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暗应星辰

第一百三十八章 暗应星辰

左登峰之所以急切的要去金塔二层是因为一层停放的这些巨人尸骨旁边都有巨斧,也就是说这些巨人生前都是战士,连具棺椁都沒有,可见生前的地位有多低下,这里沒必要滞留。

    “这些尸骨先前是浸泡在水里的。”玉拂前行之际出言说道。 

    “金鸡会滋生大量水气,有水不稀奇。”左登峰随口说道。 

    三人快速的來到东侧拾阶而上,一层与二层之间并沒有门户阻隔,是连通的,进入二层,三人立刻目瞪口呆。这里全是贵重的金银玉石,以黄金居多,金制的生活器皿以及装饰品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玉石,玛瑙翡翠的原石,各种珍奇异物全部杂乱无章的散落在金塔二层的地面之上。 

    “这些全搬走,你可以组建一支军队。”玉拂出言笑道。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左登峰愕然皱眉,他自然不会组建什么军队。 

    “金马镫,金马嚼,金碗,金杯,这些东西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因为这里的人并不擅长骑马,也不可能奢侈到使用金质的生活器物,这些东西可能是战争的战利品,也可能是周朝天子赐给他们的封赏。”玉拂环视左右出言开口。 

    “有道理。”左登峰点头说道。当年卢国曾经派出巨人帮助周武王伐纣,事成之后不可能不获得赏赐。 

    “寻常的坟墓或者是祭坛,宝物一般会放在最后一层,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第二层?”左登峰皱眉开口,心思缜密的人活得累,他此刻一脑子的问号。 

    “不清楚,这里也高达十丈,金塔的确分为了七层。”玉拂并不能解答左登峰的疑问。 

    “阿弥陀佛,老衲化缘沒钵盂,这个趁手。”铁鞋走上前去拿起了一个金钵揣进了怀里。 

    左登峰和玉拂见状不约而同的笑了笑,事实上铁鞋并不贪财,只是童心未泯,在他看來拿着金饭碗要饭很好玩。 

    “先去三层,回來之后尽量多拿一些。”左登峰迈步上楼。 

    进入三层,三人又愣住了,西侧是数十间金属铸造的牢房,其余地方全是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刑具。 

    “这座金塔暗应北斗七星。”玉拂沉吟片刻正色开口。 

    左登峰闻言转头而望,听她继续解释,对于道家典故,玉拂要远精于他。 

    “金塔的七层暗对北斗七星, 

    第一层对应的是北斗七星的第七颗破军星,属水,司奴仆,主攻掠杀伐。所以一层全是士兵。 

    第二层对应的是北斗七星的第六颗武曲星,属金,司财帛,主财富金银。所以二层全是金银。 

    第三层对应的是北斗七星的第五颗廉贞星,属木,司刑罚,主廉贞仁正。所以这里全是刑具。”玉拂逐一分析。 

    “他们为什么要将金塔这么安排?”左登峰点头追问,玉拂说的这些他之前从金针赠送的典籍紫微斗数中读到过。 

    “众所周知北斗主死,南斗主生。活人对应南斗,亡灵应对北斗,这是常见的丧葬方式,只不过这里的布局很大。”玉拂出言解释。 

    “走,上去。”左登峰点头过后转身上塔,抓金鸡是当务之急,其他的可以慢慢研究。 

    “幸亏金鸡之前逃了出去,不然咱们这次來必定会受到一层那些巨人的攻击。”玉拂跟随在后出言说道。

    “都成骨头了,怎么攻击?”铁鞋好奇的问道。 

    “那些巨人的尸体先前是浸泡在金鸡滋生出的阳水里的,保持了一定的活性,外人如果侵入,极有可能惊醒他们。金鸡逃走之后一层的阳水断绝,尸体就腐烂成了骨架。实际上一层的那些巨人尸体是担负着保护金塔的任务的。”左登峰接口回答。 

    “你们怎么知道的?”左登峰的解释令铁鞋更加好奇。 

    左登峰闻言笑了笑,沒有再接他的话茬,台阶上有浮土,浮土上有脚印,脚印有两对,全是人类的,这就说明金鸡带着那个男子上了楼顶,而且金鸡并沒有现出原形。 

    四层对应的是文曲星,这里全是碑刻和竹简以及甲骨,记载的全是卢国的历史,与他之前猜测的一样,卢国的人类是黄帝的后裔,而巨人是战败的蚩尤的后裔,这里之前也的确是九黎族所在的区域。 

    五层对应的是禄存星,这个星宿主掌人类的寿数,到了这里,空间已经不大了,东西不过两百丈,这里停放着六具金色棺材,这些棺材长不过丈,宽有六尺,根据棺材的长度來判断棺材里当年存放的都是人类的尸体。金塔的北端停放有一具棺材,中间有两具,南侧有三具,呈三角形。 

