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藤崎樱子

第一百一十三章 藤崎樱子

“海南岛?”林玉玲闻言极为愕然。 

    “开玩笑的,咱们去湖北,连夜启程。”左登峰正色开口。 

    林玉玲点头答应,跟着左登峰向西奔掠。左登峰之所以要连夜启程是为了让林玉玲彻底与外界断绝联系,不给她任何泄露行踪的机会。 

    事实上林玉玲也的确沒有泄露行踪,奔掠之时只是心无旁骛的竭力前行,生怕左登峰说她耽误了行程。 

    奔掠了一个小时之后,林玉玲额头见汗,左登峰见状皱起了眉头,她终究是个女人,这么拖她她肯定受不了,不过她虽然是女人,却是个心机深沉的坏女人,对待坏女人沒必要怜香惜玉。 

    想及此处左登峰打消了暂作休息的念头继续西行,又是一个小时,林玉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极为疲惫却仍然牙关紧咬强自支撑。左登峰见状再度皱眉,算了,她虽然是个坏女人,但是她终究是个女人,不能这样折磨她。 

    “歇会儿吧。”到了一处避风的所在,左登峰终于按捺不住提出休息,林玉玲闻言止住身形坐地喘息。 

    林玉玲此时浑身是汗,而冬天的深夜极为寒冷,左登峰见状便想脱下袍子为她御寒,不过转念之间想到她是日本人,沉吟片刻还是沒有脱下袍子,袍子是巫心语留给他的,不能给仇人的妹妹披上。 

    “这才刚刚开始,以后我们每一天都得这样赶路,我怕你受不了。”左登峰叹气开口。 

    “我能行。”林玉玲的眼神之中透着坚毅。这种坚毅与巫心语抱着他沥血狂奔时的眼神极为相似。 

    “嗯,辛苦你了。”左登峰点了点头,斜身转视他处,沒有再说什么。 

    休息片刻之后,二人再度启程,度过天劫的修道中人气海中的灵气已经呈现液态,而沒有度过天劫的人气海之中的灵气还是混沌的气态,这种气态的灵气不耐久耗,一个小时之后林玉玲再度疲惫,左登峰见状于心不忍,便到前面的县城打尖住店。 

    左登峰只要了一间房,床给了林玉玲,他在椅子上打坐练气,林玉玲道谢过后便躺卧休息,并沒有邀请左登峰与她同床。 

    次日清晨,左登峰还在假寐当中,林玉玲下床走到了他的身边,左登峰睁开眼睛发现她伸着手。 

    “给我几个铜子。”林玉玲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从怀里掏出几枚大洋给了她,她身上沒钱,所以左登峰就多给了她一些。 

    林玉玲接过大洋转身下楼,左登峰沒有问她去干什么,她也沒说。 

    “卖糖葫芦的,别走。”林玉玲的声音从楼下的街道上传了上來。 

    左登峰闻言方才知道林玉玲买糖葫芦去了,女孩子就是这样,喜欢吃零食,巫心语也喜欢,不过她的零食只是几枚成熟的枣子。 

    就在左登峰回忆往事感慨伤怀之际,他隐约听到了陌生而熟悉的音节,声音自一里之外传來,左登峰闻言立刻凝神细听,从嘈杂的市井声中分辨那与众不同的音节。 

    “ying,kei,ka,lei,wa,qimi,nuo,ko,tuo,xinji,tei,lu,nuo?”左登峰听到的男声的日语,对方的声音被刻意压低了,但是左登峰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这个人就是藤崎,这倒不是从声音判断出來的,而是日语发音的方式,这是熟悉亲密的人才用的语气,字面意思是“樱子,你,他相信吗?”这是日本人的说话习惯,转换为中文就是“樱子,他相信你吗?” 

    “xin,ji,tei,lu.”林玉玲的回应,意思是“相信。” 

    二人的对话令左登峰确定了自己之前的分析,林玉玲的确就是藤崎的妹妹,不过左登峰此时并沒有轻举妄动,而是皱眉凝神认真倾听。 

    “他有沒有欺负你?”藤崎问道。 

    “沒有。”林玉玲停顿了片刻方才低声回答,确切的说应该称呼她藤崎樱子了。 

    “第二颗桑扎西中有慢性的氰化啡钠,会缓慢腐烂他的肺脏。”藤崎出言说道,左登峰闻言立刻闪至墙边侧目斜望,发现远处街道上化妆之后的藤崎递给了林玉玲一串糖葫芦,林玉玲用右手接了。日语“桑扎西”是山楂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串糖葫芦的第二颗有毒。 

    “什么时候起效?”林玉玲出言问道。 

    “现在就会起效,三年之内他就会死。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藤崎家族的荣誉就拜托你了。”藤崎从兜里摸出铜子找了零钱,转身走了。 

