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八十一章 随风撒尿

第八十一章 随风撒尿

左登峰带着那两个妖艳的女子掠上房顶的同时,下方的鬼子开了枪,子弹从三人身边飞过,并没有打中谁。

    “再开枪我就杀了你们。”铜甲反手将那几个开枪的鬼子砸飞了出去。剩余那些鬼子见状纷纷面露凶相,铜甲怒目环视,鬼子急忙移走了视线不敢与之对视。铜甲乃五大玄门泰斗之一,大手印刚猛无比,他当了汉奸是因为德王厚礼邀请,寻常的鬼子根本就不敢得罪他。 

    “不要伤害她们,凡事好说。”铜甲瞪退鬼子急忙抬头冲左登峰高喊。他自然不会喊‘快放开她’,因为他知道那是徒劳的,左登峰肯定不会听他的。 

    此时那两个妖艳的女子已经吓傻了,秀目圆睁,连叫喊声都忘了,根据她们的神情来看,她们压根儿没想到左登峰敢动她们。 

    “杀了藤崎,我把这两个女人还给你。”左登峰提着两个女人的脖领平静开口。 

    “不行,换个条件。”铜甲闻言连连摇头。他非常清楚哪些鬼子能动,哪些鬼子不能杀。 

    左登峰闻言,右手猛然掐住了手里女子的脖颈,女人的脖子很细,左登峰握上之后微微用力就捏断了它,汉奸的女人是脏的,左登峰杀的很平静。 

    “杀了藤崎,这个还给你。”左登峰将那死去的女人扔了下去,他非常清楚这两个女人死了一个,剩下的那个分量就会加倍。 

    铜甲见状急忙抬手接住了那个女人,一看已经被左登峰掐死,面皮极速抽动,转而转身看向藤崎,藤崎见状急忙后退,不过铜甲并没有杀他,而是扔掉手里的女尸双手用力将侧翻的汽车缓慢的正了过来,随后冲躲在一旁的司机怒吼一声‘带他走。’ 

    司机一听立刻钻进了汽车,汽车只是侧翻,并没有损坏,竟然很快打着了火,藤崎上车之后,小汽车一溜烟儿的向东开去。 

    “下辈子做个好女人。”左登峰见状并没有立即追赶,而是看着手里剩下的那个女子。 

    “别杀我。”女人惊恐之下露出了江南女子特有的柔弱。 

    “我不杀你。”左登峰森然冷笑,与此同时抬起右手逼出玄阴真气将女子的面部皮肤极速封冻,然后将那尖叫的女子扔向了疾掠而至的铜甲。 

    铜甲见状急忙伸手接住了那年轻的女子,一看之下立刻抬手毙掉了她,左登峰的玄阴真气远远低于零度,此时是夏天,外面温度很高,女人被冻伤的皮肤接触到常温和被冻伤的手指放进热水的后果是一样的。 

    “我要杀了你!”铜甲高声怒吼向左登峰冲了过来,这两个女人是他最喜欢的玩具,左登峰竟然杀掉了一个,毁容了一个,铜甲焉能不怒。 

    “来吧!”左登峰屈膝抬手出言说道,铜甲见状立刻将周身灵气逼至双掌,双掌在顷刻之间膨胀了数倍,猛然一看犹如巨大的熊掌。 

    左登峰先前下蹲也并没有准备与之对掌,只是想戏耍激怒他,凝神等待铜甲掠近之后,猛然撇下想要拼命的铜甲,窜上旁边的屋顶跑掉了。 

    铜甲先前以为左登峰又是扎马又是伸手的必然要与之对掌,压根儿没想到他竟然跑了,暴怒之下急忙将灵气下行双足,转身快速追赶。 

    铜甲的体重绝对超过三百斤,常言道身大力不亏,这么大块头,武功又是刚猛一路,左登峰自然不会与之拼命,他丝毫不在乎虚名,也不怕外人说他被铜甲打跑了,他的目标是藤崎。 

    带着铜甲兜了个圈子,左登峰确定他的身法不如自己,这才跑到城中将十三接回了肩头,领着铜甲向东疾掠。轻身法术虽然靠的是灵气,但体重也有一定的关系,铜甲三百多斤,左登峰刚过百,即便带着十三也比铜甲轻很多,这么飞掠下去,铜甲肯定追不上他。管他大手印有多厉害,追不上也白搭。 

    掠出五十里后,左登峰开始皱眉了,他的轻身法术虽然可以快过铜甲,但是他追不上那小汽车了,小汽车比大卡车跑的快多了,左登峰飞速狂掠之下并不能缩短与小汽车之间的差距,反而被逐渐拉远。 

    即便如此左登峰并未放弃,仍然穷追不舍,他先前骑过鬼子的三轮车,知道汽车和三轮子都是烧油的,小汽车肯定得停下来加油。 

    但是左登峰这次失算了,小汽车不是三轮子,它加一次油可以跑很远,一直追到中午,小汽车也没停下来,小汽车从左登峰的视线里逐渐变成了屎壳郎,屎壳郎又变成了黑豆子,到最后连黑豆子也看不到了。 

    左登峰不肯接受藤崎跑掉了这个现实,依然竭力前追,铜甲此时已经距他十余丈,一直在不停的叫骂,搞的左登峰不胜其烦。 

    “喵!”下午三点,十三从左登峰的肩头发出了叫声,它一叫,左登峰就知道它想撒尿。 

    “憋会儿吧。”左登峰连连摇头。他与铜甲之间的这点距离只要微微停顿就会被铜甲追上,铜甲现在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十三如果下地撒尿,他肯定会冲过来痛殴它。 

