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零五章 如梦似幻

第一百零五章 如梦似幻

这一刻左登峰他忘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已经死了,也忘记了正是自己在两年前的一个雨夜亲手埋葬了她。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日本人抓了巫心语,他要救她! 

    左登峰的怒吼令得卡车上的鬼子猛然警觉,纷纷转头回望,但是他们刚刚转过头就发现左登峰已经闪电般的冲了过來,鬼子见状纷纷举枪,但是他们举枪的动作到了一半就凝固了,左登峰情急之下直接逼出玄阴真气将十几个鬼子尽数冰封。 

    冲到近前,掠上汽车,冰封鬼子,这一连串的动作几乎在顷刻之间完成,因此直到左登峰将鬼子尽数杀掉之后那个女囚才反应了过來,愕然抬头看着左登峰,眼神之中带着疑惑,又带着几分英气。 

    时至此刻,左登峰方才醒悟了过來,这个女人不是巫心语,巫心语的眼神单纯清澈,而眼前这个女囚的眼神很是坚毅。 

    反应过來之后,左登峰沸腾的热血在瞬间冷却了下來,但是眼前这个女人与巫心语的样子完全一样,虽然左登峰明知道她不可能是巫心语,却仍然不由自主的从内心深处升出了保护的欲望。 

    “快解开我。”在左登峰发愣之际,那女囚率先反应了过來,转过身示意左登峰解开她身后的绳子。 

    左登峰闻言急忙探手扭断了捆着她的绳子,她身上的绳子是以钢丝和麻绳混合搓成的,捆缚的极紧,几乎勒进了肉里。扭断绳子之后左登峰随即抬手将她脖子上的枷锁扭断,放她自由。 

    “我带你离开这里。”左登峰伸出双手想要抱起她,此刻那几辆军车已经停了下來,车上的鬼子纷纷跳下车跑过來包围他们。 

    “谢谢你。我不能走,我的同志还在他们手里。”女子侧身躲过了左登峰的双手,探手从鬼子的手里拿下一支步枪,翻身下车刺死了卡车司机,转而从右侧墙壁上借力冲向了那群鬼子。 

    左登峰见状猛然皱眉凝神感知,发现那个女子有着相当的灵气修为,虽然沒有玉拂高深,却也弱不了多少,难怪鬼子要以钢丝绳和铁链枷锁捆住她。 

    女子在冲向那群押送死囚的鬼子的同时接连开枪,她的枪法很好,每一枪都有鬼子倒下,子弹打空之后女子将步枪扔掉,改用手腕上被左登峰扭断的铁链旋身攻敌,动作很是干脆,身形极为优美,彷如振翅青蝶。 

    不过这个女子虽然武功高强,攻击却渐显无力,很显然她先前受刑过重,身体极为虚弱。片刻过后,鬼子终于瞅准机会开枪了,子弹打中了她的右腿,女子中枪,扑倒在地。 

    时至此刻左登峰方才反应了过來,闪身而至将她挪至墙角,随即冲进敌群大开杀戒,押送死囚的鬼子有六十多人,这么多人左登峰也不敢懈怠,因此一出手就是最为霸道的玄阴真气,每次出手都不止冰封一人。 

    就在此时,前方的卡车上传來了密集的枪声,左登峰分神侧望,发现囚车上的死囚正试图跳车逃跑,那些押送的鬼子见状立刻开枪将三辆卡车上的死囚尽数打死,随即跑过來增援围困左登峰的日军。 

    此时是青天白日,鬼子视线良好,这么多鬼子令左登峰颇为忌惮,唯一沉吟便闪身回到墙角抱起那个女子想要离开这里。 

    那女子此刻已经看到车上的囚犯都被日军打死了,愤怒之下挣脱了左登峰的双手,尖叫着瘸腿冲了出去,左登峰见状急忙探手将其拉回,与此同时枪声再次响起,子弹击中了女子的左臂。 

    “我带你离开这里。”左登峰见状皱眉开口,再次将她抱起转身疾奔,身后的鬼子追到路口,高声叫嚷连连开枪。 

    如果换做别的女人,左登峰是不会抱的,他都是用单臂夹着她们,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破例了,原因很简单,她跟巫心语长的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 

    很多人传瞎话的时候都会说某某英雄身穿血衣赶赴刑场,以此渲染烈士的悲壮,其实那都是扯淡的,因为鬼子在审讯的时候肯定会使用刑具,但是一旦要枪毙犯人,绝不会让他们穿着受刑时的衣服,都会换上新衣服,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显示他们并沒有对犯人用刑。 

    这个女子身上穿的是囚服是新的,但是是夏天的单衣,手臂和脖颈等处都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这些伤痕自然是先前受刑的时候留下的,好在这些伤痕并不致命,反倒是她先前所受的两处枪伤迫切需要治疗。 

