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九十一章 湘西赶尸

第九十一章 湘西赶尸

左登峰反应过来顿时寒毛直竖纵身下床,他这个举动纯粹是下意识的举动,下床之后他才反应了过来,以他现在的修为早就没必要怕这些东西了。

    片刻过后,铃声到了门口,一个身穿黑衣带着斗笠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从门口不停的摇晃着铃铛吆喝着‘喜神入店,大吉大利。’可是他吆喝了半天,外面的死尸也只是在原地蹦跳,并没有进入客栈。 

    外面仍然在下雨,中年汉子急了,将铃铛挂在腰间跑出门外抱进了一具两手前伸肢体僵硬的尸体,尸体也穿着黑衣,额头上贴着黄色的纸符,不问可知是一具客死他乡的死尸,那头戴斗笠的黑衣汉子无疑就是赶尸匠。 

    赶尸匠将那具僵硬的尸体放于东侧墙壁,随即转身跑了出去再度搬移,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刚刚放下的尸体竟然自己蹦了出去。 

    赶尸匠之前可能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况,情急之下放下抱着的尸体转身去追跳出去的那具,那具刚抱回来,这具又蹦走了,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尸体额头上黄色纸符的朱砂字迹开始模糊。 

    左登峰一开始也感觉到疑惑,不过微一沉吟就明白了死尸不受他控制的原因,这些尸体都是阴物,他度过天劫之后身上的灵气暗藏天雷之威,成了这类阴物的克星。 

    心念至此,左登峰将经脉之中游走的灵气收归气海,与此同时,那些尸体立刻听从了赶尸匠的指挥,有条不紊的蹦进了客栈,靠墙而立,左登峰数了数,一共有七具尸体,六个成年人,一个孩子。 

    尸体进入客栈之后,在后面掌灯的掌柜也跟了进来,他可能见惯了这样的情景,并没有感觉害怕,进屋之后挂上风灯,与正在检查尸体额头纸符的赶尸匠快速交谈,他们用的是土语,左登峰听不懂。 

    “你给我老实点。”左登峰回过神来发现十三吹胡子瞪眼的面露怒意,急忙探手拉住了它,十三撒尿示威的习惯源自动物的本性,改不了了。 

    赶尸匠安顿好尸体,便摘下斗笠脱掉蓑衣坐在床边休息,左登峰这才注意到这个人脸上有一道刀疤,自左眉一直到鼻翼,刀疤很长,瞎了一只眼。 

    赶尸匠看到左登峰向这里张望,礼节性的冲左登峰点了点头,赶尸匠行走江湖靠的就是和气,他们也不会高深的法术,打架是不行的。 

    “老哥是辰州派的人吗?”左登峰见他虽然长的丑陋但神情和善,便开口跟他交谈。茅山派擅长操控阴魂,辰州派擅长操控阴物,这些死尸都是阴物,所以左登峰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辰州派。 

    “回兄弟话,辰州派收徒极严,我这样儿的哪有资格入门,先师曾经得到过辰州派仙长的指点,学了这几招糊口的本事。”赶尸匠出言说道。 

    就在此时,客栈的伙计为赶尸匠端来了饭菜,赶尸匠客气的邀请左登峰一起吃,左登峰微笑谢绝了。赶尸匠可能好久没吃东西了,风卷残云的将食物吃完,然后从怀中摸出铜子,数出几枚放到了食盘里。 

    “老哥,你认不认识玉拂?”左登峰抚摸着十三的脊背出言问道。 

    “玉真人是辰州派掌教高真人的小师妹,法术高玄,可驱神御鬼,哪个不认识。”赶尸匠出言回答,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笑脸迎人,他身上又没有财物,只要言语和气,就没谁找他的茬。 

    “你知道辰州派在哪里吗?我是玉真人的朋友,想去拜会她。”左登峰出言说道。此处是辰州地界,过门不入有失礼数,所以左登峰想去拜会一下玉拂,但是玉拂当日走的急切,没有告诉他辰州派的位置,而左登峰也不想放出青蚨虫让玉拂来接他,所以才有此一问。 

    赶尸匠闻言愣了片刻,上下打量着左登峰,当视线移到左登峰身旁的十三身上之后,猛然大惊失色“您是残袍?” 

