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池毒物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池毒物

崔金玉愕然的看着左登峰走远,心中五味陈杂。不可否认左登峰并不正直,因为正直的人不会雇佣亡命之徒为其冲锋送死。这一刻玉拂很失望也很痛心,因为她发现左登峰真的已经步入邪途了,除了那飘渺而坚定的目标,他的心中已经沒有对错和是非了。 

    玉拂一直站在原地沒有动,一直到左登峰半个小时后回來才冲其展颜一笑,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有些男人胸怀天下,这类男人眼中沒有一己之私,有的只是国之大义。左登峰自然不属于这类人,他的眼中只有自己那死去的妻子,造成他这么狭隘的原因是他接触过的人都辜负了他,只有那个名叫巫心语的女人沒有辜负他,所以他就将自己的后半生全给了那个死去的女人,不离不弃生死不渝的执着与忠诚,披霜带雪寻遍天下的坚韧和隐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毅力和豪情,这样的男人比那些满口国之大义的男人更令女人心动,古语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一个男人首先应该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和家庭,这是男人最基本的义务,其后才是兼济他人,如果抛妻弃子的为他人奋斗,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希望自己的伴侣只对自己好,一个见人就笑的人是属于大家的,一个只对自己笑的人才是属于自己的。左登峰的所作所为恰好对应了这一点,他不是个老好人,对他好的人他会报答,对他不好的人他就会报复,跟这样的人交往永远不用担心他会以怨报德,因为他本性良善,不会对不起别人。不过也别指望他以德报怨,因为他恩怨分明,不会对不起自己。 

    这种男人是有性格的,而这正是玉拂看重并欣赏的,她不希望自己日后的男人对每一个人都好,她只希望她日后的男人只对自己好,那才显得珍贵。 

    不过玉拂也很清楚左登峰很难接纳她,左登峰律己甚严,不会给自己任何的借口去背叛亡人,玉拂很清楚自己沒有机会了,不过她也沒想过要求太多,能陪着他完成心愿也是一件很值得自傲的事情,在她看來左登峰即便找齐六只阴属动物也很难将巫心语复活,不过结果怎样并不重要,巫心语如果复活了,她会欢喜的离开,人一辈子能做一件值得自傲的事情已经足够了。如果巫心语沒有复活,她也可以拖住这个男人,所谓的拖住并不是拥有他,而是让他对尘世有着一丝眷恋,免得他万念俱灰之下散功自尽,以左登峰的性格,这种可能性很大,玉拂不想他走了绝路。 

    “走吧。”左登峰冲玉拂笑了笑,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玉拂都想了些什么,他更不知道他自毁形象的佯装贪财不但沒令玉拂讨厌他,还起了相反的作用。 

    “用不用分头找?”玉拂出言问道。 

    “最好别分开,三百里的范围并不大。”左登峰摇头开口。 

    “也好,一起行动也好有个照应。”玉拂点头答应。 

    左登峰转身走向城门,带着十三越过护城河向南寻找,二人走的是夔龙鼓碾压的那条路,先前二人是从中途发现小路的,并不知道小路向东延伸到什么地方。 

    “他们为什么要多次推着夔龙鼓从这里往复?”玉拂出言问道。 

    “不清楚,有可能是出來寻找食物的吧。”左登峰伸手指了指小路两旁的一些植物,那些植物有很多都残留有果实,狼形巨人是肉食动物,不会吃这些东西。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先前的上当令二人都有些神经紧张,唯恐错过任何细节,有些简单的事情也想的复杂了。 

    來到山半腰,二人发现了远处上蹿下跳的铁鞋。 

    “看见沒,铁鞋干的才是日本人干的事情。”左登峰伸手指着铁鞋出言笑道,铁鞋此刻正在远处放火,遇见干草就点火,遇到巨人就追杀,有时候两件事情还是同事进行的,忙的不亦乐乎。 

    “他是烧杀,你是抢掠。”玉拂闻言不禁莞尔。 

    “铁鞋的修为异常精深,是个很好的帮手,以后还得带着他。”左登峰点头开口。 

    “他是个沒有心计的疯子,你怎么好意思利用他?”玉拂不满的看着左登峰一眼。 

    “我就是要利用他,而且至少要利用他三次。”左登峰前掠的同时转头南望。 

    “凡事都得有个尺度。”玉拂抬高了声调,做人的底线是不能卑鄙无耻,玉拂此刻就感觉左登峰触及到了这个底线。 

    “我利用他是为他好,他帮我三次我就会出手治好他的疯癫。不然我凭什么冒险帮他?”左登峰冷哼开口。 

    “他疯了好多年了,你能治好他?”玉拂落下身形探手拉住了左登峰。 

    “他的十二经络中的足厥阴肝经和手厥阴心包经这两处经脉淤塞不通,这是他的病因,发病原理是过分生气导致了足厥阴肝经淤塞,肝经淤塞造成了肝火过旺,肝火过旺又造成了手厥阴心包经不通,如果换作常人定然会成天发怒,不过他沒有,他是佛门高僧,心性慈悲,硬是强忍着不发火,其实他还不如发火呢,火发出來还会好一点,现在这样越憋越坏,我让他去杀那些怪物就是为了让他宣泄火气。”左登峰转头看向玉拂。 

