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鸡内丹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鸡内丹

“现出原形。”左登峰踌躇良久冲那金鸡幻化的女子森然开口, 

    女子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神情微微惊恐却并未开口说话, 

    “现原形干啥,你真要拔它的毛。”金鸡沒有开口,铁鞋倒是接过了话茬, 

    左登峰闻言横了铁鞋一眼,他先前说的是气话,他自然不会真的拔光金鸡的鸡毛, 

    “它听不懂你的话,再说你让它现出原形干什么。”玉拂转视左登峰, 

    “金鸡找到了,接下來怎么办。”左登峰尴尬的看着玉拂,在此之前他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題,那就是找到阴属地支之后该怎么处理它们, 

    “你不知道。”玉拂闻言哭笑不得, 

    “不知道。”左登峰无奈摆手, 

    “那怎么办。”玉拂随之皱眉, 

    “先抓出去再说。”左登峰上前一步准备动手,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只金鸡,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既不能杀鸡取卵,又不是摁倒拔毛, 

    就在此时,那只金鸡幻化的女子开口说了一句什么,玉拂听得懂它的语言,立刻冲左登峰翻译,“它愿意将内丹交给我们,但是它想求咱们一件事情。” 

    左登峰闻言心中猛然一喜,他是修道中人,自然知道内丹乃灵性动物修行的精华,由此可见六只阴属动物的六枚内丹极有可能就是起死回生的关键, 

    “说來听听。”左登峰虽然心中欢喜,但是面上并沒有表现出來, 

    那金鸡幻化的女子闻言不待玉拂翻译,便快速的说了一句什么,玉拂闻言立刻面露难色, 

    “它是不是让咱们带走这个男的。”左登峰伸手指了指床边面带惧色的男子, 

    “它沒那么高尚,它说沒有了内丹就无力自保,它希望咱们能够保证它和这个男子在这里活下去。”玉拂出言说道, 

    “你俩是不是疯了,怎么跟一只鸟儿说话。*///*”铁鞋一脸疑惑的环视着左登峰和玉拂, 

    “让它吐出内丹,我帮它杀掉这里所有的怪物。”左登峰并沒有搭理铁鞋, 

    玉拂犹豫了片刻,转身翻译,金鸡幻化的女子闻言又说了一句什么, 

    “它说吐出内丹就不能再跟咱们交谈了,问咱们还有什么要问的。”玉拂继续翻译, 

    “六只阴属动物是不是都能变幻人形。”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问道, 

    “它说十二地支都不能变成人,它也不能,它只是让咱们产生了幻觉,其他的地支沒有令人产生幻觉的能力。”玉拂询问并翻译, 

    “你们终于醒悟了,道家法术就是不如佛法神通,我始终能明察本相。”铁鞋再度插嘴,左登峰和玉拂一直跟一只大鸟说话令他感觉很是怪异, 

    左登峰挑眉看了铁鞋一眼,实际上这家伙能不受迷惑并不是因为佛法高深,而是因为他疯了, 

    “问问它,主动吐出的内丹和挖出來的内丹有沒有不同。”左登峰沉声发问,这只金鸡会主动吐出内丹,另外五只阴属地支恐怕不会这么配合, 

    玉拂随之翻译,玉拂的话刚说完,金鸡幻化的女子立刻面露惧色,快速的张嘴吐出了一枚金黄色的内丹递给了左登峰,它误以为左登峰要亲自动手挖取内丹, 

    左登峰探手接过仔细端详,发现这枚内丹与玉拂使用的金豆大小相仿,不同的是灵气极其充盈,入手比黄金要轻,此外金色之中还夹杂有诸多细小的红色血丝, 

    “为什么它吐出了内丹,我还是感觉它是个女人。”左登峰将那枚内丹放于怀中铁盒, 

    “它变色了,成花的了。”铁鞋伸手指着那个金鸡幻化的女人, 

    “走吧。”左登峰点头过后转身前行,事实上他还有很多问題要问那金鸡,但是金鸡先前误会了他的话而急于吐出内丹,如此一來自然无法再问,不过左登峰也通过它的反应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挖出的内丹和主动吐出的内丹是一样的, 

    三人前行,金鸡幻化的女子与那胆小的男子随后,十三对那只金鸡并沒有很深的敌意,也沒有什么兴趣,看过几眼之后就跟上了左登峰, 

    在行走之时,金鸡幻化的女子和那男子一直跌跌撞撞,左登峰见此情景方才想起金鸡已然无法夜间视物,玉拂女人心性,便牵拉引路 

    到了金塔二层,左登峰停了下來,用袍子裹上了数十斤的金玉,随后跟上了众人, 

    金塔的大门已经变形,众人只能从地道原路返回,金鸡幻化的女子在见到巨蟹的惨象后驻足流连,很是不忍,左登峰见状招呼玉拂和铁鞋一起出手将它掀了回來,螃蟹有再生能力,用不了多久就能长出腿儿來,日后也可以保护这个金鸡和那个卢国仅存的男子, 