    “呵呵。”左登峰闻言摇头苦笑,他笑的不是这个赶尸匠认识他,而是感叹江湖消息传播之快。 

    “没想到真人这么年轻。”赶尸匠见左登峰没有否认,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事实上带着大猫,身穿残破道袍的乞丐并不多。 

    “不要以真人相称,我不是道门中人,老哥,你知道辰州派在哪里吗?”左登峰出言问道。 

    “知道,但是我们没有资格上山,我也不能告诉您具体位置,您多多包涵。”赶尸匠站起身冲左登峰连连作揖。 

    “好,我欣赏你的作法。不难为你,其实我也只是想顺路去拜会一下辰州派,免得失了礼数。”左登峰摆手开口。 

    “多谢真人体谅小的难处。”赶尸匠连声道谢。 

    “要不这样吧,你大致告诉我个方位,我慢慢去找,这个不算难为你吧?”左登峰开口说道,他之所以要确定辰州派的大致方位,是因为他需要以辰州派的方位估算那只猴子当年所在的区域,进一步推算与猴子相对应的那只阴属金鸡可能存在的方位,如若不然就只能根据地图到‘卢’国所在的范围去大海捞针。 

    “西北。”赶尸匠这次没有犹豫,立刻出言回答。他之所以回答的这么干脆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来他只是说出了大致区域,二来残袍之名在江湖上并不像金针银冠那样是正义的代名词,而是以一身邪门功夫冰封少林寺高僧的邪派高手,赶尸匠生怕激怒了他。 

    “多谢。”左登峰从怀中摸出一根小金条扔给了赶尸匠。赶尸匠的一身泥泞以及吃饭时的吃相都表明他们这一行并不好干。 

    “小的万万不能要。”赶尸匠见状急忙拿起那根金条向左登峰走了过去,他常年跟死尸打交道,身上沾染了尸气,十三见他走近,立刻弓背示威,赶尸匠一看懦懦着不敢上前。 

    “收下吧,你也不容易,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左登峰冲其摆了摆手。 

    “想知道什么您尽管问,这金子小的万万不能要。”赶尸匠将金条放在了身侧的木板上转身退了回去。 

    “你干一这行多少年了?”左登峰开口问道。 

    “快二十年了。”赶尸匠出言回答。 

    “你平时都活动在哪片区域?”左登峰抬手延出灵气将那根金条移到了赶尸匠的身旁,七丈距离,灵气可达。 

    “就在这一代,远的也有出省的。”赶尸匠看了看金条又看了看左登峰,左登峰冲其善意的摆了摆手,赶尸匠没有再将金条送回来,不过也没敢立刻收下。 

    “老哥,我想进山寻找一样东西,你跟我说说这山里的情况,有什么传说也说说。”左登峰出言问道。他自然不会跟赶尸匠闲扯,他做的事情都有着明确的目的性。 

    “哦,这个好说。”赶尸匠一听左登峰打听的是山里的情况顿时如释重负。恰好此时伙计前来收拾盘子,左登峰又扔出一枚大洋,示意伙计端些酒菜上来。 

    赶尸匠一开始还对左登峰有戒心,后来见他并无恶意,便与之对坐饮酒,与此同时向左登峰讲述进山的注意事项,左登峰担心十三闯祸,开门把它放出去了。 

    赶尸匠常年在两湖地区谋生活,对周围的情况自然极为熟悉,加上赶尸所走的都是偏僻山路,所以对山中的事情也多有耳闻和了解,湖南气候湿润,温度较高,这种环境下动植物生长的速度都很快,生长了十年的树木比北方生长了二十年的树木都粗,不过木质较为松软,没有北方林木那么硬。动物也是这样,十年的蛇就能长到一庹长短,蝎子,蛇,毒蛛,蜈蚣,蟾蜍等毒物四处可见,毒性极为猛烈,由于山高林密,空气湿热,山中经常可见各种瘴气,人吸进了瘴气就会中毒,中毒的人很难施救。 

    在喝酒的过程中,赶尸匠说的最多的就是在什么地方见到了什么体积巨大的动物,还有就是山中有着怎样稀奇古怪的山精鬼魅勾男抢女,除此之外并没有对左登峰有用的线索。 

    赶尸匠一直对自己从事的职业三缄其口,其实他自己可能也不清楚驱赶尸体的原理,他只知道用什么符怎么让尸体不动,摇什么铃铛能让僵尸向前跳跃。 

    在左登峰看来,赶尸属于不入流的小技,他不屑一顾,其实赶尸的原理简单而残忍,就是用符咒将死尸的魂魄封在尸体里,以此令尸体不腐。摇铃的作用就好比在剥皮死去的青蛙身上撒盐,令它的肢体产生无意识的抽搐并向前蹦跳。 

    清晨时分,左登峰辞别了赶尸匠,带着十三开始进山。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包括先从湖南开始着手寻找。其实湖南是“庸”国当年的地界,这里的动物是玉拂的那只阳性金猴,并不是左登峰想要寻找的“卢”国阴性金鸡,左登峰之所以从这里寻找是为了在上战场之前先观摩战场,猴子既然跑了出来,那这里的阵法就被肯定被破坏了,左登峰要寻找这处已经残缺的阵法,通过对它的观察,估算出日后可能遇到的阵法规模和阵法可能存在的方位。 

    说白了,他还是求稳。尽管他极为焦急,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求稳,他非常清楚自己是孤身一人,没有帮手,一旦被困就必死无疑。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一章 湘西赶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