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二卷 黄金骨塔_残袍 > 第一百章 纯阳护手

第一百章 纯阳护手

日本鬼子的军官都有戴手套的习惯,藤崎也是如此,但是他左手和右手的手套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右手是普通的白色手套,而左手则是极薄的黄色护手,比武斗法的场地长宽皆为百丈,也就是三百多米,这段距离对左登峰來说不算什么,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藤崎左手的手套编织的纹理与他所戴的玄阴手完全相同,由此可见他左手所戴的那只手套就是当日他从莱王陵墓里取走的纯阳手。 

    左登峰先前曾经像撵狗一样追过藤崎,他知道藤崎沒什么修为,而纯阳手是发出强烈阳气的,如果单纯佩戴纯阳手会导致人体阳气过盛而丧命,可是藤崎却并沒有出现这种情况。 

    玄阴手已经被左登峰得到了,用以克制他体内过盛的阳气,以此达到阴阳平和。而藤崎本身并沒有走火入魔,体内也沒有阴气过盛,他怎么敢佩戴纯阳手,纯阳手过盛的阳气他是如何中和掉的? 

    带着满心的疑惑,左登峰直视着藤崎,经过仔细的观察左登峰发现藤崎的左手有着萎缩干枯的迹象,这无疑是佩戴纯阳手带來的副作用,也就是说藤崎根本沒有中和纯阳手过盛的阳气,而是硬生生的承受了它,常人如果承受了过多的阳气那是必死无疑,藤崎为什么沒死? 

    “不要小看他,杜真人极有可能是被他打伤的。”玉拂见左登峰一直怒视着藤崎,不放心的出言提醒。 

    “说说经过。”左登峰并未转头。此时场中的银冠和铜甲还在互相试探,走的是沉稳一路,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变故。 

    “鬼子半个月前來到茅山找到杜真人,提出了中日修道中人切磋交流的要求,杜真人答应了。对方又提出了三局两胜的规则,杜真人也答应了。”玉拂低声说道。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前段时间金针三人在南京抗日救人的事情日本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自然怀恨在心,借着中日道门中人切磋的幌子找上茅山,一來是为了打压中国人的宗教信仰,二來也是为了报仇。鬼子找不到辰州派,而圣经山又远在胶东半岛,只有茅山离南京最近,所以鬼子就找到了茅山。 

    他们既然主动找上门來自然是有恃无恐的,金针也只能被动应战,因为他不答应也不行,如果不答应,鬼子一定会摘掉虚伪的面纱直接翻脸。 

    “我和王真人得到消息立刻赶了过來,本來想与杜真人今日共同迎战日本人,沒想到杜真人昨天上午被一名香客偷袭,他们茅山派接受香客供奉,添加香油钱较多的香客就能得到掌教的接见……”玉拂声露不满。 

    “杜大哥看到那个人的样子了吗?”左登峰打断了玉拂的话,茅山派的道士很多,几百张嘴等着吃饭,金针身为掌教,考虑到门人的衣食问題,难免就将金钱看的重了点,这也不能怪他。 

    “沒有。当时是一男一女上山上香,杜真人在送他们下山的途中被一名走过身旁的香客偷袭,那人击中了杜真人的右臂便快速离去,杜真人被击中之后顿时感觉气息不正,那女子见状自褪其衣试图引诱,另外一名男性则跑于远处拍摄照片。”玉拂冷哼开口。 

    “后來怎么样了?”左登峰点头发问。这些无疑都是日本人的卑劣行径。 

    “杜真人将二人尽皆击杀,现在正以金针刺穴的办法平衡体内阴阳。杜真人担心偷袭他的人会参与今天的斗法,便召你回來相助。我的本意是想请我掌教师兄前來助阵的。”玉拂出言说道。 

    “只有我能克制他。”左登峰点头说道。 

    “王真人对阵铜甲有七成胜算,我应对那女忍者只有半半之数,你对阵那日本军官有几成把握?”玉拂出言问道。虽然对方的那名黑衣人蒙了面,但是二人都看出了那是个年轻女人。此外黑衣蒙面是日本忍者的招牌,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 

