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江神邪物

第一百六十四章 江神邪物

“啊?”玉拂闻言陡然皱眉回头。 

    “这里地势险恶,极度封闭,这样的环境很容易滋生邪物,先送它走吧。”左登峰出言说道。 

    “道本无极,清涤乾坤,破。”玉拂起身抬手,延出灵气将那道yīn魂绞散。 

    随后左登峰沒有再开口,他想的是什么样的邪物会有此等恶习,很明显这处房屋是用來献祭它的祭坛,女子就是祭品。 

    “大师,回房休息吧。”左登峰沉吟之际,玉拂走到门外招呼铁鞋。 

    铁鞋闻言提着木箱走了进來,十三也随之进屋。 

    铁鞋进屋之后径直走向那张木床,上床盘坐假寐休息,度过天劫的佛道中人百邪不侵,他生xìng疯癫,更是百无禁忌。 

    玉拂随之解开了捆扎被褥的绳索在角落整铺休息,女人在整理床铺的时候最显温柔。 

    “睡吧。”玉拂铺好被褥出言说道,倘若时间短可以糊弄,但是此次进山明显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正常的睡眠必不可少。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自玉拂右侧的地铺上躺了下來,两个地铺相邻,间隔不过两尺,玉拂自用被褥,左登峰铺盖皆是毯子。 

    “这件事情我得搞清楚。”左登峰躺下之下出言开口。 

    “你认为跟咱们寻找的地支有关。”玉拂也并无睡意,她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她知道左登峰并不是个心善好事之人,他既然插手这件事情就表明这件事情跟他的目的有关联。 

    “我怀疑但是不敢肯定,因为寻常的动物不会有这种恶习,它们也不喜欢人类的女人,既然这只动物干出了这样的事情,就表明它有一定的修为,也就是说它存活的年头很长了。”左登峰出言说道。 

    “只有度过天劫的动物才有可能幻化人形,幻化人形之后就有可能对女人有恶念。”玉拂回应。 

    “但是这只动物沒有度过天劫。”左登峰说的极为肯定。 

    “不能单纯的通过爪痕來判断这一点。”玉拂对左登峰的看法表示怀疑。 

    “实话跟你说了吧,男人的东西沒有那么大。”左登峰犹豫了片刻出言说道。 

    玉拂闻言沒有立即回应,虽然此时已经不再是封建社会,但是一男一女直接谈论男人生殖器官的大小还是令她脸红。 

    “据我所知蛇类生xìngyín邪,但是它有爪子就说明不是蛇类,是不是某种兽类。”玉拂沉默片刻再度开口。 

    “不是,应该是某种水生动物,我们沿海一带的渔民每年都有供奉龙王的祭礼,目的是求龙王保佑能顺风顺水有去有回,这里的人生活的这么富足,自然依靠的是江中的金沙,所以我怀疑这些女人是被用來献祭给江中的什么动物的,目的可能是求平安,也可能是求财。”左登峰猜测。 

    “根据外面的浅草以及屋子里的布置來看,那只动物來的次数并不多,一年可能就來一次。”玉拂出言说道。 

    “它如果经常來,村民早就跑掉了,也正因为它不经常來,所以我才会怀疑它跟咱们寻找的地支有关。”左登峰闭目凝神,“十二地支除了那四只土属动物,其余的八只全部被阵法困住了,也就是说它们不能随意离开那片区域,如果这只糟蹋女人的动物是地支衍生出的毒物,那就表明这处村落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被包含进了阵法的范围之内。” 

    “你为什么不怀疑是地支本身。”玉拂问道。 

    “猪太大,耗子太小。”左登峰说道。 

    “有沒有可能是其他无关的动物。”玉拂还是感觉左登峰的推断太过主观。 

    “古语有云食髓知味,它既然來糟蹋女人就说明它尝到甜头了,一只动物是沒有什么忍耐力和克制力的,尝到甜头就会一直想要,如果这只动物行动zì you的话,它会天天來的,怎么可能一年只來一次,一年只來一次就说明它平时活动受限。”左登峰兴奋的坐起來斜靠在屋子的墙壁上,他对于自己的判断非常自信,因为巫心语死后他一直克制的极为辛苦,他不相信一只动物会有他这样的克制力。 

    “动物都有固定的情期。”玉拂摇头说道,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也是真心为左登峰好,所以并不单纯顺着他说话。 

    “这只动物既然对人类有兴趣就表明它不是普通的动物,既然不是普通的动物,怎么会遵循普通动物的情期。”左登峰摇头说道。 

    玉拂闻言默然点头,她佩服左登峰的思维,但是她也知道左登峰并不是神仙,也并非原本就这么善于观察分析问題,他之所以能够洞悉真相是因为他沒有了家庭的责任,沒有了生存的压力,沒有了工作的拖累,沒有了琐事的干扰,甚至沒有了正常的社交活动,他所有的jīng力全部用在了这一件事情上,他活的很专注,也活的很孤独。 

