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阴猪现身

第一百八十四章 阴猪现身

打定主意。二人快速迂回到古城南侧。悄然跃起來到了先前休息的城楼。这里是最佳的观察点。 

    “它先前在城里。有城墙隔着。为什么能知道咱们的到來。”玉拂低声问道。她和左登峰身上的气味已经被她用特殊手段给遮掩掉了。 

    “那条小的人鱼可能泄露了消息。也有可能是晚上它在水中休息。再说我先前还放了一把火。火光冲天。瞎子也知道來人了。”左登峰低声回答。湖中目前有不少人鱼在游弋。却并沒有那头水属阴猪的踪影。 

    玉拂闻言沒有再开口。打开绳索放好了铺盖。 

    “休息一会儿吧。我來看着。”玉拂伸手指着铺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好的。木箱里有吃的。”左登峰抬手看了看手表。发现表内进水了。随手摘下放到了外面有阳光的地方。 

    玉拂点了点头。转头观察着北侧的湖水。 

    左登峰躺卧了下來。随手揽过十三免得它四处溜达暴露了行踪。 

    片刻过后左登峰就睡了过去。再次醒來的时候是十二点整。这是他自己给自己定的时间。修为精深的道人可以在睡觉之前通过强烈的心理暗示自己叫醒自己。 

    “一个多小时之前。人鱼进入江中觅食去了。有五六十条。沒有见到那只水属阴猪。”玉拂见左登峰醒转。便出言通报情况。 

    “再等等。温度还沒升起來。你睡会儿吧。”左登峰点头说道。正常情况下每天十二点到下午两点是太阳最厉害的时候。这个时间段它出现的可能性最大。 

    “我不困。”玉拂摇了摇头。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开口。斜靠在石壁上出神发愣。 

    “有什么心事。”片刻过后玉拂柔声问道。按理说能够找到水属阴猪左登峰应该很高兴才对。但是左登峰的神情表明了他的心情并不好。 

    “如果这一次我能顺利的获得内丹。我就有三枚阴属内丹了。千里之路已行五百。不知道最后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左登峰叹气摇头。 

    “皇天不负有心人。你一定会如愿的。”玉拂柔声安慰。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我也知道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不好受。”左登峰摇头苦笑。 

    “你曾经说过不管结局如何。你都会给我一个交代。我等着你给我一个交代。”玉拂微展笑颜。 

    左登峰闻言笑着点了点头。有些事情玉拂不知道。事实上他已经给了她交代。阴阳生死诀精深玄妙。潜心修习可得长生。玉拂差的就是那一句法诀了。 

    “有些话我不想多说。因为你自己心里什么都明白。你自己很清楚你选择的并不是一条理智的路。”玉拂出言轻叹。 

    “窥大道易。破情关难。左之一字本为激进偏执之意。而今我的灵气修为和阵法造诣也已然登峰造极。我的名字应对了我的人生轨迹。”左登峰平静的说道。 

    “你既然已经窥破了阴阳大道。怎么还如此着相。”玉拂出言问道。着相本为佛家用语。玉拂只是借用。着相是看不开。想不通的意思。 

    “平衡。平静。平和就是阴阳大道。三者之中平衡居首位。你们五人都是经过潜心苦修。付出了数倍于常人的努力才有了今日的修为。我虽然入道时间最短。第一时间更新 但我经历了数倍于你们的凶险才得以跟你们并驾齐驱。付出多少就会得到多少。巫心语为我倾其所有。我也必须将自己的一切回报给她。这并非等价交换。而是永不背弃。”左登峰开口说道。 

    “不说这个了。咱们还是想个办法阻断那只水属阴猪的后路吧。”玉拂无奈之下岔开了话題。 

    “我想想用什么阵法合适。”左登峰摇头说道。他此刻正在急速的思考如何封闭这一区域。这里本身就是一座阴阳城。而今城墙坍塌。水气过重。要想封锁这片区域的活物必须使用土属阵法。五行之中土属阵法是最难布置的。因为五行之土无处不在。很难单独加强某一区域的土性。 

    “上來了。快看。”就在左登峰沉吟之际。玉拂低声提醒。左登峰闻言急忙转头自城楼缺口向下俯望。发现一只奇怪的动物正自水中爬上了那座湖心的小岛。 

    这只动物体长十几米。宽丈许。圆滚肥胖。四肢粗壮低矮。拖有一条长尾。单看身形与娃娃鱼相似。但是它长着一只与猪头类似的巨大头颅。嘴巴凸出。两耳招风。一身数寸长短的体毛也与家猪相似。不同的是它的体毛并不是黑的。而是斑驳的花白。由于距离太远。左登峰无法清楚的观察到它的爪子形状。但是毫无疑问。这只动物就是那只水属阴猪。 

