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金针之举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金针之举

“无量天尊,多谢左兄弟仗义援手!”到了后院,吴东方,邵正兴二人立刻冲左登峰稽首道谢。爱僾嚟朤他们不是傻子,知道左登峰是来帮忙的,也知道左登峰此举会为他自己招来多大的麻烦。 

    “客气了,杜真人怎么样了?”左登峰摆手开口。 

    “身中剧毒,命在旦夕。”吴东方皱眉摇头,他是金针的大师兄,面相仁厚,比较木讷。 

    “中了什么毒?”左登峰急忙追问。 

    “大师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邵正兴转头回望前院众人。 

    左登峰见状也没有再问,跟随着二人进入了后院,茅山派的后院很大,住着很多的道人家眷,但是金针的掌教卧室就在正殿之后,此时卧室的房门敞开着,门口两个道童正在煎药。 

    金针的掌教卧室分内外两间,外面是金针研习典籍的所在,相当于书房,里面是卧室,卧室里很空当,只有一张木床,金针此刻就躺在床上,他并没有穿着道袍,而是穿了一件俗家的衣服,这件灰色的衣服很是脏破,不但有着多处撕裂的痕迹,还附着了大量的泥土,由此可见金针先前曾经去过很远的地方。 

    令左登峰感觉诧异的不是金针的衣着,而是他的脸色,金针的脸色是金黄色的,仿佛涂了一层金漆,不止是脸色,身上裸露的部位也全是这种诡异的金色。 

    “这是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剧毒,银针刺穴放出的毒血都是黄色的,此毒无药可解。”吴东方叹气摇头。茅山尊卑有别,他们不管是作法还是治病都只能用银针。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左登峰出言追问。 

    “七日前凌晨时分。”邵正兴接口回答。 

    “他回来之后说过什么没有?”左登峰追问,他虽然不是用毒行家,却懂得阴阳五行的道理,金针面色金黄,这就说明他中的是金性毒物的毒。众所周知五行之中土生金,由此可以推断这种金性毒物是土属地支衍生出来的。旁以佐证,五行之中金生水,所以猴子衍生出的深渊下的那只有着耗子脑袋和昆虫身体的毒物,以及金鸡衍生出的巨大毒蟹都是水性毒物。 

    “掌教师弟身中剧毒,是用金针护心之法长途奔袭而回的,一进门就晕了过去。”吴东方伸手指着金针胸前的十几根金针,这些金针一大半扎进了体内,只有很短的一截裸露在外,下针的位置无一例外都在心脉附近,不问可知是杜秋亭自己下针的,而且通过他下针的部位可以看出他所中的毒是从口鼻吸入的。 

    “他什么都没说?”左登峰皱眉再问。 

    “我们二人见掌教师弟情势危急,便针刺他印堂,人中,承浆三穴,掌教师弟得以苏醒片刻,交代了几句后事。”邵正兴叹气开口。 

    “别说的那么悲观,告诉我他都说了些什么?”左登峰急切追问。印堂,人中,承浆位于人体头部正前,三穴一线,直达七窍,刺激这三处穴道可以令濒危之人短暂清醒。 

    “二师弟,还是你说吧。”吴东方七尺高的汉子此刻竟然眼圈泛红。 

    “掌教师弟说国家之大义,门派之安危,兄弟之情义他已尽皆顾及,三者兼顾,何其艰难。”邵正兴神情悲伤,语带颤音。 

    “日本人用我们茅山一干道人以及家眷老小的性命逼迫掌教师弟为其破阵,掌教师弟也是身不由己。”吴东方抬手擦泪。茅山派是火居道士,他们都有身家老小。 

    “他就说了这些?”左登峰出言追问。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杜秋亭自忖必死就不应该撒谎。 

    “掌教师弟还交代,等你前来吊唁之后才能封棺落土,如果你没有在头七赶来,就将发簪留下等你前来。”吴东方哽咽开口。 

    他这话一出口,左登峰陡然皱眉,片刻之后方才醒悟了过来,转头看向金针挽发的簪子,道门中人都喜欢竹子的高洁,经常以竹子做饰物,金针挽发用的是紫竹簪,这种细小的紫色竹簪只有度过天劫的人才有资格使用。 

    探手摘下簪子,左登峰立刻发现第二小节出现了破损,旋拧开来之后,一枚灰色的豆粒状事物滚落掌心。

    左登峰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枚黑色的事物是一颗十二地支的内丹,因为这上面有血丝纹理,根据颜色来看无疑是土属内丹,最令左登峰意外的是这枚内丹发出的是阴寒之气,也就是说这是一枚阴性的土属内丹。 

