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零三章 阴阳对决

第一百零三章 阴阳对决

常见的快速移动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从地面上快速奔跑,这种方法靠的是体力。还有一种是借力之后凌空前掠,这种方法需要灵气支持。而藤崎的移动方法跟以上两种并不相同,他在踏地借力之后是猛冲过來的,凌空高度不高,但是速度很快。 

    左登峰见状猛然皱眉,快速拔高十丈暂避锋芒。藤崎见他跃到半空,立刻起跳探手抓向左登峰。但是他只跳出了不足二十米便落了下去,并沒有触及到左登峰。 

    仅此一个动作,左登峰就确定藤崎使用的并不是灵气,因为度过天劫的人在凌空之后是能够凭借灵气的运行在半空进行短暂的停留的,藤崎上冲的势头一结束立刻落回地面,这就表明他使用的不是灵气,而是利用某种方法将人体潜能给激发了出來。 

    左登峰修行法术可谓进步神速,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进入了至尊之境,他上次追赶藤崎是在半年之前,那时候藤崎还狗屁不是,半年的时间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灵气方面有很大的进步,由此可见藤崎并无灵气修为,靠的全是肢体上的力量,与金甲所用的外门功夫有些类似。 

    心念至此,左登峰倒运灵气落回地面,藤崎见状立刻挥拳來攻,这一次左登峰出拳应接,双拳互撞,各退三步。 

    左登峰是被藤崎的巨大力道震退的,正如他先前猜测的那样,藤崎并无灵气修为,但是他肢体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越了常人,甚至是超越了铜甲。修道中人的人体潜能是靠灵气激发的,但是藤崎几乎沒有灵气修为,因此左登峰现在最为疑惑的就是藤崎是使用什么方法激发出了自身潜能。 

    这个疑惑只困扰了左登峰极短的时间就被他发现了端倪,藤崎所穿的军装此刻已经被隆起的肌肉撑的很是鼓胀,脖颈的几道血管也变粗外凸,犹如粗大的蚯蚓,血管外皮肤上有着几处极小的红色圆点。左登峰先前曾经见过731部队的鬼子给中国人打针,所以他知道这些红色的小圆点是针眼,也就是说藤崎极有可能给自己打了什么奇怪的药针。 

    藤崎一举震退左登峰,立刻面露喜色,再度挥拳攻进,他使用的还是军队的格斗方法,并不会武功套路。

    左登峰见状再度挥拳与之对攻,一拳过后,双方再次后退三步。退开之后,左登峰立刻凌到半空,他有很多疑问需要思考,暂时不想与藤崎动手。 

    藤崎见左登峰跳到半空,并沒有跳起攻击,他知道自己跳不了左登峰所在的高度,因此他只能在地面上高声辱骂左登峰胆小怯战,他骂的很难听,用的是中国话,围观的众人听到他的辱骂纷纷开始指责左登峰胆小逃跑。 

    对于藤崎的辱骂,左登峰并沒有感到意外,因为先前他追着藤崎大骂了几天,令藤崎颜面扫地,日本人最注重荣誉,那件事情对藤崎來说无疑是奇耻大辱,而今他有了足够的实力,自然要报仇雪恨,发出心中的恶气。 

    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左登峰清楚的看到了藤崎的双臂粗细不一,右臂很粗,左臂干枯,由此可见佩戴纯阳手令他吃尽了苦头,他之所以忍受这种痛苦,还是因为先前受到了侮辱,不然的话他不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佩戴纯阳手。 

    还有就是日本鬼子所谓的防疫给水部队其实就是进行病毒和人体试验的生化机构,他们可以对人体进行研究和改造,也极有可能发现了某种能够激发人体潜能的药物,藤崎受辱在前,急于雪耻,自然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提升他的能力,他什么事情都敢做,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 

    想及此处,左登峰暗暗皱眉,藤崎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被他逼的,他当日如果不追着藤崎大肆羞辱,藤崎也不可能狗急跳墙,通过此事,左登峰得出了一个教训,那就是杀不了对方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激怒对方。 

    左登峰悬空站立皱眉思考,围观众人见状纷纷代替藤崎对他大声叫骂,骂他沒种,对此左登峰一律无视,情况不明的时候他是不会盲目出手的,他喜欢三思而后行,而不是先干后擦腚。 

    此外,先前的两掌藤崎出的都是左手,当年在清水观的时候,藤崎就是用左手抓拿匕首插了他的右腿,由此可见他本來就是个左撇子,而纯阳手恰恰就是左手佩戴的,一般人用左手都会别扭,而藤崎用左手最为灵活,这一情况令左登峰摇头苦笑,纯阳手似乎天生就是为藤崎量身定做的。 

    想通了來龙去脉,左登峰落回了地面,事实上他先前在半空呆了几十秒只是为了思考经过而不是怯战,此刻的藤崎即便利用药物激发了潜能,强行佩戴了纯阳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因为药物激发的潜能有一个最大的弊端,那就是灵气无法外放,必须接触对方身体才能将纯阳手所蕴含的阳气攻进对方体内。 

    落地之后二人再度开始互搏,二人动手之际,观战众人嘘声一片,因为他们二人都不会好看的招数,藤崎好孬还会几招部队的擒拿格斗,而左登峰修道之前压根儿就是个书呆子。如此一來二人攻防就显得毫无观赏性,事实上他们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有着明确而狠毒的目的性,不过由于沒有了花架子,众人就看的很不过瘾。

