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铜甲投江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铜甲投江

虹口大都会舞厅位于日占区,三人都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都想速战速决,力求在大股日军前來增援之前得手抽身,左登峰在门外对鬼子和汉奸痛下杀手的同时斜目看向舞厅内部,发现一层和二层的灯光已经熄灭,嘈杂的人声全部集中在三楼和四楼,这就表明玉拂和铁鞋已经攻上了三楼。 

    此时左登峰已经除去了大部分外围的鬼子,那些汉奸都是些怕死之辈,一见大事不妙纷纷拉开距离胡乱开枪以求自保,如此一來难免误伤鬼子,在鬼子看來这些汉奸就是下三滥的走狗,而今走狗竟然向主人开枪那还得了,纷纷大骂着巴嘎转身开枪回击,这些汉奸眼见主人发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撕破脸皮冲鬼子开枪,鬼子要是不死,他们就要倒霉了。 

    如此一來反倒给左登峰制造了困难,因为他不管去杀谁都有可能被另外一拨给打中,无奈之下只好闪身进入一层大厅,暂时躲避外面的枪林弹雨。 

    一层遍地都是死人,大部分是身穿军装的鬼子军官和身穿中山装的汉奸伪官,还有大量衣着暴露的歌女,玉拂可能非常痛恨这类女人,痛下狠手将其全部杀死,玉拂的武器就是她手中的那杆绿玉拂尘,拂尘杀人流血不多,因此房间里血腥气并不重,反倒是尿骚气刺鼻,面对着死亡的恐惧,那些沒见过世面的歌女大部分都被吓尿了,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森然冷笑,如果那些鬼子军官和汉奸伪官还活着,见到这些尿了裤子的女人是否还能提的起性趣。 

    进入房间之后左登峰也并沒有单纯的躲避,而是快速的引燃了房间里的窗帘和布幔,舞厅自然有酒,高度白酒是可以助燃的,左登峰快速的将房间放上火,与此同时舞厅外的枪声稀朗了不少,左登峰再度晃身外出继续杀戮剩余的鬼子。 

    玉拂和铁鞋都是高手,即便从四楼纵身跳下也无大碍,但是那些歌女和鬼子汉奸可不行,左登峰纵火之举意在斩草除根,这里的沒一个好东西,杀了就是杀了。 

    左登峰冲出舞厅之后剩余的鬼子和汉奸已经开始四散奔逃,左登峰环视左右,先行追赶汉奸,汉奸比鬼子更可恶。 

    杀完汉奸左登峰立刻转头追逐鬼子,可是当他掠到舞厅西侧的时候猛然听到了舞厅上方传來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扭头回望,发现铜甲已经破窗而出。 

    左登峰见状立刻舍弃鬼子屈膝腾空阻击铜甲,铜甲此刻已经沒有了先前的从容,呼吸急促,神色慌张,铁鞋的洗髓经走的也是刚猛一路,与他的大手印不相伯仲,加上一个玉拂足以令他落荒而逃,而今见到左登峰也埋伏在外,哪里还敢应战,仓促避过左登峰的攻击在楼房的墙壁上蹬踏借力,往南急速逃窜。 

    “千万不要让那番僧逃了。”就在此时铁鞋也从三层的窗户内掠了出來,反手将怀中一个坦胸露背尖叫不已的女人扔回房内,急速揉身追赶铜甲。 

    左登峰见状猛然皱眉,快速的钻进房间将铁鞋扔回的那个女人踩死,不问可知这个女人是铜甲的女人,关键时刻被铜甲撇扔出去阻挡铁鞋,这样的女人不能留,品行不端,血统下作,生不出好玩意儿來。 

    “十三还在下面,我去追铜甲,稍后在宾馆会合,你小心点儿。”左登峰冲正在房间里挑眉皱鼻大开杀戒的玉拂喊道。 

    “你也小心。”玉拂抬头冲左登峰展颜一笑,一笑之下轮到左登峰皱眉了,玉拂变脸变的真快,顷刻之间就能由地狱罗刹变为瑶台仙子。 

    皱眉过后左登峰立刻纵身蹿出,追赶前方的铜甲和铁鞋,铜甲此刻根本就不与铁鞋缠斗,在屋顶之间频频借力拼命南掠,他虽然身宽体胖却并非莽夫,相反的他非常聪明,见到眼下的情形已经猜到了左登峰铁鞋玉拂三人要取他性命,他也知道正面为敌连两人都打不过,所以他明智而无耻的选择了逃跑,逃命之下自然是竭尽全力,跑慢了命就沒了。 

    铁鞋非常厌恶铜甲,二人虽然一个为禅宗的和尚,一个为密宗的喇嘛,但是确切的说都是佛门弟子,铜甲的所作所为令铁鞋不齿,狠劲上來了就要为佛门除害,因此也在后面急速追赶。 

