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零八章 还汝桑榆

第一百零八章 还汝桑榆

片刻过后,金针拿着一个布包回來了,玉拂说出了她的想法,金针点头同意,再度外出叫上了银冠,四人一起前往林玉玲居住的旅店。

    推门而入,发现林玉玲正在跟左登峰雇來的大娘说话,大娘见左登峰带來了客人便识相的离开,临走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由此可见二人先前交谈的很愉快。 

    “这是我的几位朋友,过來看看你。”左登峰出言介绍。 

    林玉玲闻言冲金针等人笑着点头,她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金针等人的身份,爽朗的冲其问好。 

    金针和玉拂假借为其把脉治病,近距离的观察了林玉玲,而银冠则一直沒有走近木床,直待金针和玉拂忙完才随口问了几个问題,他问的都是八路军的政策以及林玉玲自身的情况,他是长者,问的随意而巧妙。 

    片刻过后三人告辞,左登峰起身相送。 

    “她的三魂七魄很稳定,沒有额外的魂魄。”金针率先开口。 

    “她沒有度过天劫,灵气修为是我的六到七成,不过她的行气法门有点怪。”三人之中玉拂的神情最为凝重。 

    “怪在哪里?”左登峰皱眉发问。 

    “她的行气法门跟同我交手的三川素有些类似!”玉拂压低了声音。 

    “你确定?!”左登峰正色发问。 

    “有些类似,但不完全相同,她是哪里人?”玉拂出言发问。 

    “福建。”左登峰随口回答。 

    “那就沒问題了,日本的法术正是唐宋时期从沿海一带传过去的。”玉拂点头说道。 

    “兄弟,我还是感觉蹊跷。”金针接过了话茬。 

    “什么蹊跷?”左登峰摆手开口。 

    “藤崎以纯阳手偷袭我,极有可能是为了引你回來,此外他临阵脱逃也不符合日本人的作风,所以我怀疑这个女人会不会是他派來杀你的?”金针做出了大胆的猜测。 

    “不可能的,第一,藤崎偷袭你的确是为了引我回來,他逃跑也的确是为了引我去追,但是他的伏兵不是这个女人,而是草夼里埋伏下的十几个狙击手。我杀掉那些狙击手之后追出了十几里,把人追丢之后我又南行了数里才从镇子上遇到她的。第二,她身上有着大量的受刑伤痕,我救她的时候她是被钢丝绳捆住的,捆的很紧,细节上沒有任何问題,还有就是我救下她之后她还坚持要救她的那些战友,那两处枪伤都是那时候留下的。第三,她的修为也根本杀不了我,派她來还不如派两个拿长枪的狙击手呢。”左登峰摇头笑道。 

    “那就沒问題了,兄弟,你别怪老哥多疑,日本人实在是太卑鄙了,不得不防。”金针出言解释。 

    “王真人有何高见?”左登峰冲金针笑了笑,转头看向走在前头的银冠。 

    “贫道先前问了她几个关于八路军的问題,她未经思索对答如流,眼神异常坚毅,这些都表明她的身份是沒有问題的。”银冠停步等待三人跟上來。 

    “真人精通相人神术,还望不吝赐教,亦无需太过详实,点到即可。”左登峰闻言低声求教,他之所以沒有要求银冠说清楚是因为他非常清楚相人之法也是窥天之技,属于泄露天机,说了对施法者本人不好。 

    “此女忠贞重情,小兄弟若得她为伴当心性平和,怡然天年。如失之交臂……”银冠说及此处摇头叹气。

    “求王真人解惑。”左登峰停下步子转视银冠,他用了一个求字,就是想知道答案。 

    “若失之交臂,便有入邪之虞,定然喜血不仁,杀生万千,届时德福具损,恐难过而立。”银冠正色开口。 

    银冠这几句话分量极重,左登峰愣住了,连金针玉拂二人也愣住了,银冠的意思是左登峰只有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才能得以善终,如果离开了她,恐怕会性情大变,寿不过三十。 

    良久过后,金针率先反应了过來,抬手拍了拍左登峰的肩膀“兄弟,天地正道,苍天悯仁,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取汝东隅,当以桑榆弥之。” 

    左登峰闻言摇头苦笑,金针的意思是上天是慈悲的,取走你一样东西,就会以另外一件东西弥补你。但是这种作法左登峰是不接受的,因为林玉玲不是他的巫心语。 

    “杜真人言之有理。”玉拂也赞同金针的观点。目前谁也无法解释林玉玲为什么会梦到清水观,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林玉玲与巫心语会长的一模一样,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上天垂怜左登峰,将林玉玲送到了他的身旁。 