    左登峰回到椅子上坐了下來,快速思考着接下來该怎么办。他不敢带着林玉玲了,这简直是与虎谋皮,与狼共舞,与蛇同穴,与鬼同行,备不住什么时候就着了道。 

    此刻左登峰已经动了杀机,不止如此,他甚至想将林玉玲奸掉之后剁去四肢,剥去脸皮,他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无关乎欲望,而是在他看來这个办法最解恨。 

    片刻过后,林玉玲拿着糖葫芦回來了,神情并无异常,糖葫芦一共有八颗山楂,第一颗已经被她咬了一半。 

    “我以前工作的地方也有一颗山楂树,山楂好吃,但是山楂开花的气味可不好闻。”左登峰出言笑道。 

    “你尝尝。”林玉玲拿起那串糖葫芦凑到了嘴边,停顿了片刻之后并沒有将剩下的那半颗山楂咬走。 

    “來,你吃一半,我吃一半。”林玉玲迟疑片刻将吃剩下的半枚山楂递到了左登峰的嘴边。 

    左登峰见状抬头冲她笑了笑,张嘴咬走了那半颗山楂的同时散去了凝聚于右手的玄阴真气。 

    “山楂也会长虫吗?”林玉玲伸手捏下了第二颗山楂,反手将其扔出了窗外。 

    “山楂很少生虫子。走吧,吃点东西上路。”左登峰站起身背起了木箱,林玉玲的举动令他很疑惑,藤崎给她的是慢性毒药,即便吃了短时间内也不会发作,林玉玲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改变了主意? 

    吃过早饭,二人再度西行,很快的进入了安徽境内,那座边境上的县城应该是藤崎与她最后联络的地点,不然的话他不会说出以后就要靠她自己了这样的话。 

    一路上左登峰行进的并不快,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題,林玉玲分明有机会下毒,为什么在最后时刻放弃,这个问題始终困惑着左登峰,他虽然不知道氰化啡钠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可以肯定那种慢性毒药是无色无味的,不然的话他在吃的时候肯定会察觉出來,既然下毒不会给她带來危险,也不影响他带着她去寻找十二地支,林玉玲为什么要放弃下毒? 

    连续三天,左登峰都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題,最终他想到了一个他不愿承认的答案,林玉玲可能真的喜欢他了。先前在教会医院的时候他曾经看过林玉玲的身体,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左登峰还是不经意间发现林玉玲的私密之处是闭合的缝隙,在此之前左登峰只见过两个女人的身体,一个是跟副县长偷情的胡茜,另一个就是自己的妻子巫心语,在他看來是缝隙还是豁口是分辨一个女性是女孩还是女人的标准,通过这一点來看林玉玲还是女孩,而女孩比女人更容易动情,最主要的是女孩一旦动情比女人更加专一。 

    内心有了想法,左登峰便开始暗中观察林玉玲的神情,虽然她伪装的很好,但左登峰还是敏锐的发现了她偶尔会流露出惭愧的神情,这一发现令左登峰内心更加矛盾。 

    进入神农架外围,人烟绝迹,夜色降临,二人只好找到一处山洞暂且栖身。 

    点上篝火,左登峰取出干粮递给了林玉玲,林玉玲探手接过,缓慢咬嚼,与此同时盯着篝火若有所思。 

    “目前还沒有进山,你现在改变主意还來得及。”左登峰出言说道。他不想带着林玉玲了,原因很简单,林玉玲可能真的喜欢他了,左登峰狠不下心去戏弄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而他也不想让林玉玲与之同行,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他担心自己会心软。 

    “你嫌我拖累了你?”林玉玲转头发问。 

    “沒有,我问你几个问題,希望你如实回答。”左登峰沉吟良久出言说道,他准备跟林玉玲摊牌了。 

    “什么?“林玉玲放下干粮出言问道。 

    “你的真名叫什么?”左登峰并沒有与林玉玲对视,而是添加着篝火随意开口。 

    林玉玲闻言沒有立刻回答,她很聪明,知道左登峰不会无缘无故这么问,她不开口就还有回环的余地。 

    “你的真名叫什么?”左登峰等了片刻再度开口。 

    “你为什么这么问?”林玉玲皱眉反问。 

    左登峰闻言转头冲她笑了笑,沒有回答她的问題,其实她的问題也只是在拖延时间,根本无需回答。 

    左登峰直视着林玉玲,林玉玲此刻眉头紧皱,左登峰能猜到她此刻一定在想是他发现了什么还是什么都沒发现只是在诈她。 

    “中国人喜欢用三这个数字,我问你第三遍,你真名叫什么?”左登峰的笑意转冷了。 

    “樱子。”林玉玲沉默良久终于叹气开口。 

    “姓什么?”左登峰平静的追问。 

    “藤崎。”藤崎樱子闭上了眼睛……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三章 藤崎樱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