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九十五章 天坑孤峰

第九十五章 天坑孤峰

这只骷髅头骨虽然已经有所残缺,但是绝对是人类头骨,在文化所工作了那么多年左登峰这点基本常识还是有的,但是这只头骨实在是太大了,人类不可能长出这么大的脑袋來。

    不过这只骷髅头的大小却与那吧巨大的石斧相吻合,长有这个头骨的人绝对可以使的动那把巨大的石斧。众所周知制造并使用工具是人类与猿类的最大区别,这个巨大的石斧又反过來佐证了使用它的是一个人。所以左登峰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身高接近三米的巨人。 

    左登峰离开了眼前这间屋子,转而去了另外两间尚未倒塌的石屋,那两间屋子并沒有被蟒蛇和动物盘踞,已经长满了杂草,在另外两间屋子里左登峰再次发现了两把巨斧和大量的石质盒子,样式与巨蟒所在房间的石盒样式相同,此外左登峰从这两间屋子的内壁上也发现了石斧砍剁的痕迹。 

    石匣和石盒所用的石头材质与建造房屋的石料是一样的,而石匣上的石质把手并不大,这就说明这里先前住着的人体型与常人无异,如此一來答案就明朗了,多年以前这里发生过战争,巨人是入侵者。 

    此外石斧的打磨明显比石匣要粗糙,这就表明巨人的文明程度不如庸国的这些守卫,这些巨人虽然力大无穷却相对笨拙,不然的话不会在房间里留下那么多的斧痕。 

    而住在这里的庸国守卫也并不是善类,他们虽然身体沒有巨人那么庞大,却让入侵的巨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那三把巨斧无疑就是入侵者死后留下的。 

    这里四处可见的石匣和石盒个头都不大,里面先前都装过小型的动物和昆虫,这么多的动物和昆虫自然不是被养着玩的,它们体型小不足以撕咬敌人,但是它们肯定有用,尽然不能咬人,那作用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它们极有可能有毒,也就是说庸国的守卫很有可能是用毒的高手。 

    时至此刻,左登峰终于明白为什么遇到的这两座庸国城池要建造十五米高的城墙了,他们是用來防御巨人的。 

    好不容易在山中找到了一点儿三千年前遗留下的线索,左登峰自然不会轻易忽略,他还要继续分析,不过这次他沒有思考多长时间就想到了三千年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是北面的卢国入侵了庸国,那些巨人是卢国派出來的。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分析是因为从商周时期之后,这片区域就沒有再出现过国家,所以这些遗迹一定是庸国留下的,而卢国在庸国的东北,当时也只有它有实力跟庸国抗衡,如果发动战争,这里就是前线,因此这里遗留了大量的战争遗迹。至于西南方位的那处城池,虽然损坏的极为严重,但是沒有证据表明它们是被人为破坏的,而那条美女蛇的存在也佐证了这一点,如果那里真的遭到了攻击,它一定最先倒霉,那么奇怪的东西,让谁瞅见了也得给它來上一下子。 

    商周时期是奴隶制社会,“卢”和“庸”也并不能算国家,确切的说只能算比较大的部落,他们是当年跟随姜子牙东征商王朝的八大部落中的两个,对于原本是战友的双方如何变成了敌人左登峰并不关心,因为国人沒有常性,今天**劲儿上來了就能喝鸡血拜把子,明天因为一个铜子就可能翻脸动刀子,所以两家人是怎么翻脸的左登峰懒得去想。他要做的就是从这处战争的遗迹中找到对他有用的线索,而今他已经找到了,有用的线索有两条, 

    第一,位于湖南地区的庸国人擅长用毒,位于湖北地区的卢国人体型巨大,在这里他要提防毒物,到了湖北他有可能遇到巨人。这条线索分析到这里还不能算完,左登峰又往深处想了一步,那就是庸国和卢国都有异于常人的本领,那剩下的六个部落也极有可能不是普通人,他们很可能也有着某种过人的能力。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姜子牙在出征祭文《牧誓》中点他们的名字,如果单凭几只动物就被点名夸奖好像有点小題大做。 

    第二,相邻的两个部落之间可能都不会很友好,就拿眼前的庸国和卢国一样,他们的境内分别有着一只阳性的金猴和阴性的金鸡,这两只能够影响地气的动物一阴一阳,它们的存在首先影响地气,地气随之影响该地区居民的性格,两处不同的地气令得两处居民性格截然相反,这一阴一阳可不能当一男一女來理解,得当成一水一火來看待,也就是说他们之间极有可能有着激烈的矛盾。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周武王不是傻子,君王最喜欢看到的就是下面的诸侯闹矛盾,闹的越大越好。如果相邻的几个诸侯好的跟亲兄弟一样,害怕的就该是他周武王了,他时刻得担心这几个家伙一起造反。而此处发生了这么大的战事,周武王都沒來调和劝架,而是任凭两家打破头,这也说明了他削弱诸侯国实力的意图。 

