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零一章 道法忍术

第一百零一章 道法忍术

玉拂在女人当中算是高个子,接近一米七,那身穿黑衣的女忍者三川素身高与她相仿,玉拂身穿白色蓝襟道袍,宽松而素雅。三川素的黑衣是紧身衣,行走之下凹凸毕现,虽然她为了快速移动而缚了胸,但下身的线条却让围观的众人知道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银冠和铜甲的比拼走的是正规路子,观赏性不强。但是玉拂和三川素的斗法就不一样了,观众都知道玉拂是辰州派的门人,擅长的是法术,他们也对那身材惹火的日本女忍者极为好奇,因此双方报名之后人群之中立刻发出了轰天的喝彩声,中国和日本的两个年轻女人斗法,法术和忍术的对决,这些都令围观的众人踮足翘首。 

    二人各自退后,片刻之后,锣声响起。 

    锣声响起的一瞬间,玉拂和三川素便同时发出了娇喝,与此踏足前冲,二人是同时冲向对方的,但是前冲之时做的动作却不一样,三川素踏足前冲的同时右手后探拔出了背后的东洋刀,拔刀之后刀尖下垂拖刀前行。而玉拂冲出之后抬手甩臂,一甩之下双手腕部探出了诸多大小不一的黄色甲片,黄色甲片是以柔韧的细丝串联的,探出之后立刻护住了玉拂的双手掌心和手指关节。 

    左登峰先前曾经见过玉拂操控金甲僵尸,所以他知道金甲僵尸穿着的金甲原本就是披挂在玉拂身上的,但是围观的众人却不知道这一点,因此当玉拂甩出双手金甲的时候众人发出了齐声的惊呼,此外他们也沒想到这两个年轻的女人一上來就会硬碰硬。 

    百丈的距离并不远,很快二人便短兵相接,三川素率先出手,东洋刀自下而上反撩玉拂下身,忍者看重的胜利的结果,而不是光明的过程,她这一刀就很不光明。 

    对于三川素的这一刀,玉拂并沒有封挡,也沒有后撤躲闪,而是视如无睹的抬起右手屈指成拳回臂凝势。

    人都有自以为是的毛病,围观的众人无一例外的都有这个毛病,纯粹看热闹的人都以为玉拂的修为不够,一上來就得挨刀。稍微长点眼珠子都在暗叹玉拂围魏救赵的动作太慢了,已经來不及攻击对方的脑袋了。只有左登峰看懂了玉拂此举的真正用意,玉拂是故意放慢出拳速度的,为的是等对方招式用老再出手一击制敌,她敢无视对方锋利的东洋刀是因为她衣服里面披挂着金甲。这一刻左登峰在感叹,感叹这两个女人的狠毒,她们都想一招之下杀死对方。 

    三川素的刀锋自下而上划过了玉拂的前胸,与此同时玉拂凝足灵气的右拳也砸上了三川素的左腮,玉拂的双手有金甲覆盖,一拳击中,三川素立刻被其砸飞了出去。 

    围观的众人见状再度发出了惊呼,惊呼表明了他们的无知,中国有句古话叫少见多怪,这些人无知,所以他们才会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惊讶,见多识广的人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 

    三川素的一刀豁开了玉拂所穿的白色道袍,道袍内侧暗藏的纸符和骨符散落了不少,护身金甲也暴露在外。而玉拂的那一拳虽然击伤了三川素,却也沒有令她丧失移动能力,三川素落地几滚便止住了退势,揉身而起竖刀右胸,厉叫发威侧步回冲。 

    玉拂先前的那一拳打掉了三川素的蒙面黑巾,忍者的蒙面黑巾是连带头发一起包裹的,面巾脱落,长发垂肩,三川素的样子也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瓜子脸,丹凤眼,口小鼻挺,很是漂亮,可惜暴怒之下眉眼带煞,显得极为凶狠。 

    玉拂无疑是个美人,三川素也很漂亮,围观的气氛此刻热烈到了极点,众人都喜欢看打架,更喜欢看女人打架,最最喜欢的还是看美女打架。 

    玉拂沒想到自己付出了这么大代价挥出的一拳竟然沒有制服三川素,眼见三川素厉叫着冲了过來,玉拂也并未迟疑,快速缩回了右手的金甲延出灵气将散落在地面的黄色纸符凭空抓到了手里,随即暗念咒语将纸符引燃并圈成阴阳太极符,右臂疾送,将那着火的阴阳太极符攻向挥刀而至的三川素。 

    “五行遁法!”三川素见状皱眉发声,东洋刀挑起一蓬沙土,身形随即隐去。 

    三川素所说的这句话是日语,不管是发音还是意思都跟中文相同,顾名思义就是利用五行隐藏身形。 

    “御甲飞天!”玉拂一见三川素的身影伴随着尘烟消失了,立刻猜到她想用土遁之法展开偷袭,随即屈膝振臂拔高三丈,凌空之后快速自怀中取出一把形同黄豆的木质圆球,伴随着咒语的念诵以漫天花雨的手法洒向地面,木球落地立刻炸出了一蓬蓬的绿色烟雾。 

