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魔域桃源

第一百一十七章 魔域桃源

三百里的范围左登峰是用边缘排除法估算出來的,四周点火为参照物,南北跨越,东西穿行,最终确定下了这样一个范围。这个范围是隐不可见的,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是确实存在。 

    阵法里面的三百里范围自然是古代卢国城池的所在,那只阴属金鸡也必定在里面。确定了阵法的大致方位之后左登峰并沒有急于寻找破阵的线索,而是在思考这里为什么会有这处阵法,也就是说这座阵法当年被布置出來的主要作用是什么。 

    保护并禁锢阴属金鸡这个作用是毋庸多想的,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保护卢国城池的作用,也就是说阵法里面的三百里范围极有可能就是卢国的城池以及他们繁衍生息的地方,有着阵法的保护,里面的人完全可能活到现在,因此,左登峰猜测阵法里面应该是一处沒被外界打扰的世外桃源。 

    所有阵法之中最难破的就是无形阵法,因为阵法是隐形的,无法从外界观察到里面的情况,如此一來就无法确定阵法走的是什么路子,也就谈不上破阵了。这种情况就像大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大门很结实,无法破门,也开不了锁,如此一來就成了一个死结。 

    天下的所有阵法都逃不过阴阳,按照阴阳分类,阵法又可以分为阴窥和阳窥两种,阴窥阵法是保护自己的阵法,也就是阵法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的景物,而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阳窥阵法与之相反,是困住别人的阵法,阵外的人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而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他先前困住藤崎的就属于最简单的阳窥阵法。

    此处阵法应该属于自我保护的阴窥阵法,也就是说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但是里面的人就算看到了他,也不会出來驱赶他,因为沒这必要,他压根儿就进不去。 

    左登峰不怕思考,不怕分析,只要有线索,他就能静心推理,但是沒线索他就彻底沒招儿了,因为阵法是隐形的,什么都看不到。他不怕考试的題目难,就怕对方根本就不给他出題。 

    阵法不能向外发散,只能内向环抱,也就是说在阵法的外围都有几种组成阵法的东西,以五行阵法为例,阵法外围必定有四种或五种五行不同的事物,是四种还是五种不一定,因为高手布阵可以将阵眼留在阵内,这样阵法就更难破。 

    如果换做寻常的阵法,左登峰可以瞎猫碰死耗子在阵法边缘盲目寻找,可是眼前的这个阵法太大了,三百多里的直径找上一圈儿就接近一千里,这一千里的距离每一步都可能暗藏着线索,他虽然知道阵内的那只阴属金鸡必定与阵法相连,但是无法确定阵外与它对应的是一种阳性事物还是四种木水火土五行所属。 

    想及此处,左登峰猛然想到了什么,但是闪念之间那个灵感又溜走了,左登峰急忙闭上眼睛开始回忆,片刻过后他找回了流失的灵感,那就是与阴属金鸡对应的应该是湖南庸国的那只阳属金猴。不过找回了灵感也沒用,金猴虽然可以中和金鸡的阴属气息,但是猴子本身也是属金的,它來了也破不了这个阵,不然的话庸国那些用毒高手当年早就带着猴子來毒死这里的人了。 

    排除了阴阳阵法,就能确定下來此处是五行阵法,要找的东西是木水火土四种,但是这四种东西在一千里的范围内遍地都是,谁知道哪一处跟阵法有关联? 

    “十三,起來,看看前面是不是有三棵树?”左登峰无奈之下将希望寄托在了十三的身上。 

    十三闻言从草窠了站了起來,伸了个懒腰之后顺着左登峰的手指向前望去,片刻之后收回视线点了点头。

    左登峰见状大为懊丧,十三也看不到阵法里的东西,那三棵近在咫尺的大树其实是三百里外的景象。 

    “接着睡去吧。”左登峰冲十三摆了摆手,这几天左登峰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思考,十三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 

    十三闻言再度躺进了草丛,动物一上了年纪就不喜欢运动,现在是冬天,找个避风的草窠晒太阳是十三最乐意干的事情。 

    十三躺下之后,左登峰开始围着这处巨大的阵法转圈子,他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看看阵法周围有沒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二是寻找水源,三百里的范围的确可以耕种田地,养殖牲畜,自给自足。但是三百里的范围不可能完全依赖地下水,左登峰要寻找的就是阵法周围凭空消失或者凭空出现的溪流。 

    左登峰独身上路,急速掠行,一路上所见到的水源都沒有异常,掠至阵法的正北处,左登峰又一次意外的发现了野人,这个野人的个头跟他先前见到的那个相仿,不同的是体毛是红色的,它还带着一个幼崽,两个圆瓢一样的大**说明它正处于哺乳期。它旁边的幼崽虽然还很小,但是已经长有很长的黑色体毛。左登峰见到它们的时候母子俩正在挖取植物的根茎,在见到左登峰凌空落下之后母野人快速的带着自己的孩子跑远了。 

    左登峰并沒有立即追赶,而是一直等它们跑远才从远处跟随,母野人警惕性很高,受惊之后很长时间才平静了下來,在确定沒有危险之后才带着小野人在林间挖取能够食用的植物根茎和树上掉落的干果,夜幕降临之后,母子俩回到了山洞。 