    左登峰闻言再度摇头,止步沒有再送。 

    三人见状也沒有怪罪他,稽首道别,转身离去。 

    三人走后,左登峰呆立原地许久沒有移动,良久过后仰天长叹,虽然上天将林玉玲送到了他的身旁,但他无法接纳她,在他看來林玉玲只是一件替代品,他想要的是原來的那个。 

    回到旅店,林玉玲正斜坐在床边若有所思。 

    “谢谢你。”林玉玲抬头冲左登峰笑了笑。 

    “谢什么?”左登峰随口问道。 

    “谢你请來了玄门三位泰斗为我诊治。”林玉玲的‘诊治’二字拖的很长,很显然,左登峰邀请金针等人前來观察她的底细令林玉玲极为不满。 

    “你误会了,他们带來的药物都是上品,药效很强,不确定你的伤情不敢乱用。”左登峰柔声开口。正如金针玉拂所说,林玉玲是上天送到他身边的女人,左登峰虽然不能接纳她,对她的感觉却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确定伤情还需要问八路军的纪律吗?”林玉玲眼圈泛红。 

    “是我不好,我想多了。”左登峰见状急忙出言道歉,林玉玲有伤在身无法移动,在这种情况下追问她的底细的确有欺负人的嫌疑。女孩子落难了,不能这样对人家。 

    “你救了我,我感谢你,等我能下地了,我一定报答你。”林玉玲转过头不再搭理左登峰。 

    “你做梦梦到的东西都是真的,我和我的妻子以前的确住在那座道观里,我死去的妻子样子跟你也一模一样,我很疑惑,所以请他们來帮我确定一下原因。”左登峰并沒有离去,先前自己审了也就罢了,这还带來了三大高手共同审讯,左登峰也感觉到自己太过分了。 

    “你得出的结果呢?”林玉玲并未转头。 

    “你是个好女人,我去找所房子,这里太吵了,不是养伤的地方。”左登峰叹气起身走了出去。 

    有钱好办事儿,夜幕降临的时候,左登峰已经带着林玉玲搬到了郊区一处僻静的农家小院,林玉玲不喜欢别人伺候,坚决沒让那大娘跟來,左登峰见她已经能自己入厕,也就沒有坚持,付钱让那大娘走了。 

    一根金条,直接让中年夫妇净身出户,所有的生活器皿全留下了。 

    “这所房子是怎么來的?”林玉玲上炕之后发现炕头还有温度,江苏位于南方和北方的交界处,睡炕睡床的都有,左登峰之所以买下这所房子正是看中了这里有炕,此时已经是冬天,林玉玲有伤在身,不能冻到。 

    “你的名声不是很好,是不是强买來的?”离开了喧闹的旅店,林玉玲的心情显得大好,开起了玩笑。 

    “我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买卖很公平。”左登峰出言笑道。这几句话都是银冠和林玉玲交谈的时候问的内容。 

    “你道法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参加革命队伍?”林玉玲出言笑道。 

    “我参加过了,但是他们把我撵走了。”左登峰如实回答。 

    “为什么?”林玉玲好奇的追问。 

    “因为我抢老百姓的猪,还杀俘虏。”左登峰翻看着金针送他的草药,金针真够义气,送的全是上等草药,其中的一根野生人参有酒盅粗细。 

    “我也干过那事儿。”林玉玲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也抢过猪?”左登峰皱眉抬头。 

    “我抢猪干什么,我杀过俘虏。”林玉玲摇头笑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说话,他呆住了,林玉玲一笑之下令左登峰产生了严重的错觉,他感觉就是自己的巫心语冲着他笑。不,确切的说这不是错觉,因为林玉玲与巫心语的样貌完全相同,这一刻左登峰确信林玉玲就是上天补偿给他的,因为林玉玲与巫心语沒有任何细微的不同。 

    “你不会又想抱我吧?”林玉玲见左登峰神情有异,急忙皱眉发问。 

    “胡说八道,我在想为什么我杀俘虏被撵走了,而你杀俘虏就沒事儿?”左登峰急忙扯谎。 

    “别让他们看到不就行了。”林玉玲出言笑道。 

    林玉玲这话一出口,左登峰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林玉玲也不是个守规矩的主儿。左登峰最怕的就是遇到个狂热的疯子,现在看來林玉玲虽然信仰马列却还沒狂热到疯狂。 

    “八路军对你这样的人是不是也给予特殊待遇?”左登峰出言问道。 

    “八路军的宗旨是‘只要抗日的都是朋友’会武术和道术的人自然不用随军出操训练,这算不算特殊待遇?”林玉玲出言反问。 

    “算。”左登峰点头说道。不管在什么阵营,只要有着足够的能力,都会享受同等的待遇,能力越大,享受的待遇也就越高。 

    很快的,左登峰找出了三种草药,在中医看來,枪伤属于火器伤,火气入体会导致人体水气萎靡,左登峰选择的这三种草药都是水性的,外加一条人参须,人参属土,大补气血,彼此也不冲突。左登峰虽然不懂中医,但是他明辨阴阳五行,而中医就是根据阴阳五行发展而來的,他不认识孙子,却认识爷爷。 

    “你躺一会儿,我去带个朋友回來给你认识。”左登峰将草药煎下,走进里屋冲林玉玲说道。 

    “什么朋友?”林玉玲闻言皱起了眉头。很显然她不喜欢外人來打扰他们。 

    “一个不会说话的朋友。”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八章 还汝桑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