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人鱼男童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人鱼男童

十三的身世之谜困扰了左登峰许久。他一直很疑惑十三这个无言的朋友在三千年前都有过怎样的经历。它究竟是什么动物。它衍生出的那条龙而今还在不在了。 

    “咱们到那边儿去吧。看看十三以前住的地方。”左登峰沉思之际。铁鞋插嘴。这地方到处都是蛇和蜥蜴等丑陋的爬虫。铁鞋很讨厌这里。 

    “江面有五里多宽。你飞过去。”左登峰撇嘴说道。三人之中以他的灵气修为最高。却也只能掠出数百米。根本就无法横渡这滔滔江水。澜沧江的江流比金沙江还急。即便有潜水装置也沒用。 

    “咱们可以造船哪。”铁鞋急忙献计。 

    “咱们还是从上游绕过去吧。毕竟也不急于一时。”玉拂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那只水属阴猪就在金沙江与澜沧江中间的这片区域。最佳的行进路线就是继续往北。找到那类猪的地支之后从上游绕到西侧。 

    西侧的那片区域位于澜沧江和怒江之间。为“川”字形江流中间两处狭长区域之一。那里也相当闭塞。人迹不至。 

    “十三。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左登峰点头过后冲十三说道。 

    十三此时已经停止了激动的颤栗恢复了平静。闻言竟然沒有点头。但是情绪显得很低落。 

    “它怎么了。”玉拂敏锐的察觉到了十三情绪的变化。 

    “沒什么。第一时间更新 咱们继续往北走。找到水属阴猪之后去西侧看一看。”左登峰出言说道。十三先前之所以激动是因为它看到了自己三千年前生活的地方。而今情绪低落是因为它当年是被抛弃的。对曾经的主人沒有留恋。不过这些话左登峰沒有说出來。十三的自尊心很强。左登峰不想当着他人的面谈论这些。 

    确定了计划和路线之后三人快速的走下了寒冷的峰顶。來到阴麓的山半腰找到一处平坦避风的地方歇脚。

    “十三。把周围的毒虫杀掉。”站定之后左登峰冲十三下达了命令。这里虽然沒有阳光。毒虫却仍然四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无处不在。 

    十三闻言立刻开始自石缝和旮旯里寻找毒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老大也不甘示弱。从铁鞋的怀中跳出。寻搜另外一面的毒虫。不过它虽然不想示弱。却终究还是弱。有些体色鲜红的小蛇它就不敢碰。到最后还是十三跑过去将其噬杀殆尽。 

    在十三和老大驱赶蛇虫的时候左登峰去西侧寻找到了一颗枯树。震断之后整棵的拖了回來。这里是山阴北面。太冷。需要大量木柴生火取暖。 

    当他拖着枯树回來的时候铁鞋正叫嚷着让玉拂给他的老大治伤。老大的鼻子被一条细若蚯蚓的红蛇给咬到了。玉拂检查过后快速的出手救治。而老大竟然也如病人一样“咕咕”呻吟。 

    “阳属地支对于阳性毒物就一点免疫力沒有吗。”左登峰放下枯树走了过來。玉拂曾经说过阳性地支不惧阴毒。阴性地支不惧阳毒。但是她从未说过阳性地支被阳性毒物咬过之后会怎么样。 

    “什么叫免疫力。”玉拂自右襟找出一只细小的竹筒。从中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递到老大嘴边。老大立刻张嘴吞了下去。这家伙虽然是水生动物。却长了两个啮齿动物的大门牙。每次看到它的板牙左登峰就感觉它很滑稽。 

    “免疫力就是抵抗力。”左登峰出言解释。免疫力一词那时候只见于报端。 

    “九儿也曾经被阳性毒物咬过。虽然难受却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玉拂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玉拂常用的事物都在她的左侧衣襟之内。她既然从那里取药就表示这种毒性并不难解。此外地支能活这么久自然不会轻易毙命。老大虽然不能对阳性毒物免疫。却也不应该一点抵抗力也沒有。出现目前的这种情形是因为它多年沒有进食毒物。导致了抵抗毒性的能力下降。以十三为例。它刚刚获救的时候也是不吃毒虫的。 

    “阿弥陀佛。老大沒什么大碍吧。”铁鞋一脸的关切。 

    “放心好了。沒事的。”玉拂摆手说道。 

    铁鞋闻言这才放下心來。第一时间更新 抱着老大摇晃着哄它。这一幕令左登峰又想笑又心酸。想笑是因为这只子鼠已经三千多岁了。能当铁鞋的祖宗。铁鞋竟然把它当婴儿。心酸是因为铁鞋一辈子沒有子嗣。好不容易到了老年情感有了寄托。对方还是个耗子。 

    “我去找点吃的回來。你们生火融化山顶的积雪。江水不干净。”片刻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冲玉拂和铁鞋说道。 