    “棺材里面有阴物存在,但是并不厉害。”左登峰正色开口,进入五层之后他立刻感受到了这六具棺材里有阴物存在。 

    玉拂闻言转身走到最近的一具金棺旁边,探手掀开了棺盖,转而侧目打量着棺材里的东西。左登峰随之走了过去,发现棺材里躺着一具女性干尸,根据干尸的衣着和头饰來看,她当年在卢国应该是个地位比较高的女子,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这具干尸虽然已经干瘪干枯,却仍然有着活性,此刻正抬起右手缓缓的抓向玉拂。

    “这是怎么回事儿?”左登峰转头看向玉拂。茅山派善于操控阴魂,而辰州派善于控制阴物,对于这类东西,玉拂是真正的行家。 

    玉拂闻言沒有说话,而是面无表情的走向第二具棺材,探手掀飞棺盖,棺中也是一具干尸,这具干尸是男性,肢体和面孔已经枯干,在棺盖被掀走之后也同样蠢动着想要探手抓挠玉拂。左登峰走到近前的时候玉拂已经走向了第三具棺材,第二具棺材里的男性干尸似乎对左登峰并不感兴趣,缓慢的转动着干枯的头颅望向玉拂所在的方向,与此同时还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是它生机已经枯竭,动作缓慢而无力。 

    玉拂接二连三的将塔中所有的棺材全部掀开,左登峰随之上前观察,发现这些棺材里的人全是壮年男子和年轻的女子,所穿衣物虽然大部分已经腐朽,但是仍然可以看出都是华贵的服饰,也就是说这些人生前的地位不低。 

    “这些干尸不攻击男人。”左登峰走上前去冲皱眉站立的玉拂说道。 

    “它们试图攻击我并不是因为我是女人。”玉拂正色摇头。 

    “那是因为什么?”左登峰愕然追问。 

    玉拂闻言沒有说话,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绿色的竹筒递给了左登峰,左登峰探手接过,棺中的干尸立刻将枯干的手指伸向了他。 

    “这些干尸生前就是中了这种蛊毒而死的。”玉拂出言说道。 

    “这里面是什么?”左登峰摇了摇竹筒,发现里面好像是粉末状的东西。 

    “同命蛊,一种同归于尽的蛊毒,用施术者本人的头发炼制,但凡中了这种蛊毒,施术者和中毒者的生死就捆绑到一起了。”玉拂正色说道。 

    “这种蛊毒是你们辰州派自创的?”左登峰出言发问。 

    “不是,辰州派沒有用毒的法术,我研习的毒术是苗疆秘传的。”玉拂摇头说道。 

    “你们那里的人所用的毒术可能庸国传下來的。”左登峰说道。 

    “这是自然,不过这种同命蛊是用施术者本人的头发炼制的,不同的人炼制的同命蛊的毒性也不尽相同,所以它们不应该感受到我怀里的同命蛊,除非……”玉拂说到此处皱眉摇头。 

    “除非什么?”左登峰出言追问。 

    “除非这个施展法术的人跟我有血缘关系。”玉拂正色开口。 

    “我先前在阵法外面的山洞里发现了庸国人留下的大量存放毒物的器皿,由此可见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阵法已经布了起來,也就是说这里先前并沒有受到庸国的毒害,这六个人的棺头上刻着这些人的名字,他们无一例外的全姓姬,衣着和死后的丧葬规格这么高,说明他们是贵族,所以我猜测这些人是都城外那些小城的主事者,他们是在外面中了毒之后被人送回來的,这个用毒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我送你那只凤簪的原主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应该是庸国的贵族后裔。”左登峰仔细分析。 

    “那你是不是该喊我一声金玉公主?”玉拂出言笑道。 

    “你要乐意我就喊你一声金玉满堂,这些人怎么办?”左登峰冲棺中的干尸努了努嘴。 

    “它们早就死了,之所以会动是因为蛊毒还残存在它们体内,不用管它。”玉拂转身走向东侧台阶。 

    六层为巨门星,土性,主是非善恶,这一层空间更显狭小,里面堆放着大量的龟壳,乌龟在古代被视为吉祥之物,除此之外龟甲还是占卜用的灵物,这东西用來占卜自然是不灵的,所谓是非善恶也只不过在当权者的一念之间。 

    在这里左登峰并沒有久留,而是快速的上了七层,來到七层,发现这里的布置犹如一处闺房,金鸡幻化的女子此刻就坐在房间正中的一张玉床上平静的看着左登峰和玉拂等人。 

    北斗七星第一颗星名为贪狼星,此星主桃花,也就是说是颗色星,金鸡为雌,幻化的女子很是妖媚,暗应星辰,不过它现在幻化的女子与先前幻化的那个截然不同,要妖媚数倍。 

    三人一字排开堵住了去路,金鸡自然无处可逃,不过左登峰也并未立刻动手,他只知道找齐六只阴属动物有可能令巫心语肉骨回魂,但是他却不知道六只阴属动物该怎么用。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八章 暗应星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