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深山偶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深山偶遇

山洞避风,篝火温暖,送走了藤崎樱子之后左登峰感觉到了莫名的失落。与藤崎樱子相处了一个多月,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忽然之间沒了说话的人,左登峰感觉周围静悄悄的。 

    人与人在一起有时候就是一种习惯,左登峰最怕的就是自己无形之中养成了与藤崎樱子在一起的习惯,所以才急切的拆穿了她,狠心的撵走了她,他心思细密,什么时候都往后想很远,他知道如果跟藤崎樱子在一起,后期必然发生感情纠葛,所以他才要防患于未然,从根本上杜绝发生感情的可能。 

    每个人都有本性和理性两面,左登峰也是一样,他的人性以及动物的群居性都令他渴望有个女人陪着自己,但是他的理性却告诉他这样做对不起亡人。 

    这一刻左登峰在内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要想的那么长看的那么远,为什么要提前知道后期的危险性,如若不然此刻藤崎樱子肯定还在这里陪着他说话,他也就不至于这么寂寞。而左登峰同时又在极度的肯定自己,发现了潜在的危险就立刻采取措施从根本上杜绝,干脆而残忍,绝不贪恋暧昧掩耳盗铃。这个不负亡人的举动违背了常人的本性,令他感觉自己超越了常人。他此刻更加自信,这种自信來源于对自己行为的严厉约束,來源于对人类背叛本性的彻底扭转。 

    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添加柴火,一瞥之间发现旁边的石头上还放着一个火烧,这是他先前递给藤崎樱子的,藤崎樱子只咬了两口,火烧上还留着藤崎樱子的牙印,此刻这个牙印的主人已经走远了。这一刻左登峰再度感觉到了寂寥,不过闪念过后他便庆幸自己撵走了她,如果留她在身边,势必缓慢蚕食他对巫心语的感情。 

    左登峰探手拿过那个火烧,将带牙印的地方掰掉扔进了火堆,将剩下的一半凑近了嘴边,但是他敏锐的嗅觉闻到了藤崎樱子残留在火烧上的女人体息,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摇头叹气,反手将剩下的半边火烧也扔进了火堆,从木箱中重新拿出一个咬嚼进食。 

    吃东西会令人心情好转,一个火烧吃完,左登峰心中的孤独和杂乱已经一扫而空,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巫心语已经死了,已经不能陪伴他了,但是不能陪伴不表示巫心语不想陪伴,她是想做而不能做了,所以左登峰不怪她。 

    吃完东西,左登峰躺卧休息,一夜无话,天亮以后左登峰找到水源喝水洗脸,以后只要条件允许他都会洗脸,尽可能的改善自己的饮食,目的已经坚定,沒必要成天搞的苦大仇深,愁眉苦脸。 

    洗刷过后,左登峰带着十三继续西行,湖北虽然属于南方,不过它的大部分区域在长江以北,冬季來临,气温很低,但是左登峰不怕冷,他最怕的是蚊虫,冬天大部分蛇虫鼠蚁都藏了起來,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落脚而不用担心被什么咬到。 

    十三还蹲在他的肩头,左登峰扛着它已经习惯了,这家伙虽然很胖,但是它的体积不大,属于横向发展的丰满型,即便如此蹲在左登峰的肩上还是显得滑稽而突兀,一开始左登峰还沒多想,后來心中逐渐起了疑惑,十三蹲在他肩膀显得很自在,这表明它先前肯定也蹲在别人的肩膀上。左登峰不相信十三的前主人也会像他这样娇惯着十三,扛着这么个大家伙。因此左登峰感觉十三可能是从小被他的主人养大的,小时候是蹲在它前主人的肩膀上的,长大了之后可能沒再蹲过。 

    冬天进山,左登峰感觉自己真是來对了时候,大部分的树叶都掉光了,一眼可以看出去老远,左登峰抓紧时间向前搜寻,天气越來越冷,他担心山中会下雪。 

    与湖南湘西一带相比,神农架的动物大多属于比较常见的品种,几天下來,左登峰还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山中不时可见白色的动物,白熊,白猴子,甚至还有白乌鸦,这些动物并不是一个特殊的种群,而是一种白化变异,跟人类的白化病差不多,如果是极个别的现象也就罢了,奇怪的是这种白化现象不时可见,明显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动物为什么会有白化现象左登峰并不清楚,但是他却知道人类为什么会有白化病,白化病属于遗传病,近亲结婚的家庭比较容易出现这种怪病,用人的理论去类推动物,左登峰感觉这里的动物之所以出现白化现象也是因为近亲繁殖。 

