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繁华上海

第一百四十八章 繁华上海

左登峰离开清水观的时候情绪异常低落,事实上这几天他的心情都不好,不过他在回來之前就已经知道回返清水观会令自己难受,但是他还是回來待了七天,他的目的就是让自己难受。

    沒有谁能够了解他心中真实的想法,也沒有谁能够体会他这种类似自虐的作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随着修为的提升,能力的增强,他的地位也越來越高,受到的诱惑也越來越多,他有着太多幸福的选择,也有着太多忘记的借口,他怕自己迷失了自我,也怕自己背离了初衷。

    他发现了自己心中的伤口有了愈合的迹象,这种由人类本xìng引发的忘记过去的自我疗伤令左登峰感到了危险,所以他才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令自己清醒,人类的本xìng以及时间的流逝都在为他疗伤,但是他不需要,他回返清水观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已yù愈合的伤口再撕开,让悲伤令自己保持清醒,让痛苦令自己更加专注。

    离开文登县,左登峰径直南下,在清水观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去处,此时是冬季,三江并流区域应该处于枯水期,所以他将下一站定到了云南的“髳国”和“濮国”,冬天去那里是最佳时机,因为枯水期和旺水期相比江水至少会少一半,江水少一半,困难就会少一半。

    髳国和濮国所在的区域江流众多,所以左登峰猜测他们拥有的地支极有可能是水属阳鼠和水属yīn猪,十三曾经在喜神客栈里形容过那只yīn猪有十几米,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家伙,这么大的家伙即便在陆地上也不好对付,更何况它一定是水生动物,在水下与之相搏危险xìng极大,单纯靠憋气无法在水下停留时间太久,所以左登峰决定出发之前带上潜水设备以备不测。

    左登峰接触过现代科学,他并不认为借助科学的手段有什么不好,尤其是先前一通手榴弹把那群狼形巨人炸的四散奔逃更是令他对现代的武器装备刮目相看,谁规定会道术的人就不能使用武器,这一次他不但要带上潜水设备,还要带上大量的武器,他要的是最终的结果,而不是逞能耍帅的过程。

    左登峰想的很多,要想搞到潜水装备,只能从沿海一带的海军手里获得,但是刘公岛一带肯定不行,因为这里离他的家太近了,他还有两个姐姐,不能为她们带去潜在的危险,最好的地方就是上海,那里有很多国家的船只,获取潜水装备的机会相对较多,在得到潜水装备和武器之后直接西进,绕的路也不算多。

    髳国和濮国都在云南一带,那里已经快出国界了,路途很远,去一趟不容易,所以左登峰绝对不允许自己中途回返,务必提前想好可能出现的问題并想好对策,免得到时候傻不拉几的再跑回來找什么东西。

    潜水设备必须有,因为三江并流的地方水流很大,江水也深,不能依靠玉拂的蛇蛊,枪支弹药也必须有,能用手榴弹炸死就沒必要徒手搏斗,此外左登峰之所以要去上海还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虽然在海边长大,但他不会使用潜水设备,必须得学习,上海比山东的气温要高多了,另一个原因是上海是大都会,是中国最繁华的地方,他想在有生之年去那里看一看。

    左登峰是个聪明的人,也是个敏感的人,事实上他非常清楚救活巫心语的可能微乎其微,支撑他苦寻不休的并不是救活巫心语的幻想,而是一个男人所肩负的责任,有希望就不放弃,坚持到最后一刻,能救活巫心语自然最好,如果不能他绝对不会苟活,因为他知道如果活下去,早晚会在人xìng的驱使之下背叛巫心语。

    童话传说之中不乏一人先亡,另一人孑然一生的故事,但是左登峰知道那都是传说,现实生活中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也离不开男人,忍得了一时可以,沒有人能忍得了一世,要想不背叛,除非生命终结。

    左登峰走的并不快,在南下的途中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題,那就是那只yīn属水猪所在的位置,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它一定是在某一固定区域,但是这一区域的大小很难确定,最好的结果就是在水量较少的天坑水潭,如果真的是这样,不管是找还是抓都相对容易,但是这种可能xìng不大,因为那只水猪体型巨大,先前应该生活在一个很大的环境中。