    “你是残袍?”怀中的女子牙关紧咬,抬头看着左登峰。残袍之名已经天下皆知。 

    “是我,我带你治伤。”左登峰闻言柔声开口,这个女人咬紧牙关的神情与巫心语当年抱着他急速奔跑时的神情是那么的相似。 

    “谢谢你。”女子竭尽全力冲左登峰开口道谢,话一说完立刻晕了过去。 

    女子晕过去的瞬间,左登峰的眼泪流了下來,眼前的这个女人与巫心语的样子一模一样,这让他感觉就是抱着自己的巫心语,可是左登峰也知道她不是巫心语,但是她的样子就是巫心语,巫心语的样子早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左登峰的心里,眼前这个女人的样子与她完全一样,沒有任何不同之处,哪怕是极为细微的区别都沒有。看着这个女人,左登峰感觉自己就是在看巫心语,他想念巫心语,想的刻骨铭心,想的撕心裂肺。 

    左登峰从未像今天这样亡命的奔掠,女人身中两处枪伤,血流不止,必须止血,不然将会有生命危险。左登峰选择的是往东的路径,他沒有回茅山派,他不想将麻烦带回茅山。 

    东北三十里就是县城,左登峰快速的來到县城,左右环视,很快就发现县城西侧有一座教堂,教堂是西方传教士传教的场所,他们大多擅长西医。治疗枪伤,西医是首选。 

    左登峰抱着女子快速的避过行人的视线跳进了教堂所在的院子,进入院子之后左登峰敏锐的嗅到了西药药品的味道,这让他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來。 

    很快的教堂里的传教士就发现了他,在见到左登峰抱着伤员之后立刻招呼他走进了教堂西侧的药房,随后便喊來了大夫为女子治伤。这些传教士都是美国人,左登峰对美国人印象很好,因为他们都很善良,在传教的同时一直为中国人看病,此外美国现在也是中国最大的盟友,一直在帮助中国人抗日。 

    “我的孩子,她身体里的子弹非常靠近血管,动手术太危险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美国大夫检查完女子的伤势,用汉语冲左登峰说道。 

    “我來帮她取出子弹,你们准备止血。”左登峰转头看向美国大夫,传教士都喜欢喊教徒是孩子,对此左登峰并沒有出言纠正,只要能救活这个女人,别说孩子,喊孙子都行。 

    大夫闻言立刻目瞪口呆,他们的表情比中国人丰富,也显得稍微夸张。 

    左登峰见状沒有再开口,转身走到了病床边伸出双手摁住了女子的右腿中弹部位,灵气缓缓度送,将其体内的弹头自原路慢慢的逼了出來。 

    弹头离体,鲜血立刻大量涌出,愕然在旁的大夫立刻上前止血,左登峰如法炮制的将其手臂上的那枚弹头也逼了出來,这才退后几步腾出地方让那些大夫忙碌着止血。 

    “先生,我要割开她的衣服为她止血,你们请离开。”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女护士冲左登峰说道。 

    “我是她的亲属,不能离开。”左登峰摇头撒谎,一直到现在他也沒有发现这个女人与巫心语本质上的不同,所以他想看看这个女人的身体是否也跟巫心语的一样。 

    “你的衣服很脏,上面一定有很多的细菌。”胖护士摇头开口。 

    “我去门口。”左登峰闻言皱眉转身,跟着那些男性医生走出了房间,不过他只走到了门口,并沒有离开,这十几步的距离并不影响他观察细节。 

    女护士随后拿出了剪刀将女子身上的衣服剪开,左登峰看到了她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鞭痕,显然先前受刑很重,此外他也终于看出了这个女人与巫心语有着两处不同,巫心语的胯部是正常的宽度,而眼前这个女人的胯骨相对较窄。此外巫心语当年独居深山,需要四处颠簸寻找食物,所以她的双脚脚掌微宽,而眼前这个女人的脚掌很小巧。 

    细微的差别令左登峰黯然失望,她终究不是巫心语。 

    手术完成,护士催促左登峰带她离开,教堂是私人机构,他们也怕日本人,而那女子身穿囚服,他们自然不敢留她在这里住下。 

    左登峰也并沒有为难他们,掏出金条买了几片西药就抱着那还在昏迷之中的女子离开了教堂。离开教堂之后夜幕已经降临,左登峰找到最好的一家客栈住下,随后外出为那女子购买衣服,她此刻穿的是那个胖护士的衣服,里面还是中空的。 

    此时很少有卖成品衣服的,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进入大户人家去偷了几件,当他带着偷來的衣服回到客栈的时候,那个女子已经醒了……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五章 如梦似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