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古城金塔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古城金塔

“杜秋亭性子很倔强,他不会受要挟的。”玉拂皱眉开口。 

    “那得看拿什么要挟了,抓他几个门人或者是把他那个宝贝徒弟抓了,他能不去?”左登峰出言说道。 

    “言之有理。”玉拂点头说道。 

    “身不由己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所以咱们都不能怪他。”左登峰再度开口。 

    “你好像不是个大度的人,怎么对他这么宽容?”玉拂出言笑问。 

    “他对我有恩,人不能忘记别人的恩情。不说这个了,这里有路了,前方不远的地方应该有城池。”左登峰伸手指着林间的小路。路是曲径,宽不过三尺,明显有人经常踩踏。 

    “那些跟狼一样的巨人是不会固定走哪一条路的。”玉拂说出了她的疑惑。 

    “也不一定,毕竟咱们对它还不了解,对了,你有沒有发现走了这么远,一只母巨人都沒有?”左登峰召回了十三,天黑了,他不放心十三在前面乱跑。 

    “它们可能单独居住在某个区域。”玉拂点头说道。 

    这条小路是在山腰蜿蜒的,自西向东,前方有山峰阻隔,左登峰犹豫片刻选择了西行,绕过山峰,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宽阔的平坦区域出现在了眼前。这片区域位于几座山峰的环抱之下,东西与南北几乎等长,根据山峰來大致估算应该有五六十里,这片区域以杂草为多,树木不高,此时已经入夜,左登峰在夜色之中隐约看到正北三十里外出现了建筑群,由于距离太远,加上晚上视线不佳,无法准确看出建筑群的样式,连大致轮廓都看不清。 

    “前方有城池。”玉拂举目远眺,出言开口。 

    左登峰点了点头,顺着小路迈步向前,这片区域避风向阳,土地平坦,不问可知当年应该是良田沃土。步行其间,左登峰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为数不多的大树上,这里当年是种植作物的地方,不应该有遮挡阳光的大树,大树应该是在后期生长出來的,可以通过大树的树龄推断出这片良田荒废的大致年限,再进一步推出这里的人是什么时候放弃农耕,或者说是什么时候不会农耕了的。 

    “玉真人,你感觉这棵树的树龄有多少年?”左登峰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他是北方人,北方的树比南方的树生长要缓慢,他无法准确估算南方的树龄。 

    “以后别这么喊了,你知道我的名字。”玉拂走上前去旋手将拂尘束丝成鞭,干脆利索的挥断了大树,转而低头细数年轮。 

    左登峰闻言暗自皱眉,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他先前之所以要跟玉拂说出对金针的推断并不是为了给金针抹黑,更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聪明,他是担心玉拂有朝一日可能会误解金针,所以提前为她消除误会,现在看來并沒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弄不好还起了反作用。事实上女人都喜欢聪明的男人,之所以找憨厚的,那是因为她们找不到比她们聪明的,干脆找个傻的吧,傻子好孬不耍心眼惹自己烦。 

    “你是成名已久的玄门泰斗,不喊真人喊什么?”左登峰佯装糊涂。 

    “成名已久?我很老吗?”玉拂峨眉微皱转头问道。 

    左登峰闻言只能讪笑,他沒法儿回答这个问題,说她年轻就显得轻薄,说她年老那是昧心,干脆不说。 

    玉拂横了他一眼,转头继续细数树木的年轮,虽然天色很暗,但是左登峰仍然发现玉拂的指甲是掐在年轮的固定位置上的,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因为开口说话而忘记了数数,玉拂也是个细心的人。 

    “只有八十几年。”片刻过后,玉拂站起了身。 

    “八十几年?”左登峰闻言很是疑惑,如果这些树木只生长了八十几年,那就表明这里的人很有可能在八十年前还在耕种田地。 

    “看來这里在八十年前还有会耕种的人。”玉拂点了点头。 

    “走吧。”左登峰沉吟片刻转身向前,按照他先前的推测,这里的人应该全部都变异了,现在看來至少在八十年前还有懂得耕种的人。 

    再行数里,二人再次停了下來,面对着一片割茬整齐的粟田面面相觑。 

    粟米分为小米和高粱米两种,一个矮茬,一个高杆,是中国古代的主要粮食,一直到现在在全国各地都有种植,这里的植物比小米高,比高粱矮,应该是之前的品种,不过左登峰和玉拂惊愕的不是农作物的品种,而是是谁收割了这里的作物。 

    “秋天收割的,距离现在不会超过三个月。”玉拂下蹲检查着田地里植物根茬。 

    “这是野生的,不像人为种植。”左登峰蹲到了玉拂的身旁,这些作物中间夹杂着很多的草根,这就表明这片粟子成熟之前沒有人管理。 

    “你说的对,不过不管是野生还是种植的,有人收割就说明这里还有人。”玉拂正色说道。 

    左登峰闻言点头站起,玉拂是个年轻的女人,女人身上的气息左登峰可以清楚的闻到,这让他心头很乱,他并不是个太监,也有男人的想法,但是他只能尽量克制和极力避免。 

    “懂得收割就应该懂得耕种,只收割不耕种说明他们不敢经常出來。”左登峰深吸几口气平息自己的情绪。 

    玉拂站起身点了点头,转而迈步向前。此刻的左登峰并未将自己的情绪彻底平息,道路很窄,与玉拂并肩前行就免不了身体的摩擦。走在前面就会失了礼数。走在玉拂后面,就免不了会看到玉拂的背影和身材,修道中人无需穿着太多衣物,玉拂是女人,心**美穿的还是单衣道袍,行走之下臀风隐现,左登峰一直想移开视线可是还是忍不住低头。时至此刻左登峰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在夫人死后都会续弦,因为动物的本性实在是难以压抑。 

