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七十一章 冰封明空

第七十一章 冰封明空

“阿弥陀佛,小施主,老衲的洗髓经已近大成,你要小心。”明空上前三步正视着左登峰。他是少林寺的高僧,即便心中有气,还是本着慈悲为怀的心思出言警告。他这一句已近大成,表明了他还没有像铁鞋那样将洗髓经练到九重境界。 

    “大师,我的行气法门虽然很是正统,但是我所用的招式却比较阴毒,你也小心。”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提醒。他之所以跟少林寺僧人为敌只是为了帮助玉拂,跟和尚们并无仇怨。 

    “阿弥陀佛。”明空闻言再诵佛号,再阴毒的招式事先说了出来也就不能再算阴毒了,如此一来他对左登峰的印象大有改观。不过该动手的时候还是要动手,因为这事关少林声誉。 

    二人说完便不再开口,相距三丈各自凝气,左登峰虽然出言提醒,却不会手下留情,在此之前他并没有使用玄阴真气与高手对决,因此他并不确定玄阴真气是否也能像冰封那些鬼子汉奸一样将明空冰封,如果不成,就真要在少林寺扫院子了。 

    “接招。”左登峰凝气完成,高喊一声欺身而上,此时他并没有立刻催御玄阴真气,他知道明空是高手,如果事先感知到他灵气的怪异必然会抽身躲避,所以左登峰决定与之对掌之后再放出玄阴真气。 

    明空是少林寺达摩院首座,除了铁鞋,属他的修为最为精深,年纪很大,辈分尊崇,自视甚高,在看到左登峰向他冲来之后并没有闪躲,而是双掌齐出,正面封挡。对他来说,被一个晚辈逼的闪躲是极为丢人的事情,所以他不会躲。如果不是为保万全,他甚至不会齐出双掌。 

    “玄阴手!”双掌一经相接,左登峰立刻怒吼送臂将玄阴真气竭力倾出,事关重大,容不得他不倾尽全力。 

    明空的灵气修为高于明悟太多,与左登峰不相上下,灵气外放之下竟然堪堪抵住了左登峰的玄阴真气,这一情形令左登峰顷刻之间冷汗直下,玄阴真气虽然极为霸道,但是攻不进对方体内就无法奏效。 

    左登峰狠,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采用了两败俱伤的打法,二人目前发出的灵气皆在掌心劳宫穴,互相冲挡谁也无法伤害谁,阴阳生死诀修炼的是十二经脉,灵气不但可以从掌心劳宫穴发出,还可以从拇指少商穴延出,从少商穴延出灵气是阴阳生死诀独有的行气法门,左登峰在转瞬的思考之后立刻将外放的玄阴真气从劳宫转移到了少商。 

    之所以说他采用的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是因为他将灵气移走之后,明空发出的灵气就没了阻碍,立刻长驱直入攻进了他的体内。与此同时他发出的玄阴真气也得以从明空的双臂攻进了明空体内,比拼原理就是我放你进我家来,我也要攻进你家去。 

    二人此刻已然施出了全力,两股霸道的灵气全部攻进了对方体内,一声闷哼过后,二人同时倒飞而退。这一刻左登峰感觉到五脏六腑传来了前所未有的剧痛,脑中嗡嗡作响,眼前金星直冒,不问可知受伤不轻。即便如此,他仍然极为高兴,因为刚才传出的只是他自己的闷哼,明空并未发出声音,闷哼之声是气息岔乱的自然反应,明空不可能抑制的住,他没发出闷哼就表示他已经被冰封了。 

    虽然受伤严重,视物不清,左登峰仍然感觉到身后左侧传来了气息的异动,不问可知是玉拂想要出手接住他。 

    “不要接我。”左登峰情急之下急忙出言高喊,他与明空二人都用尽了全力,倒飞的速度极为迅捷,此时如果有人阻止了他后退之势绝对是有害无益,因为倒退的过程就是减少伤害的过程,退的越远,受到的伤害就越小。 

    玉拂闻言急忙止步侧身,放任左登峰从她身侧快速倒飞而出。 

    十丈之后左登峰方才止住了退势落回地面,落地之后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这口鲜血是从受伤的肺腑之中溢出的,留在体内会令气血运行瘀阻,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会碍于颜面强行咽下,但是左登峰务实,不在乎颜面,立刻将其吐出,瘀血一出,气息立刻运转正常,所受之伤比他料想的要轻。 

    这一刻左登峰暗暗后怕,幸亏玄阴真气及时冰封了明空,阻断了他后续攻入的灵气,如若放任他将灵气全部攻入,后果不堪设想。 

    “小兄弟,你感觉怎么样?”玉拂见左登峰摇摇落地,急忙闪身而至扶住了他。 

    “谢谢,我没事。”左登峰抬起袖子擦去了嘴角残留的血迹,转而迈步向前走去。事实上他现在浑身剧痛,短时间内都不能移动,但是他还是勉强的脱离了玉拂的搀扶。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逞能,而是玉拂扶住他的时候他闻到了女人的淡雅气息,这股气息令他产生了负罪感,玉拂是金针的意中人,他不能与之有亲密接触,不然就是背叛了那位以诚相待的大哥。 