    走出地道已然是下半夜,铁鞋负着那男子,玉拂带着那金鸡幻化的女子,左登峰带着大量的珠宝和十三快速返回古城, 

    “它很轻,不会超过五十斤,入手能感觉到羽毛的纹理,但是怎么看它就是个女人。”玉拂注视着已经回到石楼的男女,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幸好只有它一只能令人产生幻觉,不然找齐六只阴属动物我估计得跟他一样。”左登峰伸手指了指正在木箱里翻找食物的铁鞋, 

    “阵符的颜色一直在加深,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回红色,咱们抓紧时间兑现诺言,不然他们很难在这里生活下去。”玉拂出言说道, 

    左登峰点了点头,虽然这只金鸡先前欺骗了他,但是最后还是交出了内丹,兑现诺言理所应当, 

    随后几日,三人将夔龙鼓滚了回來,修好了吊桥,那些雌性巨人还保留着人类群居的特征,即便休眠也聚在一起,三人听力极为敏锐,不难寻找其休眠山洞,一通杀伐,斩草除根,先前那四只雄性巨人左登峰还是沒杀它们,沒了老婆,光棍儿也生不出孩子來, 

    数日过后,出阵阵符已经彻底恢复红色,随时可以出阵,但是左登峰并沒有着急出去,这次进阵是因为运气好找到了阵符,实际上并不是破阵而入的,孤虚法十二章还是无迹可寻,所以左登峰一直在思考这处阵法究竟是如何成阵的,日后还要面对五处阵法,不可能次次都靠运气, 

    “孤虚法十二章沒有一定的规章,即便看透了这里的阵法,另外几处也不可能类推,还是先出去吧。”玉拂走到了左登峰的身边柔声开口, 

    “进阵靠的是运气,进塔靠的也是运气,我不可能回回运气都那么好。”左登峰茫然摇头,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吧,十三已经好几天沒吃东西了。”玉拂伸手指了指木箱旁边的十三, 

    左登峰闻言收回思绪点了点头,背起木箱走到石楼旁留下了两枚出阵的阵符,三人一猫随即离开古城往南行进,金鸡幻化的女子和那男子一直躲在石楼里沒有露面,对他们來说,左登峰三人就是卑劣的土匪,不但打扰了他们平静的生活还抢走了他们的东西, 

    “那只大鸟肯定出不去,你为什么要留下两块石头。”铁鞋回头反望,他不知道石头叫阵符,却知道那红色的石头能出入阵法, 

    左登峰闻言摇了摇头沒有回答这个问題,那个男子明显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他肯定不会外出,那只金鸡也不会放他离开,而此处阵法未破,那金鸡自然也不能外出,左登峰之所以留下两枚阵符只是为了兑现当初的诺言,他说过什么话他都记得, 

    三人离开的时候是个晚上,出了阵法,铁鞋再度扛起十三先走一步,左登峰和玉拂在后面跟随,左登峰心中有着诸多疑惑,一路上很少说话, 

    他一直在思考阵内那座金塔,那座金塔在三千年前应该还是石塔,石塔自然不能用來布置五行大阵,五行大阵的极致就是将五行之一当做阵眼隐藏在阵法内部,进不了阵就找不到阵眼,找不到阵眼就破不了阵,如此一來就成了死阵,可是阵法布成的时候,金塔还是石塔,石塔属土,土为五行之源,是不能做阵眼的, 

    如果说那只金鸡就是阵眼也不对,因为金鸡虽然可以感染周围的事物,也不可能影响三百里的范围,此外城中的建筑应该是姜子牙布阵之前就有的,除了那座变为金塔的石塔,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石塔是在街道上竖立起來的,堵塞了西南通往东南的通道,寻常的城市谁也不会在城市的街道上竖立一座高塔,也就是说阵眼应该还是那座石塔,可是石头绝对不能做阵眼,又***是个死胡同, 

    冬季的夜晚分外寒冷,快速飞掠的同时只能以灵气抵御寒气,前行两百里后铁鞋停了下來生火取暖,他担心冻到十三, 

    左登峰此刻形同入魔,坐在篝火旁一直皱眉沉思,良久过后仍然苦思无果,最终只能望天长叹,此时是晚上九点多,北斗七星已经出现在了东北的天空,就是这一抬头之间,左登峰猛然抓到了极为细小的端倪,随之延伸,片刻过后终于豁然贯通, 

    “原來如此,姜子牙真是太厉害了。”左登峰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快说说。”玉拂闻言急忙出言催问,左登峰这几天一直皱着眉头苦思,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已经想通了阵法的原理,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鸡内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