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七十四章 辰州秘术

第七十四章 辰州秘术

二人顺阶下山,铁鞋一直在后面远远的吊着。 

    “他不死心。”左登峰低声说道。 

    “住持已经发话了,他不会再做什么。”玉拂点头开口,转而将手里抓着的纸符和小型骨头之类的东西放回了怀里。 

    “这些是什么?”左登峰随口问道。 

    “都是符咒。”玉拂自然不会瞒他。 

    “那些骨头和树根也是符咒?”左登峰好奇的追问。 

    “是的,我们辰州派的符咒纸符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是五行符。”玉拂出言解释。 

    左登峰闻言没有再度追问,他可以敏锐的察觉到那些骨头树根之类的东西发出了各种气息,这种气息有阴性的有阳性的,分属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以灵气催使之后,可以将其自身蕴含的五行属性加以放大和加强,以此影响周围的气息,这可能就是辰州派施法的原理。 

    二人很快来到少林寺山下,左登峰驻足跟玉拂道别。 

    “你很讨厌我吗?”玉拂挑眉开口。左登峰接连三次跟她道别,令她略感不快。 

    “我这个样子跟你在一起,人家会说你的。”左登峰讪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袍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玉拂出言问道,她指的是左登峰为什么要作乞丐打扮。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倒过来也是对的。”左登峰茫然摇头。巫心语死后,他的世界就一直是灰色的,心灰意懒是他的真实心境,衣着和容貌他已经不在意了。 

    “你是怕跟我在一起会冲淡对她的思念?”玉拂出言笑问。她比左登峰年纪要大,江湖阅历也丰富,说话自然也就直接。此外她虽然高傲却不会对左登峰高傲,高傲都是鹤对鸡表现出来的,鹤与鹤在一起是不傲的。

    左登峰闻言急忙摇头,玉拂这话并不带感情成分,这一点他很清楚,他还没有自恋到认为玉拂会喜欢他,他不想跟玉拂在一起是因为担心金针会多想。 

    “你为我送了三天的饭,我回请你一席,然后我就回湖南。”玉拂爽朗的拍了怕左登峰的肩膀。 

    左登峰点头答应,随即冲树林招了招手,十三见状立刻从树林蹿出,跟在了他的身侧。玉拂之前已经见到了十三,因此只是看了十三一眼,并没有多想。不过那只小猴子却对十三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不时冲其尖叫几声,而十三对它并不畏惧,一直爱理不理,被其吵闹的烦了,就会快跑几步撒上一泡猫尿,玉拂对此很是疑惑,左登峰则笑而不语,他自然知道十三的这个举动是蔑视的意思。 

    二人来到山下的镇子,选了一家干净的饭馆,点了几道简单的菜和一坛酒,玉拂不喝酒,酒是为左登峰点的。 

    玉拂饭量很小,简单的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左登峰并没有跟着她放筷子,不吃饱他是不会停的。 

    “你真要去寻找那十二地支?”玉拂转头看着坐在饭馆门口啃羊头的铁鞋。 

    “不,我只找那六只阴属的动物。”左登峰吞下嘴里的食物摇头回答。 

    “你真的认为它们可以令你的妻子起死回生?”玉拂收回视线端起了茶杯。 

    “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左登峰并未停止进食。 

    “如果你找齐了六只阴属动物,结果发现它们救不活你的妻子,那时候你会怎么办?”玉拂转动着茶杯。

    “不能让她跟我在一起,我就会跟她在一起。”左登峰抬手拿过了玉拂没吃的那碗米饭,这些问题左登峰已经在脑海之中想过千万次了,根本就不需再思考。 

    玉拂闻言皱起了眉头,沉吟片刻方才理解了左登峰想表达的意思:不能让她回到阳世,他就会追到阴间。

    “她很幸运,能遇到你。”玉拂冲左登峰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左登峰表现出的对感情的专一和目标的专注令她极为钦佩。 

    “幸运的是我,对了,你为什么还不嫁人?”左登峰抬头看了玉拂一眼。跟玉拂的交谈是正常的交谈,左登峰并未多想。此外辰州派的道士跟茅山派的道士一样,都是火居道士,是可以婚嫁的。 

    “只有生死不弃的感情才叫感情,但是只要我活着,我就不知道对方能否生死不弃。”玉拂摇头笑道。 

    “你这是钻进了一个死胡同啊,不过像你法术这么高强,一般人也配不上你,我看金针不错,修为高,长的又英俊。”左登峰想在分别之前再帮金针烧一把火。 

    “他的爱人在十年前病死了,之后他一直没有再娶,所以我很钦佩他的专一和重情,可是如果他喜欢了我,那就表示他还不够专一,也就不值得我喜欢他了。”玉拂二十七岁了,言语并不扭捏。 

