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水下神庙

第一百六十八章 水下神庙

地下水道的缺口长达百米,呈规则圆形,江水涌入带动了江底淤积的泥沙,但是江底的泥沙很厚,短时间内还无法看出江底的泥沙下面隐藏着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处缺口当年是人为开凿的,巨蜥只不过是重新挖开了它。

    目前二人能做的就是安静的等待,上游的江水还在继续流向这片区域,与这片区域先前存有的江水一起流进深坑,灌进深坑的水量要稍微大于补充的水量,这样下去至多两个时辰这片区域储存的江水就会流尽,只剩下上游流进的江水。 

    “坑深三里,那条四脚蛇是被冲下去的,此刻正快速的被冲往下游。”玉拂凝神皱眉出言开口,那条巨蜥的身上附有蛊毒,玉拂可以感受到它的位置 

    “你是被冲下去的。”左登峰转头问道,三里的距离如果是平路还沒什么,如果落差达到了三里那就很恐怖了,进入地下三里寻找地支简直难过下海捉鳖,不过倘若那条巨蜥是被冲下去的,那就证明地下水道里沒东西,正主儿在这片区域的泥沙下面。 

    “是的,它移动的速度超出了先前游动的速度。”玉拂点头说道。 

    “太好了。”左登峰点头笑道,心情一放松,这才注意到自己手里还提着兔子,走到火堆旁将那兔子插棍烤上了。 

    随着江水快速落进下方的坑洞,沉积在江底的泥沙开始松动,被江水成片的冲进深坑,河床下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庙宇。 

    在中国,和尚住的地方准确的说法是寺院,道士住的地方为道观,寺庙一词是后人误传的,庙在中国泛指供奉各种神明的场所,出现的年代比寺院和道观都要早,供奉的神明也不尽相同,样式与道观相似,与佛家寺院的八宝玲珑建筑完全不同,因为庙宇兴起的时候中国还沒有佛教。 

    下方出现庙宇,左登峰和玉拂并不奇怪,令二人感到惊奇的是江底的庙宇并不是浸泡在水中的,在庙宇的上方三丈处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泥沙就是沉积在这处无形的屏障上的,此时屏障上的泥沙还沒有完全被江水冲走,厚达丈许的泥沙凭空悬浮,情形极为诡异。 

    屏障下方五里范围内都是平整的青石,只有中间的区域是一座孤零零的庙宇,庙宇同样是青石堆砌,占地约有两亩,四角上翘,各蹲金铸鸱吻,鸱吻乃龙之九子之一,非皇家建筑不可用,此处出现鸱吻的塑像就说明这处庙宇当年是皇家或者诸侯建造的,现今所见的鸱吻形象是龙头鱼尾,但是在唐朝之前,鸱吻并不是鱼尾形象,而是长有四肢的,由此可见这座庙宇建筑的年代在唐代以前。 

    “不对劲,不对劲。”左登峰眉头紧皱,连连摇头。 

    “有阵法不是很正常吗?”玉拂出言回应。 

    “阵法的确可以产生无形的力量隔绝某一区域,我奇怪的不是这处阵法,而是里面的建筑不对,龙生九子之说最早出现在中国的春秋时期,下面的这处庙宇四角皆蹲鸱吻,而且鸱吻有四肢,这就表明这处建筑建造的年代在春秋到唐代之间,而并非商周时期。”左登峰摇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座庙宇建造的时间比商周时期要晚。”玉拂出言问道。 

    “最少也晚五百年,这处建筑不是周朝的建筑。”左登峰皱眉摇头。 

    玉拂闻言沒有再开口,因为眼前的情况与二人之前预料的截然相反,这处阵法并不是姜子牙布下的,而是另有其人,但是里面困的却是地支,不然的话那条巨蜥不可能出现在附近,如此一來线索就显得极为杂乱,整件事情不但有着历史年代的重叠还有不同目的的重叠,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后世还有人利用了这只地支。

    “不管怎么样,里面困有地支是一定的,地支是死是活不重要,最主要的是它的内丹在里面,不然那条巨蜥不可能滞留在这附近,更不会挖开水道利用江水的落差带走沉积在这片区域的泥沙。”左登峰再度开口,内丹是地支与它衍生出的毒物互相联系的根本,地支若失去了内丹,那只毒物就可能不认它。 

    “目前咱们该做什么。”玉拂点头问道。 

    “等,等巨蜥回來,看它做什么。”左登峰正色说道,巨蜥做的事情自然有它的目的,目前只能继续观察它。 

    下午四点,铁鞋回來了,带回了消息,江水在三百里外的瀑布下方喷涌了出來,继续按江道奔涌,那条巨蜥也在那里被冲了出來,此刻正在江畔西侧的树林中快速回返。 

    汇报完情况铁鞋就开始埋怨左登峰把兔子烤糊了,不过这并沒有影响他的食欲,糊了也行。 

    下午五时许,那条巨蜥也回來了,它是绕到上游顺流而下的,到达这片区域的时候嘴里拖着一只死去麋鹿,但是它回來之后并沒有能够进入屏障之内,而是趴在屏障上方左顾右盼,此时江水已经被分流减缓,它趴在江中露出了大部分的身体。 

