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布火阵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布火阵

铁鞋说着站了起來转身欲行,刚走几步又回來了。 

    “怎么了?”左登峰撇嘴笑问,他以为铁鞋识破了玉拂的激将法。 

    “降妖伏魔也不能空着肚子吧。”铁鞋探手延出灵气从火堆中抓起了一个黄泥团,用僧袍兜着出城而去。

    “他心性仁善,咱们不应该戏弄他。”玉拂叹气摇头。 

    “他偷你猴子的时候你怎么不认为他心性仁善?况且他干的事情沒什么危险,危险的是这座金塔。”左登峰将火堆旁遗留的木柴扔进火堆。 

    “这座金塔并不是黄金建造的,建造金塔所用的巨大金条有着很明显的石质纹理,我感觉它们先前应该是青石,后期受到了金鸡的影响才变为坚硬的黄色金属。”玉拂出言分析。 

    “有可能,那些巨人的骨骼之所以变成那个样子也应该是受到了这只金鸡的影响。”左登峰抬手为手表上弦。 

    “这里的锁链先前是完整的,说明金鸡不是从这里逃出來的,应该有另外一个出口。”玉拂说道。 

    “有道理,不过这个出口应该不是建筑的时候预留下的,极有可能是后期出现的,而且这个入口应该在地下。”左登峰点头说道。 

    “鸟类并不擅长挖洞。”玉拂摇头开口。 

    “我先前曾经见到困住九阳猴的阵法,走的是阳金生阴水的路子。这只金鸡属于阴性,它必定会滋生出阳性的水,但是金塔周围并沒有大量的积水,这就说明这处金塔的下方必定有着很大的空间,金鸡滋生的水气都从下面排走了,也就是说金鸡极有可能是从这个地下通道逃出來的。”左登峰加以分析。 

    “兵分两路,先从城中寻找,如果沒有发现,就得出城寻找湖泊了。”玉拂站起了身。 

    “不着急,先吃点东西,然后试试能不能冲开这道门。”左登峰阻止了玉拂,转而拿起火中的那个黄泥团拍碎之后将野鸡分了一半给玉拂。 

    玉拂吃的很少,左登峰吃的也不多,剩下的都归了十三,他的木箱里还有大米,人可以吃大米,但是十三可不吃斋。 

    吃过东西,左登峰开始环视左右寻找回壁,金塔的出口正对城门,距离大门很远,冲撞火阵沒法儿布置。

    “金塔大门有两尺多厚,很难冲开。”玉拂见左登峰迈步估算距离,猜到了他想布置某种阵法。 

    “能冲开大门是上策,进去就抓。寻找阳水的去向是中策,费时费力。下策就是守株待兔,等他们自己出來。能走上策绝不用中策和下策。”左登峰说着走向城门,片刻过后将那巨大的吊桥拆卸挪了回來,一阵忙碌,搭起了木台,上置木柴,布阵完成。 

    “这是什么阵法?”玉拂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我布的阵法都沒有名字。”左登峰随口回答。 

    “你这么年轻就能自创阵法,假以时日定然可以成为一代阵法宗师。”玉拂由衷的敬佩。 

    “我从沒想那么远。”左登峰皱眉思索。 

    “有什么难处?”玉拂见他面露难色,知道他遇到了难題。 

    “这个火属阵法可以发挥出数倍于回壁自身能力的威力。但是这里沒有回壁,只能用人來充当回壁,男人属阳,女人属阴,所以咱们都不能单独充当回壁,只能一起动手。”左登峰皱眉说道。 

    “那就一起。”玉拂闻言向他走了过來。 

    “一起來就沒人触发阵法了。”左登峰连连摆手,木台上面的引火之物有数百斤重,十三肯定拉不动。 

    “还是寻找另外那个入口吧。”玉拂出言说道。 

    “那个入口势必非常的隐蔽,此外那条入口也一定是条水道,这里的水里都有蚂蝗,还有那种咬人的怪鱼,我可不想下水,更不想钻洞。”左登峰连连摇头,左登峰不怕个头大,就怕数量多。 

    “那怎么办?”玉拂摊手苦笑。 

    “有了。”左登峰猛然想到了一条可行之计,走上前去点燃了火堆,随即让玉拂站于三丈之外等待大火燃起之后推倒架子,玉拂和金针的灵气修为相仿,灵气可外放三丈,而他勉强可达五到七丈,众人之中银冠灵气修为可达九丈,居首位。 

    左登峰自己走到了火阵后面十丈之外,招手唤过十三,让十三蹲在了他右侧五步之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十三补充一下阴性气息,十三既然名为十三阴阳,体内自然就是含有阴阳两种属性。 