    走出三步之后,左登峰才勉强的看清了东西,远处的一干和尚正围成圆圈关切的呼喊着‘师傅,师叔’,不问可知,明空已经受伤倒地。明空倒地,他还站立着,胜负已分,左登峰赢了,仅用一招就击败了达摩院首座。 

    “说话得算数。”左登峰走到距离对方十米之外停了下来冲那些僧人说道。 

    众僧闻言立刻转头怒视着他,不过他们并没有出口谩骂,他们是僧人,不是街头泼皮。 

    “施主放心,我们少林寺言出必行,还请施主救我师傅性命。”其中一名身穿黄衣的中年僧人站起身冲左登峰合十开口。 

    左登峰闻言沉吟片刻向前走去,明空落地之后一直被众多僧人围在中间,左登峰无法判断他的伤情。 

    众僧见左登峰走近,自动让出了一条道路,左登峰终于看到了明空,明空此刻周身冰冷,肢体僵直,脸上挂着寒霜,嘴唇泛白,已无呼吸。 

    “能救吗?”玉拂走到左登峰的身后低声问道。她也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她的目的只是找回猴子,并不想与少林寺为敌,打瞎了明清,打伤了明悟都好说,可是如果左登峰杀了明空,那少林寺跟辰州派的梁子可就结下了,日后见面就得动手,更别提找回猴子了。 

    “我不会。”左登峰收回视线转视玉拂,他说的是实话,使用玄阴手催发玄阴真气他是会的,可是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救治被玄阴真气击伤的人。 

    少林寺众僧一听,立刻面露惊恐和绝望,而玉拂则面露愁容,她相信左登峰说的是实话,可是她发愁眼下的局面该如何收场。 

    “明空大师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我现在受伤很重,等我恢复灵气再想办法。”左登峰见状急忙出言开口。明空虽然被他冰封了,但是心头还有一丝阳气,这就表明他还没死。 

    “现在该怎么办?”黄衣僧人急切的问道。 

    “先生堆火烤烤吧。”左登峰犹豫良久出言说道。他并不知道该如何救治明空,只是想当然的认为应该取暖。 

    “快去禀报方丈。”“我去搬柴。”“通知其他几位师叔。”少林寺众僧闻言立刻开始各自忙碌。玉拂则扶着左登峰走回了她先前休息的棚子。 

    “我还是去那边坐着吧。”左登峰摇头说道。许久以来他不但没有换衣服,甚至没有洗头洗脸,他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酸味。 

    “没关系。”玉拂拉开了褥子让左登峰坐下。 

    “真不用。”左登峰也不好意思过分坚持,便留在了棚子里,不过他没有坐那褥子,而是坐在了青石下面。坐下之后他立刻抬手摆了摆,告诉右侧树林里一脸焦急的十三他没事儿。 

    “那只猫是你带来的?”玉拂见状转头回望,十三急忙伏于树后,不过玉拂还是看到了它。 

    “是啊。少林寺一定会还找到铁鞋和你的猴子。”左登峰出言说道,与此同时,内视自己的伤情,十二经脉都有所损伤,但是损伤的情况并不严重,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还要归功于玄妙的阴阳生死诀。阴阳生死诀一荣俱荣一枯俱枯的行气法门在关键时刻由十二条经脉共同分担了所受的伤害,十二经脉都受伤了,但是都不重。 

    “你的手上戴着什么?”玉拂侧目打量着左登峰的右手。玄阴手虽然极薄,颜色也与肤色相差不大,但是经不住高手刻意的端详。 

    “我体内阴属血气枯竭,这只护手可以为我提供阴属灵气,中和阴阳,维持我的生命。”左登峰犹豫片刻如实回答。进入至尊之境以后,体内阳气数以倍增,他如今已经离不开这只玄阴手了。 

    “没想到你这么苦。”玉拂闻言黯然叹气,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怜悯同情的神情。 

    “我一点儿都不苦。我还是回那边坐着吧。”左登峰闻言站了起来向右侧走去。他经历过人事,知道女人分不清同情和感情。在文化所工作的时候就有一位男同事一直假装可怜博取女人同情,然后趁机诉苦,激起女人与生俱来的母性,以此达到龌龊的目的,左登峰非常讨厌这种人,也竭力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

    玉拂见他坚持,也就没有再强迫他,左登峰回到青石上坐了下来开始发愁,如果跟玉拂说话太多,怕对方对他产生同情,自己是来帮忙的,可不能惹出乱子来。可是如果搞的很冷淡,就有了恃功自大的嫌疑。这话是说多了也不行,说少了也不好。 

    “阿弥陀佛,施主,火已经生起来了,现在该怎么办?”就在左登峰皱眉发愁之际,先前那名黄衣僧人走了过来出言问道。 

    左登峰一抬头,发现少林寺的和尚已经在寺外堆好木柴并点上了篝火,寺院门口聚集了很多身穿红色袈裟的和尚,中间那个白胡子应该是少林寺方丈,不过方丈并不一定就是武林高手,他主要是精于佛法的研习。 

    “先烤烤火吧。”左登峰随口说道,他并不知道该如何救治明空。 

    “怎么烤?”黄衣僧人急切的追问。 

    “我哪知道,反正不能放在火上烤……”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一章 冰封明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