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撵走天师

第一百四十六章 撵走天师

在左登峰的印象中金针是个胸藏城府,顾全大局的人,他沒想到金针会暴怒到这个程度。 

    “大哥,你可得冷静,他是正一教主。”左登峰闪身而出拉住了金针。 

    “正一教主主领三山符箓确有其事,但是那是主领而不是统辖,來的正好,老账新帐一起算了。”金针说着转身回屋。 

    左登峰随后跟了进去,发现金针正快速脱下便服穿上了茅山掌教的紫色道袍,整冠之后拿上拂尘又出了门。 

    “大哥,三思。”左登峰跟随在后出言劝阻,金针这架势明摆着是要去跟龙虎山天师张弘正动手。 

    “十年前我就三思了。”金针冷哼开口。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阻止,听金针的话外之音,两派之前可能就有底火。 

    金针快步穿过后院來到了前院正殿,此时茅山派的道人仍然盘坐在前院,大殿西侧的偏殿之中点有烛火,不问可知龙虎山和阁皂山的道人全在偏殿休息。 

    “福生无量天尊,是谁命你们在此盘坐。”金针走上前去愤然怒问。 

    “无量天尊,参见掌教真人。”茅山众人已经在这里盘坐了数日之久,早已疲惫不堪,金针的出现令他们瞬间精神抖擞,纷纷站起冲掌教稽首行礼。 

    “习有道法者留下,其余众人各司其职。”金针挥手下达了命令,众人闻言立刻轰然应是,四散开來各行其事。 

    金针随即走向西侧偏殿,还沒到门口,张弘正以及那驴脸老道一干人已经从偏殿走了出來。 

    双方碰头之后都沒有开口,张弘正在等金针先行施礼,因为按照正规的礼数也的确应该金针先行礼,但是短暂的沉默之后张弘正等來的并不是金针的‘福生无量天尊’,而是‘给我滚,’ 

    金针的一声“给我滚”不但令张弘正等人愕然震惊,连左登峰以及茅山众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不管怎么说茅山派都是正一教的分支,金针此举大失礼数。 

    “杜秋亭,你要欺师灭祖,叛离祖庭。”张弘正脸色犹如猪肝。 

    “茅山派上奉三清为尊,中承三茅真君,你正一派凭什么管我。”金针挑眉开口。 

    “六百年前成宗皇帝圣旨赐封我正一派主领三山符箓,为正一之首,你茅山派亦归正一管辖,你身为正一人师,茅山之主,竟然助纣为虐,甘做日本人的鹰犬,而今还要以下犯上,背离祖庭,你若仍然痴迷不悟一意孤行,茅山派灭顶之灾近矣。”张弘正厉声叫道。 

    “元朝皇帝赐封的是你龙虎山正一派,不是我茅山派,茅山派从未拿过朝廷一文钱的封赐,十年前江苏大涝,观中断炊,本座奉先师之命前往龙虎山求粮,你们龙虎山历代受封承俸,富甲一方,张氏一门非锦玉不着,非精肴不食,竟然以糙谷两袋敷衍本座,此等奇耻大辱,本座永生难忘。”金针说完伸手指向大门:“若要动手,我茅山派奉陪,若不动手,即刻给本座滚下山去。” 

    “杜真人,你们道门的事情我不便插手,我到山下转一圈去。”左登峰等金针说完立刻接口,他也知道金针真正要动手的话很难胜过张弘正,到最后必定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最主要的是一旦动手,各自手下定然会参与,那就成了群殴了,所以他得想个办法令张弘正不敢应战。 

    左登峰说完不待金针答话便向外走去,还沒走到门口,就听到张弘正气急败坏的发出了回返龙虎山的命令。 

    左登峰听到张弘正的话转身又走了回來,微笑着站到了金针的身旁。 

    片刻过后,龙虎山与阁皂山的众人纷纷下山,那两个被冰封的人左登峰也沒有出手救治,抬着走吧。 

    “张弘正为人狂傲自大,修为不在我之下,今天怎么会服软。”金针待众人走后方才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他怕我下去杀他的门人。”左登峰出言笑道,如果张弘正真的不走,左登峰一定会让他变成光杆司令。

    “今天这口恶气出的痛快。”金针走向道观大门,茅山众人已经跟着龙虎山等人下了山,名为相送,实为轰撵。 

    “这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如此一來那些日本人就知道你沒有被毒死毒伤,日后免不了再來骚扰你。”左登峰摇头跟上。 

    “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金针冷哼开口。 

    “把他们撵走容易,你这汉奸的罪名是洗不掉了。”左登峰再度摇头,再理智的人也有不理智的时候,金针这件事情处理的就很不理智。 

    “只要茅山众人不把我当汉奸就成,外人怎么说随他去,杀了那么多鬼子,到最后反倒把自己杀成汉奸了。”金针苦笑摇头。 

    “其实跟他们说清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茅山派在日占区,要想生存总要跟鬼子虚与委蛇,不比他们龙虎山和阁皂山在江西那么安全。”左登峰出言说道。 