    手握着这枚土属内丹,左登峰终于明白金针为什么说国之大义,门派安危,兄弟情义他三者兼顾了,虽然目前仍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但是毫无疑问,他没有让日本人得逞。此外日本人的目标是阳性地支,而这枚内丹是阴性地支所有,由此可见金针不但没有让日本人得逞,还极有可能利用了日本人。 

    杜秋亭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在乱世之中杀敌救国。他也是一个负责的人,要考虑到门派数百道士以及他们家眷的安危,还要顾忌茅山的香火传承。他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竭尽全力带回了朋友最需要的东西。正如他自己先前所说,三者兼顾,何其艰难? 

    吴东方和邵正兴二人都看到了左登峰的这个动作,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金针留给了左登峰什么东西。左登峰也并没有向他们解释,而是全神贯注的端详着这枚内丹,端详过后又闻了闻,闻嗅过后他终于确定了这颗内丹是属于十二地支中那只阴属土羊的,也就是说他中的毒也应该是那只土羊衍生出的毒物造成的。 

    片刻过后,左登峰掏出铁盒将那枚内丹放了进去,奇异的现象在瞬间发生,这枚土属内丹与他先前获得的金属内丹缓缓的融合到了一起,体积微微增大,半分双色。 

    “端盆清水,再拿个海碗过来。”左登峰将铁盒盖好,放回了怀中。 

    二人闻言立刻走出了卧室,左登峰探手拍了拍金针的肩膀,金针的肩上挑了好几副担子,压力比他大的多。这一刻左登峰并没有感觉到羞愧,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金针即便骗他也不会让他送命,那是无奈之下的暂时隐瞒。而他也并没有在茅山有难的时候袖手旁观,虽然心中有气,也照样竭力相救。男人之间的友情深藏于心,见之于事,若露于外表,止于言谈就显得轻了。 

    如果换做其他的毒物,左登峰是真的没把握治愈,但是由十二地支衍生出的毒物左登峰就非常有把握,唯一令左登峰感觉不妥的是得委屈金针喝猫尿了。 

    很快的,吴东方和邵正兴二人就端来了清水拿来了海碗,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左登峰,等他出手施救。 

    “二位道长,你们去前殿安置一下龙虎山和阁皂山的那些人,咱们茅山的道人也不要从那儿坐着了。你们二人也去休息一下,两个时辰之后过来。”左登峰出言说道。 

    二人闻言点头离开,虽然左登峰说的很客气,但是他们也知道左登峰不想让他们在旁观看解毒的过程。 

    “对了,告诉他们,那两个被冰封的人没有生命危险,明天早上我就会帮他们治愈。”左登峰想了想出言补充。 

    二人再度应声,关门离开。 

    “十三,喝水。”左登峰指了指水盆。 

    十三闻言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左登峰。 

    “多喝水,撒尿的时候叫一声。”左登峰将水盆端到了十三的面前。十三见他坚持,象征性的喝了几口就跑开了。左登峰也没有勉强它,十三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没尿过,即便不喝水也快尿了。 

    等着十三撒尿的这段时间,左登峰一直在思考,他在为金针发愁,根据他将内丹藏在竹簪这一细节来看,他并没有杀掉那些日本人,而是哄骗了他们。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那些日本人如果知道金针没死,必然会再来要挟他去破阵,得想个办法一劳永逸才行。 

    还有就是,金针自己可能并不知道他帮日本人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了,也就是说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扣上了汉奸的帽子,外人可不管你是在耍日本人还是在帮日本人,只要跟日本人在一起了你就是汉奸。金针要想摘掉汉奸的帽子就只能跟龙虎山和阁皂山的人说实话,但是他们信不信是一个问题,他们会不会无心泄露又是一个问题,金针怎么骗的日本人现在还无法得知,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一定是骗的很彻底,也就是说日本人很难发现自己上当了,金针可不会干雪地藏尸的事情,如此一来保密就更重要了,像这种问题最好是不要告诉任何人。可是如此一来,龙虎山和阁皂山还是不会善罢甘休。 

    左登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到最后只能作罢,常言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还是救醒金针与之一起思考对策比较妥当。 

    不管人还是动物,都不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儿撒尿,除非真的憋不住了,一个小时之后,十三彻底憋不住了,哩哩啦啦的尿了一碗。 

    猫尿自然不会好闻,单是看着那碗黄悠悠的猫尿就足以令左登峰大皱眉头,不过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因此左登峰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扶起了金针,大哥,对不住了!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金针之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