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屋里有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 屋里有人

“古城下面。”玉拂面带疑问。 

    “现在刚刚开春。湖中小岛上的树木不应该郁郁葱葱。除非它与外界是隔绝的。只有阵法才能隔绝这片区域。也就是说这座城池的城墙虽然塌陷了。但是阵法还在。既然阵法还在。地支自然也在。表面上沒有。那就一定在古城的下方。”左登峰出言解释。 

    “如果阵法还在的话。我们怎么能看到那座小岛。”玉拂出言问道。她擅长用毒和驱使阴物。却并不精通阵法。 

    “巨人所在的卢国古城外的隐形阵法只是十二孤虚法演变而來的阵法之一。并不是所有阵法都是隐形的。孤虚法十二章最精妙的地方就是布下的阵法千变万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无迹可寻。”左登峰摇头说道。 

    “咱们现在做什么。”玉拂并不是一个沒有主意的人。但是跟左登峰在一起。她便心甘情愿的听从左登峰的安排。跟着他的步子走。 

    “先休息一下吧。实在撑不住了。”左登峰转身走向城楼。这两天以來二人急于赶路。一直沒有好好的休息。三百多斤的负重令他极为疲惫。 

    古时的城墙在城门上方都有城楼。城楼是为守城的士兵遮风挡雨用的。这座古城上方也有城楼。不过与普通城池的四个以上的城楼不同。它只有南面一个城楼。也就是说这座古城只有一个城门。 

    城楼并不大。左右无门。南北的瞭望口还透风。不过好孬不用担心有毒虫侵袭。玉拂放下铺盖之后左登峰就靠着石壁斜坐了下去。玉拂坐在他的右侧。二人各自负责一处瞭望口。观察的不是城外。而是城内。地支虽然在阵法之内。但它衍生出的那只毒物却在阵外。不得不防。 

    十三这几日一直在二人休息的时候负责警戒。也极为疲惫。进入城楼之后便趴在毛毯上开始打盹儿。 

    “自这里到圣经山接近六千里。以明净的身法最快也得五天才能赶到。青蚨虫回返还得两天。咱们还有五天的时间处理这里的事情。來得及。不要担心。”玉拂见左登峰坐下之后神情凝重。猜到了他是担心老家可能出现的变故。 

    “我还想去西侧看看。时间不够了。”左登峰长长叹气。他的时间本來就不充裕。还接二连三的遇到麻烦。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银冠的青蚨传信与他无关。但是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一味的自我安慰等同自欺欺人。老家來信儿。十有跟他有关。 

    “來得及。况且即便真的是藤崎抓了你的家人。他也不敢把她们怎么样。”玉拂出言安慰。 

    “日本人的性格跟咱中国人不一样。他们为了完成任务可以不要命的。当日藤崎樱子都能舍弃自己原來的样子。可见他们有多疯狂。疯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好好睡一觉。我想想如何破阵。”左登峰摇头开口。左登峰并不确定这里的阵法具体有什么作用。但是他能确定这里一定有阵法。而且阵法一定是完整的。 

    玉拂闻言沒有再开口。左登峰思考问題的时候她不会去打扰他。 

    要破阵首先要知道这里的阵是什么阵。要确定这一点就必须先检查这座古城残存下的线索。以此确定濮国人灭亡的原因。这里并不封闭。按理说濮国人不应该灭绝。所以他们的灭绝肯定有原因。找到这个原因就能找到阵法的蛛丝马迹。也就是说看似是破阵一件简单的事情。第一时间更新 实际上要调查出这个古城之前都发生过什么。 

    首先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里沒有发生战争。不然的话城墙和城内的建筑不会保存的这么完整。西侧的城墙坍塌是因为城墙本來就是在水中堆砌起來的。时间一长被水浸泡坍塌也很正常。 

    既然这里沒有发生战争。那濮国人灭亡就另有原因。只有通过对古城的搜寻才能找到线索。想及此处。左登峰停止了思考。手捏聚气指诀闭眼休息。 

    夜幕笼罩大地。古城寂静无声。 

    夜半时分。二人醒转。度过天劫的人拥有强大的自我控制能力。在睡觉之前可以决定自己醒來的大体时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几个小时的休息对二人來说已经足够了。 

    “进城吧。”玉拂将被褥捆扎完毕。 

    “不着急。看看这片湖水里到底有什么。”左登峰掀开大木箱。自里面拿出了几枚手榴弹转身沿着城墙向西侧环绕。城中绝对有东西。但是地面上沒有。那就只能是在地下。能把它们惊出來。好过闭眼瞎撞。 

