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九十三章 妙音蛇女

第九十三章 妙音蛇女

左登峰话刚说完,十三就弓背跃下了城墙,十几米的高度对十三來说并不算什么,不管从多高的地方跳下,它总是能四肢落地。

    十三跃下之后快速的向城中跑去,左登峰皱眉侧视并沒有跟它一起前冲,十三跟随他走南闯北这么久,左登峰从沒发现它怕过什么,不管对方实力有多强,十三都会撒尿示威,城中那条长着人类面孔的白蛇体型与先前被他杀掉的那条蟒蛇差不多,并不算很大,所以左登峰就沒有立即跟十三过去,他想看看十三为什么胆子这么大,凭什么一点都不害怕。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胆子大都有两个可能,一是生性愚蠢,不知道害怕。二是实力强悍,沒必要害怕。左登峰相信十三的情况属于后者。 

    十三冲出十余丈之后发现左登峰并沒有跟來,疑惑的扭头回望,发现左登峰仍然站在城墙上看着它,不满的冲左登峰龇了龇牙,龇牙过后再度调头前冲。 

    左登峰被十三的神情逗乐了,它刚才龇牙所表达的意思应该是‘你让我自个儿去呀?’ 

    笑过之后左登峰揉身掠下了城墙,跟随在十三身后,虽然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那条白蛇并不厉害,但他还是不放心十三独自应战,此外他也担心十三记仇,日后会寻机开他的玩笑。 

    废弃的城池占地二十几亩,面积并不是很大,左登峰和十三快速的冲到了那条白蛇的近前,那条白蛇眼见他们冲來并沒有躲避,他们站定之后白蛇也并沒有发起攻击,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们。 

    近距离的观察,左登峰看的更清楚了,这条白蛇的确长着人类的面孔,五官与人类妙龄少女的面孔几无二致,嘴巴小巧,鼻子俏挺,腮红齿白,美目流波,甚至还有着一对双眼皮。可惜沒有头发,不然绝对算的上美女。可惜的是这幅面孔的后面却是饭碗粗细的白色蛇身,蛇身上的鳞片与美女的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造成了巨大的反差。 

    如果说这条白蛇的样子令左登峰瞠目的话,十三來到白蛇面前之后的动作就令左登峰彻底瞠目结舌了,它在距离白蛇三丈之外坐下了,瞪眼竖耳,若有所待。 

    十三如果要打架的话通常会弓背下蹲,绝不会坐下來。事实上从见到这条白蛇到现在,十三都沒有表现出强烈的敌意,这让左登峰倍感疑惑,就在左登峰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草丛中的白蛇将蛇身缓缓抬高,蛇身轻轻扭动的同时唇齿开启,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鸣叫声。 

    突如其來的声音令左登峰愕然大惊,快速横移到了十三近前,十三见状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示意左登峰无需紧张。 

    十三的表情令左登峰哭笑不得,他之所以快速移动到十三面前是为了保护它,而不是寻求它的保护。不过他自然不会跟一只猫计较,这条白蛇沒有獠牙巨口,想必也沒什么攻击性。 

    白蛇先前发出的脆鸣好似戏子歌妓唱歌之前的开场,随后便扭曲着蛇躯张嘴发声,声音婉约柔媚,虽然左登峰听不懂它唱的什么,但是他能肯定这条白蛇是在唱歌,因为这条蛇的发音与外面那些乡民的发音有着少许相似,不同的是外面的乡民发音很快,而这条白蛇在唱歌的时候发音很慢,吐字圆润,声调哀怨,音娇曲媚,彷如天籁。 

    此时沒有镜子,不然左登峰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嘴巴张的很大,他从沒想到世间还有这种动物,那条白蛇的嘴里长着人类的舌头,歌声极其优美,扭动的蛇身令左登峰不由得想起了少女柔软的腰肢,可惜的是蛇身上并沒有手脚,脸上的表情也一直是僵硬的微笑,这些与美丽的容貌和优美的歌声是那么的不协调。 

    “十三,你之前见过这种动物?”左登峰转头冲十三问道,十三此刻正眯缝着双眼一副人类听曲儿的神情。 

    十三闻言点了点头,示意它之前见过这种动物。 

    十三一点头,左登峰就放心了,十三既然见过这种动物,就表明这条美女蛇是沒什么攻击性的,唱歌也不是为了迷惑人。 

    “你以前來过这里?”左登峰皱眉追问。美女蛇的歌声虽然好听,但左登峰还是感觉别扭,如果这种曲调是人类发出的,左登峰一定会感觉动听悦耳,可是它是由一条白蛇发出的,这让左登峰感觉荒诞而怪异。 

