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千年往事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千年往事

“十三咋生气了。”铁鞋不明所以的看着趴在床上的十三。

    “这不是生气。”左登峰摇头说道,十三并不能通过表情准确的表达内心感受,除非很熟悉它的人才能看出它的表情既有哀伤又有沮丧。

    看出了十三的哀伤和沮丧之后还需要细心的解读它,哀伤说明它先前跟那条与它共生的龙感情很好,而且它很久沒有看到那条龙了,沮丧表达出了它对曾经威武的追忆,也有对失去巨大力量的怀念。

    “它的伙伴是条龙。”铁鞋转头看向左登峰。

    “我只是猜测,睡吧。”左登峰皱眉开口,他从沒见过十三这么伤心,如果是人的话恐怕早就掉泪了,但是十三不是人,它再怎么伤心也不会哭。

    铁鞋对十三忽然情绪低落很是不解,他并不了解十三,所以他不知道十三心里想的什么,但是左登峰却能体会到十三的感受,这种情形好似一位曾经笑傲江湖的绝顶高手意外失去了灵气修为,多年之后他已经习惯了平庸的生活,却在偶然之下被人认了出來,由此令他再度想起了曾经的辉煌,曾经的辉煌和今rì的落魄在他的心中形成了巨大的落差,由此令他哀伤并沮丧。

    换作常人可能会出言安慰十三,但是左登峰并沒有那么做,他问完这个问題之后就洗刷上床了,他这么做并不是不关心十三,而是他了解十三。

    十三有个喜欢炫耀的特点,不管什么样的对手它都不畏惧,打得过打不过都会撒尿示威,这就说明它有着很强的自尊心,自尊心强的动物是不接受别人安慰的,如果好言安慰,会被它们视为怜悯,它们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

    左登峰也沒有问十三先前住在哪里,因为十三很可能记不住了,退一步说即便它记得住,三千年的岁月也足以令沧海变成桑田,它也很难找到当年的参照物,十三到底是个什么动物,十三之前住在哪里,十三的原主人是谁,十三衍生出的那条龙现在在哪儿,十三的原主人为什么要取走十三的内丹,倘若寻回内丹十三是否还能驾驭那条龙,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疑问,但是截止到现在为止还沒有线索可供分析和寻找。

    既然沒有线索,左登峰就沒有暴露出为十三寻回内丹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寻回内丹的可能xìng极小,十三的原主人既然取走了它,肯定是挪作他用了,中国如此广博,内丹小如豆粒,何从寻找。

    左登峰沒有暴露为十三寻回内丹的想法并不表示他不想帮十三寻回内丹,他只是不想事先说出來,因为一旦说出这种想法,十三就会报以希望,倘若寻之无果,十三定然更加沮丧,所以他不能说,只能偷偷的留意,寻找剩下的四只yīn属动物几乎要走遍中国的群山大川,在寻找yīn属动物的时候他定然会留心与十三身世有关的线索,而且十三一直跟着他,倘若十三发现了线索也必然会表现出來。

    事实上有些事情早在很久之前就出现过端倪,十三当rì跟着他前往庸国所在的湖南湘西一带的时候就一直喜食毒虫,尤其擅长驱赶巨蟒,事实上那些巨蟒体型极其庞大,不可能怕十三那三两猫尿,真正令它们畏惧的很可能是十三身上潜藏的微弱龙气。

    所有的事情都怕分析,仔细冷静全面的分析还是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他和十三当年在庸国边境的废弃城池里遇到过一条美女蛇,十三的举动和神态说明它之前听过美女蛇唱歌,而且它也点头表明它之前是跟随原主人到过庸国的,前后贯通得出的结论就是十三和它原來的主人到庸国是受到欢迎的,不然的话庸国人不会让美女蛇唱歌给他们听。

    如此一來就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十三和十二地支是敌对的,按理说十三的原主人和姜子牙也是敌对的,但是身为周朝下属的庸国竟然招待十三的主人,这就说明了十三的主人跟姜子牙并不是死对头,至少沒闹到彻底翻脸的程度。

    再有就是地支脖子上的项圈和十三脖子上的项圈样式是一样的,十三和十二地支分属不同的两个阵营,它们的项圈按理说不该一样,但是事实恰恰一样了,这一点也再次表明了姜子牙和十三的原主人先前有联系,不但有联系,关系还非同一般。