    换做之前,左登峰一定会惊叹玉拂所使用的法术极为玄妙,但是此时在他看來玉拂只是利用了五行之中木克土的原理,她用的木球只是一种木性极为强烈的木疙瘩而已。 

    木球落地,顿时将暗藏地下的三川素给炸了出來,三川素现身之后反手从腰间抓出了四只形状怪异的暗器,娇喝‘hei,gei,hui,hun’向身在半空的玉拂扔了过去。 

    日本忍者同样崇尚武士道精神,他们虽然偷袭,但是在正规斗法的时候还是会喊出所用暗器的名字,不过她喊了也白喊,因为她喊的是日语,玉拂根本就听不懂。 

    这句话的意思是“十字回旋。”也就是说这种十字形状的暗器被打出去之后还会再折返回來,这一刻左登峰想要出言提醒,但是最终他沒有开口,不开口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截至今日,藤崎都不知道他会日语,一开口必然暴露这一点。二是在正规的比武斗法中观战的人是不能开口的,不然就属于严重的犯规。 

    左登峰迟疑之际,那四只十字形的暗器已经到了玉拂的近前,玉拂见状冷笑抬起左手抓住了两只,随即以左手手背将另外两只击飞了出去,她的右手金甲此刻已经缩了回去,自然不能徒手去抓那些蓝汪汪的十字暗器。 

    三川素见玉拂将暗器击飞,立刻纵身跳了起來,与此同时挥刀攻向了玉拂。三川素此举极为阴险,她跃起出刀并不是为了正面攻敌,只是逼迫玉拂出手封挡,分散她的注意力,以便于那两枚被玉拂击飞的暗器回旋回來攻击玉拂的后脑,金甲僵尸头部有金甲保护,但是玉拂自己操控金甲时并沒有佩戴金盔。 

    不过左登峰并沒有为玉拂担心,因为他看到玉拂微微向左侧转了转头,这就表示她已经有了防备。 

    玉拂与三川素的斗法走的是以快打快的路子,从锣声响起,二人就沒有停顿过,用的全是狠辣的招数,她们之所以以快打快是因为她们是女人,女人的体力和灵气都经不起久耗,所以才想要快速的制服对方。 

    虽然她们表现的凶狠毒辣,甚至怒声厉叫,但是在左登峰看來,玉拂和三川素这样的女人才算是真正的女人。左登峰最讨厌两种女人,一种是受封建思想影响严重的女人,这种女人喜欢假装小鸟依人博取同情,这种女人很虚伪。左登峰现在已然可以明辨阴阳,所以他知道男人虽然归类为阳,却并不是纯阳,体内也有阴性成分。而女人也并不是纯阴,女人的体内也有几分阳气,所以真正的女人不可能一点脾气都沒有。 

    还有一种女人受到了西方妇女解放新思潮的影响,逆转了天地伦常,蛮横欺男,自以为是。事实上那也不是真正的她们,因为她们体内终究还是阴性成分居多,天性不该那么蛮横。之所以变坏是被男人给宠坏的。深究根源,这些思想解放的女人行为一般比较开放,所以很多卑劣男人就会勾引她们,这些男人在勾引她们的时候都会百般迁就,由此令得这些女人越发蛮横骄傲,认为男人就应该这样对她们。但是她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勾引她们的男人目的达到就会溜走,无需负责,所以才会伪装一时极力讨好。而那些想要为之负责的男人因为是以诚相待沒有伪装,反而令那些女人认为他们做的不好,对他们百般指责。事实上真的对一个女人好,不是说好话哄她,而是一生一世的照顾她,长久才是最大的真诚。 

    就在左登峰神游天外之际,玉拂已经躲过了那两只回旋暗器,落于地面以双手的金甲与三川素的东洋刀对攻,二人娇喝不断,招招走险。 

    此时,左登峰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玉拂一旦探出护手金甲就无法同时施展其他法术,这就说明,金甲有阻隔灵气的作用,可是据他所知,只有铁类金属才能阻隔灵气,而玉拂的金甲在东洋刀的攻击之下并沒有火花,这就说明它不是铁。 

    不是铁,但是能阻隔灵气,那只能说明它是一种未知的金属,左登峰心中猛然浮现出一个怪异的想法,这些金属会不会跟那只九阳金猴有着某种关联? 

    左登峰刚想进一步深思,却发现场中的斗法发生了重大的变故,三川素对玉拂道袍内暗藏的符咒极为忌惮,而且有着道袍的遮盖她也无法确定玉拂身上哪些部位沒有金甲覆盖,因此三川素此刻极力的想要将玉拂身上的道袍破坏掉,刀刀都是冲着玉拂的袍子去的。而玉拂见她如此下作,也报以颜色,变拳为爪,数招过后将三川素的紧身衣扯下了大片,露出了缚胸白布。 

    左登峰见状皱眉而笑,皱眉是因为这两个女人的打法很不讲究,笑是因为玉拂身上有金甲覆盖,而三川素沒有,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三川素连内裤肚兜也剩不下了……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一章 道法忍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