    十三闻言没有再叫,不过片刻之后左登峰感觉十三向后挪了挪,随即就听到了它撒尿的声音,左登峰听到声音立刻皱起了眉头,不管是公猫还是母猫都是蹲着尿的,这下肯定尿袍子上了。 

    左登峰刚想出言训斥十三,却听到后面的铜甲改变了叫骂的对象,怒吼着要将十三剥皮,左登峰闻言扭头回望,发现铜甲正抬起袖子擦着头上和脸上的猫尿,原来左登峰急速前掠时将十三的尿撇到了后方,铜甲紧跟着就迎了上来。 

    左登峰见状心情微微晴朗,此时已经经过了好几个路口,左登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追踪的路线是否还正确,他之所以还往前跑已经不单纯是为了追藤崎,而是为了甩掉身后的铜甲,他知道早晚能将铜甲甩掉,但是他也知道这个过程会很漫长,当初玉拂追了铁鞋十来天,这次弄不好铜甲也得追他个十天八天的。不过也不好说,也许铜甲半路想撒尿了就不追了。 

    从午后一直跑到傍晚,左登峰知道彻底把藤崎跟丢了,不过他也并没有过分沮丧,因为日后总有碰面的机会,此时前方隐约出现了大城的轮廓,根据路程计算极有可能是南京城,左登峰也想到南京一趟,南京是六朝古都,图书馆的史料必定极为齐全,左登峰想要在此查阅西周以及它当年率领的庸羌等八大诸侯先前的地界,以此确定搜寻六只阴属动物的大致方位。 

    自从知道了六阴阴不死,六阳阳长生的事情之后,报仇已经退居其次,找齐六只阴属动物才是左登峰的当务之急,如果能救活巫心语,藤崎杀不杀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在奔掠的过程中,左登峰盘算着接下来的行程打算,南京城距离镇江很近,从南京查阅到资料之后再顺便去茅山派一趟,告诉金针自己不负所托,随后便可以着手寻找那六只动物了。 

    很快的,左登峰就确定了前方的城市就是南京,因为规模在那儿摆着,不过随着距离的临近,左登峰眉头也皱的越来越紧,南京城遭受的破坏比他先前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到处都是战争留下的废墟,街上行人很少,有很多快要腐烂殆尽的尸体还散发着臭气,表明这里的杀戮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街道两侧商铺的门窗大部分都敞开着,不问可知在此之前曾经被洗劫过。 

    最为严重的还是古代建筑的损毁,有很多精美的古代建筑都坍塌了,砖瓦堆中木料的断茬说明这些建筑先前所用木料的珍贵和稀有,战火,战火,有战必有火,城中四处可见着火的痕迹,很多房屋都被烧成了漆黑的空壳,在朦胧的夜色中显得萧瑟而阴森。此外一进入南京城,左登峰就感受到了周围有着大量的阴性气息,这些应该是充满怨气的魂魄,不过左登峰的阴阳生死诀只能感知到它们的存在,却看不到它们的样子。 

    眼前的惨象令左登峰极为悲愤,战争从古至今从未停止过,但是不管哪朝哪代的战争都是以争权夺利为目的的,日本人侵略中国可不是这样,他们过来好像就是为了变着方儿的糟蹋中国人,鬼子抢东西左登峰可以理解,因为那些贵重物品对他们有好处,但他无法理解鬼子为什么要烧,杀,奸淫,这三种行径是标准的损人不利己,既然干了对自己没有好处,他们为什么还要去干,难道只是为了发泄他们扭曲的欲望和缓解他们变态的心理? 

    “看见没,这都是鬼子干的,你还给他们卖命,你还是不是中国人?”左登峰抬手延出灵气隔空抓起一具襁褓中腐烂的婴儿尸体扔向铜甲。 

    “佛爷本来就不是中国人。”铜甲不等那具腐尸近身就出掌隔空震飞了它。铜甲是德王的手下,德王正在搞蒙古分裂,铜甲自然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操!”左登峰闻言不再开口,快速穿过外城进入了内城,内城行人多了不少,南京规模巨大,鬼子也不可能将人尽数杀光,这些面露恐惧的人都是幸存者,屠杀已经过去,他们还得活着。 

    三日之前,河南百姓看到了叫花子追赶鬼子的一幕,三日后,南京居民又看到了喇嘛追叫花子的一幕,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观众,相同的是一样的目瞪口呆。 

    进入内城之后,铜甲一直在左右张望,一开始左登峰并不知道他在寻找什么,后来才发现铜甲的呼吸很是急促,眼睛开始泛红,先前金针曾经说过铜甲好色,晚上都在家睡女人不出门,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铜甲的大手印专走刚猛一路,他极有可能也是阳气过剩需要宣泄。 

    铜甲一直在左右张望寻找女人,可是大街上一个女人也没有,大部分的女人都被鬼子奸杀了,活下来的也都躲了起来,稍微有点姿色的更是不敢露面了。 

    二人一直向城内掠去,城内驻扎有很多鬼子,鬼子生活的区域还有灯光,饭馆,茶楼也照常营业。 

    “快跑,那带鸡冠帽子的不是好人。”左登峰猛然发现电线杆下站着一个中年窑姐,急忙冲其高喊示警,窑姐闻言疑惑的转头后望,铜甲随后而至,一把抓起那个窑姐冲到了阴暗的角落。 

    左登峰见状并没有停留,他懒得跟铜甲纠缠,先干正事儿要紧。没掠出多远,左登峰就听到了衣服撕裂的声音和铜甲的惊呼,“妈的,你怎么长这么难看?”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一章 随风撒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