    “九成。”左登峰正色开口。虽然藤崎得到并学会了如何使用纯阳手,但他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这一点左登峰很有把握,不过他并未把话说满,因为他担心发生未知的变故。 

    “那就好。”玉拂知道左登峰不会信口开河。 

    “那女忍者的实力不容小觑,你千万小心。”左登峰可以敏锐的感觉到那个黑衣女人实力不弱,与玉拂在伯仲之间。 

    玉拂闻言正色点头,她从未接触过日本忍术,心中难免忐忑。 

    玉拂沒有再说话,左登峰也沒有再开口,不过他始终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儿,表面上看藤崎偷袭金针是为了拍下金针的丑闻羞辱中国的道门中人,可是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金针不会那么简单的上当。如果说偷袭金针是为了让他今日无法出战,似乎也不对,既然要阻止金针出战为什么要上午偷袭,等到傍晚偷袭不是更好,到时候金针还來不及邀请帮手。 

    此外左登峰心中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藤崎是知道他玄阴真气的厉害的,藤崎也应该知道即便拥有了纯阳手最多也只能跟他打成平手,而且藤崎也肯定知道他跟金针玉拂等人有联络,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打伤金针,跟金针对战他还可以利用纯阳手占到便宜,可是金针受伤之后换成了他左登峰,自己的玄阴真气恰好可以克制住藤崎,藤崎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三局两胜,赌注是什么?”左登峰想及此处,转视玉拂。 

    “斗法切磋,沒设赌注。”玉拂出言回答。 

    “这不是日本人的作风。”左登峰皱眉摇头。 

    “这么多人围观,输的人将会颜面扫地。”玉拂环视左右。 

    “铜甲只是个走狗,忍者蒙着脸,藤崎穿着军装,即便输了也不丢人。我感觉这件事情是个圈套。”左登峰探手抚额,这件事情透着怪异。 

    “什么圈套?”玉拂愕然惊问。 

    “他们好像在故意引我回來。”左登峰猛然想到了藤崎见到他出现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欢喜神情,自己半年前追的藤崎屁滚尿流,这家伙见到仇人应该恨的咬牙切齿才对,他怎么反而露出了欢喜的神情。 

    “何出此言?”玉拂出言问道。铜甲和银冠的斗法沒什么悬念,所以二人的注意力都沒在那上面。 

    “他们打伤杜大哥,令今天出战的人少了一位,你们自然要找人替补。杜大哥是被阳气所伤的,他肯定会担心这个使用阳气偷袭他的人今天会参加斗法,他也知道我可以发出玄阴真气,所以他就会把我叫回來以防不测。而对方之所以选择昨天上午偷袭杜大哥,目的也正是给我留出返回的时间。”左登峰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古语有云宁静致远,常年独自一人生活令左登峰养成了静心思考的习惯。 

    “他们引你回來的目的是什么?”玉拂点头发问,她也是心思玲珑的人,冷静下來也感觉左登峰分析的有道理。 

    “杀我呗。”左登峰随口说道。茅山脚下此刻有着上千伪军,全部荷枪实弹,真要开枪,他肯定凶多吉少。 

    “这么多人在围观,日本人不会那么做的。”玉拂环视左右摇头开口。 

    “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围观的人比这里多了去了,鬼子还不是一样滥杀无辜。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当日你离开之后我追了他好多天,大肆羞辱了他一番,他现在恨我恨的咬牙切齿,而且我先前也扬言一定会杀了他,他对我是又恨又怕,势必除之而后快。”左登峰摇头笑道。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他们就不会派出高级军官过來观战。”玉拂转头看了一眼北侧的棚子。 

    左登峰闻言转头北望,那三个鬼子的军官全是将军,而且是真的将军,高级军官的气质是无法被模仿的。

    左登峰皱眉沉吟,玉拂说的对,也许是他太过小心了,如果鬼子真的是冲他來的,沒必要弄三个将军过來,因为一旦闹翻了,那三个将军一个也活不了。 

    “不要多想了,如果他们真要杀你,现在已经动手了。”玉拂探手拍了拍左登峰的手背。她这个举动纯粹是无意的举动,她一直把左登峰当成一个孤僻的弟弟看待。 

    左登峰点头过后,双手抱臂将视线移入了场中。 

    此时场外围观的众人一直在大声喧哗,中国人最喜欢看热闹,也最喜欢闹动静,让他们闭嘴是不可能的,左登峰耳尖,能够听到众人在谈论他的袍子和样子,这令他极为反感。 

    在几位玄门泰斗之中,银冠的灵气修为最为精深,年纪最长,生性沉稳。而铜甲是以外门功夫见长的,走的是刚猛一路,这二人对阵拖的时间越长对银冠越有利,如果能拖到晚上,那他就不战而胜了。 