    藤崎虽然佩戴了纯阳护手,却因为他沒有灵气修为而不能充分利用它,或许藤崎也并不想充分利用纯阳手,对他來说只要能抵抗住玄阴手的寒气就足够了。 

    藤崎虽然个头不高,但是很是强壮,打了药针之后周身的肌肉更加膨胀,与他相比,不足百斤的左登峰就显得极为瘦弱。而左登峰并不愿与他硬碰硬,如此一來更是令得藤崎斗志高涨,攻多守少。 

    毒蛇在咬人之前是不会露出牙齿的,左登峰深谙出其不意之道,因此并不急于使用玄阴真气,而是见招拆招,拖延时间,寻找机会。 

    藤崎也很聪明,此时正当午时,太阳高挂正南,藤崎便一直占据南侧位置,逼迫左登峰背北朝南,面向阳光。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利用刺眼的阳光令左登峰视物不清,对此左登峰也并沒有在意,因为阴阳诀可以令他在任何环境下看清事物。 

    藤崎要占据南侧的位置,自然就会向南侧偏移,左登峰见此情形,陡然之间心生一计,在场地之中肯定是不能把藤崎怎么样的,不过如果将藤崎逼进南侧围观的人群,他就是可以趁乱下黑手。心念至此,左登峰便有意无意的将藤崎逼向南侧,围观的人群前面有伪军维持秩序,因此围观的众人并沒有因为二人的靠近而后退。事实上他们也沒法儿后退,因为他们拥挤的很厉害,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些妇女,在有妇女的地方,男人更喜欢拥挤,偷偷的摸一把抓一把,在他们看來就是占了很大的便宜了。 

    在与藤崎对攻之际,左登峰刻意瞪大了双眼,以此误导藤崎。 

    正常情况下人的眼睛都不能瞪大很长时间,左登峰就是要让藤崎误以为他会在随后的某个时间里长时间的眨眼,只要藤崎这么想了,他就会等待左登峰眨眼的那个机会,而不急于反攻。不急于反攻,他就会后退。后退就会更加靠近人群,这就是左登峰瞪大眼睛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 

    骗人的最高境界不是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而是让对方误以为将你玩弄于股掌之间,藤崎中计了,因为他自以为是,自以为是的人都自信,而自信的人往往由于过分自信而导致失察,不过当他明白中计了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已经被左登峰竭尽全力震进了人群,而左登峰等的就是这一刻,出掌之前已经右腿后撤撑住了地面,对掌过后强行抵住反震之力快速的扑向落入人群的藤崎。 

    藤崎跌进人群之后并沒有慌张,在他看來周围全是中国人,左登峰肯定会投鼠忌器,但是他又错了,围观众人先前的出言辱骂和指指点点已经令左登峰心生睚眦,因此冲进人群之后玄阴真气立刻破体而出,快速袭向尚在后退之中的藤崎,藤崎见状猛然大惊,对拳的时候他可以无惧玄阴护手,但是他无法逼出阳气抵消左登峰离体的玄阴真气,情急之下只能侧身躲进了人群。左登峰自然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良机,玄阴真气频频出手,追着藤崎急速封冻。 

    凉棚里的三个鬼子军官此刻只能看到人群起了骚动,还有就是人群之中频频出现的白色寒雾,除此之外压根儿看不到左登峰和藤崎的影子。 

    片刻过后,藤崎砸飞了几个阻挡他道路的围观之人冲回了场中,左登峰先前的几记玄阴真气虽然沒有正面击中他,却也令他满脸挂霜,回到场地之后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左登峰见藤崎逃离,只能跟着他回到场地,入场之后他并沒有去追击藤崎,而是跑向那几个被藤崎打进场地的挡路之人,挡路的人一定有四个,此刻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你为什么要杀无辜的人?”左登峰拉着一个死尸向东侧走了几步。 

    藤崎闻言打着冷战发出了冷哼,别人不知道,他看的可清楚,他知道左登峰先前的一通玄阴真气冻死冻伤的可不止四个。 

    “他们是无辜的,你有沒有武德?”左登峰走到第二个死尸旁边探手试了试鼻息,转而拉起他活动了几下,随后将死尸放到了右侧三步之外。 

    藤崎闻言大为疑惑,他不明白左登峰为什么会忽然之间大发慈悲,但是左登峰此刻做的是救人的事情,他自然不能上去动手。 

    “中日亲善,你这是中日亲善吗?”左登峰走到第三个死尸旁边将它的位置左移了三尺。 

    此刻藤崎已经感觉到了异常,他知道左登峰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也猜到左登峰这么做肯定有阴谋,但是他实在想不明白左登峰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看一看,这么一个和善的人,他竟然也下毒手。”左登峰抱起最后那个尖嘴猴腮的死尸走向北侧凉棚。 

    几个鬼子军官见状竟然站起身冲死尸鞠了个躬,随即以日语训斥藤崎不该动粗杀人。藤崎见状无奈的冲三人鞠躬,与此同时利用纯阳手中和入体的寒气。 

    左登峰见状放下那具死尸,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拿起了茶杯。 

    围观的众人不明白左登峰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他们却发现左登峰坐回座位的一瞬间,藤崎就跟压磨的驴一样围着几具死尸转起了圈子……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三章 阴阳对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