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八十九章 渐窥大道

第八十九章 渐窥大道

“跟胖瘦有什么关系?”左登峰出言问道。

    “黄鼠狼也分公母,公的喜欢附身清瘦的老年男子,母的喜欢附身肥胖的中年妇女。好在能附身于人的异类并不多,万不出一。”金针出言解释。 

    “它们为什么这么怕你?”左登峰皱眉问道。 

    “它们不是怕我,而是怕我们,咱们度劫的时候经受过天雷,体内的灵气暗藏天雷之威,是这类阴物的克星。”金针出言解释。 

    “现在怎么办?”左登峰出言问道。 

    “怎么处理都可以,打散也行,放走也行。”金针随口说道。他这话一出口,那三个被异类附身的兄妹立刻跪倒在地磕头不已。 

    金针见状延出灵气凭空抓过那个女子转身走了出来,一直走到门口才将其放下,女子一落地,立刻如梦初醒,茫然的看向自己的父母和杜左二人。 

    “带她进屋穿衣服,不要去西屋。”金针掏出两枚铜钱在自己的双眼之上正反相印,随即从怀中拿出一张黄色纸符,入手微抖,纸符凭空着火,转而灵气外延,控制纸符击向了西侧三丈之外,纸符爆燃,阴气骤消。

    “它本体已经没有了,怨气很重,不能留。”金针冲左登峰解释,左登峰缓缓点头,他先前也感受到了刺猬阴魂的存在,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处置,金针的纸符凭空着火的原理他是明白的,那是压缩灵气造成的,他也可以做到,他此刻思索的是用什么东西能够代替金针的那张发出阳气的纸符。 

    在左登峰皱眉沉吟的时候,金针再度转身向屋里走去,片刻过后拖出了那个年纪稍微大的青年,此人肢体极为柔软,在金针的拖拽之下彷如无骨。 

    金针将其拖出了院子的门槛,男青年随即苏醒,院子周围先前被金针布下了阵法,离开了布阵的区域,附体在男青年身上的那道蛇类魂魄立刻离体逃窜。 

    “大哥,我想去看看它的本体。”左登峰开口说道。他从未见过这种情况,所以很是好奇,最主要的是他想去看看这条蛇所处的地理位置,观察什么样的地势容易出现这类有道行的动物。 

    “我带你去。”金针点头答应,转而撇下那青年向北移去,他先前已经用两枚铜钱暂开了天眼,可以看到阴魂。 

    事实上左登峰自己也能够感受到那道阴属气息的移动方向,即便金针不带路他也能够找得到。 

    左登峰刚一起落,十三从树上发出了叫声,左登峰转身冲其摆了摆手“别乱跑,我一会儿就回来。” 

    北行十里是一处位于山谷中间的洼地,洼地面积很大,里面长满了高矮不一的杂草,洼地东侧是一处不大的水潭,大小不过数丈,潭水极为浑浊,色呈深黄,水潭边长满了杂乱的芦苇,那条蛇的魂魄就是来到这里的。 

    “洼地里都是淤泥,不要落脚,延气入水,逼它出来。”金针出言提醒。 

    左登峰闻言如法施为,片刻之后,潭水开始冒泡,随后便是水浪涌动,波浪过后一条一丈多长的红色怪蛇从浑浊的水潭里蹿了出来,出水之后蛇尾点地,快速的向上空的左登峰咬来,左登峰抬手延出灵气将其凭空抓住,随即运转灵气掠出洼地。 

    “大哥,这是什么蛇?”左登峰打量着那条手腕粗细的红色怪蛇,说它怪是因为它的身体是圆柱形的,头不大,尾巴也不细,猛一看没头没脑。 

    “兄弟,你老哥也不是万事通啊。”金针摇头笑道。 

    “帮我看住它。”左登峰冲金针说道。金针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却仍然延出灵气将那怪蛇压在了五尺之外。 

    左登峰腾手出来,转身向东侧掠去,这只怪蛇是生活在水里的,但是红色在五行之中代表火,也就是说这条蛇先前是从陆地繁殖,然后进入水中生活的,它兼具水火双性,木生火,金生水,所以金木水火都不能克制它,只有土有可能,左登峰快速的掠到山顶,从接受阳光最强烈的地方找来了五块石头,回到山下按照阴阳五行的位置在红蛇的周围放好,金针疑惑的看着他忙碌,等他忙完,金针撤回了灵气,红蛇失去了禁锢,立刻蹿出左登峰布下的阵法跑掉了。 

