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八十七章 镇住尸气

第八十七章 镇住尸气

傻眼的不止是贾家众人,连茅山派的道士也傻眼了,包括金针在内。只有左登峰心里是明白的,十三遇到对手或者阴物都会撒尿示威,这是它的习惯。 

    撒尿对十三来说只是一种习惯,但是它这泡尿撒的不是时候,更不是地方,尿在尸体头上了,人虽然死了,但是还是贾会长他爹,这对贾会长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还有就是对金针也不好看,虽然金针不会在意,但是别人会以为金针的法术还不如十三的一泡尿,这可如何收场? 

    “第二步法事就位,请大哥进行第三步。”左登峰最先反应过来冲金针挤了挤眼,此时光线不明,众人视物不清,只有金针看到了左登峰的眼色,他反应迅速,立刻就明白左登峰是要他继续作法,于是便念诵咒语继续法事。 

    “上去,镇住尸气。”左登峰回过头冲十三指了指祠堂的房梁。 

    十三闻言很是疑惑,它不明白镇住尸气是什么意思,它之前也没干过那活儿。不过它虽然疑惑还是弓身窜上祠堂的房梁,房梁高达四五米,寻常的猫自然蹦不了那么高,十三一跃而上,围观的众人立刻对其刮目相看。 

    “贾会长,你为茅山派捐了黄金百两才有神猫定魂的待遇,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左登峰转身冲贾会长说道。 

    “哦,哦。”贾会长一听连连点头。 

    “此物最通灵性,它先前吃了你一条鲤鱼,现在就帮你去了一只煞星。”左登峰见贾会长面露疑惑,顺手拿起十三叼回来的那只乌鸦在贾会长面前晃了晃,乌鸦还没死透,一摇晃嘎嘎叫唤,吓的贾会长连连后退。 

    顺利的将闯祸的十三变成了功臣,左登峰这才扔掉了那只乌鸦专心看金针施法,其实该干的活儿已经让十三干了,金针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硫磺硝石弄出一通火苗,灵气外放搞出一阵阴风,很快也就收工了。 

    接下来的工作由普通道人接手,贾家众人也带来了火盆,开始焚烧纸钱。 

    “兄弟,你这猫是什么来历?”金针坐在太师椅上皱眉看着趴在房梁上的十三。 

    “这猫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左登峰端起贾家为二人准备的茶水,所有人都在忙活,只有他们两个在坐着喝茶。 

    “猫昼伏夜出,归类为阴物,寻常的猫经过新死的尸体旁边很容易令尸体诈尸,撒尿更不行了,那是一定诈尸,它这一泡尿下去,不但没让尸体诈尸还压制了尸体的怨气,这种情况我从未见到过,你这猫绝对大有来历。”金针摇头开口。 

    “它具体是什么来历我还真不清楚,不过它是从商周时期的一座古墓逃出来的,还认识玉真人肩头的那只猴子。”左登峰自然不会隐瞒十三的来历,但是时至今日他也没搞明白十三到底是什么来头。 

    “它也活了三千岁?”金针挑眉问道。 

    “是的,他脖子上原来也戴着一个项圈,写着十三阴阳,它可能跟十二地支有某种关联。”左登峰点头说道。 

    “项圈呢?”金针出言问道。 

    “我和亡妻遇到它的时候,它刚刚逃出古墓饿的形同骷髅,被村民抓住拿走了项圈,项圈后来落到了日本人手里,日本人就是根据项圈找来的。”左登峰放下了茶杯摇头长叹,他再度想起了巫心语沥血相救的情景,悲伤随之涌上心头。 

    “它的体型比猫要大,四肢也比猫粗壮,虽然长的像猫,但我感觉它不是猫。”金针之前也没见过与十三相同的动物。 

    “它的习性跟猫差不多,大哥,你是怎么理解十三阴阳这句话的?”左登峰出言问道。他跟随金针处理这四件事情并不是单纯的闲逛散心,对他来说这是临行前最后一次观摩和学习,这几件事情处理完,他就要前去寻找十二地支。他的第一站定到了“卢”国当年所在的湖南湖北一带,那里全是大山,他以后可能很长时间都见不到人影了,遇到事情也全得自己处理。所以临行之前的观摩学习就显得非常重要而必要。 

