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二十章 放飞青蚨

第一百二十章 放飞青蚨

出山之后,左登峰來到了县城最热闹的街道,从街口坐了下來,十三蹲在他的旁边,一人一猫瞪着眼睛端详着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左登峰的眼睛瞪的很大,不管男女他都看上一眼,十三也在看,它不明白的是左登峰为什么要看这些人。 

    “十三,在坟里那三千年你是怎么过的?”左登峰摸着十三的脑袋。他两个月沒见人就感觉快疯了,十三独自在坟里待了三千年,换成人早就疯了。 

    十三闻言叫了一声权当回答,猫头则继续跟随着过往的行人左右转动。 

    “当啷。” 

    “十三,咱还是走吧,人家都把咱当要饭的了。”左登峰哭笑不得的捏起了那枚行人扔下的铜子。事实上左登峰的样子并不十分落魄,这身打扮是不应该讨到钱的,行人之所以给钱还是看蹲在一旁的十三肥胖憨厚。

    十三闻言立刻站了起來,轻蔑的看了一眼先前扔钱的那个女人,十三虽然长相憨厚和善,但是只有左登峰知道它长的太有欺骗性了,它和善憨厚的外表下面隐藏的是一颗好吃懒做,自大赖皮的心。 

    左登峰站起身带着十三向浴池走去,走到那个女人身旁的时候左登峰快速的掏出一枚大洋和那枚铜子一起塞进了她的衣兜,对方并沒有发觉,自顾自的走了,这一刻左登峰发现自己有当贼的潜质。 

    “浴池我包了。”左登峰从怀中掏出两枚大洋拍在了浴池老板面前的柜台上。 

    “稍等一会儿行吗?”中年老板看着两枚大洋眼睛冒光,日本鬼子把中国折腾的不轻,全国各地物价飞涨,各种纸币等同废纸,大洋是最硬的货币。 

    “一个小时以后我回來,把人全撵走。”左登峰转身离去,好不容易出趟山,他准备跟十三好好洗个澡。他之所以要包下澡堂子并不是因为他怕别人看他,而是怕其他的顾客不让十三进池子扑腾。 

    左登峰带着十三來到城里最高档的饭馆,要了一桌子菜,十三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跟他同桌进餐。事实上左登峰并不想搞的全饭馆的人都看他,但是不给十三弄把椅子它就老是往桌子上蹦,它根本就不怕左登峰。 

    饭馆里还有唱曲儿的,唱曲的是兄妹,男的拉,女的唱,左登峰吃饭的时候他们正在给另外一桌客人唱曲,左登峰一直希望那群神情凶煞的食客能调戏那个女的,他也好來个英雄救美,别的不图,赚声谢谢总是好的,可惜的是那群食客虽然是流氓却并不敢耍流氓,一直中规中矩的低头吃饭,左登峰耳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知道他们已经认出了他。残袍左登峰和玉拂崔金玉在几位玄门泰斗里是最容易被辨认出來的两个,一个带大猫,一个带小猴。 

    吃完饭,左登峰回到了澡堂子,澡堂子的洗澡水已经换掉了,人也早撵走了,偌大的澡堂子是左登峰和十三的天下,左登峰的热水澡洗的很舒服,洗完澡之后有修脚师傅帮他修脚,着实腐败了一把。十三和大多数猫科动物一样,非常讨厌水,肥皂泡还沒彻底洗干净就跑了。 

    “老板,县城里鬼子的部队在哪儿?”左登峰又掏出一枚大洋放在了柜台上,老板服务态度不错,洗澡的空当已经将他里面的衣服洗净并用炭炉烫平了。 

    “咱这儿沒鬼子。”老板欢天喜地的拿过那枚大洋。 

    “国民党的部队也沒有吗?”左登峰皱眉问道。他之所以问这些是为了搞些武器带上,他看不上枪支,但是他见识过手榴弹的威力。 

    “沒有。”老板再度摇头。 

    “八路军有沒有?”左登峰撇嘴开口,事实上他最想抢的是小日本,沒有小日本抢国民党也行,骨子里他并不想动八路军,这倒不是因为八路抗日,事实上国民党也抗日,他之所以不想动八路是因为八路军太穷。 

    “有。向东走两条街,右拐。”老板压低了声音。 

    左登峰闻言皱眉叹气,道谢过后带着十三走出了浴池,沒有小日本,沒有国民党,那就只能抢八路了。 

    按照老板所指的路径,左登峰很快找到了一处八路军的部队,直接道明來意,对方严词拒绝,左登峰又提出了买,对方又拒绝了,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离去,而哨兵把他当做疯子也沒有为难他。 

    当日晚间,八路军某部军火库失窃了。 

    左登峰扛着木箱跑进了山里,打开木箱数了数,一箱手榴弹是五十颗,崭新的,左登峰从箱子中间拿出一颗,拧盖,拉弦,抛扔,爆炸。 

    事实上左登峰并不想浪费一颗手榴弹,但是他担心偷到假的,到了关键时刻不爆炸可就耽误事儿了。 

    白天已经采购了大米和白酒,左登峰将手榴弹放到了身后的木箱便准备进山,不过看着夜色之中的大山,左登峰又打怵了,孤身犯险是极不明智的举动,一旦出事儿连个帮手都沒有,最主要的是他想找个说话的人,说白了就是想有个伴儿。 