    左登峰将思绪理顺,十三也耍够回來了,左登峰并沒有着急离开,此时天色已晚,他想好好休息一下,蟒蛇体寒,它待过的地方沒有蚊虫。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左登峰再度带着十三西行,寻找当年困住猴子的阵法。 

    人的运气有好有坏,运气好的时候很容易就发现线索,运气坏的时候十天半个月都沒有发现,山中湿气重,左登峰的袍子和鞋子几乎就沒有干过,虽然体内运转的灵气可以抵御湿气,但皮肤上还是起了大量的疹子,疹子遇到湿气更痒,他是从北方长大的,皮肤受不了这里恶劣的环境。 

    身体上的痛苦左登峰可以忍受,但是每天寻找无果带來的失望令他越來越烦躁,夏季雨多,左登峰讨厌下雨,因为下雨会加重湿气,耽误他的寻找。但是他又祈盼着下雨,近几日他都沒有找到能够饮用的水源,只能等着下雨靠雨水解渴。 

    整整一个月后的晚上,左登峰终于看到了大片的古城遗迹,这座城池的地势极为奇特,西北两侧都是悬崖峭壁,面积是先前所见城池的五倍大小,不过由于两面都是峭壁,山风很大,城中的建筑已经全部风化倒塌了,山风大的地方树木就稀朗,城中散落的大量石块表明了这里先前曾经有过很多大型的建筑。 

    古城西侧是一座圆形的巨大天坑,天坑的宽度超过五里,天坑正中耸立着一座孤峰,孤峰的高度与天坑的边缘平齐,峰顶的面积有数十见方,上面长着不少桃树。 

    看到这几棵桃树,左登峰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这处天坑无疑就是九阳猴当年生活的地方,从天坑边缘到天坑中间的孤峰大约有两里多地,天坑里弥漫着粉红色的雾气,向下视线只能看出二十几米,这种粉红色的雾气是瘴气的一种,具体叫什么名字左登峰不清楚,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这些雾气是有毒的,而且是剧毒。瘴气位于天坑下方,危害不到城中的居民,但是谁如果想从这里下去或者出來肯定是不行的。 

    眼前的这种情景令左登峰眉头大皱,他皱眉不是因为这处天坑地势太过艰险,而是在他看來这里虽然地势艰险,却沒有机关,孤虚阵法在这里并沒有体现出來。 

    沉吟许久,左登峰延出灵气移过不远处的一条青石撇进了天坑,随即侧耳倾听,等了许久,却不见有声音传來。瘴气虽然可以阻隔视线,却不能妨碍听觉,为何沒有声音? 

    就在左登峰大惑不解之际,猛然听到天坑正中的孤峰上传來了猴子的叫声,转头而视,不禁大为愕然,黑暗之中,一只与玉拂肩膀上一模一样的小猴子出现在孤峰上面的桃树上,攀折着桃枝蹦跳嬉戏。 

    “怎么又出來一只猴子?”左登峰疑惑的自言自语。两里范围,沒有雾气,左登峰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只猴子的样子,与九阳猴完全一样。 

    “喵~”十三闻言发出了叫声,左登峰转头回望,发现十三正在摇头。 

    “十三,你看到那里有只猴子了吗?”左登峰出言问道。 

    十三闻言连连摇头。 

    左登峰见状猛然大惊,随即出口再问,“那里是不是有一座山峰?” 

    十三闻言还是摇头。十三的摇头证明了左登峰的推测,那座孤峰是障眼法,猴子是假的,孤峰也是假的。

    得到了十三的回应,左登峰抬手从地面抓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子儿,气行右臂猛然冲孤峰掷出,石子儿很快便落到了孤峰之上,左登峰甚至可以听到石子儿击中树干的声音,而那只猴子也因此受惊并躲到了山峰后面。 

    “那里沒有山峰?”左登峰再度皱眉看向十三。 

    十三再度摇头,神情很是认真。 

    左登峰知道十三的感知能力比他要强得多,它说沒有就一定沒有,这里的障眼法竟然可以骗过阴阳诀,这让左登峰大为惊讶,如果沒有十三在旁,他可能会怀疑猴子是假的,但绝对不会认为那座孤峰也是假的。 

    不过障眼法只是针对外部入侵的,而困住猴子的孤虚阵法仍然无从观察,猴子虽然逃走了,阵法不可能沒有遗迹,难道这里并不是真正困住九阳猴的地方? 

    就在左登峰皱眉沉思之际,忽然听到十三叫声有异,转头回望,发现十三的右眼再度变成了黄色……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九十五章 天坑孤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