    还有就是项圈的作用,项圈貌似沒什么作用,只是一个标签,少了它也并不会对地支造成任何的影响,既然如此双方为什么还要给地支和十三戴上项圈。

    想到这里的时候,左登峰睡着了,但是他只睡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醒了过來,醒來之后他激动的浑身颤抖,在半睡半醒之间他竟然将所有线索贯通了,彻彻底底的想通了,沒有丝毫的疑问,百分之百的正确。

    三千年前阐教门人姜子牙下山辅佐周天子东征伐纣,他找齐了十二地支改变了周朝的气数令得周朝坐了天下,一直到此刻,姜子牙都是顺风顺水的,沒有遭到任何的阻碍,但是建立了周朝之后,姜子牙可能骄傲自大了,他的骄傲自大引來了一个截教门人的不满,于是这个截教门人就找來了十三送给了莱国,一个小小的莱国得到了十三之后,立刻国运亨通“兴渔牧旺谷粟,三年无殍”。

    十三的原主人之所以将十三送给莱国而不送给其他的国家有两个原因,一是莱国恰恰位于胶东半岛的一隅,国家很小,翻不过多大浪來,出了事儿也好收拾,二是莱国恰恰与姜子牙受封的齐国接壤,他就是要利用这个小国家來教训姜子牙,免得他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莱国并不属于周朝的诸侯国,所以姜子牙到了齐国之后立刻就派兵攻打莱国想要统一自己的封地,但是他沒能成功,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请出了十二地支,想要对抗拥有十三的莱国,对抗的结果是他颜面扫地,因为十二地支并不是十三的对手,到最后齐国不但沒有干掉莱国,还让莱国“得神物克十二魍魉,迫齐主姜子牙移都六百里”。

    那个截教门人的目的并不是要与姜子牙争天下,他只是想教训教训姜子牙,逼迫着姜子牙迁都之后,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于是就去莱国要带走十三,但是莱国的君主此时已经知道十三是“神物”了,磕头捣蒜的不让他带走十三。

    于是这个截教门人就开始发愁了,他发愁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周朝坐天下是顺天应命,他把十三送给莱国只是想教训姜子牙,如果把十三继续留在莱国,莱国势必会借助龙气反攻周朝,如果真的那样,他就干扰乾坤闯了大祸了。

    无奈之下,这个截教的门人就带走了十三的内丹,如此一來“神物”虽然还在莱国,却已经沒有任何作用了,而莱国的君主不知道这一点,临死还把十三埋进了坟里,唯恐失去这件“神物”,但是沒有了内丹的十三是无法继续改变地气发出龙气的,于是莱国最后还是被齐国给灭掉了。

    莱国这个国家,十三这只猫,都只不过是那个截教的门人教训姜子牙的工具。

    此外左登峰之所以确定十三的原主人是截教的门人也并非胡乱猜测,因为阐教门人肯定不会跟姜子牙过不去,而道教门人一直中规中矩很少惹乱子,只有截教门人不守规矩,看不顺眼了我就教训教训你。

    十二地支和十三脖子上的项圈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截教的门人非常非常聪明,他很可能引诱姜子牙与之打赌,然后从姜子牙那里搞來一个与十二地支佩戴的项圈样式相同的项圈套在了十三的脖子上,他这么做的用意是为了给自己留出退路,万一闹大了上头追查下來,他也有话应对,‘我俩闹着玩呢,你看,这些小东西脖子上的项圈都一样,’

    还有,那就是十三和十二地支脖子上的项圈都不是小时候戴上去的,而是姜子牙和那个截教门人使用法术套上去的,动物跟树不一样,根本不能在它们小的时候套个环在它们脖子上,因为它们会乱跑乱动,根本就套不住,即便套住了也不行,因为沒谁知道那些地支会长多大,万一发福肥胖了,脖子上的项圈就把它们勒死了。

    推测出了三千年前发生的事情令左登峰很是高兴,但是更令他感觉高兴的是此次前往濮国和髳国除了yīn属地支之外还极有可能解开十三的身世之谜。

    左登峰从不胡思乱想,他得出的结果全部都有根据,十三当年生活的区域绝对不会在商周范围内,因为商朝如果有它,国家就不会灭亡了,而周朝得到天下靠的是十二地支,也不是十三,所以十三先前生活的区域应该在商周以及其下属诸侯的国境之外,应该属于无人区,此外濮国和髳国所在的云南区域是现在的国境也靠近三千年前的国境,那片区域多水,多密林,有龙生存的条件。

    想明白这些,左登峰并沒有立刻告诉十三,一來十三现在已经缓过神來了,此刻正在浴室里折腾的叽哩咣当,二來十三是否能找回内丹也并不重要,因为在左登峰眼里十三不是他的战士,而是他的家人。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千年往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