    左登峰是事主,也是策划人,自然不能落后,拼命提气,轻身猛追,这次不同于先前几次,这次一定要杀了铜甲,打蛇不死必然反受其害。 

    不管是法术还是佛法亦或是武功,三者的轻身原理都是一样的,快速前掠的时候凌空高度都不会很高,因此一直追出十余里,左登峰才明白过來铜甲为什么要往南跑,因为虹口南面不足二十里就是黄浦江,铜甲看出了三人要杀他而后快,因此并沒有躲进途经的鬼子部队,而是快速冲江边奔了过去,他非常清楚只有借助江水才有可能逃脱。 

    “哈哈,看你往哪儿跑。”铁鞋看到数里外的滔滔江水之后立刻高兴的大喊,他忽视了铜甲不是普通人,以他的修为跳进江里也淹不死。 

    左登峰见状眉头大皱,恰逢下方有一对巡逻日军经过,左登峰快速的落地抓起一个鬼子,凌空的同时抠出了他腰间的两枚手榴弹,随后将那大呼小叫的鬼子撇了下去,如此一耽搁,与铁鞋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到了将近百丈,而铁鞋距铜甲还有十余丈。 

    数里的距离对于三人來说并不算什么,铜甲的目标就是黄浦江,來到江边之后毫不犹豫的扑进江水消失了身影。 

    “哎呀!!”铁鞋见状愕然大惊,驻足江边看着滚滚的江水。 

    “他跳下去了。”铁鞋冲随后赶來的左登峰说道。 

    左登峰先前就看到了铜甲入水,也记住了他入水的大致方位,落地之后快速拧开盖子拉弦将两枚手榴弹扔进了铜甲落水的前方和下游,手榴弹威力有限,炸起的水花并不高,铜甲肥大的身影猛然浮出水面又再度一头扎了下去。 

    “炸死了吗。”铁鞋转头看向左登峰。 

    “炸伤了,沒炸死。”左登峰皱眉摇头,铜甲露头就说明他先前估算的位置很准确,爆炸波及到了他,但是他一头扎了进去就表明他沒死,因为被炸死的人会浮在水面上。 

    “算他运气好。”铁鞋撇嘴说道。 

    “他运气你的运气可就不好了,我是孤家寡人,辰州派他找不到,他认出你來了备不住就不去少林寺找麻烦。”左登峰摇头说道,常言道百密终有一疏,先前他只想到了三人联手可以杀掉铜甲,却未曾想过铜甲会不顾脸面的逃跑。 

    “放心吧,他虽然是个番僧却终究是我佛子弟,不会对少林寺下手的。”铁鞋闻言连连摆手。 

    “他是个汉奸,也是个败落,他还会管那些。”左登峰出言反问。 

    “你不是和尚,你不懂,他大不了找我的麻烦,不会迁怒少林的,不然沒法儿跟佛祖交代。”铁鞋再度摆手。 

    “你还是回去少林寺吧,以防万一。”左登峰始终担心今日之事会殃及少林。 

    “我不回去,那个番僧打不过我几个师兄弟,我也用不着回去。”铁鞋不耐烦的撂下一句,转而纵身回掠。 

    左登峰想了想,也感觉铜甲迁怒少林寺的可能性不大,退一步说即便他迁怒少林也不见得有好果子吃,心念至此左登峰方才和铁鞋一起回返先前的那家宾馆,虹口的那家舞厅已经火光冲天,玉拂自然已经离开了。 

    “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行至半途,左登峰发现了下方街道中纪莎和贾正春的身形,随即让铁鞋先回去。 

    “别去宾馆了,我们马上就走,那个市长死了沒有。”左登峰落下身形拉住了纪莎,纪莎和贾正春移动的方位是他们先前所在的宾馆方向,但是他们的速度很慢,三人自然不会等他们一个多小时。 

    “傅筱庵沒在里面,但是日军陆军部的三菱少将被你们杀掉了。”纪莎面露喜色。 

    “哦,抓不到野鸡打只兔子也行,我们要走了,你们注意安全。”左登峰冲其道别。 

    “等等,三菱少将的将官刀被玉真人拿走了,你能不能将它留给我们。”纪莎急忙喊住了左登峰,向上级汇报的时候沒有物证就有冒领大功之嫌,一个日军将军的分量比一个上海的汉奸市长轻不了多少。 

    “我会留在那栋木屋里。”左登峰点头说道。 

    “我代表党国谢谢你。”纪莎一本正经的冲左登峰行了个礼。 

    左登峰见状挑眉笑了笑,转而轻身跃上了屋顶,他看穿了纪莎先前那个举动有两个用意,一是道谢,二是让贾正春看看二人之间沒事儿,这种浅显的心计在左登峰眼里如同孩童的举动。 

    这一刻左登峰感觉自己有这样的思维混官场也绝对比纪莎官儿大,不过这个心思在闪念过后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一來他不喜欢当官儿,勾心斗角的太累,二來混官场得有眼力劲儿,在领导搞破鞋的时候应该站在外面望风儿,而不是冲进去踹领导的屁股。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铜甲投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