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千年遗阵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千年遗阵

“我想到了可能会有这种情况,所以出去背了一箱手榴弹。”左登峰皱眉说道。 

    “你也不用过分担心,稍事休息一下,咱们再进阵。”玉拂出言宽慰。 

    左登峰这才想起玉拂一路上还沒有休息,急忙和其一起走出山洞,从木箱里拿出了一条毯子,这条毯子是他专门为玉拂准备的。 

    玉拂接过毯子在一处向阳的巨石前躺卧了下來。此时铁鞋也发出了呼噜声,和尚在打坐念经的时候有很多时候是在打瞌睡,醒了就念经,困了就睡觉,总之是坐着。 

    见二人睡下,左登峰外出捕回了几只野鸡和几条鱼,洗剥干净便生火做饭,他是主人,铁鞋和玉拂是客人,主人自然要管饭的。 

    野鸡还是用黄泥封裹,置于火下烘烤,米饭先行蒸煮,七分熟时将鱼放置其上,米饭煮熟,鱼也熟透,此时已经是日当正午。 

    做好午饭,玉拂和铁鞋也醒了过來,左登峰先前沒想到铁鞋要來,因此只准备了两副碗筷,好在铁鞋嫌弃鱼和大米同煮属于荤食而选择了整只的野鸡,如此一來碗筷倒也够用了。 

    铁鞋吃肉喝酒,饭量很大,玉拂不喜荤腥,吃的很少,饭后左登峰将木箱里无用的东西全部倒了出來,只带了干粮清水以及那些手榴弹。 

    收拾妥当,三人一猫來到了阵法外围。 

    “你感觉里面会是什么情况?”玉拂接过了左登峰递过去的石牌阵符。 

    “我也沒进去过,里面什么情况很难说,唯一能肯定的就是里面的动物长相都很怪异。”左登峰摇头开口。 

    “进去看看吧。”玉拂甩动拂尘拔高三丈。她此举是为了从空中进入阵法,避开地面上的敌人。 

    “这个石牌一直带在身上,找到猴子你可以先出來。”左登峰将那红色的石牌给了铁鞋一枚。 

    “好。”铁鞋探手接过石牌插到了腰间,随后凌空而起。事实上左登峰是骗他的,因为阵内根本就沒猴子。 

    准备妥当,左登峰带着十三纵到了玉拂和铁鞋中间,三人一起运转灵气往北直掠,沒过多久左登峰就感受到了轻微的阻力,由于掠行速度很快,阻力稍现即逝,阻力消失之后眼前的景物陡然一变。 

    外界现在是中午时分,阵内也是中午时分,就在左登峰察觉到景物有所变化要凝神打量阵内景物的时候,猛然感觉自己失去了灵气的支撑开始急速的往下落,其实说往下落并不合适,应该说是往下摔。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在瞬时亡魂大冒,毫无疑问,这处阵法内有着限制凌空前行的禁锢,这是他先前应该想到而沒有想到的。 

    三人一起入阵,一起下摔,千钧一发之际左登峰顾不得低头观察地面的情况,双臂齐伸,左右开弓抓住了玉拂和铁鞋,怒吼发力将二人向后扔出,这是他下意识的举动,他知道遇到危险了,在危急时刻他首先想到的是将朋友扔出阵法。 

    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他明明是将二人向后抛扔的,二人却并沒能破阵而出,而是被阵法反弹了回來,快速向前冲去。 

    失去了凌空的动力,左登峰下落的速度极快,顷刻之间他就感觉到双脚碰到了水,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下掉进水里,这是左登峰最不愿接受的现实,因为他不知道这里的水是不是有毒,更不知道水里有什么东西。这一刻,左登峰最先想到的还不是自己,他想到的是肩上的十三,因此在他整个人沒入水中之前,他双手上探抓住十三将其竭力的抛扔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左登峰立刻闭眼闭气准备落入水底,可是他闭上眼睛之后却忽然发现自己并沒有整个的沒入水里,脑袋和肩膀还露在水面上。环视左右,发现自己周围并不是黑水,而是清澈见底的清水,眼前是一处不深的河流。 

    “快上來,快上來,水里有蚂蝗。”就在此时,玉拂的声音从河岸上传了过來。左登峰落水之前的奋力一撇将她和铁鞋反震到了河对岸。 

    左登峰一听蚂蝗,立刻屈膝上掠,一掠之下猛然跃出了水面,这里的阵法只是不能令人在空中停留,正常的跳跃还是可以的。 

    左登峰跃上河岸立刻运转灵气将附着在身上的诸多巨大蚂蝗震飞,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身上附着的这些东西只是像蚂蝗而已,它们跟蚂蝗不同,它们比蚂蝗大十几倍,有牙,还有眼。 

    与巨蟒相比左登峰更怕这些小东西,运转灵气将它们震飞之后担心还有余孽暗藏,情急之下抬起右手发出玄阴真气将浑身上下冰冻了一番,左登峰学会玄阴真气之后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自己冰冻自己,这滋味儿实在是不好受,不过能冻死这些跟蚂蝗类似的小怪物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阵符只能用一次?”玉拂端详着手中的石牌,红色的石牌此时已经变成了白色。 

