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六十八章 一触即发

第六十八章 一触即发

“你走吧。”玉拂进食完毕,将吃剩下的点心连同纸包一起收了起来,将食盒还给了左登峰。 

    左登峰伸手接过了食盒,没有开口也没有离开,他在想怎样才能名正言顺的留下来。玉拂这个人跟金针的性格有点类似,都是眼高于顶,冷傲异常。左登峰先前一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但是当他与金针玉拂等人比肩之后己推人就明白了这些人冷傲的原因,这些人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修为表明他们付出了高于常人数倍的努力,他们看不起人并不是看不起别人修为的低微,而是看不起别人不求上进的态度。 

    “玉真人,实不相瞒,我是有求于你。”左登峰沉吟许久开口说道。 

    “说吧。”玉拂闻言不但没有惊愕反而面露坦然,如果左登峰为她送饭却毫无所求,她反而会感觉奇怪。

    “你是玄门泰斗,一般人接触不到。我会一直给你送饭跑腿儿,到时候你随意传授我几招法术,行不?”左登峰半真半假的说道。想让玉拂不起疑心的留下他,就必须有个合理的理由。此外这句话也有三成真意,阴阳生死诀就像是内功心法,只有练气法门,没有任何招式,这让左登峰一直深以为憾。 

    玉拂闻言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没有说话。左登峰见状立刻提着食盒走到了右侧的青石上坐了下来,玉拂没有说话就表示她同意了,像她这种身份的人对于这种问题是不屑回答的。 

    “别从那坐着。”玉拂见状皱眉开口。 

    左登峰闻言以为玉拂要撵他走,环视左右之后才明白过来,少林寺山门外的青石有左右两块,玉拂在左侧,他在右侧,猛一看有点像两尊门神。 

    明白了缘故,左登峰便提着食盒来到寺院墙外蹲了下来,长途奔袭令他极为疲惫,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有点暖意了。 

    左登峰现在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请教玉拂,但是他不敢开口,玉拂的性情比金针偏激的多,又是女人心性,左登峰怕问恼了她,她会开口撵人。 

    为了避免引起玉拂的厌恶,左登峰并没有直盯着她,而是转头看向别处,一直到中午时分,二人都没有说话,左登峰是不敢说,玉拂是不想说,猴子丢了好长时间了,关心则乱,她现在心乱如麻,焦急异常,不然的话堂堂玄门泰斗也不会眼圈一直泛红。 

    中午时分,左登峰提着食盒下了山。十点左右的时候玉拂离开了片刻,虽然她掠出了很远,但是左登峰仍然听到了不该听到的滴水之声,也闻到了血气,虽然是无心之过,却已经让他面红耳赤了。 

    没过多久他就大包小包的回来了,玉拂见到他带回的东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侧目打量着正在支搭遮阳棚的左登峰。 

    “你从哪里弄来的?”玉拂终于忍不住发问。 

    “棚子是山下卖布的,这些铺盖是新的,都是买的。”左登峰忙碌的同时抽空回答。他现在一定要好好的照顾玉拂,日后金针知道了,也一定会很高兴。这就是所谓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干的?”玉拂再度面露疑惑。 

    “我发誓没有。”左登峰摇头回答。他又打了个擦边球,虽然是金针请他的,但金针并没有让他干这些。

    修道中人都相信誓言,玉拂也知道左登峰是修道中人,只不过她不知道左登峰的修为会在短时间内有如此恐怖的提升。 

    搭建好遮阳棚,左登峰将食盒和一个小包袱递给玉拂便转身离开了,他知道玉拂肯定会查看包袱里的东西,包袱里是女人用的柔软之物,他不想让玉拂尴尬。 

    左登峰回到墙角坐了下来,刻意没有去看玉拂,但是他能听到声音,玉拂在打开包袱之后做了短暂的停顿,随即凌空而起,环视左右,她在寻找可能在周围窥测并帮助她的人,她自然是找不到的,因为帮手此刻就坐在墙角晒太阳。 

    玉拂在空中做了短暂的停留,落下之后向左登峰走来,到了近前正视着左登峰。 

    “怎么了?”左登峰转过头出言问道。 

    玉拂闻言想要开口,但是犹豫许久还是没有开口,因为这话实在是没法儿问出口。 

    “你今年多大了?”玉拂侧目问道。 

    “二十六。”左登峰如实回答。 

    “你的爱人是被谁杀死的?”玉拂问的很直接,这表明她先前看到了什么。 

    “日本人。”左登峰的情绪在顷刻之间低落了下来,巫心语的死是他永远无法正视面对的。 

    “你很细心。”玉拂说完转身走开了。在她看来一个有过女人的男人懂得女人的需要是正常的。 

    “你当日在圣经山全真教为什么要给我金豆子?”左登峰不甘心的站起身跟了过去,他的言语之中不能表现出与金针见过面。 

    “想给就给。”玉拂随口回答。 

    “你在东北的芦苇荡里,为什么打我?”左登峰再度追问。 

    “你真想知道?”玉拂挑眉开口。 

    “想。”左登峰正色点头。 

    “金针的铜钱是他们茅山派的法器,那时候你身边有一女魂跟随,他想替你驱走。我见那女魂与你气息想通,猜到是你死去的爱人,便用金豆换下了那枚铜钱。后来在东北偶遇,发现那女魂已经不在你身边了,我误以为你与别的女人有染而背弃了它,结果发现是你阳气过剩,令它无法跟随了。”玉拂叹气开口。 