    “不要动,一定不要动。”左登峰冲十三叮嘱,十三闻言很是紧张,它不明白左登峰为什么要让它蹲在那里,不过听到左登峰的叮嘱之后十三还是点了点头。 

    “好了,拉倒木架,让它接触地气。”左登峰待大火燃起,冲玉拂说道。 

    “会不会伤到它?”玉拂不放心的指了指十三。 

    “反冲的力道全部由我承接,它只是中和这片区域的阴阳之气,沒有危险。”左登峰摇头说道。 

    玉拂闻言转身延出灵气拉倒了木架的支撑,火阵落地,左登峰立刻感觉一股暴虐的火属灵气向后反冲了过來,这时候左登峰要做的就是延出灵气顶住这股回力,以此给火阵前冲提供支撑和动力。 

    不出左登峰所料,十三的确中和了这片区域的地气,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反冲过來的火属灵气异常暴虐,他根本就撑不住,但是他又不甘心就此闪身,情急之下便将无法承接的大部分火属灵气导入了地下,按理说火气入土会消弭于无形,但是左登峰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这处城池荒废了多年,虽然表面看是土路,实际上这些散落的泥土下方是当年的青石路面,而金塔周围的这些青石路面由于常年受到金鸡的气息感染,已经带有了很重的金性。如此一來就造成了一串鞭炮两头儿响的局面,火苗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向前冲向了金塔大门,另一部分向后蹿入了左登峰所在的地下,这一过程只在转瞬之间完成,左登峰还沒來得及反应就被炸上了半空,身旁传來的“哇呜”说明五步外的十三也沒能幸免。 

    好在火苗是从地下炸出來的,只有向上的冲力,不会对人产生多大的损害,即便如此一人一猫还是被炸了个狼狈不堪,落下之后灰头土脸。 

    “你沒事儿吧?”玉拂见状急忙掠到了左登峰的近前。 

    “沒事儿,你现在还认为我能成为一代阵法宗师吗?”左登峰站稳之后率先去看十三,十三并无大碍,只不过受惊不小,吓的跑出去老远。 

    “慢慢來,不着急。”玉拂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也看出了左登峰虽然可以布置阵法,却并不成熟,很多地方还需要推敲和改进。 

    在异性朋友面前出丑令左登峰大为尴尬,讪笑几声拍掉身上的浮土走向金塔大门。 

    火阵威力很大,厚达两尺的大门已然被其冲撞的扭曲变形,可惜的是大门并沒有被冲开,观其情形应该是门内上下都有门闩。 

    左登峰见状大为懊丧,白忙了,白丢人了。 

    “先前我一直担心咱们在寻找其他入口的时候它们会从这里跑出來,这样最好,咱们进不去,它们也出不來,免得你进我出的捉迷藏。”玉拂出言宽慰。 

    “你负责东北和西北,我负责东南和西南,先从城里找,如果沒有,再去城外。”左登峰冲玉拂笑了笑,聪明的女人总会在男人尴尬的时候为其留下颜面。 

    玉拂点头过后向东北掠去,左登峰转身向东南区域走去,十三看到左登峰的木箱在这里,知道左登峰还会回來,因此就沒有跟他一起去。 

    整体來说,这座古城可以分为东城是西城,东城为贵族生活的区域,西城为奴隶生活的场所,左登峰先前的安排就是为了让二人各自巡查一半贵族区和一半奴隶区。 

    这处城池有三千年的历史了,所有能腐烂的东西全腐烂掉了,但是黄金和玉石制品却保留了下來,通过精美的楼阁以及大量的金银器皿來看这里的贵族先前生活的十分奢华,反观西面奴隶居住的地方,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连石制床铺都沒有,生活器皿也都是最简陋的石器,这里最常见的就是石斧和各种耕种的农具,左登峰还发现了唯一的一件装饰品,是用黑色的石头磨成的头饰,头饰很大很长,不问可知是巨人使用的,他们虽然是地位低下的奴隶,却也有爱美之心。 

    “你怎么空着手回來了?”左登峰回到金塔下方清点战利品的时候玉拂悠然回返。 

    “你怎么跟日本人学会了?”玉拂愕然的看着左登峰眼前琳琅满目的金银珠玉。 

    “我日后总要吃饭的,况且现在这社会有钱好办事儿。”左登峰开始一件件的往木箱放物件儿,这些东西都是他先前从贵族区发现并兜回來的,以金玉为多,白银较少。 

    “难得啊,你一件也沒拉下吧?”玉拂哭笑不得的看着一副守财奴嘴脸的左登峰。 

    “沒有,能拿的全拿了。”左登峰将东西放进木箱,转而背起木箱往东北区域走去,玉拂肯定沒拿那里面的东西,他要去再搜刮一番。十三见他背起木箱也起身跟了过去。 

    “左登峰,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贪财了?”玉拂不满的冲其开口。在她看來左登峰寻找这些值钱的器物而不去寻找金塔入口是本末倒置。 

    “当我明白人多力量大的时候。”左登峰并未回头。“这个社会最值钱的就是钱,最不值钱的就是命,有了足够的钱,我可以雇佣无数要钱不要命的人给我充当马前卒!” 

    玉拂闻言猛然皱起了眉头,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左登峰是个很正直的人,但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布火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