭拜,平时不住在那里,卡瓦博格峰太陡了,沒人上的去,那里的积雪不结实,很容易滑坡。”瘸子转头看向玉拂。 

    “那些被攀登过的雪山有沒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玉拂再问。 

    左登峰见状干脆将话语权交给玉拂,玉拂问的问題肯定很有针对性,他自己问的话也是问那些。 

    “沒有,只有第五座雪山上有个山洞,我之前上去过,其他采参的人就不上去了,我也带过几个寻找神仙的人过去,但是他们都沒能爬上山顶。”瘸子知无不言,他拿了那么多钱,此刻无比心虚。 

    “十三太子峰周围有沒有湖泊。”玉拂再问。 

    左登峰虽然在喝酒,但是他一直在听玉拂和瘸子说话,玉拂这句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猜到了她的用意是想确定十三衍生出的龙是否有可能还在那片区域。 

    “有,在卡瓦博格峰的东侧有着很大的湖泊,不过湖水都被冻住了,上面还覆盖着积雪。”瘸子此刻终于不再发抖,提供了对二人有用的线索令他内心安定了少许。 

    “离这里多远。”玉拂出言问道。 

    “具体多远我不清楚,我曾经带人去过那里,前后走了一个多月。”瘸子说道。 

    玉拂闻言转头看向左登峰,左登峰沉吟片刻沒有说什么,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十三太子峰的主峰卡瓦博格,第五座雪山山顶的山洞极有可能是十三主人修行过的地方,当然也不排除其他道人在那里修习并留下了影像,少林禅宗祖师圆觉大师曾经在少林寺面壁九年,于石壁上留下了模糊的人像,这是一种灵气残留的情况,修道中人倘若长时间在某一区域停留,那片区域就可能会残存有他的影像,至于残存的影像完整与否,清晰与否与修行中人自身的修为以及他在那一区域停留的时间长短有关。 

    “吃饭吧。”玉拂见左登峰沒有开口的意思,便抬手示意瘸子吃饭,瘸子现在心情激动,哪里还吃的下,只是抓着酒壶不停的灌酒。 

    左登峰收回思绪拿起了筷子,一边吃饭一边思考,吃完饭之后又为十三叫了几斤生牛肉,十三先前吞食了大量的毒虫,因此吃的并不多。 

    “还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一并说出來,我们一会儿就走,你不用跟着。”左登峰问瘸子,此刻酒馆的老板正在给他们切牛肉,灌白酒,牛肉热量很高,进雪山是最好的食物,白酒也得带一些,御寒。 

    “我知道你们会武功,但是山里的天气多变,你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什么时期起风,还是我带你们去吧。”瘸子虽然分不清武功和道术,但是他明白食君之禄为君分忧的道理。 

    “我们能日行千里,你跟着我们会拖累我们。”左登峰摆手说道。 

    “你们要去哪里。”瘸子尴尬的出了口粗气,左登峰的话有点伤他自尊,不过也让他如释重负,山里太危险,他骨子里并不想去。 

    “主峰。”左登峰随口说道。 

    “卡瓦博格峰积雪很厚,现在气温已经回升了,很危险。”瘸子出言提醒。 

    “沒事儿,你早点离开这里吧,出去找个娘们,兴许还能留个后。”左登峰撇嘴笑道。 

    玉拂闻言无奈的横了左登峰一眼,怪他言语粗俗。 

    “你们现在不能进山,得等到明天傍晚。”瘸子再度开口。 

    “为什么。”左登峰皱眉问道。 

    “噶举派阿底寺的竹护加措活佛五年前圆寂了,寺里的鸡冠和尚到处寻找,前些日子终于找到了灵童,这几天正在举行坐床大典,大量的信徒都去观礼了,阿底寺位于进山的入口,这几天严禁咱们汉人进入。”瘸子伸手指着西北。 

    左登峰和玉拂闻言双双皱眉,瘸子口中的鸡冠和尚其实就是喇嘛,他所指的那个区域是贯穿东西的唯一通路,无法绕行,但是他们也肯定不舍得浪费这一天半的时间。 

    “你们最好别硬闯,噶举派很多的高僧都來了,他们的信徒也都去了,成千上万人,闹了好几天了。”瘸子见二人面色不善,急忙出言提醒。 

    “闹了好几天,什么意思。”左登峰出言问道。 

    “转世灵童找了两个,寺里主事的两个大和尚一人找了一个,正在争着当活佛呢?”瘸子咧嘴笑道,由于宗教信仰的不同,汉人并不信少数民族的宗教。 

    “不是有金瓶掣签的制度吗?抽签决定就是了,闹什么内讧。”左登峰开口问道,金瓶掣签制度是清朝制定下的规矩,目的就是防止找到的转世灵童多于一个的时候好抽签决定谁做活佛。 

    “噶举派是藏传佛教唯一一个不抽签的门派,他们是根据上一代活佛的遗嘱來找灵童的。”瘸子给左登峰上了一课。 

    “现在怎么办。”玉拂转头看向左登峰。 

    “你走吧,早点离开这里,我们从來沒见过你,你也沒见过我们。”左登峰沒有回答玉拂的话,而是冲瘸子开了口。 

    瘸子闻言给二人跪了下來想要磕头道谢,左登峰自然不会让这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给自己磕头,抬手延出灵气将他扶了起來,瘸子无奈之下只好冲二人鞠了躬,转而双手抱怀离开酒馆往东去了。 

    左登峰虽然沒有回答玉拂的话,但是玉拂已经根据他的举动猜到了他的用意,毫无疑问,左登峰想要硬闯。 

    “什么时候走。”玉拂出言问道。 

    “先过去看下情况。”左登峰背起装有白酒和干粮的木箱离开了酒馆。 

    “我对藏传佛教不太了解,你知道什么叫坐床吗?”左登峰顺着村路往西北方向走去。 

    “坐床类似于道家门派的掌教正位典礼,按照床座层数的不同分为了好几等,班禅和da赖坐五层床座,萨迦法王坐四层,下面还有坐三层半,三层的,总之是层数越高地位越高。”玉拂回忆了片刻开口说道,她虽然是道家道人,对佛教的相关事宜也略有耳闻。 

    “噶举派的这个活佛坐几层。”左登峰好奇的追问。 

    “不清楚,也就三层或者三层半吧。”玉拂说的并不肯定。 

    二人一边行走一边交谈,半个小时过后二人看到了一座庞大的寺院,寺院周围盘坐着大量的僧侣,跪倒了大片信徒,寺院建于澜沧江东岸,寺院南侧一座浮桥横江而建,要想过江,必须自人群之中穿过。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八章 转世灵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