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九十六章 阳金阴水

第九十六章 阳金阴水

十三的右眼一旦变成黄色就表明它看到了阴性的东西,左登峰见状转身回望,发现天坑正中的那座孤峰正在夜色之中微微颤动。 

    颤动和震动不同,颤动为上下起伏,震动为左右摇摆,孤峰再高下面也有根基,所以它不应该颤动,既然颤动就表示它不是孤峰。 

    孤峰颤了几颤便归于平静,十三的视线一直盯着它,神情渐显凶戾,开始呜叫示威。 

    左登峰再度拾起一块石头凝气抛扔了过去,石块所至,孤峰再度为之颤抖。此时左登峰心中有数了,所谓的孤峰很可能是一只有生命的动物。 

    “十三,走吧,先离开这里。”左登峰背着木箱转身离去,现在是黑夜,等白天再來一看究竟。 

    左登峰转身走了几步,发现十三并未跟來,扭头回望,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十三不知何时从悬崖边蹿了出去,此刻已然身在半空。 

    从悬崖到天坑中间的孤峰有将近两里的距离,十三自然是无法跨越的,而天坑边缘到孤峰之间也并沒有可供踏脚借力的地方,下方就是深不可测的深渊,其中还有粉红色的瘴气,十三要是掉下去绝对是凶多吉少。 

    “回來!”左登峰见状猛然转身回掠,与此同时延出灵气抓向前方的十三。这一刻他做好了打算,哪怕是掉进天坑也要抓回十三,生死诀进入至尊之境以后不但可以提气上行,还可以反转灵气减缓下落的速度。 

    左登峰的灵气可以遥隔数丈凌空取物,他是冲着十三目前的位置出手的,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十三速度减弱之后并沒有掉下天坑,而是弓背蹬足再度向前蹿出,如此一來左登峰便抓了个空。 

    左登峰一抓无果大为惊愕,他沒想到十三竟然可以在半空借力,因此他怀疑十三先前换足的地方可能有着隐形的落脚之处,心念所至立刻运转灵气前移八尺來到了十三换足的地方,入脚处仍然是一片虚空,并无隐形实物,这就表明十三可以在空中持续奔跑。 

    “十三,小心。”左登峰转头冲十三呼喊,十三在悬崖和孤峰之间连番虚空前冲,彷如平地奔跑,这让左登峰愕然震惊。 

    所提的一口灵气耗尽,左登峰只能掠回东侧悬崖,目视着十三凌空冲向两里之外的那座孤峰。 

    十三冲到孤峰近前立刻开始蹬踢抓挠,左登峰皱眉看着十三,根据十三的举动來看它无疑在攻击什么东西,可是他却看不到那里有什么。 

    十三的攻击一直在持续,这次它仿佛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数次被那无形的对手打飞了出去,而十三每次都在半空转身再度反冲回去继续抓挠噬咬,左登峰看不到它的对手,只能连声喊它回來,可是十三这次并沒有听从他的命令,而是高声厉叫着死命相搏。左登峰早就知道十三喜欢炫耀和争斗,却从未见过它这么愤怒。 

    怪异的争斗足足持续了一刻钟才以十三的胜利而告终,它最后一爪带出了一蓬绿色的汁液,与此同时天坑正中的孤峰猛然消失,十三获胜之后并沒有立刻回返,而是凌空站立探头下望,怒叫连连,竖尾扬威。 

    左登峰见状再度呼喊它回來,十三闻声这才缓步跑了回來。回到悬崖边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转而趴卧下來连连喘气,神情很是萎靡。 

    左登峰看着十三并沒有立即开口,十三先前是跳跃着冲向孤峰的,那种情况如果说悬崖到孤峰之间有无形的落脚点还说得过去。可是它是碎步跑回來的,这就表明这两里范围之内并沒有落脚地,它一直在凌空奔跑。

    这一刻左登峰感觉自己原來并不了解十三,十三之前一直沒有表现出这种凌空奔跑的能力,这就说明它一直在向左登峰隐瞒它的真实实力。 

    “龙入大海,虎入深山,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咱们的缘分尽了,你以后不要跟着我了。”良久过后,左登峰转身离去,他对十三非常失望,当日藤崎冲进清水观的时候,十三如果不隐藏实力,那些鬼子一个也活不了,巫心语也就不会死,可是它选择了隐瞒实力,造成了最终的恶果。 