    不过在众人的围观之下,银冠并沒有一味防守,他是一派掌教,要顾忌全真派的名声,因此在短暂的试探过后,便以正统道家气功正面迎战铜甲。四掌相接,凛冽的气爆之声不绝于耳。 

    高手过招,不但比拼灵气,同时还比拼气度。银冠轻身功夫高于铜甲,但是他并未拖延时间,这是他的气度。铜甲周身刀枪不入,但他也并沒有采用泼皮打法利用挨揍换取进攻的机会,他虽然当了汉奸,终究还是一派宗师,自然也要在人前装出气度。如此一來二人直接变成了灵气的对攻,这个是丝毫取不得巧的。 

    “密宗大手印!”十余掌之后,铜甲猛然怒吼出掌。 

    “全真天罡气!”银冠立刻出掌相接。正规的比武较技都是有一定规矩的,一旦喊出了自己武学的名字,就是要正面向对方挑战,怒吼代表竭尽全力。而对方如果回应,那就表示同意一招定胜负。 

    二人这一掌不止关系到这场比拼的胜负,还关系到了各自的脸面,更关系到了佛门道家的脸面,因而二人全部用上了十成修为,四掌相接,气爆之声震耳欲聋。 

    与此同时,观战的众人都将视线转移到了二人的脚下,观察二人各自退出了几步。 

    铜甲后退了六步,银冠也退出了六步,但是银冠最后一步是停顿了片刻之后才退出的,这么做是为了给铜甲留下颜面。 

    “阿弥陀佛!”铜甲止住退势率先合十开口,他是明眼人,知道银冠给他留下了颜面。 

    “无量天尊!”银冠稽首还礼。 

    “铜甲那顺.巴特尔活佛与银冠王国靖真人战平。”带着狗逼帽子的翻译官代为宣布结果。二人各自归位,铜甲微显尴尬,银冠神情自然。 

    银冠早已经看到了左登峰的到來,因此返回之后并沒有立刻落座,而是冲左登峰稽首施礼,银冠是长辈,左登峰见状急忙起身还礼,他虽然修习道法却不是道门中人,不过这一次他行的是稽首礼,因为他是代表道家出战的。 

    此处人多眼杂,不方便叙话,因此银冠冲左登峰点了点头便回到了座位。 

    斗法中途沒有停顿,一场完毕下一场立刻开始,玉拂抬手梳理了一下发髻站起身走入场中,她是徒手进场的,拂尘留在了座位上。 

    对方那名女忍者随后站起,缓步入场,她背后的东洋刀并沒有留下,这一情形换來了围观众人的一片嘘声,在他们看來拂尘是道士的武器,玉拂既然留下了武器,那女忍者也不应该带刀上场。 

    玉拂先前梳理发髻的时候悄然将两枚骨针插进了自己脑后风府风池两处穴位,这个细微的动作左登峰自然看到了,而且他也知道玉拂这么做的原因,她是用自己替下了那具金甲僵尸,以便于白日作战,所以她根本无需使用拂尘。 

    “无量天尊,玉拂崔金玉讨教!”玉拂稽首开口,名号和真名一起通报是传统而正规的作法,这表示自己不是无名之辈。 

    那女忍者随后鞠躬说了一句日本话,左登峰自然听得懂,她说的是“上忍武士,三川素。” 

    日本的忍者只是中国人对他们的叫法,事实上他们自称武士,忍者又分上中下三个档次,上忍是忍者的最高级别,三川素是她的名字。 

    翻译随后将女忍者的话进行了翻译,两个年轻的女人再度行礼,各自后退……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章 纯阳护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