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江底所藏

第一百六十七章 江底所藏

玉拂沒有再制止左登峰,她可以关心他,却不能阻止他为他死去的女人以身犯险。 

    如果噗通一声从江中跳下去,无疑会令那条巨蜥jǐng觉,所以左登峰是从江边潜入水中的,入水的瞬间就被江水冻的打了个激灵,凌晨时分进水深不见底的江水,冰冷,yīn暗,危险,这种感觉要多糟有多糟。 

    人的勇气和毅力來源于信念,左登峰心中有信念,但是他的信念并不是当权者煽动而來的狂热,而是对亡人的不离不弃。 

    “心语,我也害怕,但是为了你我不能害怕。”左登峰咬牙鼓劲快下潜。 

    这处五里的区域与其他江流的地势不同,水下沒有斜坡,入水之后就是深不见底的深壑,江水含沙量大,水中能见度极低,除了看到沟壑的石壁相对光滑之外,左登峰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通过敏锐的直觉來感知周围可能存在的危险。 

    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沒过多久就到达了江底,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下潜的具体深度,但是他感觉不会过一百米,到达江底之后基本上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凭借感觉确定那条巨蜥位于距他两里之外的南侧江底。 

    江底地势平坦,全是沙子,贴着东侧石壁一点点的向南侧圈绕,十几分钟之后左登峰隐约的看到了那条巨蜥正在水底快的刨挖着江底淤积的泥沙。 

    看清了它所在的位置以及它的举动,左登峰立刻上浮,片刻过后浮出水面凌空掠回右侧山顶,玉拂和十三此刻正在山顶崖壁上探望。 

    “什么情况。”玉拂见他回來如释重负,十三也露出了类似的神情,玉拂和十三的神情令左登峰感受到了家人的关怀。 

    “江底全是沙子,淤积的很硬,巨蜥正在南侧边缘刨挖沙土。”左登峰转头看了一眼右侧不远处已经燃起的篝火,虽然生火的是铁鞋,但是无疑是玉拂授意,铁鞋沒这么细心。 

    “下面沒有建筑。”玉拂伸手帮左登峰卸下了呼吸装置。 

    “沒有。”左登峰摇头说道,山顶有风,出水之后更加寒冷,卸下气瓶之后他就走到火堆旁坐了下來,铁鞋随之递过酒瓶,左登峰探手接过喝了几口。 

    “你认为下面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儿。”玉拂并沒有跟到火堆旁,而是留在七步外观察江中的情况。 

    “我感觉它在开闸放水,应该对咱们有利。”左登峰凑近篝火的同时运转灵气,双管齐下烘干衣物。 

    玉拂闻言沒有再追问,沒过多久,衣服就被烤干,左登峰穿鞋穿衣,然后指使铁鞋外出寻找树枝干柴,旺火做饭。 

    “把下面的情况再说一遍,我听的不太明白。”玉拂再度出言问。 

    “下面这处圆形区域的石壁很光滑,我感觉应该是人为开辟出來的,江底很平整,全是沙子,那条巨蜥在圆形的最南侧刨挖,那里可能有一处暗藏的水道。”左登峰开口回答。 

    “接着说。”玉拂催促。 

    “我怀疑江底先前应该有建筑,只不过被江中沉积的泥沙掩盖掉了,巨蜥挖开水道可能是为了让这里的江水急泻入地下,以此带走这片区域沉积的泥沙。”左登峰说的并不肯定。 

    “有这个可能。”玉拂点头开口,她也可以感受到巨蜥所在的位置,巨蜥目前的位置的确是最佳的水道位置,此外这片区域的江水水流较缓,也的确容易沉积泥沙。 

    “泥沙下面肯定掩盖着什么,等到江水断流以后咱们就能现。”左登峰接口说道。 

    “你感觉那只地支会不会在这下面。”玉拂出言问道。 

    “可能xìng很大,毕竟这条巨蜥是它衍生出來的,不过我潜入江底并沒有感觉到它的存在。”左登峰皱眉摇头。 

    玉拂闻言沒有再说什么,现在的探讨是沒有意义的,只有耐心的等待。 

    “我來守着,你休息一会儿。”左登峰走到玉拂身边。 

    玉拂闻言摆了摆手,忽然手指江中,“它浮上來了。” 

    左登峰转头西望,果然现那条巨大的毒蜥浮出了水面,不过短暂的停留之后再度潜了下去,蜥蜴和蛇类都是用肺呼吸的,这家伙是上來换气的。 

    “别在这里待着了,小心被它现。”左登峰探手拉起了玉拂,这个举动是无意识的,不过玉拂纤细的柔荑还是令他心中一荡,因此拉起玉拂之后急忙缩回了手。 

    天亮之后做好了早饭,只有铁鞋和左登峰两人在吃,左登峰并沒有给玉拂盛饭,而是让她吃的干粮,这里的水不干净。 

    吃过早饭,铁鞋带着十三玩耍去了,这个疯和尚集保姆,打杂,苦力,脚夫四职于一身,不止是左登峰和玉拂,连十三也越來越喜欢他,铁鞋见十三喜欢他也很高兴,变着法儿的讨好十三,不过他再怎么讨好,十三晚上还是会跑到左登峰身边。 