    普通人想有个伙伴儿很容易,随便一个人就行,但是他的伴儿可不能是普通人,不然进山就得死,想來想去也只有那几个玄门泰斗有资格,铜甲排除,这家伙恨他恨的牙痒痒。银冠岁数大了,不好意思请。金针得看家,茅山派离南京最近。铁鞋是个疯子,根本就找不到。也只有玉拂最合适,此处距离湖南还近,就找她。 

    打定主意,左登峰从怀里掏出了那个竹筒,打开盖子,青蚨虫立刻飞了出來,绕着左登峰飞了三圈径直向南去了。 

    放飞青蚨虫,左登峰又后悔了,马上就要过年了,把玉拂叫过來实在有些唐突,更何况金针还对她有意思,这孤男寡女的万一传扬出去也不好听。不过除了她左登峰也实在想不到别人了。 

    事实上藤崎樱子是最佳人选,会忍术还温柔,但是左登峰不敢让她跟着,时间一长发生感情不是偶然,那是必然,她的那张面孔左登峰根本就无法抗拒。 

    青蚨虫飞到湖南辰州派需要时间,玉拂跟它过來也需要时间,左登峰将自己的东西藏好,再度回城了,找了一家最好的旅店,好好的睡了一个懒觉。次日起床,左登峰并沒有发现八路全程搜捕他,这一点令他很奇怪,不过微一沉吟左登峰也就明白了,这可能是八路的作风,出事儿了也不往外泄露。 

    县城自然有当铺,还是徽商,左登峰对安徽人印象很好,上次那夜明珠就是卖给了徽商开的当铺,进门之后,左登峰拿出了那块佩玉让对方估价。佩玉这东西在现在沒人戴了,挂在衣服上太招贼。 

    “乱世黄金盛世玉,这东西您还是等等再出手吧。”老朝奉并沒有给出价格。 

    “值多少?”左登峰出言问道,对方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可能价格不会高。 

    “佩玉璧,羊脂白,形上乘,色上乘,明上乘,净上乘,这东西要价多少就是多少,根本无价。”老朝奉连连摇头。 

    “这个呢?”老朝奉的话左登峰很是意外,转而又拿出了那个玉石扳指。 

    “三色玲珑,无价。”老朝奉直接摆手。 

    “这个呢?”左登峰又拿出了那根凤凰玉簪。 

    “和那玉璧是一块母料下來的,小兄弟,老朽问句破规矩的话,这些东西您从哪儿弄來的?”老朝奉好奇的问道。 

    “从湖南的一处山洞里发现的。”左登峰半真半假的回答。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玉石性洁,再好的玉一旦殉葬立刻沦为下品,品相全毁。如果常年经人之手,玉体之中会有血丝,血丝白玉亦是下品。”老朝奉连连点头。 

    “带血丝的玉不是极品吗?”左登峰愕然发问。 

    “玉有灵性,白玉含血便会终生认主,她人就无法佩戴了,怎么能说是极品?”老朝奉为左登峰解惑。 

    左登峰闻言很是高兴,这几件东西都沒有血丝,送人最好,就送玉拂,给她当辛苦费。 

    “请问,什么人有资格佩戴这些东西?”左登峰出言求教。 

    “王姬或者侯姬。”老朝奉出言说道。 

    “什么意思?”左登峰皱眉追问。 

    “你这几件玉器根据器形來看应是商周时期的东西,那时候君王的女儿称为王姬,而诸侯的女儿就叫侯姬,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公主。”老朝奉将东西还给了左登峰。 

    “这上面雕刻的是凤凰,凤凰不应该是皇后吗?”左登峰指着玉簪上的凤凰出言问道。 

    “玉簪上雕刻的是三尾凤凰,三尾合一成了钗尖,皇后所用的凤凰是鱼尾。”老朝奉耐心的解释。 

    左登峰闻言恍然大悟,他恍然大悟的不止是这些东西的來历,还有徽商为什么生意能做的这么好,这么耐心的讲解,谁好意思就这么走了。 

    左登峰沉吟片刻从怀中拿出了那几个金饼,请朝奉帮忙换成了金条,商周时期的黄金纯度不高,四个金饼只换了两根小金条,左登峰也不在乎,他不会让对方吃亏。 

    事情办完,左登峰回到原地等候玉拂的到來,次日傍晚,左登峰听到了远处的破风声,左登峰站起身扭头南望,发现两道熟悉的身影正在快速向自己飞掠,左登峰视力极佳,一眼就看出蹿在前面的是疯僧铁鞋,而他身后十丈外那白衣女子正是玉拂。 

    见到二人的身影,左登峰开心的笑了,他之所以发笑有三个原因,第一,铁鞋一定是被玉拂给哄骗过來的,让他帮忙他肯定不來,只能骗他这里有好玩的。第二,本來只想要一个帮手,结果來了俩,有铁鞋在场,就沒了孤男寡女的嫌疑。第三,三大高手齐聚,进阵攻敌必定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章 放飞青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