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蚩尤后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蚩尤后人

“你能听懂她的话?”左登峰闻言顿觉尴尬。先前的三字经,论语,牧誓都白吆喝了。 

    “能,她说的跟我们家乡的土语很像。”玉拂点头说道。 

    “告诉他们,咱们沒有恶意。放火是为了烧死外面的那些怪物。”左登峰出言说道。玉拂居住的湖南地区在古时候是庸国一带,庸国和卢国当年是接壤的,所说的土语相似也有可能,而且语言是口口相传的,延续数千年也不容易走样儿。 

    玉拂闻言冲左登峰点了点头,转而冲那女子快速开口,女子一见玉拂懂得他们的语言顿时面露喜色,快速与之一问一答的交谈,说的什么左登峰一句也听不懂,他只能根据二人的神情來判断玉拂一直是发问的一方,而对方一直在被动回答。玉拂的语气并不是非常和善,她先前见到的一幕令她对这个女人很是鄙夷。 

    “你能不能注意一下语气,怎么搞的跟审犯人似的?”后期左登峰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出言插嘴。 

    “要不你來问?”玉拂闻言转头横了左登峰一眼。 

    左登峰见状只能闭嘴,被噎了之后左登峰明白一个道理,委托别人做事情的时候自己还是少干预。 

    审讯一般的谈话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双方也一直各自站在门里和门外,这一个多小时玉拂跟对方说的什么左登峰不知道,对方回答的什么他也不知道,不过他却根据那个女子的神情判断出她的智商很高,很聪明,她说话的语气一直很平静,不管玉拂的态度多不好,她都沒有介意。反观站于右侧门内的那个男子,他脸上的神情一直在变化,时而高兴,时而悲伤,时而疑惑,时而惊恐,左登峰由此判断,此人较为单纯,心机不重。 

    到了最后,左登峰干脆不听了,后退数米从一块青石石条上坐了下來逗着十三玩耍,他这个举动有两个用意,坐下是趁机休息,逗猫可以缓解对方的心理压力,不过十三很懒,不听逗。 

    又过了许久,玉拂终于问完了,转身走到左登峰身旁的石条上坐了下來。 

    左登峰见她回來,拿出水壶递给了她。 

    “你太细心了,细心的像个女人。”玉拂看了看水壶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笑了笑沒有接茬,他不确定玉拂这句话是针对他递水给她喝还是针对他换了一个他沒动过的水壶。 

    “他们的确是姐弟,是现今仅存的两个卢国后人,其他人都死了,而巨人全部变成了外面的那种怪物。”玉拂喝完水将水壶递给了左登峰。 

    “她都知道什么?”左登峰看了看门内的二人,他们仍然站在门旁。 

    “她很聪明,什么都知道,还知道之前的那段历史。你分析的大部分都对,这里的确是卢国的都城,他们当年也的确帮助过姜子牙东征,周朝建立他们被封为诸侯,领取了封赏就率兵回到了家乡,归乡之后沒有多久就与南面的庸国因为领土边界问題起了战争。”玉拂平静的说道。 

    “两国相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忽然发生边界之争?”左登峰接口问道。 

    “她不清楚。我感觉可能是周武王分封疆土的时候故意沒有说清具体边界,以此煽动诱发两国发动战争,杯酒释兵权算是好的,鸟尽弓藏也算仁义,兔死狗烹也不足为奇。”玉拂说道。 

    “接着说。”左登峰点头开口。 

    “战争一起,卢国率先下手,派出了大量的巨人南下,一鼓作气攻克了庸国的所有城池,但是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打蛇不死,庸国的公主和少量的用毒高手侥幸脱逃。所以很快他们就遭到了庸国疯狂的报复,那些用毒高手擅长下毒,一处城池一处城池的下毒屠城,防不胜防,人心惶惶,这里的君王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姜子牙,姜子牙前來为这处都城设置了这处护卫阵法。”玉拂出言叙述。 

    左登峰闻言再度点了点头,这些都在他先前的意料之中。 

    “姜子牙老谋深算,虽然为他们布下了保命的阵法,却也限制了他们的自由,他所说的理由冠冕堂皇,庸国也是周天子的子民,周朝在保护卢国的同时也得保护庸国剩下的那些人,不能厚此薄彼。为了防止这里的卢国人再度南侵,姜子牙只留下了五块阵符,也就是说一次只能有五个人外出。”玉拂摇头冷笑。 

    “人老成精。”左登峰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原來出入阵法的阵符只有五块,而那五块阵符已经全被巨人带了出去。失去了阵符,这里的人就得永远受困于此。 