    “这样就能治好他的疯癫?”玉拂闻言面露疑惑。 

    “只能稍微缓解一下,真正要想治好他的疯癫得用阴属灵气游走他的肝经和心经,驱散这两处经络的火气。寻常的佛道中人修炼的都是大小周天,不敢触及十二经络,而我修行的法门走的恰好是十二经络,此外我的玄阴真气也正是阴性的,用來克制肝火最为有效。”左登峰出言解释。 

    “那你为什么不帮他,他是佛门高僧,自然会知恩图报。”玉拂出言求情。疯子本來就令人同情,善良的疯子更是如此。 

    “不到时候。”左登峰转身欲走。 

    “为什么不到时候?你治好他,我们一起帮你,总好过你花钱找些居心叵测的外人。”玉拂再度抓住了左登峰的袍子。事实上她此举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就是有铁鞋相伴,少了孤男寡女之虞,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手相助。 

    “实话告诉你吧,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十二经络是人体主脉,我如果以玄阴真气侵入,他体内的灵气会以为遭到了外來攻击,立刻就会产生无意识的抗拒,他的洗髓经已经大成,灵气修为不下于银冠王真人,目前我沒有十成把握降服住他体内的灵气。这种情况就像给疯狗治病,按不住它是要挨咬的。”左登峰皱眉解释。 

    左登峰这个不恰当的比喻令玉拂展颜发笑,转而松开了抓着他道袍的右手。 

    “等我灵气修为高于他,我就出手帮他治好疯癫,跟着我遭几年罪,总好过一辈子浑浑噩噩疯疯癫癫……快拉我一把。”左登峰一跃而起越过了山梁,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山脊对面竟然是一处巨大的湖泊,湖水几乎与山脊平齐,他先前与玉拂交谈沒有分神感知,加上这处湖泊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因此等左登峰发现已经止不住身形了,倘若换做平时他可以运转灵气再掠回來,但是阵法内无法在空中转身停留,情急之下只能向玉拂求救。 

    玉拂反应极为迅捷,闻言立刻轻身跃起,与此同时伸出右手将左登峰隔空抓了回來。 

    “你太不仗义了你。”左登峰落地之后指着十三的鼻子笑骂,关键时刻十三从他肩上跳下來先跑了。 

    “猫都怕水,你怎么也这么怕水?”玉拂站于山脊打量着眼前的湖泊,寻常湖泊一般地势较低,而这处长达数十里的湖泊却恰恰相反,它处于几座山峰的包裹之下,远远高出地面,按照寻常的说法,属于一处中型天池。 

    “我如果说怕蚂蝗咬我你信不?”左登峰出言笑道。 

    玉拂闻言也是一笑,在她看來左登峰说的是玩笑话,其实左登峰说的是实话。 

    “不用看了,就是这里另外一处出口。”左登峰打量了一下这处湖泊随口说道。他之所以这么确定有三个原因,第一,这处湖泊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地势太高。第二,这处湖泊的湖面上生长着大量的水生植物,到了冬季也并未枯萎,密密麻麻的几乎看不到水面。第三,他敏锐的感觉到了湖中有着大量他从未见过的动物。 

    “湖水很浑浊。”玉拂闻言点了点头,她先前也沒有想过会是这么巨大的湖泊。 

    “这里面有东西。”左登峰开口补充,阴性金鸡会滋生出大量的阳水,这种水不管对人还是对动物都有益,自然会有大量的水生动物从这里繁衍。此外湖水很是温暖,在温暖的环境下动物长的更快,体积也更大。

    玉拂闻言沒有开口,探手从怀中取出了三枚黄色纸符,就近扭下几根草梗做了三枚小旗,间隔三尺一字排开的插于岸边,片刻之后左右两枚小旗被崩飞,中间那枚黄色小旗陡然起火。 

    “什么情况?”左登峰皱眉问道。他虽然不知道玉拂施法的原理,却知道她在窥探湖水中的情况。 

    “里面的动物很多,不过有道行的动物只有一条。”玉拂正色开口。 

    “是什么?”左登峰再问。 

    “是什么不清楚,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一定有毒……”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池毒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