    來到城墙的缺口处。左登峰将五枚手榴弹捆扎在了一起。将引信全部拉响。运转灵气将手榴弹撇向了湖中。 

    手榴弹入水立刻下沉。片刻过后巨响传來。水面上溅出了巨大的水花。 

    水花跌落之后湖水逐渐归于平静。二人凝神等了许久。沒有见到任何的动物自水下上浮。 

    “这片湖水不在阵法的护卫范围之内。”左登峰摇头说道。先前手榴弹爆炸溅起的水滴有不少跌落在二人周围。这就表明这片湖水沒有异常。 

    “这处城中湖与江水相连了。一旦施放蛊毒。会蔓延到江中。”玉拂面色凝重。 

    “不用放蛊。”左登峰摇头说道。在此之前他就考虑到玉拂的蛊毒可能不适合在这里使用。所以他才准备了潜水的装备。 

    “湖水的位置很低。也沒办法将里面的水引出去。”玉拂缓缓摇头。能不下水是最好的选择。一旦下水危险性就成倍增加。 

    “先去城里检查一下。确定这里的人当初是怎么灭绝的。”左登峰冲十三摆了摆手。十三跳上了他的肩头。 

    二人转身回到了东侧城市。自城墙上揉身而下进入了古城区域。 

    由于时间并不宽裕。二人并沒有在普通的房舍内搜寻。而是径直穿过城池向东北区域移动。东城的建筑分为了三种。一种是低矮的青石平房。这类房屋主要集中在东南区域。占城中建筑的七成。还有一种是略微宽敞的石屋。这类房屋主要集中在中部。占两成。最为高大的建筑为石楼。在城中东北。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栋。二人就是冲着这几栋石楼去的。 

    东北角最高的一座石楼为三层。二层和三层都是装饰性的建筑。并不能住人。下面的一层占地有两亩多地。石门高有两丈。双扇紧闭。根据石楼的样式來看。这里不是诸侯君主居住的地方就是城内议事的所在。 

    “为什么城中的房屋无一例外的关着门。”左登峰打量石楼的时候玉拂开口说道。 

    “不清楚。进城之后我就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沒有感觉到危险。但是感觉到了难以言述的心悸。”左登峰正色摇头。 

    “我也有类似的感觉。但是我也沒有感受到阴魂的存在。”玉拂面色凝重。 

    左登峰闻言看了看十三。发现十三的右眼并沒有变色。这说明它也沒有发现异常。 

    “进去看看吧。”左登峰想了想开口说道。已经到了门口再做无谓的猜测已经沒有必要了。因为答案就在门内。 

    玉拂闻言点头同意。 

    左登峰见状迈步走上台阶。这座石楼前面有七条台阶。九的倍数在古代为皇帝御用。八为坤数。为皇家妃嫔专用。七为诸侯。诸侯所用车辇。铜器。乐器等物皆为七的倍数。城中最高的建筑门口有七条台阶说明这里是诸侯国的所在。但是濮国在跟随姜子牙东征之前只是个部落。周朝建立以后他们才获封诸侯。如此一來这七条台阶就间接的说明了这处城池是在濮国获封诸侯之后才修建或者改建的。 

    这里地势偏远。文明并不发达。阴阳八卦属于易数。这里的人不太可能精通这些。所以这座城池有可能是在高人的指点下修建或者改建的。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姜子牙。 

    左登峰沉思着迈上台阶來到门前。发现这道大门为双扇内开大门。高有两丈。左右门扇各有一丈。门上先前可能雕有花纹。但是此刻已经被岁月磨损掉了。青石遭受日晒雨淋之后也显出了久经风霜的苍白。 

    左登峰探手推向右侧石门。一试之下纹丝不动。凝气再试。依然如故。 

    “我现在延出灵气可以移动千斤重物。这道石门绝对沒有一千斤。里面可能被抵住了。”左登峰回头看向玉拂。 

    “一起。”玉拂闻言迈步上前与左登峰一起推那石门。二人合力也无法推动。 

    “他们在防范什么。”玉拂收回灵气面露疑惑。按照目前的情形來看。石门肯定是在里面被抵住了。城中大小房屋都是关着门的。由此可见先前他们是在防范什么东西的攻击。 

    “一种令他们很害怕的东西。不过这种东西并沒有來。因为城中的建筑除了岁月风霜造成的风化之外。沒有战斗的痕迹。”左登峰摇头说道。 

    “他们之前就已经知道那种有可能伤害他们的东西会來。你看这城中的所有大门全是关着的。这说明他们准备的很充分。”玉拂出言说道。 

    “这样更好。什么东西都能很好的保存下來。”左登峰点头说道。倘若在室外或者是开着门。三千年前的东西很难保存下來。但是这里的大门都是关着的。房屋也沒有窗户。如此一來里面的东西都能很好的保留下來。 

    “现在怎么办。”玉拂问道。 

    “换个小点的房间管中窥豹。先看看情况。”左登峰转身向南走去。玉拂和十三跟随在后。 

    片刻过后。左登峰和玉拂來到了一处平顶的石屋外。这处石屋较之先前那处小了很多。左登峰探手推向石门。发现里面也被抵住了。凝气发力将石门震开。石门一开。屋内的景象一览无遗。左登峰最先看到的是屋里有人!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七章 屋里有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