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七计连环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七计连环

男人和女人喝酒,有很多是为了将女人灌醉以便于暗“下”黑“手”,但左登峰沒有这种心思,因为他心中沒有欲望,只有疑惑。

    欲望会导致男人帮喝醉的女人“检查身体”,左登峰心中的疑惑也令他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他沒有检查林玉玲的下半身,只检查了林玉玲的头部和颈部。 

    左登峰之所以心中疑惑是因为林玉玲先前所说的话太过高尚,高尚的不符合情理。虽然他救了林玉玲的命,还照顾了她一个月,但是这些都不足以令她感动的献出自己的身体让巫心语的魂魄依附,她做的有点过了。小因会造成小果,大因会导致大果,左登峰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属于小因,不应该导致大果。 

    不可否认林玉玲很聪明,她之所以喝醉并不是自制力不强,而是故意喝醉,故意喝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左登峰激动之下跟她发生关系,心机深沉之极。但是她错了,错就错在女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应该喝醉。 

    仔细检查过后,左登峰发现了端倪,随后连夜去了一趟南京图书馆,这一次他查阅的是动物学科的书籍,一通翻找,找到了一本由西方的动物学家编撰并被中国人翻译成中文的《论猫科动物的记忆》,在这本书里他找到了答案,原來猫科动物的记忆分为浅层记忆和深层记忆,浅层记忆就是日常的记忆,这类记忆是由猫科动物的嗅觉记录的,只能保持二十几天。而深层记忆是猫科动物遭受到剧烈的刺激由视觉和触觉诱发的记忆,这类记忆可以让猫科动物记一辈子,十三之所以接受林玉玲是因为它记住了巫心语的样子,但她忘记了巫心语的气味。 

    回到小院,左登峰一直在发抖,剧烈的发抖,他在后怕,幸亏林玉玲喝醉了,不然他可能会犯下悔恨终生的错误。 

    先前检查林玉玲身体的时候,左登峰发现了她颈部有着几道浅显的疤痕,在此之前左登峰一直以为那些都是她之前受刑时留下的鞭伤,事实上其中几道也的确是鞭伤,但是这些鞭伤都是为了掩盖颈部上侧最不显眼的那道细微的伤疤,那道几乎隐不可见的伤疤如果单独出现,左登峰一定会疑心,但是混在几道鞭伤之中左登峰之前就从未起疑。 

    这一刻左登峰确定,林玉玲原來并不是这个样子,她的样子之所以与巫心语相同,是人为改造的结果! 

    发现了这一点,左登峰开始向前倒追前后发生的事情,细心回忆之下,他开始佩服藤崎心机深重,藤崎以阳气打伤金针,为的就是让金针叫他回來,所以藤崎在见他出现的时候才会面露喜色,藤崎在比拼过程中逃跑的确是为了引他去追,但是藤崎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他,狙击手也只是藤崎遮掩自己逃跑真实动机的障眼法,藤崎的目的就是为了将他引到那座小镇,让他发现林玉玲。这是一个设计精密的圈套,藤崎骗了所有人,包括那三位鬼子将军都不知道他的这个计划。 

    左登峰先前之所以沒有怀疑这是个圈套,是因为他是自己走到那座小镇去吃饭的,现在想來,藤崎已经料准了他在饥饿困乏之下会先吃饭再回去,这么小的细节藤崎都想到了,可见他为了这个局策划了许久。但是他也留下了很多小的漏洞,那三辆卡车上的死囚都被堵了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如果让他们开口,势必暴露出林玉玲不是他们的同志。此外,林玉玲如果是重要囚犯,她就不应该在最后一辆卡车上。还有就是林玉玲为什么早不喊晚不喊,偏偏在卡车即便施出他的视线时喊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 

    林玉玲身上的伤疤以及她身上的两处枪伤都是苦肉计,目的是让他相信林玉玲就是八路军。此外林玉玲之所以要伪装八路军是因为八路军此时还沒什么实力,基本上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如果林玉玲假装成国民党,他很容易就查到她的底细。此外也只有伪装成八路军才能合理的解释她眼神之中的坚毅和执着,事实上坚毅和执着并不是八路军独有的特性,日本鬼子的眼神也是这样的。 

    想及此处,左登峰起身下炕,端详着林玉玲做的晚饭,晚饭一共有六个菜,全部是炒,用油很重,酱油也多,这是鲁菜的特点,南方沿海一带的人饮食不是这样的特点,沿海一带的人口味偏淡,因为他们常年接触大海,有很多摄取盐分的途径,沒必要单靠饮食。除此之外那些小鲫鱼应该采用油炸的作法,而萝卜应该是凉拌,但是林玉玲一律用炒,她这么做的目的是刻意避开了日本人的饮食习惯,因为日本人喜欢吃生食和油炸食物。 

    在炕下站了许久,左登峰重新上炕,伸手摸了摸林玉玲的双手,发现她双手虎口的皮肤都有细微的茧子,中国人使用武器很少有双手持握的,而日本忍者恰恰是双手握刀,玉拂先前曾经说过她的行气法门与日本忍者三川素很像,由此可见林玉玲极有可能也是一位日本忍者。 