    “你他妈的。”就在此时左登峰发现右侧三里外的草丛中躲藏着一只巨人,叫骂一声就冲了过去,那巨人只是沒來得及逃走而躲藏在那里的,根本就沒想攻击他,见左登峰冲來,立刻吓的调头逃跑,左登峰追出了五里追上了它,接连两拳砸的它哀嚎不已,这家伙长着巨人的身体,脑袋却像狼,像狼又沒有耳朵,样子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左登峰自然不会对它留情,两拳过后玄阴真气又补上一掌,直接将其脑袋冰封。 

    打死了丑陋的狼形巨人,左登峰心情平和了很多,其实那家伙死的挺冤的,根本就是无妄之灾,它错就错在不该在左登峰心情烦躁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你怎么了?”玉拂疑惑的看着走近的左登峰。 

    “有点烦躁,走吧。”左登峰转身看着十三跟它跑回來,十三与他形影不离,左登峰干什么它都跟着。 

    “为什么烦躁?”玉拂关切的问道。 

    左登峰摇头苦笑沒有回答,实话不能说。 

    玉拂见左登峰不愿多说,也就沒有继续追问,转身向前走去,左登峰快步上前与她并肩前行,跟她并肩总好过跟在后面老是想低头。 

    片刻过后,二人终于看到了前方十里外出现了城池的轮廓,加快速度,沒用多久二人就來到了城池之外,玉拂抬头仰视着这座巨大的古代城池,而左登峰的视线则率先落在环绕在城墙外宽达数丈的护城河上,这里的河水并不浑浊,水深在两丈左右,水中游荡着一条条碗口粗细的怪鱼,体型像蛇,长近两米,嘴巴很大,尖牙利齿,左登峰虽然不知道这些怪鱼是什么品种,却知道它们肯定咬人,看鱼嘴就知道了。 

    左登峰收回视线仰视城墙的时候玉拂恰恰将视线移向护城河。左登峰先前从未见过这么高大坚固的城墙,左右足有十几里,高度可达三十几米,用的全是坚固的青石石条,每块青石都有一庹见方,城墙建造的极为稳固。但是明显是多年之前建造的,石条的颜色已经泛灰,在雨水的冲刷以及山风的吹凿之下石条与石条之间产生了不小的缝隙,缝隙之中长有一些稀朗的杂草,适逢冬季,杂草已然枯萎。 

    只要有护城河就必定有吊桥和城门,左登峰和玉拂所站立的位置就是城门吊桥的位置,城门已经关闭,木制吊桥也已经被收起。按理说如此高大的城墙,城门也应该很大,但是事实恰恰相反,这里的城门很小,长宽只有丈余,而且城门为青铜质地,岁月日久,城门上已经出现了浮绿。 

    高大的城墙,宽阔的护城河,河中咬人的怪鱼,坚固的青铜大门,这些都不足以令左登峰和玉拂吃惊,他们惊讶的是城中一座高耸的建筑,事实上在距离城池十里外他们就看到了城中的这座建筑,但是直至走近之后他们才看清了这座高出城墙数百米的建筑是黄色的,日常能接触到的黄色金属只有金铜两种,铜存放的久了会泛绿,而城中的这座建筑却丝毫看不到绿色,虽然已经蒙尘黯淡,却还是真正的黄色。 

    左登峰先前曾经拾过几个商周时期的金饼,那些金饼的光泽与这处建筑的光泽完全一样,也就是说,这座高出城墙两百多米的建筑极有可能是用黄金建造的。 

    “通体黄金。有点像西洋的金字塔!”良久过后玉拂率先开口,她虽然是修道中人,却也并不孤陋寡闻。

    “黄金不假,不过不是金字塔。金字塔除了底面之外还有四个面,这座塔只有三个面。”左登峰摇头开口。左登峰的文化知识要远高玉拂,他可以根据南面一处平面來判断出这座三角形的黄金塔北面是一个角,西南和东南各有一个角,这种设计是什么动机左登峰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样的设计有很好的避风效果。 

    “铜门外的吊桥有修补过的痕迹,城中可能有人。”玉拂点头过后轻声开口。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虽然周围的山中不时有野兽的嚎叫,但是这座城池之中却一片死寂,沒有一丝声响。 

    “是进门还是上墙?”玉拂征求左登峰的意见。这处护城河虽然宽阔却并不能阻止二人一跃而过。城墙虽然高耸,二人照样能够一跃而上。 

    “不着急,等天亮!”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古城金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