    姜子牙的十二孤虚法布阵极为jīng妙,完全可以将江河的某一段水域封闭起來,在这一段水域里水流仍然可以正常流淌,但是水里的动物却不能内外游走,这种可能xìng最大,因为那片区域不可能再是隐形阵法,只有在江河之中截取一段困住地支最安全,也最不容易寻找,如果真的是这样,上游和下游的水生动物就可能不一样,也就是说上游有的鱼类下游可能就沒有,这是rì后寻找的一个线索。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线索,那就是那只像猪的动物绝对不会是长期生活在水里的,因为十三曾经见过它,这就表明它可以來到陆地上,而且可以长时间不回到水里,至于这只yīn属水猪到底是什么动物,目前还无法推测,可以肯定的是它绝对不会真的是头猪,还有就是它身上一定有毛,因为如果沒毛的话它离水时间太长皮肤就会干裂。

    最后一点可以不去现场而提前推测的线索就是那只yīn属水猪的周围有一只木属的毒物,因为五行之中水生木,所以它衍生的毒物一定是木xìng的,木xìng毒物所在的区域一定会有大量的树木,不过这些树木并不是毒物催生的,而是那只yīn属水猪在衍生毒物的同时一并催生的,如此一來就又多了一条线索,那就是yīn属水猪所在的区域一定会有旺盛而茂密的树木,寻找的时候应该侧重于靠近江边而树木旺盛的区域。

    将所有可以提前推测的线索逐一想好之后,左登峰的脑子闲了下來,脑子闲了人可沒闲着,中途遇到鬼子他也会动手杀上几个,但是杀与不杀他沒什么固定的标准,看着不顺眼就会杀,要是当时心情还算好,他就懒得动手。

    时逢乱世,土匪山贼四处可见,行走江湖的习武之人为数也不少,见识了这些人所谓的武功修为之后,左登峰终于明白自己目前的修为的确在金字塔的塔尖上,目前江湖中人习练的武术大部分都是花架子,有真功夫的不多,即便有真功夫也被掺杂了不少好看而无用的招式,这与时下国人虚荣的心xìng有关,不好看的不唬人的就沒有观众。

    中途左登峰还遇到了几个习练太极拳的,目前太极拳比较盛行,习练的人也比较多,拳师普遍知道太极拳走的是以柔克刚的路子,刚柔并济,但是他们知道的也仅限于这些,他们不知道的是太极拳和中医一样,都必须对yīn阳之理彻底通晓,否则就无法明悟神髓,但是真的彻底明辨了yīn阳那就是仙人了,根本也就沒必要练什么拳了,如果不能做到明辨yīn阳,练出來的太极拳就毫无用处,慢腾腾的比划半天还不如跑过去冲鼻子來一拳。

    左登峰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教训这些花架子,遇到瞎比划的他都会上去教训一番,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炫耀,也不是为了纠正对方的低级错误,他沒那么好心,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他看到低级愚蠢的错误就想纠正,哪怕对方跟自己毫无关系。

    不过对方被教训了之后都沒有吸取教训,而是死要面子的來上几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rì之仇我早晚要报。”遇到这样的情况左登峰直接再给上几脚,报你妈呀。

    左登峰虽然道法高玄,但是他很少闯荡江湖,他的时间大部分都浪费在荒郊野外了,南下的途中左登峰真的是大开了眼界,他看到了传说中的比武招亲,不过在驻足观看了一个钟头之后比武招亲这个词在他脑子里彻底成了贬义词,在他的印象当中比武招亲的女孩子都如花似玉,可是现实中别说如花似玉了,长的跟牛屎似的,根本就沒人过去跟她打,好不容易等到个手痒的上去挑战,那女的比划几下就往男的怀里倒,迫不及待的要认输,一个钟头的旁观令左登峰明白了原來比武招亲是这么回事儿,原來美好只存在于传说中。

    五rì之后的傍晚,左登峰带着十三出现在了上海的街道上。

    上海本地方言他听不太懂,不过基本的交流还是沒问題的,此时的上海已经属于rì占区,听说还有什么租界,不过左登峰对这些不感兴趣,他不关心国家大事,他是來办事的,也是來玩耍的。

    海的楼很高,人也很多,小汽车也多,流连于高楼大厦熙攘人群之中,左登峰感觉自己就是个土豹子,事实上上海的路人也的确把他当成土豹子,最主要的是他的衣着也确实让人感觉他就是个土豹子。

    左登峰很兴奋,因为他从來沒到过这么繁华的地方,十三也很兴奋,街道上闪烁的霓虹灯令它好奇而疑惑。

    夜sè初上,左登峰茫无目的的带着十三在繁华的街道上游荡,他沒有目的地,也不知道去哪里,游荡了半天,左登峰发现了电影院,他长这么大还从沒看过电影,所以他决定带十三去看场电影。

    打定主意,左登峰便走向街道对面的电影院,就在他想穿越马路的时候,身后传來了女人的声音。

    “你是不是左登峰。”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八章 繁华上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