    “妈了个逼的。”左登峰见状大为恼怒,探手抓起一块石头冲不远处的红蛇砸了过去。 

    “五行如果齐全就是平衡,平衡怎么能困住它,兄弟,别着急,慢慢来。”金针莞尔不已出言安慰。左登峰比他小十岁,所以他并不怪罪左登峰急功近利。 

    “再帮我看住它。”左登峰不甘心,再度上前延出灵气抓回了那条红蛇,金针见状摇头苦笑,只能再度帮他将那条红蛇摁住。 

    左登峰随即转身离开,这一次他变了另外一个思路,按照八卦理论来说,水火就是坎,离,与乾,坤,震,巽,艮,兑合称八卦,找齐以上六种属性的东西,就可以困住这条蛇。 

    左登峰一通寻找,很快找齐了六件物品,手表对应乾,一只袜子对应坤,一颗金豆子代表震,一截树干对应巽,岩石对应艮,一把杂草对应兑。 

    这一次金针的表情更疑惑了,左登峰搞的这些在他看来是风马牛不相及,即便如此他还是耐着性子等左登峰布好阵法才收回灵气放开了那条红蛇。 

    金针收回灵气之后,红蛇没有逃走,而是快速的围着那几件事物转起了圈子,游走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连金针和左登峰都看的目不暇接。 

    “兄弟,恭喜你。”金针收回视线冲左登峰道贺。在他看来左登峰已经掌握了以世间万物布阵的道理。 

    “我想让它留在原地不动,可没让它转圈子。”左登峰抬脚踢飞了那条倒霉的红蛇,转而收拾起自己的那几样东西。 

    “慢慢来,别着急。”金针冲左登峰投来了赞许的目光,研习已有的法术并不困难,难的是自创法术和阵法,所以金针极为佩服左登峰,尽管他目前还处于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阶段。 

    左登峰闻言点头答应,转而看向前方的那片洼地,片刻过后收回了视线,转身与金针离开,他已经看出了那条红蛇为什么会选择在洼地东侧的水潭栖身,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以后关于阴阳五行八卦地支的计算他都会在心里计算,说出来众人也很难理解了。 

    回到老黄头的家里,发现老大已经被扶到了东厢的床上,女儿在父母的床上哭泣,西屋还关着一个黄鼠狼。 

    左登峰最讨厌女人哭,因此不待金针出手就延出灵气探向了老二的七窍神府,灵气是可以穿透一切事物的,灵气所至,一股阴气立刻被其扯了出来,五指合拢,将那黄鼠狼的魂魄彻底绞碎。 

    左登峰五指握拢时阴冷的神情令金针暗自皱眉,左登峰的悟性之高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最主要的是他看出了左登峰的杀机很重,这样的人如果掌握了超出常人的能力,必定是个杀伐由心的煞星。这一刻金针感到了庆幸,幸亏自己将这些浅显的道理向左登峰做了介绍和解释,如此一来左登峰会一直领他情,也会一直把他当朋友看待。 

    正事儿干完,二人立刻告辞离开,星夜赶赴东南三十里外的最后一处所在,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被死去的大婆上了身,晚上上房揭瓦,白天打骂仆役。 

    二人到来的时候正是清晨,户主孙掌柜将二人迎出宅院,发现一个年轻的丫鬟正坐在正屋里吃早饭,在见到金针和左登峰之后立刻将汤盆泼向二人,并高声大喊‘我不怕你。’ 

    “真不怕吗?”金针出言笑道。 

    “老娘在孙家几十年了,给你这个没良心的生儿育女操持家业,我头七没过,你竟然娶了小。”年轻的丫鬟抓起饭碗砸向了孙掌柜。 

    金针和左登峰见状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丫鬟根本就没被什么厉鬼附身,纯粹是装神弄鬼试图登堂入室。

    “真人,求您帮帮我吧,香火钱一定不敢少添。”孙掌柜见状急忙冲金针连连作揖。 

    “此人的确是被厉鬼缠身,但是不是被你的亡妻所缠,厉鬼最怕污物,将她关进茅房,三年之后厉鬼自消。否则你将家破人亡。”金针故作认真的冲孙掌柜说道,他是有真本事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装神弄鬼,如果不是那些装神弄鬼的人误导了世人,他也不必每次作法都耍那些没用的花架子。 

    孙掌柜知道金针的名头,见他这么说,哪里还敢犹豫,立刻喊来下人将那装神弄鬼的丫头关进了茅房。 

    收了香油钱,二人并没有立刻回返茅山,而是从茅山下面的酒馆对酌,权当为左登峰送行。傍晚时分,左登峰带着金针赠送的十几本道家典籍离开了茅山。 

    左登峰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没有脱离救活巫心语这个中心,没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离开茅山之后他也不舍得浪费时间,带着十三再度赶赴南京的图书馆带上了大量的历史书籍,随后星夜兼程,赶赴湖南。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八十九章 渐窥大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