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都是汉奸

第一百四十九章 都是汉奸

左登峰惯于独行,除了十三一直陪着他之外,也只有进入隐形阵法内的古城寻找金鸡的时候与玉拂和铁鞋同行过,他认识的人不多,认识的女人就更少了。

    左登峰闻声横移三尺转身回望,发现身后不远处的一家饭店门口站了一个身穿黑sè西装的女人,这个身材高挑惹火,长相妩媚漂亮的女人他认识,在济南的时候双方曾经合作侵入了rì军的1875部队。

    “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我如果真要开枪就不会喊你了。”纪莎微笑着冲左登峰走了过來,左登峰先前鬼魅一般的横移了三尺她自然是看到了,也猜到了左登峰那么做的原因。

    “习惯了,其实你如果真要杀我,我会提前察觉到。”左登峰冲纪莎笑了笑,他冲纪莎笑不是因为二人先前合作的很愉快,而是在陌生的地方遇到认识的人。

    “你一定常年过着提心吊胆的rì子。”纪莎走到了左登峰的面前,随之而來的还有一股香水气息。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左登峰沒有接纪莎的话茬,上次见面他并沒有告诉纪莎他叫什么。

    “知道残袍的人都知道他叫左登峰。”纪莎出言笑道。

    “你还在为那个什么调查处工作吗。”左登峰挑眉看了一眼那家饭店,饭店的窗户是大片的玻璃,靠近窗户的位子坐了一个男人,那人左登峰也认识,是纪莎的同事贾正春。

    “国民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现在叫军统局。”纪莎点头开口。

    “嗯,这个名字好记,好了,不打扰你们吃饭了,我先走了。”左登峰冲纪莎道别。

    “我们也是刚坐下,一起吃顿饭吧。”纪莎出言挽留。

    “白吃吗。”左登峰笑道,他先前道别其实是为了试探纪莎跟他打招呼是否有别的目的,如果沒有别的目的纪莎就不会留住他,现在看來纪莎喊住他并不是单纯打招呼。

    “不白吃。”纪莎探手拉着左登峰走向饭店。

    左登峰沒有再拒绝她,他欣赏真小人,讨厌伪君子,纪莎这么直白正对了他的脾气。

    这家饭店门口有开门的,在见到左登峰之后拒绝他进入,理由很简单,衣冠不整。

    左登峰和纪莎都沒有与之一般见识,二人离开饭店另寻地方,临走的时候纪莎冲贾正春点了点头,后者隔着玻璃跟左登峰打了招呼转而将视线转移到了街对面的电影院。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左登峰出言问道。

    “监视一个汉jiān的行踪。”纪莎转头看了一眼电影院。

    “在电影院里。”左登峰皱眉问道,直至此刻他才发现电影院门口有着不少穿西装带黑帽的人在负责jǐng戒。

    “对。”纪莎点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沒有再问,如果再问,纪莎就有机会顺理成章的请他帮忙了,他不想帮纪莎的忙,所以不问。

    “你们想吃什么。”纪莎伸手指了指一本正经跟在左登峰旁边的十三。

    “随便。”左登峰随口说道。

    片刻之后,纪莎将他和十三带到了一处街头的小吃铺,吃的是小笼包和生煎馒头。

    “你什么时候來的上海。”左登峰出言问道,这一刻左登峰终于明白为什么求人办事儿都喜欢请人吃饭了,因为人吃东西的时候心情都很愉快。

    “三周之前从青岛赶过來的。”纪莎回忆着回答。

    “你到上海干什么。”左登峰拿起一笼包子放到了地上,店铺老板见状刚想劝阻,左登峰抛出的一枚大洋已经落到了他的案板上。

    “刺杀汪贼和另外几个汉jiān。”纪莎低声说道。

    “汪贼是谁。”左登峰随口问道。

    “汪jīng卫。”纪莎环视左右再度压低了声音。

    “杀他干什么。”左登峰愕然问道,汪jīng卫是国民党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仅次于秃头,纪莎本身就是国民党的特工,怎么刺杀起自己的上级來了。

    “你不知道。”纪莎比左登峰还愕然。

    “知道什么。”左登峰还是一头雾水。

    “汪jīng卫已经投靠了rì本人,rì本人目前正在南京为他筹划建立伪国民zhèngfǔ,你怎么对国家大事这么不关心。”纪莎皱眉开口。

    “我为什么要关心,国家大事关我什么事儿。”左登峰撇嘴摇头,金针倒是关心国家大事,到最后把自己关心成汉jiān了。

    “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纪莎早就知道左登峰是这个德行,闻言也沒有过分惊愕,她先前惊愕的只是左登峰消息之闭塞。