    十三闻言摇头摇头,示意它之前并沒有來过这里。 

    “那你从哪儿见过这种动物?”左登峰出言再问。 

    十三这次沒有回应。 

    左登峰这才想起这个问題无法通过点头摇头來回答,刚想变一种发问方式,歌声停了。左登峰扭头看向那条白蛇,发现那条白蛇正盯着他,表情虽然依然僵硬,但眼神之中若有所待。 

    左登峰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十三,发现十三也在盯着他。 

    “你看我干啥?”左登峰皱眉发问。 

    十三自然不能回答他的这个问題,左登峰愕然片刻终于反应了过來,从怀中掏出一个食包打开扔给了那条白蛇,这里面是昨天早上同赶尸匠喝酒剩下的肉食,左登峰昨天一天也沒吃东西。 

    白蛇见左登峰扔出了东西,立刻放低蛇身凑近闻嗅,片刻过后转头向草丛中游走,沒吃左登峰扔给它的食物。 

    “这个给你。”左登峰见状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果子扔了过去,湖南山区的果子有很多在夏天就成熟了。

    白蛇闻声扭头闻嗅那枚果子,立时发出了类似人类笑声的咯咯声,笑过之后张嘴将那果子整个吞下,它进食的方式仍然保留着蛇类的特征。 

    本來已经站起來的十三见状又蹲了下去,而那白蛇在吃掉水果之后再度轻扭蛇身启齿歌唱,唱的还是之前那首曲子,唱完之后再度盯着左登峰。 

    “沒有了,沒有了。”左登峰惭愧的冲它摆了摆手,那白蛇可能听不懂左登峰的话,但是它能看懂左登峰摆手的动作,见状微感失望,扭头向草丛深处游走了。 

    “十三,你之前见过的是这条吗?”左登峰目送白蛇离开才冲十三发问。十三先前跑到白蛇前面蹲下的动作跟人类拿着马扎去广场听戏的举动差不多,这就表明他之前听过白蛇唱歌。左登峰现在想确定的是十三之前见过的那条是不是就是今天这条。 

    十三闻言摇了摇头。 

    左登峰见状心中有了答案,这种白蛇并不是变异而成的,而是有着一个种群。他此刻虽然不知道这条白蛇是什么种类,但是却能确定它只是一条长着人类面孔的蛇,它之所以会唱歌极有可能是受到了人类的驯养和教导,有点类似于学舌的鹦鹉。 

    左登峰之所以放任白蛇游走,是因为他知道这类动物的智商并不高,所做的事情只是一种本能的条件反射,不像十三有着独立清醒的思维,所以不可能从它嘴里问出有用的线索。 

    虽然不能正面发问,但左登峰仍然推断出了几点线索,第一,这条蛇极有可能是先前住在这里的居民用來娱乐的,城池荒废之后,白蛇就被遗留在了这里,多年下來也未曾跑远。第二,这座城池并不大,当年居住的居民也不会很多,这样的城池所拥有的文明不太可能有驯养白蛇的条件,因此左登峰判断这座城池应该不是单独存在的,周围应该还有更大的城池。第三,这座城池从荒废到现在从沒有人來过,如果有人來过,极有可能发现这条会唱歌的白蛇,一旦发现了它一定会把它抓走卖掉,破坏和贩卖是中国人特有的习惯。 

    左登峰皱眉思考之际,十三已经从城墙破损处爬上了城墙,左登峰回到墙头时它已经趴卧了下來开始睡觉,左登峰沒有打扰它,从木箱里拿出了白酒喝酒暖身。进山一天就有了发现令他心情非常好,不过话又说回來了,他昨天一天一夜掠出了七八百里,换做普通人估计得走上一个月。 

    这里几乎就是庸国边境的所在了,休息过后就该往北移动二十里回头再找。想及此处左登峰的心情又黯淡了下來,寻找速度不能按照东西长度來算,应该按照南北的宽度來计算,也就是说他一天一夜只能搜寻二十里的范围。按照史料记载,庸国当年所在的区域南北跨度将近一千里,这么算下來,要想找遍这片范围至少也得五十天,退一步说,即便要找的地方在庸国中心区域,也得将近一个月。 

    短暂的休憩过后,左登峰翻出了金针送给他的道家典籍,这些书籍记载的都是最普通的道家知识,事实上这些东西对他的修行并沒有益处,阴阳生死诀就是修道本真,好比九九八十一,其他的道家典籍和道家法术无非是三五十五,四六二十四,都不如阴阳生死诀精深。但是左登峰现在要的并不是修行的高度,他求的是拥有的能力。这种情况就像是一个千夫长沒有晋升万夫长的打算,全力装备和训练自己现有的这些军队。 

    学会了阴阳生死诀,左登峰参详这些浅显的典籍犹如顺水行舟,道家的典籍大部分讲的是如何修身如何养性,着重培养道门中人的心性,令他们心情平和,仁善慈悲,以此为他们修行高深的法术打下基础。因为只有心态平和修行高深法术才不容易出现偏差,退一步说即便修道不成,研习道家典籍之后也能做一个好人。 

    不过这些内容左登峰直接就省略掉了,他不想心态平和,在他看來心态平和就会失去血性和勇气,况且他现在的法术本來就是建立在不平和的基础之上的,以血化气的方法是错的,玄阴真气也是剑走偏锋,既然已经错了,那就干脆一错到底。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三章 妙音蛇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