    “不清楚,不过沒关系,只要进來了我就有把握破阵。”左登峰环视左右发现前方是一片与外界类似的森林,树木都长的很高大,大部分都掉了叶子,树种与外界差别不大,这让左登峰微微心安。 

    “阿弥陀佛,你是个好人。”铁鞋凑了过來冲左登峰道谢,人在关键时刻的下意识反应最能显示一个人的人品。 

    “嗯,希望你一直这么认为。”左登峰低头看着十三,十三也沒什么大碍,此刻正站在他的身边抖着身上的灰土。 

    “什么意思?”铁鞋不解的问道。 

    左登峰此刻自然沒有时间跟他打诨,快速的环视左右确定所处的环境,眼前只有一片森林,并沒有任何的动物,可是先前十三明明发现了恐怖的动物,这里怎么会沒有? 

    短暂的思考之后,左登峰就回忆了起來,当时他是在阵法西侧将十三抛扔起來的,而此时他们的位置是在正南,三百里是个很大的范围,比他的老家文登县的面积还要大。 

    “轻身法术不受影响,只是不能在空中停留。”玉拂再度起跳检验灵气运转情况。 

    “分头找吧。”铁鞋提出了建议,他并不知道此处潜在的危险,在他看來只是來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寻找猴子。 

    “一起走,千万别走散。”玉拂摇头说道。 

    “走河边还是走森林?”左登峰打开木箱看了看,木箱钉扎的很严密,先前落水的时间很短,木箱并沒有进水。 

    “背水而战是大忌,走森林,一旦有危险可以跳到树上。”玉拂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左登峰点头答应,将木箱挂于胸前,这样有利于他抛扔手榴弹。 

    阵法并不能创造一个彻底与世隔绝的环境,它只能在已有的环境下隔离出一处封闭的小环境,阵法内的自然环境与外界是相同的,外面日落这里也会日落,外面下雨这里也会下雨,归根结底这里的阵法只对生物起作用,植物和自然现象跟外界是一样的。 

    此时是冬天,树木大多落叶,三人小心翼翼的在林间行走,一开始还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后來走出一段距离发现并沒有什么异常,胆子逐渐大了起來,行走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这是什么动物?”左登峰不经意间发现前方跑过一只小动物,灵气外延将其抓了过來。 

    “你不认识田鼠?”玉拂出言笑道。 

    左登峰闻言讪笑着扔掉了田鼠,在此之前他将此处想象成了人间地狱,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他看见什么都神经紧张。 

    沒走出多远,众人再次遇到了一只动物,这只动物是白色的,跟狐狸相似,但是跟狐狸又不完全一样,它的尾巴很短,而且沒有毛,跟耗子尾巴差不多,嘴唇外凸的很严重,被捉住之后并沒有呲牙示威,也沒有放出臭屁,而是不停的扭动屁股向外喷洒粪便,非常的龌龊污秽。 

    看着僧袍上沾满了粪便的铁鞋,左登峰庆幸不是自己上去抓住它的。 

    “玉真人,这是什么东西?”左登峰出言问道。铁鞋最终只能放跑了它,那只动物脱身之后快速的爬上了树。 

    “沒见过,有点像狐狸,不过据我所知狐狸大部分不会爬树,就算是会,也爬不了这么快。”玉拂皱眉摇头。 

    “这么走太慢了,我到前面去。”铁鞋终于按捺不住了,说完不待左登峰和玉拂有所回应便猛然拔高试图前掠,可是阵法内无法在空中停留,他很不习惯这一点,拔高之后并沒有能够向前移动,而是又落回了原地。

    “别走散。”左登峰见状急忙探手拉他,可是看到他僧衣上的粪便急忙将伸出的右手又缩了回來。先前那只跟狐狸相似的动物喷出的粪便奇臭无比,这要是沾上了估计用胰子都洗不干净。 

    铁鞋落地之后再度屈膝而起,这次他沒有再向空中跳跃,而是向前窜去,无法利用灵气在空中滑翔,蹦起之后根本就掠不出多远,不过铁鞋不在乎,蹦跳着向前方快速的行去。 

    阵内的地势并不平坦,其中也有山峰,有着山峰阻碍,左登峰几度跳起都沒有观察到周围有城池的影子。

    “先前那只动物极有可能就是狐狸。”玉拂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它们很可能是因为近亲繁殖才变成那个样子的,不过那只田鼠为什么沒有变样?”左登峰发问的同时也在问自己。 

    “田鼠个头小,数量多,它们的选择余地比较大。”玉拂出言笑道。阵内并沒有她事先料想的那么凶险令她的心情逐渐放松了下來。 

    “有道理,个头越小的动物改变的越小,体积越大的动物变异的越严重。”左登峰点头开口。 

    就在二人交谈之际,左登峰敏锐的听到前方传來了铁鞋的声音,“阿弥陀佛,女檀越,你是不是遇到了土匪?” 

    铁鞋的话令左登峰和玉拂满心疑惑愕然对视,这疯和尚跟谁说话呢?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千年遗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