    “给我一千两黄金,我去电影院里杀了汪jīng卫。”左登峰低头看了看十三,十三正挠开面皮坐等肉馅凉透。

    左登峰说的很随意,这话一出口,呆住的不止是纪莎,连食铺老板都吓傻了。

    “钱不是问題,不过电影院里的不是汪jīng卫,而是另一个大汉奸傅筱庵,他也是我们要除去的人。”纪莎面露喜sè。

    “傅筱庵是谁。”左登峰皱眉问道。

    “上海市长。”纪莎出言说道。

    “给我一千两黄金,我帮你杀了这个市长。”左登峰抬手拿起醋瓶发现沒陈醋了,抬头看向老板,却发现老板已经吓的跑掉了。

    “你到底要杀谁。”纪莎无奈的看着左登峰,左登峰的话颠三倒四,令她很难理解。

    “谁在电影院里我就杀谁。”左登峰起身过去拿醋。

    “什么意思。”纪莎瞪眼发问。

    “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不缺钱了,我想进去看电影,谁耽误我看电影我就杀谁。”左登峰落座说道。

    纪莎闻言沒有再说什么,因为左登峰的话完全不是常人能说的出來的,在纪莎看來左登峰已经疯了,即便沒疯,也快疯了。

    “你是不是感觉我是个疯子。”左登峰笑着看向纪莎。

    “你能问出这话,说明你还沒疯。”纪莎微笑回应,她非常清楚今rì的左登峰已经不是当年的左登峰了,不止修为变的深不可测,连思维也无法用常人的想法去揣度了。

    “你应该庆幸不是我的敌人。”左登峰这话是笑着说的,高深的修为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心态,但是促使他心态彻底改变的是银冠相面之后所说的那番话。

    “是的,咱们是朋友。”纪莎暗自心惊,左登峰就像一只不受控制的疯虎,喜怒无常,她深知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他。

    “它才是我的朋友,当年在济南如果不是它跳进1875部队的院墙救我,我早就死了。”左登峰伸手指着十三。

    纪莎闻言沒有开口,她不敢开口了,左登峰令她感觉到了恐惧。

    “别惭愧了,我给你个弥补的机会,要是办好了,我帮你杀个人也无所谓。”左登峰放下筷子端水漱口。

    “你想让我干什么。”纪莎小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不会让你脱裤子了。”纪莎紧张的神情令左登峰大感好笑。

    纪莎一听瞬时脸就红了,之前左登峰曾经这么戏弄过她,她一直视为奇耻大辱。

    “你负责给我搞一套潜水的装备,一箱手榴弹,再给我搞支枪,对了,子弹也多给我搞一些。”左登峰直接将任务转嫁给了纪莎,纪莎是国民党特工,执行的都是高度机密的任务,可见在组织中地位不低,这些事情由她干最合适不过。

    “普通潜水还是深度潜水。”纪莎并沒有问左登峰要干什么。

    “我不懂那些,就是可以在水中换气的那个呼吸装置,普通的就行。”左登峰比划着说道。

    “明白了,要什么枪。”纪莎表现出了军人特有的干练。

    “火力最猛的机枪。”左登峰说道。

    “你到底要打什么。”纪莎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出言发问。

    “我要说用來打猪你信吗。”左登峰苦笑开口。

    “不想说就算了,机枪分为轻机枪和重机枪,最先进的是二六式轻机枪和三七式重机枪,你要哪一种。”纪莎问道。

    “歪把子有沒有。”左登峰压根儿听不懂纪莎说的什么型号,他只用过歪把子。

    “大正十一式是rì本的,我们沒有。”纪莎摇头说道,歪把子机枪是rì本的轻机枪,国民党正规部队即便缴获了也很少使用,他们用的是进口货,只有八路军不挑食把它当宝。

    “那就要重机枪。”左登峰想了想出言说道。

    “三七式重机枪空枪三十几斤,它一分钟能打出五六百发子弹,你怎么扛弹药。”纪莎笑了,她发现左登峰是个彻头彻尾的武器盲。

    “随便吧,你看着办,三天之后给我就行。”左登峰说着站起了身,他不敢再多说了,说的越多越丢人。

    “你干什么去。”纪莎随他站起。

    “先帮你把那什么市长杀了,你也好专心办事儿。”左登峰招呼着十三转身向电影院走去。

    “也好,不过你得小心,他带着很多的保镖。”纪莎闻言面露喜sè,傅筱庵也是出了名的大汉jiān,倘若左登峰能杀了他,这个功劳自然要算到她的头上,只要是人就有喜欢的东西,纪莎喜欢的是权力。

    “就门口那些垃圾。”左登峰冷哼前行。

    “除了那些人之外,他身边还有一个喇嘛,看他的样子也是练武之人。”纪莎善意的提醒。

    “喇嘛,多大年纪。”左登峰皱眉问道。

    “五六十岁,两米多高,很胖。”纪莎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猛然停了下來,纪莎说的这个人无疑就是铜甲,铜甲也是汉jiān,确切的说应该是蒙jiān,反正就是走狗,这个人喜欢钱和女人,那什么市长能请动他也不出奇,不过这家伙晚上一般不出门,今天怎么破例了。

    “怎么了。”纪莎见左登峰停了下來,走上前來出言问道。

    “我还是帮你杀汪精卫吧。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九章 都是汉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