    “你在笑什么。”玉拂问道。 

    “那家伙幸亏沒孩子,不然还不得宠上天。”左登峰抬手指着扛着十三走远的铁鞋,铁鞋很娇惯十三,能扛着绝对不让它走。 

    “父xìng使然,无以为寄。”玉拂点头说道,每个有责任心的男人都有很重的父xìng,铁鞋虽然是僧人,但是骨子里的父xìng并未断绝,因为父xìng和人xìng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也是他喜欢小动物的原因。 

    “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去当和尚。”左登峰撇嘴笑道。 

    “你喜不喜欢小孩子。”玉拂出言问道。 

    “喜欢,不,不喜欢,太闹了。”左登峰并未收回笑容。 

    “你改口改的倒快。”玉拂笑道,左登峰先前脸上的笑容是很真挚的,这说明他很喜欢孩子,只不过他不敢承认这一点。 

    “不改口怎么办。”左登峰苦笑摇头。 

    “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你就从未想过重新开始吗。”玉拂叹气问道,她之前已经跟左登峰谈过这件事情,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她现左登峰有些丧失理智了,为了救活巫心语他可以连命都不要,以先前之事为例,那简直就是冲着死去的。 

    “倘若我找齐六yīn内丹还是救不活她,我重新开始沒有任何人敢说我左登峰薄情寡义。”左登峰平静的回答。 

    “哦。”玉拂面露疑惑,这句话不是左登峰惯用的语气和态度,所以她猜测左登峰还有后半句。 

    “但是我过不去的是自己的这一关,她颈上伤口的鲜血一开始是喷出來的,后來是流淌,到最后是滴沥,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左登峰撇嘴笑道,事实上他是想哭的,但是他不敢,因为情感的大堤一旦决口,势必无法重砌,他不想让玉拂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正常人流失一半的血液就无法移动了,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一直靠着毅力坚持到了最后。”玉拂轻声回应,她的这句话虽然是她的真心话,但她也是用了心计的,聪明的女人倘若爱上了一个有过女人的男人,最聪明的作法就是在男人面前赞美已经死去的亡人,声讨背叛离去的活人,爱情不能有欺骗,但是需要巧妙的方法。 

    “不说这个了,到最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有些事情我们早晚都要忘记。”左登峰转视玉拂。 

    玉拂闻言面露喜sè,重重点头。 

    左登峰见状微笑回应,毫无疑问玉拂误解了他的意思,他所说的交代是将可以获得长生的yīn阳生死诀留给她,而后半句则是另有所指,他指的不是自己会忘记巫心语,而是玉拂终有一天会忘了他。 

    谈话结束之后,左登峰便闭眼小憩,一晚上的奔波和先前潜入江水都令他极为疲惫,中午时分醒來的时候现玉拂正站在江边旁窥着下方江水的情况,而铁鞋正在对着一只死兔子念经,他虽然吃肉,却不亲手整治。 

    “來來來,你來。”铁鞋见左登峰醒來,将兔子提过來让他动手。 

    “半个小时它会准时上浮换气。”玉拂走过來将手表递给左登峰。 

    “那就好,这说明它的确是要挖开江道。”左登峰戴上手表接过兔子开始收拾。 

    “我一直想不明白它为什么要这么做。”玉拂皱眉问。 

    “如果江水从它挖掘的那个地方倾泻到地下,必然会将五里范围内的大量泥沙全部冲走,到时候答案就出现了。”左登峰随口说道。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 

    “根据那些村民的叙述,它最迟也会在rì落之前挖开江道。”左登峰将兔子的内脏给了十三。 

    “你感觉这下面有什么。”玉拂点头追问。 

    “这条巨蜥是地支衍生出來的,它这么做自然跟地支有关,我猜测这下面应该是地支被困的地方。”左登峰出言说道。 

    左登峰话音刚落,猛然听到西侧江中传來了轰然水声,三人闻声立刻來到山顶向下探望,现江道已经被那条巨蜥挖通了,江底巨大的黑洞长达百米,深不见底,这片区域内的江水以及上游流下的江水正快的落进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 

    “壮观。”铁鞋有感而,江水陡然断流的确极为罕见。 

    “你立刻顺江而下,看看江水是从什么地方冒出來的,如果中途现那条巨蜥,你就可以调头回來,不用找到江水涌出的地方。”左登峰冲铁鞋正sè开口,史书上从未记载过金沙江有断流的情况,所以左登峰判断江水断流只是江水在某一段区域的地下通过,也就是说下方肯定会有个出口,此外他之所以让铁鞋南下,是因为那条巨蜥不见了,最好的结果就是那家伙抽身不及被江水冲进了地下水道,还有最坏的一种结果,那就是它本身就想下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个地支就不是藏身在沙土下,而是藏身在地下水洞中。 

    不过不管是哪种情况,让巨蜥挖开江道都是正确的决定。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七章 江底所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