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六十九章 道法武学

第六十九章 道法武学

少林寺这次早有准备,先头部队回去没多久就从寺内走出了三位红衣僧人,身后跟着三群灰衣和尚,出寺之后分列左中右三阵,不问可知这三群和尚并不属于同一堂院。 

    “阿弥陀佛!”三位红衣僧人站定之后立刻口宣佛号,声音虽然不高亢却沉稳异常,身后的那一干僧人亦随之唱佛,气势极盛。 

    “无量天尊,罗汉堂首座明悟,般若堂首座明清,达摩院首座明空,没想到三位高僧结伴而出,是要围攻贫道吗?”玉拂面色极为凝重,她没想到少林寺会派出三位首座前来驱赶她,这三个和尚的年纪都在七十岁左右,留有胡须,不是每个僧人都有资格留下胡须的,只有那些研习佛法或者武学有所成就的老僧才有资格留下胡须,普通的僧弥都要剃须。 

    “阿弥陀佛,少林寺乃清净地,请道长离去吧。”明空和尚率先出口,在少林寺中,罗汉堂,般若堂,达摩院都是研习武学的,这三者的关系是逐步晋升的,也就是说罗汉堂修习一般武学,般若堂修习高深武学,而达摩院则是研习巅峰武学的所在,所以三位首座之中以达摩院首座的修为最为高深,地位也最高。 

    “交出明净,不然贫道今日要血溅山门。”玉拂横抬手中的拂尘森然开口。对方既然直接说明了来意,她也没必要伪装。她没有说让谁血溅山门有双重意思,一是告诉对方她会下狠手,二是表明决心,大不了今天死在这里。 

    “明净师弟确实不在寺中,道长何必强逼?世人皆知我那明净师弟是个颠僧,他做之事老衲等人愿为之担责,但确实交他不出。”明空和尚合十叹气。铁鞋虽然当年被罚面壁,但是他为少林寺做出的贡献众僧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他虽然疯了,少林寺众人还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师弟,并没有嫌弃他。 

    “贫道在此苦候多日,你们少林寺为何不派人外出寻找明净,休要多说,你们三位是一起前来还是逐一赐教?”玉拂抖眉上前。爱物被偷,她已经极为恼火,这么长时间苦守少林也没见那疯子回来,更没见少林寺派人出去找他,她早就一肚子火气了。 

    “阿弥陀佛,我那师弟是个颠僧,道长让老衲等人往何处寻找?”明空出言解释,看的出来少林寺的僧人还是心怀慈悲的,并不愿与玉拂动手。 

    “既然知道他是疯子,为什么不把他关起来,而是放任他四处为害?”玉拂瞪大了眼睛。左登峰在旁侧目,忍不住暗自叹气,玉拂终究是女人,女人都不太讲理,让少林寺的人去找疯子的确是强人所难。此外玉拂恼怒之后的样子不但不失雅观,反而更显美貌,难怪金针会为之倾心。 

    “阿弥陀佛,明净师弟虽然疯癫,却从不为恶,提起铁鞋,世人皆知他的侠义。”明空出言为明净正名。

    “我不管,总之他偷了我的九儿,快说,你们谁下场?”玉拂提起自己的猴子忍不住更加悲愤,甩动拂尘上前三步,侧身摆出了动手的架势。女人一说‘我不管’,意思等同‘别跟我讲理。’ 

    “阿弥陀佛,二位师兄,就由贫僧来讨教道长高招吧。”罗汉堂首座明悟冲般若堂明清和达摩院首座明空合十开口。 

    “明清师弟,你与玉道长切磋几招吧,切记不要伤人。”明空并没有让明悟下场,而是派出了般若堂的明清。 

    从三位高僧一出寺门,左登峰就感受到了他们的修为,这是一种敏锐的感觉,达摩院首座的修为比玉拂要高出少许,般若堂的首座修为与玉拂相当,而罗汉堂首座的修为要低于玉拂很多,老大明空可能也看到了这点,所以并没有派出老三,而是直接派出了老二。 

    般若堂首座闻言走了出来,在距离玉拂十步之外站定,合十行礼,抬手请玉拂先行出招。 

    玉拂早已经等待多时,见其下场立刻出手攻击,但是她的攻击并不是前冲近身,而是急速后退,后退的同时左手成诀,右手拂尘倒挥,发出一道无形灵气直袭明清。 

    明清感受到了玉拂挥出的灵气,右脚后撤半步,双掌前伸,近身消去了玉拂发出的灵气。 

    玉拂是道门中人,擅长的是法术,而少林寺是以武学著称,玉拂自然不会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在拉开距离之后快速的从道袍左襟内侧取出了数张黄纸符咒,左手捏诀口念咒语,右手前伸凭空环臂,伴随着咒语的念诵和手臂的环绕,那些黄纸符咒逐一离开她的手掌悬空组成了一道三尺见方的八卦图形,八卦符既成,玉拂立刻抖腕将其击向对面不远的明清。 