    玉拂和铁鞋点头答应。左登峰转身冲十三招了招手。十三跑了过來与他一起前往西侧树林。 

    离开了二人的视线。左登峰停了下來。有些话当着二人的面不方便讲。此刻是时候了。 

    “十三。那里是你以前居住的地方对不对。”左登峰伸手西指。 

    十三点了点头。表情很平静。 

    “我们会绕路过去。到时候如果你想留在那里你就留下。如果不想留下你就继续跟着我。”左登峰开口说道。虽然十三以前的主人抛弃了它。但是那里终究是它的家。十三如果想要留下。左登峰就不会带走它。 

    左登峰说完。十三沒有点头也沒有摇头。因为这个问題它无法用点头和摇头來回应。 

    “我们去那里看一看好不好。”左登峰换了另外一种问话的方式。 

    十三闻言迟疑了良久。最终点了点头。 

    “你会留在那里吗。”左登峰再问。 

    十三毫不犹豫的摇头。 

    “你想继续跟着我。”左登峰急切追问。 

    十三闻言连连点头。 

    左登峰见状立刻抱起了十三。激动与感动齐上心头。除此之外还有难以言喻的内疚。他很希望十三能一直跟着他。但是内心深处他也希望十三能够回到它的家乡。 

    “十三。如果你想留在那里就留下。我以后还会去看你。”左登峰悄然叹气。人与人之间的情义可以补偿。他将子鼠送给铁鞋。绞尽脑汁的要将阴阳生死诀传给玉拂。都是为了不欠他人情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寒暑在更迭。岁月在流逝。但是他的初衷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改变和动摇。救不活巫心语。他就会去阴间寻她。而他也知道救活巫心语的希望极为渺茫。假如真的到了那一天。他会了断世间所有恩情。会散功还气于天地。不欠世人毫厘。不欠天地半分。但是他无法报答十三多年的忠心跟随。他如果撒手离去。十三何去何从。

    “喵。”十三闻言连连摇头。示意不会留在故土。 

    左登峰闻声再度叹气。“他们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家人。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只能亏欠家人了。” 

    十三闻言沒有回应。十三对名词和数字的理解能力不行。它不明白左登峰什么意思。 

    左登峰见状也沒有解释。垂手放下了十三。走向西侧树林。沒走几步。他便大笑出声。他忽然想到了如何才能不亏欠十三。找到它的内丹。还它驾驭威龙的之能。 

    十三自然不知道左登峰为什么发笑。不过它早已习惯了左登峰的神经兮兮。自巫心语死去的那天开始。左登峰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大笑过后。左登峰内心平静了许多。虽然他一直在做着最坏的打算。但是他并不是冲着最坏的结果去的。他骨子里是想要巫心语复活的。如果巫心语复活了。所有的问題都会迎刃而解。他们二人的所作所为会被后人传为千古佳话。他从未放弃过希望。之所以一直往坏处想是为了给自己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他无数次的在内心祈祷千万不要出现最坏的结果。 

    “哇哇。呜呜~”就在左登峰沉思之际。西侧江畔传來了孩童的哭声。左登峰闻声立刻皱眉侧耳。细听之下确定是人类的哭声。他先前在寻找庸国的时候曾经在湖南见到过娃娃鱼。也听过娃娃鱼的叫声。但是这个声音绝不是娃娃鱼。因为娃娃鱼发出的只是简单的音节。而这个声音除了哭声还有呜咽声。 

    常言道艺高人胆大。黑暗对于常人來说会加重恐怖气氛。对于度过天劫的左登峰來说黑夜和白昼沒什么区别。因而在大致判定了位置之后立刻扛着十三向江畔飞掠。这里不应该出现孩童。但是现在出现了。那就表明有蹊跷。 

    度过天劫的修道中人还有一项能力。那就是可以将体内的灵气逼出在体外形成一道无形的保护层。这道保护层是不足以抵御子弹的。却可以减弱寻常的攻击。用來防范普通的蛇虫叮咬也是可以的。不过这种方法大耗灵气。修行中人一般很少使用。左登峰此刻用上了。这里四处都是蛇虫。几乎沒有落脚的地方。他虽然不怕毒物。却也不想被咬到。 

    声音是从三里外传來的。左登峰数个起落便赶到了江畔。凌空定住身形之后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江畔靠近江水的乱石堆中出现了一条体长数丈的水蟒。这条水蟒与他先前在拾获免死金牌的洞穴中见到的那条水蟒是同一品种。此刻这条青色的水蟒正在吞咽猎物。而那悲哀的哭声正是它的猎物发出的。 

    由于水蟒的头部位于一处岩石之后。左登峰便落到与之相邻的另一块岩石上侧目张望。发现那条水蟒吞咽的猎物竟然是一个七八岁的孩童。 

    此刻孩童正面朝上躺卧在碎石堆中。左登峰得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样子。他身上沒有穿着衣物。微瘦偏黑。头发垂肩为棕色。双手的指甲很长。此刻正在一边哭嚎一边用双手拍打着水蟒的头部。而他的下肢已经被水蟒吞了下去。 

    不应该有人的地方出现了人类。还是个沒长大的孩子。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也是不正常的。因此左登峰并沒有立即施救。而是换了一个角度再度观察。仔细观察过后左登峰终于发现了异常。这个男童的腰部以下区域并不分叉。形似鱼尾却无鳞片。竟是条传说中的人鱼。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人鱼男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