    “是它吗。怎么毛色不对。”玉拂出言问道。先前她进入东侧水潭下的洞穴时看到了左登峰正捏着几根黑毛发愣。 

    “是它。千年黑万年白并不单指狐狸。”左登峰点头说道。这些地支虽然在三千年前大显身手。但是它们并不是那时候出现的。它们出现的年代还要更早。生存了这么多年。毛色产生变化并不意外。 

    “十三。它是不是那头猪。”左登峰为保万全。揪着十三的脖子将它凑到了城楼的缺口。 

    被放下之后。十三并沒有点头。而是跑到一旁蹲了下來。它非常不喜欢左登峰揪它的脖子。 

    “物老成精。怪不得它如此沉得住起。”玉拂莞尔发笑。 

    左登峰点了点头。第一时间更新 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只水属阴猪的身上。水属阴猪爬上小岛之后径直爬向了左登峰遗留在那里的气瓶。鼻拱爪挠。 

    “现在怎么办。”玉拂转视左登峰。 

    “这家伙皮糙肉厚。很难一举杀死。”左登峰皱眉开口。水属阴猪身上的体毛很稀朗。外皮散发着青色的光泽。这说明它的皮很厚。 

    “可以下毒。”玉拂跃跃欲试。此刻那只水属阴猪正背对着二人。不失为偷袭良机。 

    “一会儿我送你上岛。你一定要快。”左登峰快速的将机枪装填好了子弹。 

    玉拂闻言正色点头。第一时间更新 左登峰扛起机枪。又抓起几枚手榴弹别于腰间。二人自城墙悄然落下。快速的在东城穿行。小心的靠近距离小岛最近的区域。 

    “单纯下毒还不够。我尽量杀掉它。”玉拂说话的同时自怀中取出两枚法针插于脑后重穴。这是他们辰州派定魂操控金甲的方法。法针入穴。玉拂的神情在瞬间变的极为阴冷。右手手腕微抖。护手金甲自腕部伸出护住了她的右手。而左手则握着一件红色的动物骨骼。想必是某种极为霸道的剧毒之物留下的骨骸。 

    “将你扔出之后。我会跟着跃出。我能在空中做短暂的停留。尽量助你一臂之力。”左登峰快速的脱掉道袍。 

    “凌空之势枯竭。你会落进水里。如果它沒死。一定会攻击你。”玉拂正色摇头。 

    “沒事儿。必须一击致命。”左登峰冷哼 

    “嘭。”就在此时。小岛方向传來了一声沉闷的声响。二人闻声急忙自藏身的石屋后探头而望。发现先前的响声那只水属阴猪抓掉了气瓶的出气阀门。气瓶里面还残存着大量的压缩空气。气阀脱落。气瓶在反作用力的作用下快速的向小岛中心部位倒退。那只水属阴猪先是一愣。随后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叫。吼叫过后追着那只气瓶向小岛内部去了。 

    左登峰见状立刻大喜。那只气瓶先前所在的位置过分靠近湖水。而今水属阴猪已经离开了水边。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二人快速的对视一眼。急速冲到湖边。左登峰抓起玉拂的双手猛然拧腰发力向其扔向了小岛。这一次左登峰是用尽了全力的。松手之后玉拂急速的向小岛飞去。飞至半途。助力耗尽。玉拂半空旋身再扑百米。堪堪落到了小岛的边缘。 

    左登峰见状急忙后退助力全力掠出。这一次他掠出了七十余丈。这是他目前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前进之势枯竭之后。左登峰凭借着胸中的一口灵气在空中暂时定住身形。快速的端起了机枪。拉栓上膛。准备阻击。

    与此同时玉拂已经再度掠出。在东北二十余丈外一颗大树的树干上借力之后快速的落到了那只水属阴猪所在的区域。她之所以要往东北方位借力是为了给水属阴猪制造她从那个方位到來的假象。以便于万一一击不死。水属阴猪会慌乱之下按原路回返。落于左登峰的攻击范围。 

    玉拂和水属阴猪所在的区域长有茂盛的杂草和树木。左登峰在远处看不到那里的具体情况。只能听到玉拂的娇喝声以及水属阴猪负痛的叫声。随后便见那只水属阴猪急速的自草丛中蹿了出來奔向水边。脖颈部位鲜血淋漓。玉拂紧随其后如影随形。右手护手金甲再度插进了水属阴猪的脖颈。水属阴猪连番受创。哀吼阵阵。血涌汩汩。 

    左登峰本來已经做好了阻击的准备。但是见此情景只能作罢。他的枪法不好。一旦开枪很可能会误伤玉拂。手榴弹也不敢乱扔。因为根据目前的情形來看。玉拂即便追到水面也不会罢手。势必要一举击杀了水属阴猪。而水下的人鱼此刻也感受到了水属阴猪遇到了危难。纷纷浮出水面。左登峰见状只好扔出手榴弹调转枪口先对付它们。 

    “给本座留下。”就在此时。小岛上传來了玉拂的厉叫。左登峰闻声急忙转头而望。发现玉拂的右臂已经插进了水属阴猪的脖颈。直至手肘。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四章 阴猪现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