    “我不太明白。”左登峰摇头说道。 

    “阴魂属阴,活人属阳,正常情况下阴魂是不能跟随活人的,因为活人的阳气会令它极为痛苦,但是夫妻二人气息相通,所以死者的魂魄才能跟随自己生前的伴侣,不过如果伴侣与他人有染,气息必然产生变化,届时阴魂就无法跟随。”玉拂出言解释。 

    “魂魄会不会在死后四十九天内消散?”左登峰恍然大悟出言追问他最关心的问题。 

    “我辰州一派虽然善于驱使阴物,却不精于处置阴魂,茅山派才是此中行家,这个问题你可以去请教他们。”玉拂摇头开口。 

    “阴物和阴魂有什么区别?”直至此刻左登峰才知道玉拂是辰州派的道姑。 

    “阴物为实,阴魂为虚。”玉拂出言解释。 

    玉拂说完转身离开了,剩下左登峰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试图想明白阴物和阴魂的区别。 

    由于早上吃了东西,玉拂便没有动那食盒里的食物,喝了点水便侧卧休息,她来少林寺好久了,一直未曾好好休息过。 

    随后两天,左登峰一直在充当跑腿儿的角色,玉拂心情略好的时候可能会跟他说几句话,可是玉拂的猴子丢了,心情一直很糟糕,因此二人交谈的并不多,左登峰也一直不敢开口询问十二地支的事情。 

    这期间,少林寺的和尚一直在跳墙,视玉拂为无物,左登峰见了也很是恼怒,曾经问过玉拂为什么不驱使阴物攻打他们,而玉拂的回答却是‘少林寺为禅宗祖庭,有佛光护佑,阴物不得入内。’ 

    第三天清晨,下雨了。左登峰身上污秽,一直与玉拂保持着一段距离,下雨之后只能站在少林寺的门楼下避雨。玉拂见状并没有邀请他进棚子避雨,左登峰对此并没有心生睚眦。 

    雨停之后,少林寺的山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队僧人,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左登峰认识,正是先前追了他一宿的那两个和尚,他们后面跟着十几名手持戒棍的僧人,这一幕令左登峰暗自皱眉,这些人很可能是冲他来的。 

    “师叔,就是这个人当日潜入少林意图行窃。”其中一个中年和尚走到左登峰的面前伸手指着他冲身后身穿红黄袈裟的和尚说道。 

    “意图行窃?有何凭证?”玉拂来到近前冷哼开口。她非常清楚这些僧人的意图,左登峰来了好几天了,和尚如果单纯的撵贼早就动手了。他们之所以要为难左登峰其实是釜底抽薪之举,左登峰一来,又是搭棚子又是送饭,玉拂有吃有喝还有住,更不会走了。少林寺的目的是撵走左登峰,逼迫玉拂离开,堂堂少林寺被一个女人堵着门,传扬出去实在不好听。 

    “阿弥陀佛,老衲这两位师侄就是人证。”黄衣老僧合十开口。 

    “可有物证?”玉拂再度冷哼。 

    “偷入少林,意图不轨,你等将这位施主送下山去。”黄衣老僧并不接玉拂的话茬。众僧闻言立刻上前推搡左登峰。 

    “放肆!”玉拂见状勃然大怒,延出一道灵气将那些僧人推开,在她以灵气拒敌的时候左登峰观察到了她灵气的延伸长度,发现也在三丈左右,与金针相仿。 

    “包庇贼人,伤我弟子,老衲今日要领教道长高招。”黄衣僧人见状立刻出手向玉拂攻来,玉拂堵门这么长时间早已经令少林寺僧人大为恼火,此次出来表面上看是冲左登峰来的,实际上是想跟玉拂翻脸。 

    玉拂自然不会惧怕那黄衣僧人,拧腰聚势,右掌疾探,径直迎向那黄衣僧人的手掌,双掌还差数寸那黄衣僧人就倒飞而出,玉拂是以灵气攻敌,自然不会跟和尚亲密握手。 

    “罗汉堂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直接请出达摩院首座吧。”玉拂将那黄衣僧人震飞,随即上前将那些手持戒棍的普通僧人踢倒,动手不留情,留情不动手,她在少林寺外待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怒火中烧了。 

    这些僧人本来就是马前卒,出来也就是找开战的由头,见目的达到并不恋战,立刻收兵回寺。 

    “随后会有一场恶战,你修为不够,你还是走吧。”玉拂转身冲左登峰说道。 

    “有你在,我怕什么。”左登峰撇嘴笑道。他千里迢迢的跑到少林寺可不是单纯来送饭的。他内心迫不及待的想开战,只要动上了手,金针就得承他人情了。 

    “少林寺达摩院首座的修为不逊于铁鞋。我不一定护得住你,你还是走吧。”玉拂面露凝重。 

    “别说这些了,想走也来不及了。”左登峰冲山门处努了努嘴,“已经出来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一触即发 的精彩评论