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八十五章 不要乌龟

第八十五章 不要乌龟

金针起坛作法,平地起风,化烟飞雾,声势骇人,极为神异。 

    左登峰在一边侧目旁观,他是明眼人,自然能看出其中的门道,金针做的法事纯粹是糊弄人的,其实真正驱鬼根本就没这么多招式,也没时间来做这么多花架子,金针故意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了,为的就是好看。他身为茅山掌教也有他的难处,那么多门人等着吃饭,他比左登峰更需要钱。 

    金针所做的法事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硫磺硝石一通折腾,搞的院子里雾气腾腾,县长及其家眷看的是眼花缭乱,佩服的是五体投地。法事一结束,众人立刻上来大肆夸奖,金针苦笑着看了左登峰一眼,左登峰会心的回笑,金针已经是玄门泰斗了,世人普遍认为盛名之下无虚士,所以对他有着盲目的崇拜,不管他做什么在世人看来都是对的,即便是作法途中停下来喝水,他们也认为金针的举动暗藏深意。 

    香火钱是少不了的,五封大洋,金针并没有沾手,由随从的道人接了,接钱的时候还神情倨傲,连句谢谢也没有。 

    “走吧,进屋看看,拿钱了就帮他办点事情。”金针离开法坛带着左登峰向后院走去,作法的器物自然有随从收拾,茅山掌教架子十足。 

    县长的宅院分前后院,后院是妻妾住的地方,左右各有六间房子,东侧的房子已经住满了,西侧的房子只住了北首第一间,那是七姨太的房间。东为大,这样是为了区分妻妾的尊卑地位。 

    二人进入东侧第一间房子,这是县长原配住的房间,摆设比较简单,金针让众人在外等候,带着左登峰从屋子里转了一圈。 

    “你看一下这个屋子的五行是否均衡?”金针开口说道。 

    “不均衡,木太旺,家具应该搬走一些。”左峰环视左右出言回答,屋里的地面上铺着灰砖,灰砖是经过烧制的,所以左登峰感觉它兼顾土火,屋子里还有一个鱼缸,不过鱼缸里没有鱼,而是养了一只长寿龟。龟在水里生活,所以左登峰感觉它属水,房间里的家具大部分是木制,综合权衡下来,左登峰得出了上述结论。 

    “的确木旺,但是不用搬走家具,应该拿走乌龟。”金针摇头笑道。 

    “为什么?”左登峰皱眉发问。 

    “这间房屋的女主人五行属火,五行之中木生火,房间里木性重对她有益,不过木性过重也不行,会导致女主人脾气暴躁,搬走家具治标不治本,还会降低她的运势,乌龟五行属水,五行之中水生木,乌龟在这个屋子里会加重木性,木性又加重了火性。所以拿走乌龟是最正确的作法,釜底抽薪,缓和阴阳。”金针出言解释。 

    “乌龟本来就是属水的,水也可以缓和火性。”左登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感觉金针的办法多绕了一步。 

    “水不能缓和火性,只能克制,看宅院的时候切忌五行直接充抵,不然对人有害,正确的是采用柔和增减的办法,火过旺就减木,木过旺就减水,水过弱就添金,说白了就是从下面拉腿儿,决不能从上面砍头。”金针耐心解释。 

    “原来如此,对了,你怎么知道这个大婆是属火的?”左登峰点头再问。 

    “人五行到底属什么最准确的是要看八字,不过我如果看她们的八字就会让她们小瞧了,所以我就根据五行所属的人的性格来倒推她们的五行所属, 

    属火的人八字日元为丙为丁,这种人性格急躁,有能力,但不会处理人际关系,铁鞋五行就是属火。 

    属土的人八字日元为戍为已,这种人沉稳守信,极为清高,毛病是思维守旧略显保守。玉真人和我五行都是属土。 

    属金的人八字日元为庚为辛,这种人有毅力有野心,性格缺陷是急功近利,目的性太强。铜甲可能就是属金。 

    属木的人八字日元为甲为巳,这种人性情随和,慈悲心肠,极为聪慧,人缘极佳,王真人就是此类。 

    属水的人八字日元为壬为癸,这种人思维敏捷,极为固执,自尊心也强,不足之处就是对己对人过于严苛。”金针说到此处看了左登峰一眼。 

    “不过那个大婆也没说话,你是怎么看出她五行属火的?”左登峰讪笑着转移了话题,金针把属水的人放到最后,其实就是说给他听的。 

    “钱匣子挂了三把锁,鸡毛掸子都打没毛了,她不是属火才怪。”金针出言笑道。经他提醒左登峰才发现房间里的钱匣子上挂着三把铜锁,床头的鸡毛掸子上的鸡毛都快掉光了,不问可知这个大婆没少殴打小妾。 