    想及此处,左登峰探手摸向了林玉玲的**,发现她的**虽然耸立,但是一压之下立刻平紧贴身,此外乳峰微陷,这些都表明她先前有着缚胸的习惯,而缚胸恰恰是日本女忍者的习惯。 

    此刻左登峰已经能够确定林玉玲就是一名日本忍者,日本忍者都会遮住自己的嘴脸,林玉玲也遮住了,只不过她用的不是黑巾,而是巫心语的面孔。七三一生化部队常年进行人体研究,能利用药物将藤崎的潜能逼出來,要改造一张面孔自然更加简单。而藤崎当年在清水观曾经近距离的观察过巫心语,林玉玲就是根据他的记忆來整容的,整的天衣无缝足见藤崎记忆力超强。 

    林玉玲先前所说的做梦也是撒谎,她所说的那些景物都是藤崎当年在清水观见到的情景,十三曾经攻击过藤崎,藤崎自然知道它的爪子是红色的,林玉玲知道的这些都是藤崎告诉她的,但是她说错了一点,那就是东厢北屋的黑棺材,巫心语死后,他和十三已经将那口棺材拖到了坟地掩埋了巫心语,但是这一情节藤崎并不知道。 

    最后一点让左登峰确信林玉玲是日本人的原因就是林玉玲晚饭的时候说过一句“六阴不死,六阳长生”,她的这句话与假扮车夫的柳田当日说的话是一样的,但是中国人要么不知道这个典故,只要知道的,都会说成“六阴阴不死,六阳阳长生。” 

    林玉玲是日本忍者毋庸置疑,除此之外左登峰还能确定她就是藤崎在莱王古墓拿走纯阳手的时候带着的那个女大尉,也就是他的妹妹。 

    左登峰从不胡乱猜测,他只推理和思考,他确定林玉玲是藤崎的妹妹有三个原因,第一,林玉玲的中文非常好,而且对中国文化了解的很精深,这就说明在日本的时候她也经常说中文,这一点与中文熟练的藤崎完全一致。第二,藤崎的计划不可能委托外人进行,外人也不可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第三,每个有着血缘关系的家族都有自己的特点和性格,藤崎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将自己的右手变成干枯鬼爪,这就说明他骨子里有残忍的性情。也只有跟他有着相同性情的人才有可能毁掉自己的面孔去冒充别的女人。 

    左登峰一直在发抖,也一直在思考,他此刻思考的是林玉玲为什么有机会杀他而沒有动手,很快的左登峰就想到了原因,藤崎和他的妹妹费了这么大力气靠近他绝不是为了杀他这么简单,他们还有更深的目的,那就是利用他去寻找六只阳属动物。他们极有可能发现了六只阳属动物中的某一个,也可能碰壁而归,所以才想到利用他。残袍道法不在五大玄门泰斗之下,他此刻已经有了被利用的资格。 

    此外林玉玲之所以说要从这里等他,也只是以退为进,只要他心软,必然会带上她,而林玉玲本身也有灵气修为,跟他一起探险也不会成为他的负累,所以林玉玲料到了只要自己坚持留在这里,他就一定会带她一起上路。如此一來还成了左登峰邀请她一起去,不但不会有疑心还会对其百般照顾,届时林玉玲便可以寻找机会鼓动诱骗他去寻找六只阳属动物。 

    左登峰非常佩服藤崎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他将三十六计运用的炉火纯青,他的这个计划除了他和他的妹妹沒有任何人知道,此为瞒天过海。将林玉玲送到他的身边为美人计。钢丝绳捆绑,浑身鞭伤,甚至不惜挨子弹用的是标准的苦肉计,整容为巫心语用的是借尸还魂,林玉玲借做梦一说令他动心用的是假痴不癫。对他关怀有加但暗藏祸心是如假包换的笑里藏刀,利用他去寻找十二地支,藤崎就可以坐享其成,此为最后一计:以逸待劳。三十六计藤崎使用了其中七个,而且是环环相扣,七计连环。 

    在思考的过程中左登峰一直在发抖,但是当他彻底想明白之后他反而平静了下來,不得不承认藤崎很聪明,但是他的这个计划已经失败了,左登峰现在想的是怎么处理林玉玲。 

    是杀?是放?平心而论,真的让左登峰杀了林玉玲他还真下不了手,因为截止到现在为止,林玉玲并沒有做出伤害他的事情,相反的倒是帮他补好了袍子,此外她长着巫心语的面孔,看着她的样子左登峰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但是放了她左登峰也不甘心,太便宜她了,而且放走了她,藤崎肯定还会想出别的诡计來对付他。斟酌再三,左登峰决定带着她上路,在找齐六只阳属动物之前,她是绝对不会对自己下手的,虽然暗藏祸心,在寻找的过程中却是个很好的助手。除此之外左登峰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林玉玲说的对,巫心语的尸身已经腐朽了,日后如果真的找齐了六只阴属动物,备不住就用的着这具身体。 

    想及此处,左登峰笑了,诡异的笑容在黑暗之中是那么的阴森……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七计连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