    十三见左登峰离开,爬起來跟在了他的后面。 

    “不要跟着我。”左登峰转身冲其怒吼,当年如果不是他和巫心语救下了十三,藤崎等人也不会冲进清水观,归根究底,十三是造成巫心语死去的罪魁祸首。 

    “喵~”十三被左登峰喊愣了,一脸无辜的看着左登峰。不明白左登峰为什么忽然翻脸。 

    十三的可怜神情令左登峰心中猛然一软,此刻他脑海里浮现出了十三和他一起为死去的巫心语拖拉棺材的情景,还有十三救他性命的情景。 

    “上來。”左登峰微微屈膝凌到两丈的空中冲十三开了口。 

    十三闻言面露疑惑,不过犹豫片刻还是弓背向上跃起想要跳到左登峰的肩头,不过只跳到了他的腰部就势尽落地。 

    左登峰见状落回了地面,十三平时的最高跳跃高度就是五米,它的这次起跳跟它平时表现出的能力是一样的。左登峰之所以凌到六米的高度是为了试探十三,动物沒有准确的高度概念,五米和六米在它看來沒什么区别,如果它这一次跳上了左登峰的肩膀,那它之前就是在假装,而事实上十三并沒假装,它的确沒跳上來。 

    既然如此,它先前怎么能在天坑上方凌空奔跑?怀揣着满心的疑惑,左登峰正视着十三,十三见他眼神有异,顿时面露胆怯。 

    “以后要听话,让你回來你就回來。”左登峰沉吟片刻高声开口。 

    十三一听连连点头。 

    “你能不能跑过去?”左登峰带着十三走向北侧的悬崖,这里不是天坑所在的位置,也沒有粉红色的瘴气。 

    十三闻言连连摇头。 

    “你能不能跑过去?”左登峰又带着十三回到了先前的天坑。 

    十三闻言迈步跑进了天坑,还是凌空站起。 

    如此一來左登峰明白了,十三之所以能在天坑上方凌空奔跑不是因为它有特殊的能力,而是天坑自身怪异。先前他错怪十三了,它只有一只猫,怎么会有那么重的心机,更何况它也沒有隐藏实力的必要。 

    左登峰明白了原因,便带着十三向东走去,在古城的废墟中找到一处避风的所在暂做休息。十三经过先前的一场恶战体力消耗过大,趴卧下來显得无精打采。 

    “十三,跟你打架的那个东西你之前是不是见过?”左登峰出言问道。 

    十三闻言连连点头,神情显得极为愤怒。 

    “跟你有仇?”左登峰再问。 

    十三再度点头,它心里什么都明白,但是不能表达。 

    “你以前住在这里?”左登峰出言再问。 

    十三摇头又点头。 

    “你來过这里?”左登峰皱眉发问,十三摇头又点头就表明不全是。 

    十三点头示意自己之前到过这里。 

    通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询问,十三摇头点头的把自己都快转晕了,左登峰才弄清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十三之前曾经跟着原主人來过这里,跟这里一只有毒的虫子打过架,那只有毒的虫子很大,是这里主事的人驯养的,就住在天坑里,它们打架就是在半空打的。 

    除此之外十三还表达了一个令左登峰极为愕然的情况,那就是那座天坑活着的东西是不能在上面行走的。

    十三表述这个问題的时候神情很自然,对它來说它只是正确的说明了情况,但是它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它也是活的。 

    此外还有更令左登峰目瞪口呆的事情,十三艰难的表达出了它之前的主人能够一直凌空前行而不需要落地借力。左登峰问它先前的主人去了哪里,十三一直摇头,拒不回答。 

    十三并沒有全部回答左登峰的问題,而左登峰也不忍心继续追问,便为其驱赶着蚊虫,让它躺卧休息。 

    天坑下方的毒虫是什么十三无法正确表述,但是它能令左登峰将它当成山峰,就说明它能令人产生幻觉。不过天坑上方活物不可以在上面奔跑的奇怪现象却不是它能造成的,因为那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所以左登峰认为这里就是阵法的所在地。 

    清晨时分,左登峰起身围绕着天坑四处寻找线索,绕到天坑西侧,发现一座山峰倾倒在了天坑的边缘下方,左登峰见状立刻确定这里就是阵法的所在地,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对方布阵的原理,这里的阵法布置的极为简单,只用了金生水的简单原理,猴子本身为金猴,众所周知五行金生水,猴子所在的区域必然会滋生大量水气,将它放在天坑中央的孤峰上是点睛之笔,因为天坑下方的深堑深不见底,阳性金猴可以滋生水气,但是从地下滋生出的水属于沒有见过太阳的**,而**恰恰是阳猴最讨厌的东西,如此一來就造成了一个巧妙而有趣的局面,猴子自己把自己困住了。 

    至于那只毒虫幻化出的孤峰和桃树,极有可能是它仿照之前真实存在的事物而幻化的,也就是说在猴子逃出來之前天坑中央的确有孤峰存在,而今真实的孤峰已经倾斜到了天坑的石壁上,所以猴子才能跑掉。 

    弄清了阵法的原理,左登峰喜忧参半,喜的是他可以敏锐的观察到阴阳的生克,这对他日后破阵有利。忧的是通过这处阵法可以管中窥豹的去猜测其他的阵法,那些阵法也极有可能是利用当地的地理条件來布置的,彼此之间沒有共同之处,根本无法类推。 

    湖南之行,收获甚微。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六章 阳金阴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