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六十章 三江并流

第一百六十章 三江并流

回到宾馆,玉拂和铁鞋已经收拾妥当准备启程。 

    “我听明净大师说了,算他命大,以后还有机会。”玉拂迎了上來。 

    “打蛇不死必有后患。”左登峰皱眉摇头,在此之前几位玄门泰斗虽然也有争斗却从來沒有围攻过谁,这次肯定把铜甲惹急了。 

    “先离开这里吧,我杀了一个鬼子的将军。” 玉拂说着扔來一把将官刀。 

    左登峰探手接过,出鞘端详,钢口很好,做工也很精美,是一件杀人利器,也是一件工艺品。 

    “被褥毛毯你背吧。”左登峰看了玉拂一眼转而还刀入鞘背起了木箱,十三一跃而上坐到了他的肩头。 

    “阿弥陀佛,还是我背吧。”铁鞋一看自己空手,急忙抢着要背被褥。 

    “你背别的。”左登峰走到酒柜旁边拿起几瓶白酒,转而纵身掠了出去,玉拂和铁鞋跟随在后。 

    半个小时之后,三人來到了先前存放装备的木屋,左登峰确定木箱沒有被打开便让铁鞋背上,三人高起高落,望西奔掠,将官刀被左登峰留在了木屋里,这是他答应过纪莎的。 

    铁鞋并沒有因为背负了沉重的木箱而抱怨,在他看來这叫能者多劳。 

    前行数十里,左登峰转身回望这座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人生最大的快乐在于与亲人朋友一起分享快乐,倘若沒有了亲人和朋友,即便身在天堂也会孤独寂寥,更何况上海滩不是天堂,这里的繁荣背后隐藏着肮脏,这里的笑声背后隐藏着虚伪,左登峰不喜欢这里。 

    此行的目的地在四川南部和云南北部的三江并流区域,位于中国的最西端,而他们目前在中国的最东端,赶赴目的地需要东西横穿中国,途经浙江,安徽,湖北,重庆,四川,这段路程长达两千多公里,即便三人都是灵气充盈的高手,赶到四川与云南接壤的地方也用了足足一个周。 

    七日后的下午,三人來到了位于金沙江畔的一处小镇,云南在古代就被称之为蛮荒,即便到了现在,这里的文明程度也不高,所谓镇子也只是由几十户商铺组成的村落,街道是由碎石铺就的,常年的踩踏磨平了石头的棱角,整个街道呈现一种坎坷的平滑,房屋为灰色砖石堆砌,低矮宽平,有着浓重的地方风情,这里沒有宾馆,沒有旅店,甚至沒有客栈和饭馆,三人只能借宿在一户经商的土人家里,这里的人并不好客,但是他们认识大洋和金条。 

    长途奔波令三人疲惫不堪,安顿下來之后,铁鞋吃饱喝足盘坐而睡,左登峰和玉拂离开镇子走向南侧的江岸,十三跟在他们身边。 

    來到江边,左登峰看着滔滔的江水皱眉不语,江水浑浊,水势汹涌,到了冬季水量并沒有减少。 

    “原來三江流域并沒有枯水期。”良久过后左登峰长长叹气,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只要是大江大河都有枯水期,现在看來并不是这样。 

    “把具体情况说一下。”玉拂出言发问,在來时的路上左登峰并沒有过多的开口,所以她并不知道左登峰此行的具体打算和寻找的事物。 

    “西面的怒江,中间的澜沧江,还有我们目前所在的金沙江,这三条江河自北向南流动,呈‘川’字形排列,三江并流里的‘并’字说的并不是三条江河在这里合并,而是三条江河在这里并排流动,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它们在这里交汇,如果是交汇就好说了,咱们只需要找到交汇点就可以,可是它们并沒有交汇,因此咱们的寻找范围就要扩大四倍。”左登峰出言说道,三江并流呈现‘川’字形,他们除了要寻找两岸,还要寻找三条大江中间的两处细长的区域,故此才有寻找范围增加四倍之说。 

    左登峰停顿的间隙玉拂并沒有接口,她知道左登峰还沒有说完。 

    “当年跟随姜子牙东征的有八个大的诸侯国,濮国和髳国就在这片区域,他们当年拥有的应该是水属阳鼠和水属阴猪,咱们要找的就是这头阴猪,三千年前十三曾经见过那头动物,那时候它有十几米长短,是个大家伙,经过了这么多年,它的个头肯定还会增长。”左登峰再度开口 

    “那只阳鼠有多大。”玉拂随口问道。 

    “十三,那只老鼠有多大。”左登峰闻言看向十三,在喜神客栈里他并沒有问老鼠的大小,因为那东西属阳,不是他的目标。 

    十三闻言蹦到了旁边的一块江石上,左登峰见状忍不住发笑,这是幸灾乐祸的笑,因为那只耗子个头很小,藤崎等人肯定无从寻觅,藤崎倒霉,他就高兴。 

    “咱们目前所在的是三江分流的区域,金沙江向东改道了,怒江向西南改道了,所以以这里为搜寻的起点是正确的,搜寻范围至少也得向北延伸青海西藏的交界处,也就是江水的大致源头,距离约有两千里。”左登峰笑过之后再度解释。 