    “你以为他们是來听我解释的吗?他们是來打压茅山派來了,近几年我声名鹊起,茅山派的名声盖过了他们,他们心生嫉妒。”金针冷哼开口。 

    “这个张弘正的天雷掌很怪异,日后遇到他你要当心。”左登峰看着夜色之中逐渐走远的龙虎山阁皂山众人。 

    “他们张家的天雷掌的确霸道,不过龙虎山轻身法术实在不敢恭维。”金针出言笑道。 

    左登峰闻言亦为之发笑,再厉害的招式也得追的上对手才能奏效,不然只能从后面吆喝。 

    回返道观之后,金针沐浴更衣,简单吃了点东西,随后与两位师兄和门人谈了片刻,半夜时分端着一壶新茶來到了左登峰所在的客房,他知道左登峰有很多问題要问他。 

    “大哥,藤崎一行有多少人。”左登峰出言问道。 

    “藤崎正男,还有一个女忍者,想必就是当日与玉真人交手的三川素,藤崎樱子沒有同行,除此之外还有一只上百人的军队和大量的民夫。”金针出言回答。 

    “他们是如何找到那处皇陵的。”左登峰皱眉发问,与金针同行的这两个人都不是精于风水的高手,所以左登峰很疑惑他们是如何找到那只阴属土羊所在的皇陵的。 

    “不清楚,周平王的陵墓是建在山体内部的,墓道入口距离山体有三里之遥,当年应该是在三里外向下挖掘,然后自地下向北挖进了山体,最终凿空并开出了陵墓,墓道入口非常的隐蔽,但是藤崎正男命令民夫挖掘的地方恰恰就是墓道入口。”金针端起茶杯开口说道。 

    “他们很可能知道十二地支所在的位置。”左登峰点头说道,藤崎樱子离去的时候曾经说过她知道十二地支的情况,由此可见藤崎手里的资料比他摸索出的线索要更详实更准确。 

    “他们可能知道位置,但是他们不知道陵墓里的地支是什么。”金针摇头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左登峰出言追问。 

    “那座陵墓的墓道和主墓室之间被人为的修建了一处三丈见方的圆形水塘,水塘不深,清水无毒,但是下面铺着黑色的沙子,一条红色的毒蟒就盘踞在那里,在见到那条毒蟒之后,他们极力的想猎捕它,后來发现主墓室里还有一只半死不活的怪羊之后他们显得很失望,所以我感觉他们是将那条毒蟒误认为是他们想要寻找的阳属土龙,由此可见他们虽然知道地支的位置,却并不知道那只地支具体是什么动物。”金针出言分析。 

    左登峰闻言再度点头,藤崎正男的目标跟他恰恰相反,藤崎正男找的都是阳性的地支,找到阴属地支对他來说的确沒有用处。 

    “我现在想不通的是那只毒蟒为什么在墓中不吞噬那只怪羊,不但不吞噬它,还保护它。”金针再度开口。 

    “十二地支本身并不厉害,但是它们都会衍生出一只很厉害的毒物,这只毒物会保护它,周平王当年就是抓住了它们之间的这种关系间接的利用了毒蟒为他守陵,这也说明了当年他建造陵墓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那只阴属土羊和那条毒蟒,不然的话不会在陵墓里为它们留出位置,陵墓建好以后,他们要做的就是将那只土羊和那条毒蟒移到陵墓里。”左登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在商周时期,坟墓的防盗机关相对较少,那时候的人连饭都吃不饱,也沒心思去研究陵墓里的机关,有一条毒蟒守陵已经很难得了。 

    “难怪它会撇下三川素跑进主墓室來攻击我。”金针恍然大悟。 

    “你是怎么得到那枚内丹的。”左登峰出言问道。 

    “陵墓里并沒有可供食用的草料和食物,那只三目怪羊能存活下來就一定是凭借了内丹,像这类存活时间很长的动物大部分都有内丹,要取得内丹也很容易,当它们感到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会主动吐出内丹以求活命。”金针开口说道。 

    “为什么它们会认为吐出内丹就能活命。”左登峰再问,如果金针说的是经验之谈,那他以后也可以效仿,不用剖腹,揍一顿就揍出來了。 

    “茅山派开门立派已有一千五百多年,一开始修行的是《上清经》,目的是求长生,宋朝中期就偏离了大道,开始侧重符咒小术,数百年下來,抓鬼驱邪伏魔降妖的事情干的太多了,在历代祖师看來,有灵性的动物吐出内丹表示它们悔过自新不想修行为害,不过在我看來它们吐出内丹就像人类被土匪打劫交出财物一样,纯粹是因为害怕。”金针笑道。 

    “那条毒蟒和那只阴属土羊如何处理了。”左登峰笑问。 

    “毒蟒被三川素杀掉了,那只怪羊也被藤崎给抓走了,他可能想要留到以后要挟你,他不懂内丹一说,你可以将计就计再耍他一回。”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六章 撵走天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