    “这好像又是个死胡同。”左登峰摇头苦笑。此刻他感觉到了轻松和担心,轻松的是玉拂只把他当朋友看待,担心的是金针好像没啥指望了。 

    “哈哈。”玉拂放下茶杯抬手掩口。 

    “好了,我吃饱了,这个还给你。”左登峰将桌子上的所有饭菜全部吃完,这才放下筷子从怀里掏出那枚金豆子递给了玉拂。 

    “你为什么不用?”玉拂好奇的追问。 

    “你想听实话吗?”左登峰出言说道。 

    “废话。”玉拂白了左登峰一眼,这个眼神跟姐姐看淘气的弟弟的眼神是一样的。 

    “其实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不想到闭眼那一刻忽然想起还欠了谁的人情。”左登峰抓着喝剩的白酒站了起来,拿出一枚大洋算了饭钱。 

    “这个人情你还是欠着吧。”玉拂站起身将那颗金豆塞到了左登峰的手里,转而冲伙计开了口,“不用找了,剩下的开间上房。” 

    “你今天晚上要住在这里?”左登峰疑惑的看着手里的金豆子。玉拂递给他可以,他如果再塞到玉拂手里那就显得轻薄了。此外左登峰现在还在心疼那枚大洋,吃饭加住店也花不完,玉拂倒真实在,拿他的钱赏人。

    “是给你住的。”玉拂说着跟伙计向楼上走去,这间饭馆一楼是吃饭的,二楼是客房。 

    “我不住店的,再说既然是给我住,你怎么上去了?”左登峰低声嘟囔。 

    “快上来。”玉拂转身冲左登峰招了招手。 

    “我不上去。”左登峰毅然摇头。 

    “上来帮我个忙。”玉拂神情严肃。 

    左登峰听她这么说,这才提着半坛子喝剩下的白酒跟了上去。进入房间之后,玉拂反手关上了房间,径直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玉真人,我还有事,先走了。”左登峰一看情况不好,转身就要拉门。 

    “小东西,胡思乱想什么,帮我护法,不要离开这间屋子。”玉拂出言解释。 

    “什么?”左登峰不明所以。 

    “我有东西留在南京,我去拿回来,明天早上我就回来,这段时间我不能移动,你从这里保护我。”玉拂正色开口。 

    “你从这躺着吧,我去帮你拿。”左登峰皱眉开口。 

    “你有伤在身,还是我去吧。记住了,不要动我。”玉拂从怀里拿出两张纸符,叠好之后握在了手心里。

    “你也知道我有伤在身,怎么帮你护法?”左登峰还想推脱,就在说话之间他猛然感觉到玉拂的气息产生了异动,皱眉感知,发现玉拂的魂魄已经脱离了身体,穿过墙壁向东飘去。 

    “魂魄离体?”左登峰愕然东望。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与人比拼灵气辰州派肯定是不行,但是布阵作法她们还真是极为在行。 

    “她怎么这么信得过我?”许久过后左登峰才反应了过来,快速跑到窗口推开了窗户,拉过桌子坐了上去,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总得避嫌。 

    没过多久,伙计敲门送热水,左登峰打开房门,让伙计送些鲜鱼和花生上来。鱼是给十三准备的,花生他要自己吃。 

    左登峰坐在窗前的桌子上剥着花生喝酒,花生的香气将玉拂的那只猴子从玉拂身边引了过来,跳到桌子边上冲左登峰伸出爪子讨要花生。左登峰随手扔了一颗给它,猴子抬手抓住,剥开吃了,伸手又要。 

    “喵!”十三见状立刻撇下吃了一半的鱼冲过来轰撵那只猴子,它这个举动没有什么深意,纯粹是嫉妒,它感觉左登峰只能对它自己好。 

    “十三别闹,给,再给你几颗。”左登峰安抚着十三,再度递给那只猴子一把花生,猴子坐在桌子上剥吃着花生,左登峰趁机摸了摸它的项圈内侧,果然感觉到了字迹,字体跟十三先前佩戴项圈上的字体是一样的,也是四个字,不过内容不同,猴子项圈刻的是“九阳金庸。” 

    猴子在十二地支里面排行第九,阳性,五行属金,庸国是当年跟随姜子牙伐纣的八个诸侯国之一。如此一来就佐证了玉拂先前所说的都是正确的,八个诸侯国都各有一只动物,暗合五行之中的金木水火,而四只属土的动物都应该在周国的国境里,只要确定了庸,蜀,羌,髳 ,微,卢,彭,濮,这八个诸侯国在今天的什么位置,就可以着手寻找了。 

    阴阳,五行,地支,这三大玄学因素在十二只动物身上都有着明确的体现,想必六阴阴不死,六阳阳长生一说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想及此处,左登峰探手从怀里拿出了当日算命先生写出的那张黄纸,开始确定自己要找的那六只阴属动物,一只属金的鸡,一只属木的兔子,一只属水的猪,一只属火的蛇,一只属土的羊,还有一只属土的牛。 

    确定了具体目标之后左登峰笑了,他要寻找的这六只阴属动物表面上看都不算很厉害,藤崎就倒霉了,他得找龙,那玩意肯定难找,还有老虎,老虎也不好抓,左登峰越想越开心,到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可是笑过两声之后开怀大笑就成了苦笑,光想着藤崎面临的困难了,自己面临的困难也不小,属火的蛇肯定不好对付,属金的鸡指不定就会飞,还有那个属水的猪又是个什么东西?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七十四章 辰州秘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