    明清先前可能没与道门中人动手,见状面露疑惑,急忙抬起双手延出灵气击向迎面而来的八卦符,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八卦符的中心区域并没有灵气聚集,他双掌击了个空,而那八张符咒则缓慢的穿过明清的双臂移动到了他的近前,纸符之上并没有灵气聚集,去势也并不迅疾。 

    就在明清以为玉拂的法术华而不实之际,那八张符咒猛然爆燃起火,明清压根儿没有想到纸符还有厉害的变化,火起之后才急忙闪避,可惜为时已晚,袈裟已经被纸符点燃,胡子也燎去了不少,明清急切之下双袖连挥,想要以灵气挥灭火焰。 

    玉拂一击得手之后并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再度以黄纸幻化出两道相同的八卦符咒击向明清,明清此时刚刚甩灭衣袖上的火焰,一抬头发现又来了两道,这一次八卦符去势更疾,明清来不及躲避,袈裟再度着火,急切之下只能倒地连滚,这才将身上的火焰扑灭。 

    “叫懒驴打滚?”左登峰在旁边看的有趣,忍不住出现嘲讽。 

    如此紧要的关头,明清自然不会搭理左登峰,他虽然失了先机,却并没有慌乱,打滚儿灭火的同时是向玉拂滚去的,待得火势一灭,立刻旋身而起,快速的逼近了玉拂,他已经领教了玉拂的厉害,知道若任凭玉拂施法,他一定没有好果子吃,所以他采用了快速进攻的方法,令玉拂来不及掏出符纸念咒作法。 

    “玉道长,老衲所用的是大力金刚手,尚做不到收发由心,你且小心。”明清进攻的同时缓声开口,他这话有提醒的意思,也有‘打死打伤可被怪我’的意思。 

    玉拂闻言傲然冷哼,并没有接明清的话茬,也没有再度后退,而是挥舞手中的拂尘与明清正面缠斗,她的拂尘丝锋利异常,自然不惧明清的手掌。 

    二人交手的同时,左登峰一直在旁边凝神观看,他目前最缺乏的就是实战经验,这种高手的对决可不常见,他想仔细观看,悟以后用。 

    一开始,左登峰的确感觉二人攻守变化极为玄妙,可是后期就发现二人的招式有很多都是多余而徒劳的,明清攻向玉拂左肩的那一掌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顾忌玉拂倒挥而来的拂尘而收回,因为只要击中玉拂的左肩,玉拂的身体必定产生偏移,拂尘也会随之偏移,根本就伤不到他的右掌。 

    而玉拂也错失了很多良机,每招每式都施展的极为到位,其实有些招式完全可以施展一半,后期的招式几乎可以省略,但是玉拂一直将招式用完就是不半途收手。 

    许久的疑惑之后,左登峰终于明白了过来,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修习了阴阳生死诀。阴阳生死诀只重本质,没有虚招,所谓招式其实都是由后人根据本质创造出来的,只要抓住本质,任何的招式都能被看透。包括先前玉拂施展法术的时候,他都可以看清八卦离位的那只纸符是针眼的主符,只要以灵气攻击那张符,就可以破掉玉拂的八卦法术。 

    无需任何招式,也没必要看表象,只要直窥本质,什么招式都是多余的,法术也好,武术也罢,都是根据招式去追求本质。而阴阳生死诀本身就是本质,时刻至此,左登峰终于大彻大悟,原来阴阳生死诀不是没有招式,而是不需要招式,没有招式也就是拥有无穷的招式。 

    左登峰参悟的同时,场中的斗法仍在继续,明清虽然年老,灵气修为却不低,大力金刚手大开大合,走的完全是刚猛一路,而玉拂始终以拂尘制敌,拂尘丝在玉拂灵气的催动下可硬可软,走的是阴柔的偏锋。 

    明清先前吃了亏,不再给玉拂任何的作法的机会,一直近身缠斗,由于二人招式变化的太快,左登峰虽然能看到明清招式的缺陷却来不及出言点破。 

    玉拂被明清缠住,一直不得脱身,不由得面露怒意,再精妙的法术来不及施展也等于是没有法术,这样下去,她早晚得败在明清手下。 

    就在左登峰暗自为玉拂担忧之际,玉拂却猛然做出了一个怪异的举动,横移三寸,将自己的前胸迎向了明清快速击来的右掌,与此同时手中的拂尘挥向了明清的面部。 

    明清是少林寺的高僧,动手之际,一直避开了玉拂的前胸和下阴等处,先前这一掌也是攻向玉拂的左肩的,玉拂横移三寸的举动令左登峰暗自皱眉,玉拂这个举动可不太光明,竟然想拿自己的胸部令明清收手。 

    这个念头一浮现,立刻就被左登峰自己否定了,因为明清的手掌此刻已经击到了她的胸前,想收手也不可能了,玉拂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 道法武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