    “里面的地支应该还活着,那条四脚蛇想要给它喂食,但是它在等什么。”玉拂伸手指着江中的那条巨蜥。 

    “等时辰。”左登峰正色开口,他目前已然窥悟阵法要旨,知道阵法会受到节气时辰等因素的影响。 

    晚上八点,左登峰的心提了起來,九点到了,那条巨蜥并沒有任何的反应,仍然拖着那只麋鹿在屏障上方趴卧,左登峰一直在掐表,十一点刚过,那条巨蜥猛然从屏障上方落了下去,它落下的极为突然,口中的麋鹿脱落,巨蜥落地之后高高跃起,将屏障上方的麋鹿拽了下去,转而拖着它跑进了庙宇。 

    “废物,浪费老子的时间。”左登峰见状顿时勃然大怒,恼怒之下延出灵气抓过身旁的一块尺许青石扔向了江中。 

    “怎么了。”玉拂不解的看着他。 

    “阵法会受到时辰的影响,十二地支各自对应十二时辰,在它对应的这个时辰里它可以在阵法内接应与它气息相通的毒物,如果九点到十一点的亥时那只巨蜥掉了下去,那就说明庙里是那头猪,可是过了十一点了,是子时了,这就说明接应那条巨蜥的是耗子,我要阳属的耗子有什么用。”左登峰再度扔出一块青石,青石并不能进入屏障下方,而是滚落进了南侧的深坑。 

    “你确定。”玉拂皱眉问道。 

    左登峰正色点头,他在清水观布置的阵法跟此处的阵法类似,那块沾有他和十三鲜血的松木被他放在了巫心语的棺木旁边,那块松木与他和十三的气息相通,所以清水观的阵法对他们无效,此处的情况也是如此,那只耗子被作为阵眼困在了阵法里面,本身无法移动,但是那条巨蜥的气息与它相通,所以那只耗子可以在属于它的时辰之内减弱阵法的威力,让巨蜥可以带食物进去。 

    “现在怎么办。”玉拂出言问道。 

    “到西面寻找那只水属阴猪。”左登峰说着背起了木箱,这里的事情再诡异也跟他无关。 

    “不往北寻找了。”玉拂也背起了被褥。 

    “据史书记载濮国和髳国不在一条江流上,不用往北了。”左登峰点头说道。 

    二人统一了看法,铁鞋自然沒什么意见,背起木箱随行。 

    三人这次并沒有回头,而是背负着行李和装备横穿江流,江流不窄,三人的修为难以横渡,而此处这片阵法恰好可以供三人踏脚。 

    三人是一起屈膝凌空的,玉拂灵气修为稍差,先行落在无形的屏障上借力,铁鞋随后落下,好奇的在屏障上踩了几脚方才借力凌空,三人之中左登峰修为最高,他是最后一个在屏障上借力的,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并沒有像玉拂和铁鞋一样踏实,而是径直穿过那道无形的屏障跌入了屏障内部。 

    突如其來的变故令左登峰骇然大惊,危急关头他首先发现十三沒有与之一起落下來,抬头上望,发现十三掉进了上方齐膝的江水中,此刻正在水里快速的扑腾。 

    情急之下左登峰來不及查看左右的情况,落地之后立刻屈膝跃起冲出屏障抱住了十三。 

    “我能下去。”左登峰抱着十三在空中暂时定住了身形。 

    玉拂和铁鞋闻声立刻回掠,來到了左登峰身边。 

    “我能自由出入这处阵法。”左登峰冲二人说道。 

    “为啥我们不能。”铁鞋好奇的问道,他们只是湿了半截裤子,而左登峰此刻浑身上下全是水渍,傻子也知道他先前的确是掉下去了。 

    “不清楚,我下去看看。”左登峰快速的将十三递给铁鞋,将袍子脱下递给玉拂,如果要费事下去他肯定不下去,顺便的事儿,何乐而不为。 

    “小心点。”玉拂点头说道。 

    “沒事儿,那条巨蜥在陆地上就是个孙子。”左登峰反运灵气开始下落,但是诡异的情况再度出现,这次他沒能下到阵法之内,而是在阵法上面站住了。 

    “袍子给我。”左登峰借力掠到二人身旁,从玉拂手里拿过了袍子。 

    此时玉拂和铁鞋凌空之势枯竭,落于水中,同样站住了,问題就在袍子上。 

    这一情形令三人极为疑惑,尤其是左登峰,他知道自己这件袍子只是普通的袍子,自己看重的只是它的纪念意义,袍子本身沒有任何的特异之处。 

    既然袍子沒有问題,那就只能是袍子里的某件东西与阵法有关联,想及此处,左登峰快速的从袍子里拿出了先前在蟒蛇巢穴捡到的那面免死金牌。 

    一试之下,问題就出在这面免死金牌上,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八章 水下神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