    “看它撒尿的姿势,这只动物应该是公的,十三扣除十二,剩下了一,这个一在玄门指的就是乾,也就是公,不好说,好不说。”金针说到一半感觉自己分析的没有道理便停了下来。 

    “十二地支是由姜子牙找齐的,姜子牙帮助周武王统一了国家之后被封到了齐国,齐国与山东东部的莱国接壤,十三就是从莱王坟墓里逃出来的,莱王的陵墓已经被日本人挖开了,我看到了里面的碑文,十三当年好像是用来对付姜子牙的十二地支的,而且在与十二地支的争斗中,它好像还占据了上风。”左登峰开口补充。

    “阴阳如果并处,它就不应该是公的。再说如果阴阳并处,它的尿就不应该含有那么重的阳气。”金针始终记着十三的那泡尿。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在他看来金针的思维有局限性,金针过分看重阴阳一说,在金针看来公的就是阳。对于金针的这种想法左登峰没有多说什么,金针只是他的朋友而不是他的师傅,只是向他讲明阴阳五行的基本道理,日后如何延伸发展还得靠自己。 

    “它还有什么奇异的地方?”金针再度抬头看着房梁上的十三,祠堂的房梁很宽,十三趴在上面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下面念经的道士和烧纸的孝子。 

    “遇到阴物,它的右眼会变成黄色。”左登峰拿起茶壶为金针续茶。 

    “可观阴阳,奇物,真是奇物。”金针对十三的能耐大为佩服。 

    “它之前的主人很可能是个道门中人。”左登峰出言说道。 

    “何出此言。”金针扭头发现左登峰为他续好了茶水,抬起杯盖表示感谢。 

    “我们现在已经可以一跃数十丈,前行的速度也赶超汽车,这么快的速度,它蹲在我的肩膀上蹲的很稳,不但很稳,还有心思左右张望,所以我怀疑它先前的主人可能是修道中人,而且移动的速度可能比我们还要快。”左登峰出言说道。 

    “有这个可能,现在人心浮动,鲜有能静心修道的,能进入你我这种境界的已经不多了。不过古代有很多道门高人,修为要比你我高出很多。日后你在寻找那六只阴属动物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如果遇到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就出来找我。”金针不放心的叮嘱。 

    “我会的。”左登峰正色点头。既然是朋友就没有必要说客气话,,不过左登峰并不希望麻烦金针,他不想让朋友跟着自己冒险。 

    道士一直在念经,孝子一直在烧纸,没有人为二人安排住处,金针和左登峰有灵气在身,可以彻夜不眠,二人一直坐在太师椅中闲谈,他们不能离开,不然没人敢呆在祠堂里。 

    二人说的都是江湖上的事情,大部分时间是金针在说,左登峰仔细倾听,江湖上的事情多知道一些总归有用。 

    凌晨四点,十三从房梁上下来了,它要撒尿,左登峰见状急忙站了起来,唯恐它再尿错地方,不过十三这次跑出去尿了,尿完没有再上房梁,而是跑到左登峰旁边的太师椅上趴了下来。 

    “大哥,铜甲是不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左登峰猛然想起一事。 

    “为什么这么说?”金针不明所以。 

    “他一到晚上就急切的要找女人……”左登峰将前端时间与铜甲相遇的事情向金针简略的说了一遍,包括铜甲在南京急不可耐的摁倒丑妓女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铜甲虽然人品低劣,但是他练的是佛门功夫,佛门功夫走的是沉稳一路,没有走火入魔一说。他晚上不喜欢出门是因为他好色,而不是不能出门。”金针闻言撇嘴笑道。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想到了十三当日的那泡尿,时至此刻左登峰很怀疑铜甲当日的阳气暴涨不是他练功出偏,而是十三当日撒了他满头满脸的猫尿造成的,但是这个想法无法被证实,因为左登峰不会允许十三在他头上撒尿,十三也不敢那么做。 

    人的智商跟年龄不成正比,得看这个人经历了多少事情,猫也是一样,十三虽然活了三千年,但是它生活在密闭的环境下,所以它的智商并没有超出猫的范畴,这一人一猫之间的感情有点像父子也有点像兄弟,十三在古墓里困了那么多年,出来之后只认识一个左登峰,因此它很依赖左登峰,不管左登峰去哪里它都会跟着。而左登峰也不舍得撇下这个曾经救过他的命的肥猫,尽管每次赶路的时候都得扛着它,还得为它干的坏事擦屁股。 

    一壶茶喝的如同白开水的时候天才亮了,鸡鸣时分,尸体入棺,开始准备发丧事宜,众人忙活的时候,金针招呼左登峰离开了,金针要为死人选择阴宅,左登峰此时略感兴奋,他虽然不会去当风水先生,但是选阴宅需要观察野外的地气,这个对他很有用……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七章 镇住尸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