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古屋阴魂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古屋阴魂

“这面免死金牌或许是外人带到这里來的。”玉拂接口说道。 

    “这种可能性不大,一般是生活在这附近的人。”左登峰将那面金牌递给了玉拂,腾出手來系上了道袍的纽扣。 

    “通过这面金牌咱们能获得什么样的线索。”玉拂再度端详着那面免死金牌。 

    “沒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能说明这片区域极有可能有人类居住,不会出现湖南湖北那种千里无人的情况。”左登峰背起了木箱。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转而从怀中拿出手帕递给左登峰擦拭头发,左登峰看了她一眼微笑摆手,玉拂回望一眼苦笑收回。 

    “我还去东面吗。”铁鞋见此间的事情已经了结,便插嘴发问。 

    “去。”左登峰点头说道,正常情况下一个诸侯国是不会紧挨着江边建立都城的,所以三人必须一字排开往北寻找才能沒有遗漏。 

    一天之内,三人并未停歇,也只走了不足两百里,傍晚时分,玉拂发声喊过二人,她发现了一处山村,山村位于一处高山脚下,规模不小,目测有房屋百间,也就是说至少有百户。 

    “进村借宿吧。”左登峰观察了片刻出言说道,山中晚上很是寒冷,他不想让玉拂跟着他们受冻。 

    “也好。”玉拂点头说道。 

    “也好。”铁鞋鹦鹉学舌。 

    统一了意见,三人下山穿过树林向村子走去,这处村子前面有着大片的土地,此时天气很是寒冷,地里并无谷物,但是根据农耕情况可以判断出这个村子还是相对开化的,至少他们懂得种地,此外村子东侧有向东延伸的盘山小径,这也说明这处村子的人是偶尔外出的。 

    平静的村寨來了外人,村里的居民纷纷來到村头驻足围观,他们的衣着相对鲜艳,女人穿红戴绿,头顶金银饰品,男人衣着以蓝色为主,头戴绿色的土布帽子。 

    “他们好像过的很富足。”玉拂打量着聚集在村口的那些村民,女人的头饰和胸前的饰品都是贵重金属制成的,以黄金居多。 

    “金沙江之所以叫金沙江是因为这里出产金沙。”左登峰点头说道,虽然村口聚集了大量的村民,但是沒有一个出來说话的,这就说明主事儿的还沒有來。 

    “他们为啥直盯着咱们。”铁鞋疑惑的问道。 

    “好奇呗。”左登峰出言笑道,一个背着被褥的女道士,一个背着大箱子的老和尚,外加一只七八十斤的大猫,谁看见了都会好奇。 

    三人说话之间,从村中走來了一个六十來岁的白发老妪,村民见到她纷纷让路让她通行。 

    老妪穿过人群來到了三人面前,此人虽然年老,但是步履矫健,腰板不弯,毫无龙钟之像,神情威严,不怒而威,这个老妪一出现,左登峰立刻判断出这个山村很可能是个母系社会,不然轮不到女人做主。 

    “阿弥陀佛,老衲有礼。”铁鞋要饭要惯了,最先行礼。 

    “无量天尊,贫道稽首。”玉拂也礼貌的冲对方抬了抬手。 

    这一刻左登峰感觉到了别扭,因为和尚道士都有打招呼的固定礼仪,只有他沒有,只能拱了拱手。 

    不过对方并沒有回应,而是说了一句土语,一个中年男子闻言走出人群冲三人开了口,“我们村子不欢迎外人,你们走吧!” 

    “我们只是借宿一晚上,会给你们黄金。”左登峰掏出一根金条递了过去。 

    “我们不需要,请你们离开。”中年男子翻译那老妪的话。 

    “我们赶了一天的路了,很累,我们不是坏人。”左登峰再度拿出一根金条。 

    “快走,我们不欢迎外人,再不走我们不客气了。”老妪说话,男子翻译。 

    “操你妈的,你们跟谁不客气,告诉这个老娘们,把最好的房间给老子腾出來,再罗里吧嗦的把你们全杀了。”左登峰骤然发怒,又是行礼又是给钱还不行,那就只能动粗了。 

    那中年男子一听立刻露出了恼怒的神情,快速的冲那老妪进行翻译,中年男子翻译完毕,老妪也随之大怒,尖叫一声,全村的男女老少立刻摆出了驱赶的架势。 

    “我操,螳臂当车呀。”左登峰见状眉头大皱,上前一步就要动手。 

    “算了,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玉拂皱眉拉住了左登峰,时至此刻她终于见识了左登峰身上的邪性和善变,说翻脸就翻脸。 

    “我最怕好人,最不怕这样儿的。”左登峰侧肩甩掉了玉拂的右手,闪身上前拳打老头,脚踢妇女,常言道人离乡贱,出门在外谁也不能带着房子,好心收留一下,客人也不会不感激,搞的恶狠狠的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左登峰的动作很快,这些山民哪是他的对手,一个个不是狗吃屎就是嘴啃泥,三巴掌两脚过后,全尖叫着跑开了,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感觉不解气,闪身上前起脚猛踹。 

    “好了好了,都跑掉了,你就别追着打了。”玉拂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上前拉住了他。 