    动物不像人,人属于最不讲究的动物,令人作呕的不论之恋在人类社会时常可见,但是动物不会那么做,它们有着天生的本能,极力避免近亲交配,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占地极广,西北两处都与其他森林直接接壤,南面的长江在冬天虽然不会结冰但是有枯水期,这里的动物完全可以与外界的动物交配,它们为什么不出去寻找伴侣。 

    由于之前已经知道这里可能有阵法存在,所以左登峰不由得怀疑这些动物的近亲繁殖是不是跟这里可能存在的阵法有关,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动物不与近亲交配的本性会驱使它们去寻找跟自己沒有血缘关系的伴侣,它们沒那么做不表示它们不想那么做,而是沒办法那么做,所以才选择了近亲交配。如此一來,问題就出现了,是什么原因阻止了此处的动物外出,又是什么原因阻止了外界动物的进入?左登峰目前还想不出其中缘由,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假如这里有阵法的话,阵法威力覆盖的范围一定极广。 

    第三天的中午,左登峰來到了先前离开的地方,他得到金针召唤的时候将第一个木箱留在了这里,里面还有不少大米和一些书籍,金针给他的书他看完扔掉了,但是从图籍还在,大米自然是不能吃了,但是书籍他想拿走。 

    找到木箱之后,左登峰皱眉了,木箱被破坏掉了,大米不见了,书还在。 

    这种木箱先前是图籍的,非常的结实,但是现在木箱已经支离破碎了,这就表明是被什么东西给破坏了,根据木箱的破损情况來看这个动物力量很大,但是它的智商不高,不然的话直接打开扣环掀开木箱就行,根本就沒必要破坏木箱。但是,大米不见了,大米是用袋子装的,而且左登峰清楚的记得先前他沒有将袋口扎起來,可是周围并沒有散落的大米,这就说明那只动物在破坏了木箱之后是提着袋口将大米拿走的。会提东西,那就表示这只动物有人类的特征。 

    左登峰很高兴,因为这种情况表明这里的确有着巨人的存在,湖南的庸国当年就是被卢国的巨人攻破了城池的,也就是说两国之间的争斗是以卢国胜利而告终的,庸国已经灭亡了,而卢国还有后人。 

    秋冬季节雨水少,书籍还沒有破损,左登峰收起书籍继续启程搜寻。 

    心态的转变直接导致一个人行为的改变,左登峰这次进山带了大量的佐料,而冬天正是动物膘肥体壮的时候,此时也不是繁衍的季节,因此左登峰可以变着花样的捕猎,野鸡,野兔,肥鱼,大鸟,山中还有果树,果树上的鲜果被风干之后成了天然的果脯,左登峰和十三过起了极其腐败的生活,在吃好东西的时候左登峰每次都会想起巫心语,他很想跟巫心语一起分享,但是现在只有十三跟他一起享用了。 

    第七天的晚上,左登峰运气好,又找到了一处山洞,他刚刚点起篝火就听到了东方传來了沉闷的吼声,侧耳细听,发现吼声是由两种不同的动物发出的,一种是黑熊的声音,另一种类似于人类愤怒时的吼声,其中夹杂着混沌而断续的音节。 

    左登峰侧耳倾听了片刻,站起身离开了山洞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掠去,在他掠行的这段时间里吼声一直在持续,很快的左登峰便循声找到了声源,东方六七里外的一处山坡下一只巨大的黑熊和一个高大的野人在对峙咆哮。 

    黑熊虽然巨大,但是它终究是熊,左登峰只是扫了它一眼便将视线移到了那个野人身上,野人身高两米左右,体毛为黑,下肢很长,双臂粗壮,脸上也长有黑毛,但是相对较短,样子七分像人三分像猴子,它的上颚犬牙很长,突出嘴唇多达数寸。脚掌很大,与人类脚掌相似。手掌也跟人类无异,只是大了很多。 

    左登峰曾经根据巨大的石斧推测过卢国巨人的身高,他感觉巨人应该在两米五到三米,而眼前的这个野人只有两米多点,此外它虽然很强壮,但是根据它手臂的粗壮程度以及手掌的大小來看,它应该也无法使用那么大的石斧。 

    就在左登峰皱眉思考之际,野人和那头巨大的黑熊终于动手了,黑熊用的是抓,拍,撕,咬。而野人的攻击动作是踢,打,扭,摔,有着明显的人类攻击特征,它的个头跟直立起來的黑熊差不了多少,体重还不如黑熊,所以在与黑熊的争斗中它并沒有占据优势。 

    在野人与黑熊搏斗的过程中左登峰发现它是个雄性,而且雄性器官已经发育成熟,这就说明它已经成年,不会再长高长大,这个野人与他想象中的巨人相差甚远,不是他要找的巨人。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五章 深山偶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