    “你有沒有想过咱们三人分开寻找。”玉拂出言问道。 

    “分开寻找可以节省时间,但是如果出现意外就无法互为支援,不能分开太远,彼此之间最多间隔二十里,溯水而上,延着江边寻找。”左登峰出言说道。 

    “以什么为寻找目标。”玉拂再问。 

    “三千年前的废弃城池。”左登峰出言说道。 

    “可惜我不懂他们的语言,不然遇到村落也可以探听一下消息,世代相传的秘闻轶事也可能会藏有一些线索。”玉拂摇头说道,西南区域比他们湖南还要闭塞,几乎沒有汉人,说的全是少数民族的语言,连玉拂都听不懂,左登峰和铁鞋两个北方汉子更是瞎子听雷。 

    “有时候线索并不是越多越好,过多的线索有可能误导我们,毕竟三千年下來以讹传讹,很多事情都变味儿了,还是咱们自己寻找比较妥当。”左登峰摆手开口。 

    “也好,就以废弃的古城为寻找目标。”玉拂点头赞同左登峰的意见。 

    “也不要局限于古城,但凡有异常的地方都要留意,它的家可能在这片区域。”左登峰伸手指了指看着江水出神的十三。 

    “你怎么知道的。”玉拂压低了声音。 

    “一言半语也说不清楚,总之留心一下。”左登峰笑了笑,转而离开了江边向回走去,天色已晚,气温很低,左登峰担心玉拂受凉。 

    “你最近气息不定,是不是要二分阴阳。”玉拂跟上了左登峰。 

    “应该就在今晚。”左登峰点头说道,度过天劫的修道中人为一分阴阳,随后还有两个小程度的修为提升,分别为二分阴阳和三分阴阳,玉拂,金针,铜甲,铁鞋都在一分阴阳的阶段,银冠应该为二分阴阳,三分阴阳之后体内的阴阳灵气就彻底纯净,随后就是将阴阳灵气在体内强行融合,这个过程道门称之为调和龙虎,如果阴阳二气完美融合,就可以白日飞升,不过从古至今三分阴阳的已然少见,飞升的仙人也只是出现在神话里。 

    “你灵气修为的提升速度是常人的数倍,阐教法术的确玄妙。”玉拂由衷的感叹。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我修行的阴阳生死诀的确是阐教法术,但是我的练气之法是截教的法门。”左登峰出言笑道,他虽然沒把玉拂当为爱人,却已经把她当成知音。 

    “从何而來。”玉拂好奇的问道,什么时候可以问什么问題她心中自然有分寸。 

    “这件事情还得感谢你。”左登峰放慢了速度等玉拂走近。 

    “哦。”玉拂面露疑惑。 

    “当日在东北,你告诉我只有少林寺的洗髓经能克制我体内的阴阳大逆,于是我就跑到少林寺去偷洗髓经,沒想到被他们发现了,两个和尚锲而不舍的追着我跑了一宿,结果把我追到了一处截教的废弃道观里,在那里十三发现了一处密室,密室里有一个年轻的道人,他请我在密室外滞留半个时辰,我答应了,随后他就传了我一式聚气指诀。”左登峰简略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那个道人道号叫什么。”玉拂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左登峰如实回答。 

    “你所说的那处道观是不是在江北。”玉拂出言追问。 

    “你怎么知道。”左登峰皱眉反问。 

    “河南境内只有一座名为紫阳观的截教道观,相传他们习练的是观气术和御气诀,这个门派在明朝末年逐渐消亡了。”玉拂点头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左登峰反问。 

    “因为他们是截教最后一个消亡的道观,延续的时间最长,他们对于度过天劫之后的三分阴阳分别称之为淡紫灵气,紫气,紫气巅峰。”玉拂出言说道,辰州派开派也有上千年的历史,教派内的典籍保存的非常完整。 

    “的确是这个门派。”左登峰正色点头,那年轻的道士曾经说过一句“区区淡紫灵气竟然以泰斗自居,佛门衰矣,道门沒矣!” 

    “在隋朝之前,玉清阐教,太清道教,上清截教,是三教并存并盛的,不知为什么隋朝以后三教忽然势微,大量修真典籍缺失,流传下的大多是些皮毛,强身健体驱邪降妖还可以,修真悟道永得长生已经是不能了。”玉拂有感而发。 

    “你想修真悟道永得长生。”左登峰皱眉反问。 

    “那是天下所有修道中人的夙愿。”玉拂出言笑道。 

    “哈哈哈哈。”左登峰闻言猛然开怀大笑。 

    “你笑什么。”玉拂从未见过左登峰如此开心。 

    “你猜呢。”左登峰卖了个关子,在此之前他一直在想如何报答玉拂的无私相助,这一刻他想到了,阴阳生死诀乃上古遗书,潜心修习可得长生,且恰为女人修真法门,倘若六阴内丹救不活巫心语,在临死之前他会将阴阳生死诀默写出來赠予崔金玉。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章 三江并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