    “接下來你准备怎么办。”良久过后玉拂再度开口。 

    “天亮以后抓人审问。”左登峰森然冷笑,还能怎么办,只能刑讯逼供那个老婆娘了。 

    左登峰说完,玉拂沒有再问,左登峰重新躺好,很快入睡。 

    次rì清晨,三人早起,左登峰将铁鞋和十三打去江边玩耍,不能让铁鞋看见刑讯逼供,不然他一定会阻止。 

    二人兵分两路,将那正在吃早饭的老妪以及正在套马准备出山的中年汉子给抓回了屋子,他们的行动并沒有避讳村里的人,而村里的人也不敢前來援救,只敢远远在远处观望。 

    老妪和那中年汉子被抓进木屋之后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根据他们左右张望的举动來看,他们怕的并不单纯是左登峰和玉拂。 

    “这个屋子里死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儿。”左登峰平静的看着那个老妪。 

    左登峰问完,老妪疑惑的看向那个负责翻译的中年汉子,那中年汉子见状面露难sè,支吾着以土语翻译。

    “不准磨蹭。”左登峰见状眉头大皱,上前一步抓过那汉子的左手,微一用力就折断了他的食指,惨叫随即传出。 

    “闭嘴,好好转述我的话,再磨蹭扭掉你的手。”左登峰yīn声开口。 

    中年汉子见他凶残,急忙强忍疼痛快冲那老妪重复了一遍左登峰的问題。 

    老妪闻言竟然面露坚毅,神情yīn冷的说了一句什么。 

    “她说不明白你的意思。”中年汉子急忙翻译。 

    左登峰闻言再度冷笑,上前一步如法炮制的抓起了那老妪左手,不过这一次他沒有扳折她的手指,而是用玄yīn真气将其左臂冰封至手肘部位,随即扳下了她的左手拇指。 

    “还不明白吗。”左登峰微笑的看着那个老妪,冰封之后扳断手指并不疼痛,但是却有着极大的视觉刺激。 

    老妪见状愕然张口,片刻过后反应过來冲左登峰扑了过來撕咬踢打。 

    “带红帽子的女人再抓两个进來。”左登峰将老妪踹开,转身冲玉拂说道,老妪与中年汉子的惨象已经令得村民四散逃跑,所以务必再抓几个过來审问,此外他之所以要让玉拂抓红帽子的是因为地位最高的老妪也带着红sè的布帽头饰。 

    玉拂闻言闪身而出,左登峰逼供的手段在她看來并沒有什么不妥,左登峰不是善男信女,她崔金玉也是出了名的辣手无情。 

    “这个屋子死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儿。”左登峰看着斜卧在墙角张口喘气的老妪。 

    呆立一旁捧手颤栗,抖如筛糠的中年汉子立刻给予翻译。 

    那老妪闻言yīn狠的看着左登峰,并沒有开口回答,左登峰见状也沒有着急动手,而是背手看向那中年汉子,“你知不知道这个屋子里死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知道,我不是这里的人,她们干什么从來不让我知道。”中年汉子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墙角的老妪,转而唯诺摇头。 

    二人说话的工夫儿,玉拂已经提着两个叫喊不已的女人回到了屋子,这两个女人一高一矮,高个子的年纪比较大,有四十几岁,矮个子的年纪不过三十。 

    “我问最后一遍,屋子死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儿,如果不回答,我就杀了你。”左登峰再度看向那老妪。 

    老妪不等左登峰说完,就快高声说了一句什么,左登峰以为她说的是“我说”,沒想到中年汉子翻译的是“她在骂你。” 

    左登峰沒有多说什么,缓步走上前去扭下了那老妪的脑袋,鲜血迸溅,惨象骇人,那两个一直在叫嚷的女子也不叫了。 

    “让我们住鬼屋,自己吃饭不管我们,看來你们是真不怕我呀。”左登峰冷哼过后走向那两个被吓傻了的女人。 

    “你们知道这个屋子为什么会死人吗。”左登峰出言笑道,最狠毒的神情不是瞪着眼睛扯嗓子,而是平静的笑容,这表示他随时会动手而不仅仅是唬人。 

    左登峰说完,两个女人争先恐后的开始说话,说了半天也不见那中年汉子进行翻译,左登峰回头反望,现那软蛋竟然吓晕了。 

    一股玄yīn真气将其冻醒,中年汉子开始翻译这两个女人的话,血腥的场面镇住了她们,对于左登峰的问題有问必答,经过简单的询问,左登峰大致弄清了这里生的事情。 

    这个村子之所以是女人说了算是因为这个村子一直由“圣女”领导,所谓圣女就是与“江神”生关系的女人,侍奉江神之后,江神会令江水消失三天,他们就利用这三天的时间从河床上搬运大量的优质金沙乃至成型的金块,三天时间就能顶其他村落数年的淘金所得,但是江神到底是什么她们都不知道,因为在侍奉江神之前她们都会大量饮酒,直至酩酊大醉,以此缓解剧烈的疼痛,醒來之后江神就已经离开了。 

    了解了这些之后,左登峰和玉拂面面相觑,普通的动物绝对沒有令江水消失的能力,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江神什么时候再來。”左登峰出言问道,昨天晚上他和玉拂在江边现了大量的淘金工具,这就说明村民已经做好淘金的准备了。 

    “今天晚上……”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四章 江神邪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