    它们居住的山洞很浅,左登峰无需进洞就可以看到洞里的情景,里面除了垫窝取暖的杂草之后竟然还有一件灰布的衣服,左登峰等到野人母子睡熟之后使用灵气将那件衣服隔空抓了过來,仔细端详,发现是一件很普通的单褂子,这种布料的褂子与山外的村民所穿的褂子类似,褂子是男人穿着的,而且损坏的不严重,这就说明这里曾经有过一个男人。 

    沉吟片刻之后,左登峰明白了其中的原因,黑毛的野人是公的,红毛野人是母的,公野人与外面的人交配会导致女人难产死亡,而母野人与人类交配就能够顺利产下幼崽。此外这里距离公野人的山洞只有几百里,也不算很远,两只野人常年在山中生活不可能遇不见对方,可是它们并沒有交配行为,而是各自出山俘掠人类,这就说明它们极有可能有血缘关系。如此一來问題就很清楚了,野人的数量之所以极少是因为公野人无法延续后代,只能由母野人跟外人交配杂交繁衍,这也导致了它们的体型越來越小。 

    左登峰想明白了原因之后并沒有打扰这对野人母子,而是悄然离去继续寻找水源,但是一圈儿下來,他并沒有发现凭空消失或者凭空出现的溪流,所见到的湖泊也都是完整的,并沒有一半儿的湖泊。 

    回到出发点,十三已经抓回了一只野鸡,它常年跟着左登峰,此时也开始少量进食熟食了。左登峰将野鸡拿到溪水边处理,潺潺的溪水令他恍然大悟摇头苦笑,先前那一圈儿算是白跑了,五行之中金生水,那只阴属金鸡在阵法之内可以滋生大量水气,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根本就不需要由外界水源给予补充。 

    左登峰将野鸡处理好,用黄泥包裹埋于火堆之下,这种方法是偷鸡的叫花子常用的,最大的好处是不容易糊,最大的缺点是沒盐味儿。 

    一个小时之后,左登峰拨出了那个泥坨子,拍碎之后分给十三一半,自己拿着半只野鸡啃吃,进食的时候左登峰不由得想到阵法里面的人平时都吃什么,他们在里面都种植什么样的作物。 

    想到这里,左登峰猛然想到了极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种植作物必须有阳光,这处阵法里面的三百里范围虽然是隐形的,但是它照样会接受阳光,所谓隐形只是寻常人看不到而已。 

    “十三,跟我走。”想及此处,左登峰放下半只野鸡,站起身召唤十三。 

    十三跟着左登峰已经好几年了,早已经习惯了他神经病一样的一惊一乍,闻言撇下野鸡跟着他向东走去。

    左登峰无法确定阵法的具体边缘,只能判断个大概,东行几百米,左登峰抱起了十三猛然凌空拔高,十三不轻,抱着它,左登峰竭尽全也只拔高了二十丈。 

    “十三,那里还是三颗树吗?”左登峰伸手望东下指。 

    十三闻言低头看了看,点了点头。 

    左登峰无奈之下落了下來,十三先前在庸国古城能看透那只怪老鼠造成的幻象,这就表明它有看透幻象的能力,左登峰带着它凌空跃起就是想看看它能不能看到阵内的情况。 

    “我会把你扔到很高的地方,然后接住你,你看看里面有什么。”左登峰比划着对十三说道。 

    十三闻言连连摇头很不乐意,在左登峰极力恳求之下才勉强点头。 

    这一次左登峰做了充足的准备,先将一块上百斤的青石以灵气抛向半空,随即凌空而起,在青石上踩踏借力再度拔高,拔高之后运转灵气定住身形将十三向上高高抛起。 

    此举已经是左登峰能达到的最高高度了,十三虽然无法进阵,但是能观察到里面的情况对他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十三被抛起之后探头下望,右眼在顷刻之间变黄,神情也变的极为紧张,不止是紧张,甚至还带有几分恐惧,它沒有灵气修为,上升势头消失之后立刻开始下落,左登峰延出灵气托住了它,转而缓缓落地。 

    “里面有沒有人?”左登峰出言问道,他沒问十三有沒有看到东西,因为十三的眼睛以及它的神情都表明它看到了东西。 

    十三瞪着大眼连连摇头。 

    “里面有很可怕的动物?”左登峰皱眉再问,十三很少露出这种惊恐的神情。 

    十三闻言再度点头,表明它看到了很可怕的动物。 

    “一个?”左登峰眉头再度皱紧。 

    十三摇头。 

    “难道是一群?”左登峰愕然发问。 

    十三闻言立刻捣蒜一般的点起了头。 

    “你以前见过那些动物吗?”左登峰已经愕然张嘴了。 

    十三一听,捣蒜的脑袋立刻变成了摇鼓。 

    “我的妈呀。”左登峰问明情况之后探手抚额,先前他一直以为这与世隔绝的三百里范围是世外桃源,可是根据十三惊恐夸张的神情來看这里面更像是人间魔域……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七章 魔域桃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