    “大哥真是法眼如炬。”左登峰由衷的钦佩金针观察之细。 

    “不是我谦虚,我也只是粗通,你一定要活学活用,千万不要照搬,不然我就真的害了你了。”金针正色开口。 

    “我明白,窥一斑而知全豹,读一诗而通百篇。”左登峰点头答应。金针只是在教他浅显的道理,目的是希望他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和延伸。 

    金针闻言大为放心,探手延出灵气将那鱼缸里的乌龟凭空抓了出来扔进了院子“放生”。 

    门外的众人等了半天,到最后发现金针扔了个乌龟出来,立时目瞪口呆。 

    “乌龟寿命超出常人,养它有害无益。”金针走出房门开口说道。他说的这话其实只是幌子,真话是说给朋友听的,假话是掩盖真相的。 

    县长等人虽然感觉惊愕,却知道金针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于是急忙派人抱着乌龟放生去了。 

    金针随后又带着左登峰去了另外几个房间,这次他没有开口,而是由左登峰动手处置,左登峰的领悟能力极强,处置极为得当,但是到了七姨太的房间,金针与左登峰的处置意见发生了冲突,七姨太是个新潮人物,房间里有很多塑料制品,金针不了解塑料的由来,把它理解为了木,而左登峰先前就接触过现代科学,他知道塑料是由石油提炼制成的,应该归类为水,争论之后,金针认输并彻底放心了,左登峰只是学了原理,并没有照搬。 

    看完宅子,金针并没有耽搁时间,快速的告辞继续西行,八十里外有一个富商要为死去的父亲寻找一处千古之地。 

    “兄弟,我们茅山派是以符咒来作法的,符咒是祖宗传下来的,种类也不多,如果外传,茅山派日后就很难立足了,你千万不要怪我藏私。”金针冲左登峰说道。 

    “大哥见外了,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了,大恩不言谢,我心里记下了。”左登峰正色回答。 

    “前段时间我和王真人等人在南京的所作所为日本人已经知道了,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对付我们,说不定哪天他们就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大哥的老窝要是保不住了,自然会向你求助的。”金针叹气开口。 

    “鬼子敢派兵攻打茅山派,我就先杀了他们的指挥官。”左登峰闻言挑眉冷哼,金针等人都有顾忌,不像他孤身一人。 

    “那倒不会,日本人知道咱们中国人信奉佛教和道教,他们国家也有修道中人,届时他们可能会派日本的修道中人来正面挑战,如果咱们败了,丢的就不单是咱自己的脸了。”金针面露苦笑。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赶回来。”左登峰正色开口。 

    “这是我们茅山召集门人的纸符,如果纸符发热,就表示你大哥我大难临头了。”金针伸手递过来了一张折叠起来的黄色纸符。 

    “纸符发热,我一定回来。”左登峰探手接过放进了怀里。 

    金针见状没有再说什么,探手拍了拍左登峰的肩膀,他之所以对左登峰如此厚爱有公私两方面的原因,于私,左登峰跟他很对脾气,虽然相差十岁,但是性情相投。于公,左登峰虽然目前还不懂得阵法的布置,但是灵气修为已然称得上绝顶高手,日后茅山有难,多出一个强有力的帮手总是好的。作为一派掌教,不止要负责门人的温饱,如何在乱世之中保证门派的安全也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大哥,我还有个疑问。”左登峰沉吟良久开口说道。 

    “你说。”金针点头开口。二人一直步行在前,从人跟在他们后面十丈之外,十三在路旁的树林里扑蝴蝶。 

    “辰州派有很多符咒不是纸符,而是一些别的东西,那些东西也能用来作法,这是为什么?”左登峰出言问道。 

    “我们的符咒之所以能用来作法,是因为纸符上所写的朱字令纸符对应了世间潜在的五行属性,事实上世间有很多东西本身就带有五行属性,只要你发现了它们的五行属性,也是可以用来作法布阵的。”金针出言解释。 

    左登峰闻言连连点头,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为的就是想要自创阵法。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五章 不要乌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