    “这里的巨人是地位低下的奴隶,城中西北和西南那两片区域以前就是奴隶住的地方,这里和东北区域是人类居住的地方,这里的人类控制巨人靠的就是这面夔龙鼓,这面夔龙鼓是黄帝遗留,而那些巨人就是当年蚩尤所属的九黎部落的族人。”玉拂伸手指着右侧的那面巨大铜鼓,夔牛和夔龙是一个东西,叫法不同而已。 

    左登峰闻言豁然开朗,蚩尤就是九黎族的首领,而九黎族繁衍的区域就在今天的湖北一代,俗话说的好,胜者王侯败者寇,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年黄帝打败了蚩尤,随后派出本部的族人前往湖北统治这里的九黎族人。也就是说这里的人类是黄帝的后人,而巨人则是蚩尤的后代,这一说法并非玉拂胡乱猜测,因为据历史记载蚩尤的身高两丈有余,在商朝以前,一尺只有十七公分左右,一米也就是五十公分多点,一丈为三米三,这样计算下來,蚩尤的身高就该在三米二左右,与巨人的身高相符。除此之外蚩尤最常用的武器也是巨斧,这点也与巨人使用的武器相符。 

    “三百里的范围看似很大,但是经不住人多,一代代繁衍下來,食物和土地很快就不够用了,这时候人类肯定先保全自己,减少巨人的食物,禁止他们生育,如此一來矛盾激化,天长日久就导致了叛乱,虽然最终叛乱被镇压了,但是出阵的阵符还是被抢走了,五个巨人带着阵符逃了出去,这里的人永远的也出不去了。叛乱被平息之后,这里的主事人做出了一个决定,把巨人放出了城外,条件是对方不能进入城南那片平坦的良田。随后发生的事情跟你料想的一样,近亲繁殖导致了巨人的变异和人类的灭亡。”玉拂点头说道。 

    “那些怪物都是公的,母的哪儿去了?”左登峰点头追问。 

    “全在地下。这里食物有限,怪物一旦成年,就会进食一个月休眠一个月,公母轮流交替,每年只有春天繁殖的时候才一起出來,不过时间也很短,只有几天。”玉拂开口回答,她先前跟那女子说了一个多小时,该问的几乎全问了。 

    “咱们带了阵符,为什么只能进不能出?”左登峰再度发问。 

    “我旁敲侧击的问了,她回答说阵符需要七天之后才能再次使用。”玉拂随口说道,那姐弟二人听不懂他们的话,所以二人交谈无所顾忌。 

    “金鸡在哪里?”左登峰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題。 

    “这个问題我也问了,她说不知道,从未见过怪异的飞禽。”玉拂面露疑惑。 

    “金塔是怎么回事儿?”左登峰再问。 

    “她也不清楚,她知道的这些都是从族中的书籍里看到的,而那些书籍里并沒有对金塔的记载。”玉拂摇头说道。 

    “她竟然认字?”左登峰闻言眉头大皱。 

    “是的,她很聪明,我先前的一些问題问的很尖锐,她也不怒,回答的很得体,而且回答的很快,仿佛不用时间去思考。”玉拂抬头看了一眼门内的女子。 

    “告诉他们,我进阵的时候把五枚阵符全带进來了,只要他们帮助咱们找到金鸡,咱就带他们出去。”左登峰沉吟片刻开口说道。左登峰最喜欢的是聪明人,最怕的也是聪明人,这个女子既然极为聪明,就肯定猜到了他们是利用阵符进阵的,左登峰担心他们会起歪心夺取阵符,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防不胜防,所以干脆告诉他们真相,不用抢,阵符足够。 

    玉拂皱眉想了想,转而冲姐弟二人开口说话,二人闻言顿时露出了欢喜的神情,男子忍不住说了一句什么,而那女子则迅速的接过话茬说了很长的一句话。 

    “她说她真的不知道金鸡在哪里,但是她愿意帮咱们一起寻找,还可以给咱们吃的。”玉拂给予翻译。 

    “在此之前,那个男的说的什么?”左登峰平静的问道。 

    “他说‘怎么办?’我感觉他们很可能知道些什么。”玉拂翻译并分析。 

    左登峰闻言沉吟了片刻,转而从木箱里拿出了两枚阵符,连同自己怀里的那枚以及玉拂的那枚一起冲门内的姐弟二人晃了晃,他要告诉二人,阵符的确有多余的。 

    女子见到阵符立刻点头微笑,神情十分的欢喜,转而伸手西指,快速的说了一句什么。 

    玉拂闻言猛然皱起了眉头,神情愕然,并沒有立刻翻译。 

    “她说了什么?”左登峰转头问道。 

    “她说那座塔就是金鸡变的……”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八章 蚩尤后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