    “你马上让那老娘们集合全村的人,老子要训话,要是有一个敢不來的,把你们房子全烧了。”左登峰晃身抓过那个试图逃跑的翻译,这家伙身上有一股子骡子味儿,想必是牵马走山的脚夫。 

    对方闻言连连点头,连滚带爬的跑开了。 

    左登峰解了气,转过身就发现玉拂和铁鞋一副愕然的看着他。 

    “阿弥陀佛,你这样做是不对的。”铁鞋走上前來出言说道。 

    “沒什么对不对,是他们态度不好。”左登峰撇嘴开口,孔子的儒家思想讲究仁义礼智信,这群人不讲究,他也沒必要讲究。 

    “你集合他们干什么。”玉拂皱眉开口。 

    “给他们上一课,教训教训他们。”左登峰出言笑道。 

    左登峰一笑,玉拂也笑了,一个对别人凶而对自己笑的男人正是她想要的。 

    那中年男子肯定将左登峰的话给传达下去了,他不敢不传达,山民也不敢不集合,不然房子就沒了,这个社会最吃得开的就是坏人,左登峰一凶,全村三百多口全來了,连起不來床的病夫子也给抬來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其中还有奶娃子的哭声。 

    “说呀。”玉拂笑着催促。 

    “古语有云,有朋自远方來不亦说乎……”左登峰想了想出言开腔,但是刚说了一句就被玉拂的笑声给打断了。 

    “为什么不翻译。”左登峰看了一眼小心的站在不远处的翻译。 

    “听不懂。”翻译一脸的惊恐。 

    “听不懂你早说啊,给我们安排个住处,我们明天早上就走,该给钱还给钱。”左登峰再度掏出一根金条塞进了中年男子的手里。 

    中年男子这次听懂了,立刻翻译给那老妪听,先前左登峰见她年老就沒有踹她,所以她点头了。 

    十分钟之后,三人被带到了村子西侧的一处木屋,屋子很大,也很老旧,朝阳向南,沒有院墙,带路的中年男子将三人带到此处便逃也似的走掉了。 

    “阿弥陀佛。”來到屋子跟前,铁鞋率先合十唱佛。 

    左登峰和玉拂对视一片,不禁双双皱眉,三人都是度过天劫的高手,都敏锐的察觉到了这间屋子不干净。

    “咱们所到之处阴魂都会自动回避,为什么这里的阴魂沒有离开。”左登峰皱眉开口。 

    “里面有三道阴魂,全是吊死的女鬼,吊死鬼是不能离开房梁的。”玉拂踏着杂草走上前去推门而入,房子里很空当,只有西北角落有一张木床,床上铺着红色的被褥,除此之外房子里什么都沒有,抬头上望,发现房梁很低矮,一条主梁,三道纵梁。 

    “十三,老实呆着。”左登峰出言告诫十三不要轻举妄动。 

    “阿弥陀佛,老衲超度了它们。”铁鞋进屋之后放下了木箱。 

    “别着急。”玉拂摇头摆手,转而抬着头在房间里四处走动,此时已经入夜,无星无月,如果换做别人从这山村鬼屋里恐怕要吓破胆,但是阴魂在三人眼里都属于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东西,根本就不值一提,别说人了,就连十三都可以轻松处理它们。 

    “是三个年轻的女人,都在这个梁上吊死的。”玉拂伸手指着靠近木床的那道纵梁。 

    “这么一个山村,为什么会在一个屋子吊死三个女人。”左登峰抬头看着那道纵梁。 

    “不清楚,召出來问一问吧。”玉拂走到西侧的纵梁三步外站定,从怀中掏出两支细小的竹筒,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杆细小的毛笔和几张空白黄符,另一支竹筒里面是少量的朱砂。 

    “你为什么一直用竹筒放东西。”左登峰好奇的看着快速书写符咒的玉拂。 

    “湖南竹子多,随处可见,况且竹子性洁,可以保持活性。”玉拂只写了一张纸符便将竹筒收了起來,随即从怀中取出一方小印加盖在了纸符下方。 

    “这是什么东西。”左登峰伸手指着玉拂的那方红色小印。 

    “正一道士的四等法印,我们正一道士受箓分为五个等级,每一等都有各自不同的法印,只有受箓的道士才有资格画符念咒,也只有加盖了印记的符咒才是真的。”玉拂收回了那方小印。 

    “为什么你用的黄纸颜色比杜真人用的浅。”左登峰追问。 

    “龙虎山的张真人,阁皂山的葛真人还有杜秋亭,他们三个是受箓五等,也就是最高级别,他们用的是金黄符纸。”玉拂耐心解释。 

    “书写符咒还有什么规矩。”左登峰一问到底。 

    “受箓三等以下的道士沒有资格用红色朱砂,他们用的是松竹碳墨,研磨的水必须为露水或者井水,露水天降用來书写阳咒,井水地涌用來写符咒的毛笔不能用羊毫和狼毫,要用竹丝,羊毫臊,狼毫骚,此等符咒不达天听。”玉拂微笑说道。 

    “真的假的,怎么这么多规矩。”左登峰出言笑道。 

    “真东西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听到的,你不该质疑我。”玉拂不满的看了左登峰一眼,转而抖手引燃了符纸,随即轻吟咒语。 

    “太清鉴真明,七魄脱五行,三魂怨不灭,气凝现阴形,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古屋阴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